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历史·穿越 > 权宦为夫 > 第一章 活烹美人

权宦为夫 第一章 活烹美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权宦为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冬之大寒。

莹白的雪地上支着一樽大鼎,灼雾袅袅升起,鼎中满满的水已是沸腾翻滚了。内侍们还在往鼎下添加柴火,大鼎周围的那一片雪都被融化了。

不错,这正是北越国臭名昭著的皇后杜氏新想出的惨刑:烹煮活人。

大鼎周围,还跪着一群簌簌发抖的美人。杜后下令,命她们跪在此处观刑。

“呜呜——呜——”一个口中塞着布条的女子被侍卫们举了起来,一步步向那沸腾的大鼎靠近。

她即将要惨死的绝望大肆渲染给了在场观刑的美人们,人人吓得面色煞白,双唇哆嗦。

血肉之躯被沸水活生生地烹煮,不用想也知那是世间至痛至惨的滋味。

“把她扔进去,本宫要好好给这些新来的美人儿醒醒神,看谁还敢得了一次宠就妄想撺掇着陛下来废本宫。”那位心如蛇蝎的皇后正悠闲地倚坐在雕凤的檀木椅上含笑观赏。她约莫三十过许的模样,衣着佩饰精致华贵,但面容却有些妖艳,一双丹凤眼眼尾上挑,流转之间,邪魅横生。

“呜呜——呜呜——”被举起的女子拼命摇头,眼里迸射着百般惊骇。

近了,沸腾的大鼎越来越近了!女子闷在喉中的呐喊就像一块巨石,压的所有人都不堪重负,抖的摇摇欲坠。

皇后悠然打量了她们一圈,明知故问道:“咦?你们都是从东靖一起来的美人,怎么也没人为她求求情呢?”

这时,一道动听的女声传进了众人耳中:“皇后娘娘治下有方,与您观刑,求情者同刑!谅她们也无人敢吱声。说来也是,以娘娘在陛下心目中的分量,凭谁也不能撼动呢。这叶佳人也太自不量力了,就该煮得她皮开肉绽才是。”

皇后听了此话很是受用,她斜眼看了看身旁说话的嫔妃,吩咐道:“来人,再搬个椅子给宁妃坐,这样的场面可要好好观赏才是。”

“谢皇后娘娘。”宁妃笑着答应。

皇后又侧眸看了看站在身边另一位沉默不语的嫔妃,问道:“虞妃,你说是不是?”

虞妃微愣,旋即勉强应声:“娘娘说的自然极对。”

跪地的美人们一声也不敢吭,在她们深重的惊骇中,只听“噗通”一声巨响,那位绝望的叶佳人终是被残忍地丢进了沸腾的大鼎里,刹那间,大鼎中沸水四溅。

“呜——”

烈水裹身,那一声从胸腔中爆裂而出的惨叫如从地狱传来,瞬间就刺进了所有人的脑中。之后数日,在场的美人们人人噩梦,萦绕在脑中的那声惨叫多日挥之不去。

沸腾的水很快就让大鼎中的女子晕了过去,接下来,只需片刻,便能煮死。

与此同时,跪在人群中观刑的姚暮染轰然倒地,晕死了过去。

“姚美人……姚美人……”跪在她身侧的一位美人流着泪小声地喊她。

宁妃见状,在皇后身侧轻声调笑:“娘娘您瞧,已经吓晕了一个了。”

皇后往那边看了一眼,不屑冷笑:“晕了岂不是太亏了?待会儿的佳人之肉可就尝不到了。来人,把她弄醒。”

“哗啦”一杯茶水泼了下来,惊得姚暮染醒缓了过来,她还未来得及去看大鼎那边是何情形,蓦地,就闻到了充斥在空气中的肉腥味。

她咬唇低头,眸中落下泪的同时,唇上也咬出了血。此等酷刑,鼎中的女子决计是死了,而她的心,也死在了这一刻。

“好了,差不多了,味儿都出来了,停火吧,给这些美人赐肉。”皇后翘着兰花指捏起丝绢掩住了鼻子。

跪地的美人们一听此话,有几人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她不但要她们观这酷刑,眼下竟然还要她们去吃那叶佳人的尸肉?!

很快,内侍们从大鼎中割下了一盘盘白里透粉的肉块,依次分给那些恶心欲呕的美人。

她们颤着手接过,只见盘中的肉块,还冒着热气与腥气,令她们快要奔溃,这……如何下口?谁能下口?

这时,皇后身边的一位总管太监高声呵斥道:“都还愣着做什么?皇后娘娘赐肉,还不谢恩吃肉?”

美人们弱声弱气道:“臣妾谢娘娘赐肉。”

皇后忽然补充道:“对了,给虞妃也赐一盘吧,她昨夜伺候陛下辛苦,应该补补。”

“娘娘?”虞妃这一听,俏脸马上惨白了下来。

皇后不看她,依旧气定神闲:“虞妃,怎么了?是陛下将你喂的太饱,所以你就看不上本宫赐的肉了?”

