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历史·穿越 > 权宦为夫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精心一局(一)

权宦为夫 第二百八十六章 精心一局(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权宦为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袁墨华重伤之下,鲜血不断从他口中溢出,他痛苦无力,一双星眸一度绝望潮湿,他艰难吐字,声颤不已:“姚暮染......我......咳咳......我......”他终是无力说下去,头一歪,失去了所有意识。

姚暮染银牙暗咬,慢慢伸手握住他胸前的刀柄,接下来,只要这么一拔,狠狠一拔!他就会鲜红飞溅,血尽而死,无力回天!

终于,她紧紧握住了他胸前那濡湿粘稠的刀柄......

却恰在此时,正要使力之际,忽然,幽深的林中似乎有了什么动静。姚暮染心中一怵,手中的动作停滞了。

仔细一听,似乎是一声又一声缥缈悠远的呼唤。

“娘娘——”

“袁大人——”

“娘娘——”

姚暮染以为自己酒醉未醒听错了,只是接下来,那一声声的呼唤竟然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直到......三道身影赫然出现在了入林的岔道口,姚暮染定睛一看,竟是福全,碧芽,香卉三人找来了。

姚暮染忽见他们来,一时有些发懵。直到几人急急奔来近前,却看到了眼前的惨景,一片血色环绕中,袁墨华不省人事躺在矮草之中,胸前赫然插着一把匕首,不见刀刃只见刀柄。登时,三人齐齐面色剧变!

“娘娘!袁大人怎么了?!”福全惊问一声,当即扑向了倒在血泊里的袁墨华,冲着他喊了起来:“袁大人!袁大人!”

香卉已然吓哭,一屁股坐在地上,怔怔道:“娘娘......这……这是怎么回事......”

姚暮染回过神,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碧芽前来扶她,一边道:“娘娘!奴婢渴醒后下楼去换热茶,谁知却在楼梯上看到了您裙角上的一片布料,奴婢心觉奇怪,便去您房中敲门,最后闯进去才发现您竟然不在!”

“奴婢与福全正在一楼跟掌柜的打听您的去向,谁知这时香卉来了,说袁大人早朝后没有如期而归,府门侍卫上禀,说是您叫上袁大人到绿阑姐的坟地来了。香卉正好得知了这个消息,便来客栈了,我们这才快马加鞭一路赶来了。娘娘,您怎么不声不响就自个儿来了这儿呢?”

“原来如此。”姚暮染淡淡说罢,看向了被福全扶在怀里的袁墨华,冷声道:“我杀了这畜生!我为绿阑报仇了!你们几个速速离去,就当不知今天的一切,陛下那边我自会担当!”

福全急得脸色惨白:“娘娘,袁大人还有气!咱们赶紧送他回城救治吧!!”说着,招呼碧芽与香卉过去扶人。

姚暮染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伸手拦住他们,道:“救他?我正要拔刀送他最后一程呢!”说着,她靠近福全,伸手就要拔刀。

谁知这时,香卉猛地扑过来抓住了她的双手,急色道:“娘娘不要啊!娘娘不能杀袁大人啊!”

姚暮染一脸莫名看看他们:“你们俩这是怎么了?!我杀这畜生为绿阑报仇,不该是大快人心吗?你们拦着做什么?快给我让开!”

福全见袁墨华脸色煞白,身体逐渐失温,心道是不能拖了,再拖下去,真要闯下不可挽回之错了!

接着,福全竟与香卉一个对视,两人似乎暗通了心意,达成了某种默契似的。末了,福全终于咬牙道出了一句话。

“娘娘!!求您别再阻拦了!现在还来得及!我们尽快送袁大人回城救治吧!!绿阑姐的死的确不是意外,却也不是袁大人失手干得!而是,而是自尽啊!!”

姚暮染愣在那里:“福全,你在胡说什么?”

香卉语气坚决道:“娘娘,福全没有胡说!主子正是自尽的!既不是意外,也不是他杀,真真切切是自尽啊!”

姚暮染一听恼了,一把抓起香卉的手臂,怒道:“你怎么虚话三千的?!你前几日不是还说,亲眼瞧见袁墨华失手推绿阑坠落了吗?这才几日你就变了说法?!”

碧芽也觉得气恼:“是啊香卉,你左说一套右说一套,到底哪一套才是真的?!”

香卉情急,重重叩头,道:“娘娘!您原谅香卉吧!香卉也是忠于主子,才照她的安排这般骗您的!”

福全急急接声:“娘娘,我们快带袁大人回城救治吧!!袁大人若死了,绿阑姐也不会瞑目啊!绿阑姐的确是自尽的!香卉能骗您福全可不会骗您啊!”

姚暮染见他说的煞有其事,心中一沉,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还不快说清楚?!”

