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奇幻·玄幻 > 有请小师叔 >  第二三二章 成亲?洞房?

有请小师叔  第二三二章 成亲?洞房?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有请小师叔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家伙坐在大殿靠门的最角落,别人没注意,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悄悄离开,悄悄回来……

虽不知道寒云宗宗主,为什么要询问,有没有人离开,但可以肯定,必然与其有关。

只要揭穿,或许就能将失去的供药名额,重新拿过来,这种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

被人一下指出,苏隐嘴角抽搐,一句话说不出来。

看到中年女子过来,他专门躲到墙角,没让其看到,谁知最后还是没躲过一劫。

“你刚才出去了?”

见有人指正,中年女子立刻看了过去。

眼前这位,年轻阳光,没有一点“小鱼儿”的骚气,相反带着一种诚恳,给人一种特有的安全感。

“我……”

知道被认出来只是早晚的事,苏隐正想承认,就听前方的圣女打断了他的话:“回禀祖师,刚刚是晚辈,让他出来,询问了一些药材的事……”

中年女子皱眉,冷哼一声。

得!

确定了。

这么短让一个女子为他说话,除了那人,又会是谁?

她这边确认,魏寒月宗主,以及房间内的所有人,全都愣了,一个个眼睛瞪圆。

圣女……单独约见一个陌生男子?

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绝对会引起巨大的浪潮,甚至圣地,都会出动。

瑟瑟发抖,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你们跟我到偏殿……”魏寒月脸色铁青,随即躬身:“祖师……”

圣女,培养出来,嫁给圣地的,当众说出这话,哪怕没什么,传出去也是他们寒云宗无法承受的。

“一起过去吧!”知道她的意思,中年女子冷冷一笑,一脸淡然的道。

魏寒月不再多说,当先走去,圣女面容一白,紧跟其上,苏隐知道无法躲避,同样跟了过来。

“我呢……”站在原地,邵青见没人理会自己,跟着也不是,不跟也不是,一脸的不知所措。

我才是清元宗的人……怎么变成摆设了?

“你先留在这里,等有召唤了再说。”吕长老摆了摆手。

“是!”邵青点点头,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看向苏隐离开的方向,满是迷茫。

一起来的寒云宗,对方啥时候认识圣女了?

而且,很明显可以看出,圣女在维护他,这位苏兄,怎么做到的?

……

“到底怎么回事?这位又是谁?”

偏殿,魏寒月紧盯着眼前的圣女,声音中带着冰冷,似有怒火,随时都会爆发。

“他、他……”停顿了几下,上官婉清最终没说出来。

她也不知对方是谁,叫什么名字,什么来头,但不知为何……一想起对方的画,想起他深邃的目光和动情的话语,就情不自禁的想要帮助。

不希望对方出事。

“这个……”向前一步,苏隐自我介绍:“在下苏隐……”

“我没问你!”

大手一摆,魏寒月继续看向眼前的女孩:“你是什么身份,自己不清楚吗?为什么要单独约他见面,就算约见,为何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你可知,刚才那一句话,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会让你的名誉,承受多大的损失?”

“我……”

上官婉清不知如何回答。

“给你一个机会!”

双眼清冷,魏寒月手腕一翻,递过来一柄长剑:“杀了他!”

“师父……”

身体一颤,上官婉清眼中露出哀求之意:“师父,我求求你了,放他走吧,我可以、可以以后再不见他!”

“果然是这样……”

脸色一白,魏寒月坐了下来,只觉得一口气没上来,憋的有些难受。

刚才只是试探,发现这位弟子,果然对对方动了情。

只是单纯的一面之缘,还好办,大不了天各一方,不会有太大问题,可有了感情,就麻烦了。

深吸几口气,平稳了一下心情,再次问道:“说说吧,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们……大概半个时辰前,见了第一面,我也是刚知道他的名字……”上官婉清声音很低,如同蚊虫。

不说出来,还没什么,说出来连自己都不相信,一向正心、正身,正意的天才修士,对任何男子都没动过心,怎么都没想到,才见了对方一面,相处不到十分钟,已然身不由己……

就连她,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你真是气死我了……”

魏寒月咬牙,正想呵斥,就见开派祖师冷笑着站了起来。

声音哑在咽喉,头皮炸开,魏寒月身体不由僵住。

别人不知道师祖为何住在篱笆园,睡在棺材里,做为一派之主,她可是知道一些的。

据说当年师祖爱上了一个男子,无法自拔,就在觉得对方肯定会与其双宿双栖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方居然有妻子,而且……不止一个!

