乙未阁 > 历史·穿越 > 公主又虐穿越君啦 > 西都风雨急 第一章:玉龙双珠

公主又虐穿越君啦 西都风雨急 第一章:玉龙双珠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公主又虐穿越君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西都长安,白马寺。

此时白马寺内正是诵读经书的时间,里里外外阵阵梵唱入耳,仿若多种乐器混合奏乐一样,悦耳动听。

主持法明和尚正在寺门口驻足等待,手中的佛珠转动似快实慢,他眼睛微眯着。而身后跟着的戒嗔或许是等的久了,不耐烦的问道:“师傅,这都晌午了,还要等?”

法明仍然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没有搭理戒嗔和尚。

“师傅?”

“阿弥陀佛,佛主有云:出家人五蕴皆空,我为你赐名戒嗔,怎地也让你改不掉这毛病?”

“可是师傅,这又不是皇帝亲临,您何必亲自过来迎接?打发知客僧过来接待就是了。”

“呵呵,老衲虽是方外之人,却仍然断不了这情之一字,生而为人,佛又在何处呢?”

“师傅是说?”

“再等等,你若不耐,可自去。”

“弟子不敢,若真是那位主儿,让我等上半月,也是心甘情愿。”

“你呀!”

二人等不多时,自坊门尽头处跑出一辆马车,希律律的停在了寺门外,当下一女子跳下马车,放下一条短凳,车帘挑动间,下来了一位华服老妪,人已下车,却将半边身子倾在马车上,虚空伸手支在那里。

少顷,一支玉臂自马车内伸出,轻轻的搭在老妪的手腕上,二人顺势下了马车。

马车离去,在路中间站着的三人才露出全部容貌来。右边站着的那女子一身紧身帛带,衣衫上绣着一只打盹儿的朱雀,裙摆晃动间,露出绑腿儿,脚下登着一双虎头攒金靴,双臂上也上了绑带,头发高高竖起,后面却自然散开,不同于所有少女的发饰。再向脸上看时,一股子英气扑面而来。这女子年芳一十八岁,是当朝轻车都尉的宝贝女儿,名叫司倩茹。

左边站着的华服老妪身子低垂,右手手臂一直保持着抬胳膊的姿势,看她面容大概四十多岁,也看不出脸上有多少褶皱,只这面容,让人看了,实在看不出是个好惹的面相。

中间的少女衣着朴素,若非站在她们中间,实难想到她是个什么富贵人家的小姐,只见她面白如玉,琼鼻小巧,若不是眼睛处罩着个黑色的眼纱,定会是个小美人,只是这眼睛被挡住,失去了大部分的活泛,一举一动都带着些死板做作。

法明宣了声佛号,带着戒嗔下了台阶迎接,开口问道:“公主一向可好?老衲法明,候公主多时了。”

顺着他目光看去,只见中间站立的那蒙眼少女轻启朱唇,回道:“大师不必这么客套,是小女来的迟了,给大师赔罪了。”

“公主哪里的话,老衲担待不起,请入寺内奉茶。”

“大师煮的素茶我都好久没喝到了,大师今日可不要小气,多泡上一壶也让姑娘尝尝?”

法明向开口说话的司倩茹看去,眯眯着眼睛说道:“四姑娘能来,老衲又怎么会吝啬那二两金钱儿呢!”

司倩茹拍了拍剑柄,说道:“大师话说的大气,上次我父亲带我来进香,大师可是没有奉茶啊。”

法明微微一笑,回道:“四姑娘这是在埋怨老衲了,那日也是不巧,旧茶已经喝尽,新茶却又无人采摘,因此没有茶叶为姑娘奉上,不如这样,等姑娘走时,老衲为姑娘奉上二两,算是赔罪,如何?”

“才二两?怎么也要一斤!”

“倩茹!大师只这一颗茶树,你若要一斤过去,大师哪里还有剩的?有二两便要知足,你若不要时,我让桂嬷嬷拿回去,我慢慢煮着喝。”

“大师也不必等着回去,让师兄引着我去取就是了,难得四姑娘从您这打劫了些好东西,奴婢怎么说也要为公主带回去才是。”

司倩茹闪身横在法明与桂嬷嬷之间,说道:“谁说我不要了?公主若得了去,说不得又送了别人,我又喝不到,凭白为她人做了人情,我不干!”

“不嫌少了?”

“有总比没有强!先说好,今日奉的茶,可不许在我的二两里克扣!”

法明眯眯着眼睛只是笑笑,丝毫不以为意,说道:“那是自然,今年陛下不曾来进香,因此茶叶还有富余,公主与四姑娘吃上一壶也不打紧,诸位,请。”

“有劳大师。”

“有劳。”

当下戒嗔在前引路,法明陪在公主的身边,一边走一边闲谈,司倩茹走在最后,四下里张望着,不知在寻找些什么,随后打了个奇怪的手势,等了片刻,跟着走了进去。

一行人到了寺里的一处凉亭坐下,自有知客在旁伺候,如此坐下吃了半盏茶,法明问起了公主近日里的状况。

“但不知公主因何事回长安?途中可有趣闻?”