福全咬了咬牙,说出了一番石破天惊的话。

“娘娘,绿阑姐当真是自尽的!因为绿阑姐知道了袁大人爱慕的人是娘娘,绿阑姐担心此事迟早露出端倪,被有心人利用,从而会为您和袁大人招来祸端!所以绿阑姐决心自尽,只要绿阑姐一死,袁大人和您之间就没有名正言顺的来往了!并且绿阑姐还要香卉在她死后,故意到您面前撒谎,说是袁大人害得她,这样一来,娘娘与袁大人更是会生出仇气,到时所有人都知道娘娘与袁大人有仇怨,那些有心之人便无法利用袁大人对您的爱慕之心来大做文章了!”

姚暮染一听,如遭雷击,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香卉涕泪横流道:“娘娘,求您相信吧!这一个真相才是千真万确的!主子她说,哪怕是死,哪怕粉身碎骨,她也要保护姐姐和夫君一世安然!所以主子死前,已经在奴婢和福全这里做了安排!她要奴婢在她死后,跟您撒谎,说是袁大人害了她,主子既要让您仇视袁大人,却又不给您任何证据,让您将此事闹到明处将袁大人治罪!所以那日陛下在袁府时,奴婢才说自己不在场什么也不知!后来,福全配合奴婢,想把奴婢弄进宫去让奴婢撒谎骗您,结果宫中事多耽搁了几日,谁知后来娘娘又出宫来了,所以福全才去袁府找了奴婢,奴婢才赶到客栈用那番话骗了您!只是奴婢与福全万万没有想到,您竟然会明着去杀袁大人!”

这时,福全忽从喉间溢出了低沉呜咽,苦不堪言道:“娘娘,还记得前些日子有一日,绿阑姐进宫来陪您,后来离宫时却要奴才陪她一道出宫做做伴儿吗?结果奴才回来后已经哭红了眼,却骗您说是陪绿阑姐在街边摊上吃东西时辣椒溅进了眼里。其实就是那一日,绿阑姐已经跟奴才和香卉说出了这一切,并嘱咐了许多,要我在她死后与香卉多加配合,既要让您仇视袁大人,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有仇,又要保住袁大人。奴才知道后百般劝说,却无法劝回绿阑姐!直到绿阑姐死的当天,她最后一次进宫陪您,奴才便已知晓,绿阑姐要死了!这些日子,奴才无时无刻不在煎熬中度过啊!”

姚暮染心如雷击,粗喘着慢慢抬手捂住了耳朵,久久不动。

香卉接着道:“娘娘,就是主子最后进宫的那一日,其实主子是专程做戏给您看的,主子她故意哭红眼睛,故意骗您说她得知了一个旧事的真相才哭的,就是为了和奴婢后来的谎话相串通的!只要事后奴婢告诉娘娘,绿阑姐得知的真相是袁大人害了她腹中的孩子,并且两人因为此事在仰月楼起了争执,那么娘娘便会对袁大人失手害死主子之事深信不疑。”

“但是!袁大人根本没有害自己的孩子!也没有和主子发生争执!更没有失手推绿阑姐坠楼!那晚,是主子邀袁大人去仰月楼的,也确实没有让奴婢随行,但奴婢知道,主子是自己跳下去的!!”

“啊——!!!”蓦地,姚暮染捂着耳发出了长长一声尖叫!

“别再说了!别再说了!啊——”

这一刻,她不需要任何声音来证实了,她终于顿悟了一切,在有理有据之下,在这样血腥翻涌的场合下,大悟了一切。

而这些真相,已在顷刻间撕碎了她的心。

她的绿阑,怎么会那样傻?她怎么会那样傻啊?

她竟然用自己的命,来换他们两人一世安然!她竟然用自己的死,精心设了这样一局!让她避无可避地陷进其中!

那个忠心至诚的女子,或许在袁墨华要她进宫给姚暮染传话,要做她在前朝的后盾时,又或许是在霍景城命秦安去了袁府传话敲打时,便已如临大敌,便已敏感地嗅到了未来的危险!于是,她小心翼翼到了,用死,将一切危险的苗头扼杀在了未成形前!她知道了袁墨华对姚暮染的心思,便也知道了,自己原来是被夫君利用,利用来做了他们之间的桥梁,她便傻到,崩塌自己这座桥梁,让他们彻底失去维系。并且,她还用死,在他们之间埋下了仇怨的种子,取代袁墨华内心深处对姚暮染那爱慕的种子!一世安然,果真不是空口白话,她竟为此付出了这样惨烈沉重的代价!

这一刻,许多事,才后知后觉了。难怪福全那日红着眼回来,难怪他与香卉来往密切,难怪他们知道她和袁墨华单独出行会如临大敌,这样急匆匆地赶来。难怪,袁墨华所作的那一曲名为‘感意’,感意,感意,他是聪明之人,或许在绿阑纵身一跃时,便已看穿了她的目的,所以他感知她意,也为她意而感。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