师祖当场崩溃,与其大吵了一场,发誓再不相见。

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那位渣男意外陨落……师祖知道后,异常后悔,久久不能忘却,于是在与对方相遇的地方,创建了寒云宗。

也就是说,篱笆院,比宗门都要早,那个地方,是师祖和那位相遇、相恋、相知的地方。

正因如此,才一直让人修葺,万年不毁。

至于睡在棺材里,是为了延长寿命,等那人归来……

因为有这段失败的感情经历,祖师对后辈没有结果的情爱,一向很反感,此时听到徒弟的举动,露出这种表情,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发怒了。

再按耐不住,魏寒月挡在面前,躬身到底:“师祖,婉儿还年轻,从未经历过感情,还望给个机会!”

“机会?”

“老师,是我的过错……”

见老师这副样子,上官婉清向前一步,咬了咬牙:“我愿意接受师祖的任何惩罚!”

“哦?为了他?”

中年女子冷哼。

上官婉清没有回答,目光中带着坚定。

“呵呵,不错啊!”中年女子不再看她,而是来到少年跟前,冷笑越来越浓郁:“半个时辰……看来勾搭女孩的本领,不减当年吗?”

“???”

还以为师祖会直接动手,没想到说出这话,魏寒月、上官婉清全都愣了。

什么意思?

难道……师祖认识这位少年?

“这个……前辈认错了吧!”嘴角一抽,苏隐连忙摆手。

圣女的事,大不了认下,这位的事……怎么认?

出言调戏棺材里一个活了上万年的老女人?最关键的是,还偷人家荷包。

说出去丢人啊!

“认错?”中年女子嗤笑:“就算化成灰,那一身的骚味,我还是认的出来!”

说完,手腕一翻,一柄匕首出现在掌心,对着苏隐刺了过来。

“祖师,还请放过他……”

上官婉清挡在面前,满是焦急。

“让开!”

中年女子精神一动,一道雄浑的力量,将女孩抓到一边,匕首再次扎向苏隐的胸口。

叮叮叮!

匕首的速度飞快,根本没办法躲闪,一瞬间不知刺了多少下,因为防御太强,苏隐胸口发出金铁交击的鸣响,结果,皮肤都没刺破。

似乎将满腔的怨气刺了出去,中年女子再没了之前的怨怒,取而代之的是眼眶泛红,手中的匕首越来越慢。

当啷!

突然,匕首掉在地上,女子向前一步,痴痴地看向眼前的少年,带着眷恋和不舍:“小鱼儿,别再离开我好吗?我以后再不管你找不着其他人,只要你留在我身边,不要抛下我好不好?”

“……”魏寒月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唯一的弟子,被这家伙勾去了魂魄,心甘情愿的接受惩罚,老祖又这副表情,甚至说出哀求的话语……

到底怎么个情况吗?

被扔到一边的上官婉清,同样娇躯颤抖,看向苏隐,不知想些什么。

难道……这家伙,就是传说中的渣男?

正心如刀绞,不知所措,一个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云儿,你这又是何必呢?”

中年女子,叫寒云仙子,寒云宗,正是以她名字命的。

嗖!

一个残念突兀出现在少年的面前,轻轻抚摸着中年女子的秀发,眼中带着怜惜。

宋玉!

竟然不顾对手发现,从苏隐的脑海出来了!