“小女以为大师是方外之人,不喜这凡尘的俗事,却不想也喜好这八卦新闻,既然这样,小女便与大师说上一说。”

法明大师手中的佛珠一顿,说道:“别人如何老衲是不关心的,只是公主自来与我有缘法,老衲自然关注的多一些。”

“大师如何又提起这话由,小女已经出家做了假道士,您又何苦相逼呢。”

“老衲不求公主入我空门,只这如来佛主,您多少也该拜一拜的,若是享了我佛家的香火,说不定能解公主心头的疑惑也未可知啊。”

法明大师见公主有些意动,赶紧又说一句,“真的不必削发出家,公主拜一拜又何妨?”

“好,小女一向敬重大师为人,想必不会相欺,便随了大师的心意,如何?”

法明大师一拍手,说道:“着啊,慧明,快去三世佛大殿准备!”

“是。”

众人略作休息,便跟着法明到了三世佛大殿,法明拦住众人,说道:“公主与我佛门有缘,诸位请在殿外相候,不可搅扰。”

“大师,我是公主侍卫,有守护公主之责,也不得进?”

“四姑娘且放宽心,公主若伤了半根发丝,老衲愿意抵命。”

“倩茹,不可无礼,拜个佛而已,哪里会有什么危险。”

公主入了大殿,殿门随即关上。里面什么声音也没有,她左右听了半晌,隐约有种感觉,似是有什么东西在召唤她一般。当下步子慢慢向前移动,双手伸出在空中胡乱摸索着。

咚当声传来,公主的手碰到了供桌,将上面的果品供奉打翻在地,公主马上双手合十,赔罪道:“小女非是不敬佛主,只是小女目盲,看不见这周身物什,误将果品打翻,求佛主原谅。”

公主蹲下身子,在地上一阵摸索,却摸到个蒲团,跪在这蒲团上,叩了三叩,道:“法明大师乃是佛门智者,他言小女与佛门有缘,小女碍于孝道,不曾削发拜入佛门,恳求佛主见原,小女自当斋戒沐浴,为我佛门祈福。”

再三拜过后,忽然身前一声响动,吓了公主一跳,一下子跪坐在地上,伸出衣袖遮挡,等了半天不见动静,以为是佛主发怒,赶紧起身向前摸索,待手中摸到一物后,公主蹲下身子仔细辨别了一下,“这怎么好似一个人躺在了这里?”又摸了摸这人的脸,向下摸了摸这人的手,只这手中有一物什,公主仔细用手摸了摸,这东西只有猫眼儿大小,是一对儿,也不知这是个什么东西。

突然,公主觉得脑中一阵刺痛传来,惊呼一声倒在了地上,正撞在那人身上。

“都一个时辰了,公主就算拜佛,也该将你这寺中大大小小的佛拜了个遍,大师又不是不知道公主有眼疾,一旦出个什么差错,谁能担待的起?”

法明仍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说道:“四姑娘不必担心,一切皆有缘法,一切皆是机缘,还请四姑娘再稍后片刻。”

正说话间,但听得殿内一声惊呼,司倩茹听得真切,当下抽出宝剑来,对着法明道:“似是公主的声音,大师快随我进去!”

法明也是一愣,莫不是公主碰到了什么硬物,撞到了?“好,咱们进去看看。”

司倩茹推开大殿的门,顺着光线看去,只见公主趴在地上生死不知,当下急了,大叫道:“法明秃驴,你敢害我们公主,我定要禀明圣天子治你的罪!”

“四姑娘且先息了雷霆之怒,救公主要紧!阿弥陀佛,好在只是昏了过去而已。”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公主为什么会昏过去?是不是受了什么惊吓?你以为只有受伤了才算?等咦?他是谁?”司倩茹扶起公主时,才发现她身子底下压着一个男子。

“有头发,不是你们寺里的僧人?你还敢说这里安全,这都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个刺客!”

法明大师蹲在地上仔细观看了许久,才回忆起来,说道:“四姑娘息怒,这人是前几日救下的,先前老衲已经遣了慧明来洒扫,不曾看到他人,况且这人已经昏迷了好几日,怎么会无端端的出现在这里?”

“这我不管,凡是对公主安全构成威胁的,就必须全部扫除,所以,对不起了,大师,请你自觉将阖寺僧众全部聚集在一起,等待问话,从现在起,白马寺任何人不得随意走动,违令者,斩!”

法明大师无奈摇头,见司倩茹已经抽出了宝剑,看看要下手杀人,法明大师赶紧拦住,道:“四姑娘,佛主面前不宜犯下杀孽,且饶他性命,待问清原委再行处置!”

司倩茹冷哼一声,道:“似这等登徒子,不杀他难道要让他出去肆意诋毁公主形象吗?”

法明苦笑,道:“杀是不杀非你我能决定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救醒公主才是。”

“杀他只在一刀,如今人一并交给你,若走了他,你这白马寺也没必要再存在下去了!”

司倩茹带着公主去了厢房歇息,桂嬷嬷已经打发了人去传太医,护卫也跟着进了寺,尤其是八备身,将公主的厢房围了个水泄不通,任何人不得出入。

“师傅,好端端的怎么招惹了这般是非?”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法明大师叹息出声,站在公主的厢房外念起了佛经。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