虞妃听罢,越发惶恐,连忙否定:“娘娘,不是……不是的。娘娘愿意赏赐臣妾,是臣妾的福气,臣妾……谢娘娘赐肉。”

话落,她接过了内侍递来的盘子,眼底满是艰难。

“开宴——”总管太监一声令下,谁也迟疑不得了,个个捏起肉块痛苦地吃了起来。

那可是煮的半熟的人肉……

有的边吃边流泪,有的边吃边呕……

“皇后娘娘赐肉,吃不完或是吐了的,全部与叶佳人同刑。”总管太监又补了这么一句。

临近奔溃的美人们再也不敢呕了,一口一口嚼碎肉块,使劲咽下去,有的唇角还溢出了淡粉的血水。

直到美人们全部吃完了肉,皇后这才慢悠悠地扶着总管太监的手站了起来:“好了,把那尸体处理了。”

说罢,她带着人扬长离去了。

美人们纷纷暗自松了口气。

天冷气寒,大鼎中的沸水已不再滚烫,一群内侍围上去开始捞尸,这一捞出来,就地吓晕了两个美人。

那具尸体被内侍们拖着,要扔去宫外的乱葬岗。所过之处,美人们全部捂了眼,只有姚暮染一眼不眨的看着,看着……直到再也看不见后,她眼皮一重再次晕死过去,轰然倒在了冰冷的雪地里。

这一日的惨无人道,终是在各位美人的奔溃中结束了。

……

夜色遍洒,浓如泼墨。寒鸦难听的叫声此起彼伏地盘旋在皇宫的上空。据说,阴鸷之地才会聚鸦,这个皇宫向来如此,总有黑鸦盘聚,实在不详,尤其夜里,令人毛骨悚然。

姚暮染醒来时,房中已经点上了昏黄的烛光,光晕摇曳下,与她同住一间的林美人趁她晕倒了正在偷偷呕吐,她呕的艰难,分明已经吐不出什么了,可还是连连干呕。

姚暮染忆起了白日里一幕又一幕的惨象,赤红的眼眸终于不加掩饰地翻涌起了汹汹恨意,那熊熊恨火仿佛能烧毁一切。片刻,她皱眉捂住心口,痛苦地喘了一声。

这下可好,又惊着了正在呕吐的林美人。

“姚美人……你……你醒了?”话落,林美人忽然扑到了姚暮染的床边跪了下来,拉起她的手哭着哀求:“姚美人!求你不要告发我!我实在难受才忍不住吐的,求你不要告发我!求求你啊,我不想死!呜呜——这个皇宫太可怕了,我不想死啊……”

姚暮染见状,沙哑道:“别吵我,我什么也没看见。”

林美人见她俏脸深寒,言语又冲,仿佛并不诚心,她又不放心道:“姚美人,求你不要揭发我……”

只是她话才说了一半,姚暮染忽然就捂住了耳朵,面色显见痛苦。

林美人这才惊疑不定地回到自己的床铺去了。

姚暮染安静了片刻,终于放下手,把自己闷进了被子里。黑暗中,一股莫大的哀痛骤然急起。

她怎么会生在了这样的国家,生在了这样的世道?

这北越乱世,一国之君懦弱无能,手无实权,有如傀儡。而杜皇后则母家势大,外戚专权,事事压制君主。

多年了,皇后杜氏一手遮天,其本人歹毒凶残,专横性妒,肆意处置后宫,造下了许多惨无人道之事。曾因君主夏侯博当她的面儿夸奖一位嫔妃双眼生的美丽,她便下令,命人活活剜去了那位嫔妃的双眼,继而盛入锦盒献给了夏侯博,惊得夏侯博抱病多日。杜后还曾撞见一位嫔妃向君主示爱,说她的心都是陛下的。杜后毒性使然,再次下令,命人剜出了那位嫔妃的心献给了夏侯博。

杜后如此泯灭人性,很快臭名昭著,四国皆知。天下人对她的称呼,也理所当然从杜后变成了毒后。

北越诸侯不忿毒后专权,不满君王懦弱,曾两次入京讨伐毒后,然而却被毒后的胞弟援国大将军带兵平定。诸侯两次事败,虽不再兴兵作乱,却也不再臣服,于是诸侯割据一方,导致北越国中分裂,无法合纵统一。

除此之外,君主无能,毒后无为,更多内患频发,去年的雪灾冻死了无数牲畜,田地也颗粒无收,四处大闹饥荒,一直闹到了今年,依旧无法缓和,民不聊生。毒后却冷眼相待,只顾自己享乐,除了观赏酷刑,她私养男宠之事更是公开的秘密,君主却窝囊不敢言。

而她,偏就生在了这样的国家,生在了这样的世道。

更让她锥心刺骨的是,今日被烹煮的那位女子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姐姐,正是她一母同胞的姐姐!

只是,无人知道这件事。她们姐妹俩,一个叫姚暮染,一个叫叶兰心,怎么会是亲姐妹呢?除非,这两个身份是假的。

不错,她们如今的身份的确是假的。

其实,她叫苏绮罗,今日惨死的姐姐叫苏明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