“我就知道是你……你回来了?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寒云仙子身体轻颤,手指轻轻伸了过去,想要摸对方的脸,却发现摸了个空。

宋玉的残念,并不英俊,相反还很丑,脸不知被什么毁掉,坑坑洼洼,看上一眼就容易做噩梦。

轻轻一笑,宋玉满是温柔:“离开你后,我知道是我伤了你,十分自责,就用天龙之水,将自己的容貌烧了,只有这样,才不会喜欢更多的女人,只有这样,才能一心一意的对你们好……”

“天龙之水?是天龙一族的人做的吗?我要找他们算账……”寒云仙子咬牙。

宋玉摇头:“不关他们的事!好了,我只是个残念,待不了多久,这是我的弟子苏隐,希望不要为难他……”

“嗯!”

点了点头,寒云仙子想要抓住残念,就见宋玉缓缓消散,眨眼功夫便失去了踪迹。

苏隐恢复过来。

刚才宋玉的残念,虽然没控制他的身体,自己却也不敢动弹,因为对方的意念实在太弱了,稍微剧烈一些,就极有可能当场震碎。

此时回到脑海,才松了口气。

寒云仙子已经从之前的情绪中走了出来,再次看了过来,带着慈爱和柔情:“原来你是他的弟子,难怪可以借用他的力量!”

“见过师娘……”

苏隐躬身。

再傻也明白了。

这位寒云宗的开派祖师,正是宋玉养过的“鱼”,难怪能找到装有他头发的荷包,使用规则之力,能让其短时间的迷茫,停止追杀。

听到这个称呼,寒云仙子满意的点头,越看越觉得心疼,一招手:“婉儿,你过来!”

“是!”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上官婉清略带僵硬的来到跟前。

此刻的她也反应过来,祖师喜欢的并非这位苏隐,而是他的老师,好像已经死了,只剩下残念。

“既然小苏叫我一声师娘,我就该为他着想,我也看出来了,你也喜欢他,不如今天就把亲成了,算了,成亲太过麻烦,直接洞房吧!”

上官婉清一呆:“???”

苏隐同样嘴角抽搐:“……”

太快了吧!会不好意思的。

“祖师,不可……”魏寒月连忙喊道。

“为何不可?”

寒云仙子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合道境的力量不经意的散发出来,让人好像面临汹涌的浪潮,却没有任何办法。

“他们、他们……”魏寒月牙齿咬紧:“差着辈分,不能成亲,名不正言不顺……”

“那有什么!”

寒云仙子摆了摆手:“按照道理,他叫我一声师娘,是你不知多少辈的师叔,但无所谓,修炼者不需要计较这么多,只要没血缘关系,相互喜欢,就没有任何问题。大不了各论各的……你叫他太太太太师叔,他随婉儿叫你师父!”

“……”魏寒月。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吧,圣地而已,这位既然是他的弟子,哪怕只有一人,也是圣地!”

寒云仙子接着道:“好了,就这么定了,我是为了多活一段时间,减少自身的消耗,才将修为故意压低成了合道,若是真有人找麻烦,圣地又如何?只要圣人不出,想攻破寒云宗,没那么容易!”

见她坚持,魏寒月无法反驳,只好看向弟子:“婉儿,你的想法如何,若是真喜欢他,就和祖师说的一样,今晚成亲,直接洞房!”

“我……”脸色涨得透红,上官婉清不知怎么回答。

对方进入她的院落,说出那些甜言蜜语,赠送这么厉害的画作,让她这个未经过人事的女孩,一时间有些意乱情迷,至于是不是喜欢,就连她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

见她这副表情,寒云仙子叹息一声,道:“小姑娘,师祖劝你一句,把握现在,不要考虑太多,当初我和你师祖公,就是因为想的太多,痛苦了整整一万年!而且,女人总要嫁人的,与其嫁给未知,当做工具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还不如提前选择……”

“这……”

牙齿咬紧,偷偷看了一眼少年,上官婉清深吸一口气,声音如蚊虫:“我同意……”

“我不同意!”

打断她的话,苏隐带着委屈。

直接洞房……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