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御九天 >  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头龙

御九天  第五百四十四章 奴役九头龙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御九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九头龙的九颗龙头高高昂起,巨大的龙颈上,龙鳞一片片的竖起,九片逆鳞猛地露出,逆着所有龙鳞的倒竖而立。

当南康乔现身时,九头龙就知道,要拼命了,雷德和泰格杰拉对龙级的理解还只是表面的力量而已,但是南康乔,已经解析到了力量的本质,南康乔的时光之力,和他的亘古长存已经是同一阶层的力量运用,而九头龙此时也并没有完全恢复到他全盛时的力量。

龙有逆鳞,触之即死!曾有人类以为那是龙族的弱点,某种意义上的确是,但那其实那是龙最强的地方,偷袭逆鳞会给龙类带来巨大创伤,但是,预先释放的逆鳞,会让龙族实力翻倍。

九头龙在龙族中的血统高贵,就是因为其他龙族,只有一片逆鳞,而九头龙有九逆鳞,极致爆发时,在不惜性命的情况下,他的力量可以翻到九倍龙力!

不过,逆鳞高竖,也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每一秒,都在消耗就算是能活亘古之久的龙族也会肉痛的生命力。

逆鳞九开九倍龙力下的九头龙疯狂的蓄着龙力,他并没有急着去破坏符文之阵,而是对准了三名龙级。

心理与实力的多重较量,理论上,逆鳞九开的九倍龙力是可以击碎符文的,但是,击碎的瞬间,他有可能被三大龙级抓住一瞬的力量真空,也有可能在他一击破阵的同时,挟破阵之力以九倍龙力横扫三大龙级。

九头龙的目的,是想将三大龙级逼远,无论结果是什么,他都不会在破阵时受到袭杀。

然而,那三个人类却是丝毫不动,仿佛他们没有看到九片逆鳞的倒竖,也感应不到九头龙身上爆发的九倍龙力。

豪赌?既然如此,九头龙闪过一丝不舍,脱困以来积攒的力量啊,原本是打算用在蜃境当中的……

嗡,九片逆鳞猛地居然颤动起来,虚无中,第十颗龙头缓缓从龙背之上长了出来,逆鳞九开之下,还有第十层!

这颗龙头的嘴边,已经离起了九头龙龙息的黑色光芒!

杀!

九头龙高昂起的龙头正要喷出他的终极龙息!然而,就在这一瞬间!

九头龙却突然顿住了……

砰砰砰……砰砰……砰……

他猛烈跳动的龙之心脏,忽然一下,减速了!

哗啦!

十倍龙力来自逆鳞,然而,推动这些力量的招式,却来自龙的心脏,正常的心跳,能控制一龙之力,只有十倍狂暴跳动的心脏才能让九头龙的意志附加在十倍的龙力之上!

龙级间的战斗,不受控制的力量,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力量。

九头龙的九颗龙头同时转向,刺眼的阳光中,一道伟岸之躯凌空站立,在他身旁,风停滞了,狂浪的海水平静了。

像……太像了……

有那么一瞬,九头龙几乎以为,是王猛再现……

然而,不同的是,此人的静,是残酷之静,是逆转自然的,而王猛,是融入万物的神性,这人还差了一步。

“九头龙海库拉。”

“交出九龙鼎,饶你不死,可以为我座下之奴。”

轻淡淡的声音飘入九头龙的脑中,淡淡的话语,却像是有无数把刻刀在他脑海中刻着这段话,一遍又一遍的刻着“座下之奴,座下之奴……”

隆康!

当世之上,只有九神帝国的隆康大帝才有这样的大能力。

九头龙甚至没有感应到隆康动用魂力的痕迹,他只是站在那里,仿佛天地万物,都应该听从于他,他的每一句话,都是天道天旨,真正口含天宪!

九颗龙头,一颗接一颗的在隆康大帝面前垂了下去,恭顺得如同跪伏一般,什么龙息,什么异界炼狱,此时全然不存,只有臣服!

吼呕……吼!

还高昂着的龙头,不屈的龙吼着,然而,这样的挣扎,在隆康的目光下,声音越来越低,又是一颗龙头恭服的垂了下去!

当第八颗龙头垂下时,九头龙的龙吼声彻底的消失了,空中,只有海风呼呼吹过的声音,然而,这些海风,在吹到隆康面前十米处时,却绕了过去,没有魂力,没有符文的阻挡,风,就这么绕着隆康而过。

三名龙级元帅也都落在海面之上,悬海跪于海浪之上,三道炽热的目光无比尊崇的仰望着隆康大帝,当世之上,唯有隆康大帝能令万物臣服!即便是号称高贵的龙族也不例外。

炽热之外,他们又深悔无能,不能镇压孽龙,到至于要大帝亲自出手。

九头龙最后一颗龙头正缓缓的下压,他还在挣扎,然而,下垂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

轰……

最后一颗龙头以极快的速度垂了下去。

成了!

海面上,三大龙级眼中满是喜色,然而,下一瞬,他们眼睛却同时瞪大开来。

咔嚓!咕哝!

巨大的嘶咬断裂声后,是一声巨大的吞咽之声,垂下去的第九颗龙头,并没有臣服,而是一口咬断了已经臣服的一颗龙头,然后将它吞咽了下去!

自噬?

天地之初,曾有两大祖龙,一为太初龙,另一祖龙为衔尾龙,两大祖龙爆发了大战,最后,同归于尽,而在最终之战中,守护光明的太初龙守护了他的子女,而黑暗的衔尾龙则选择了吞噬自己的子女来增强实力,所以,衔尾龙没有留下血脉,在这世上的所有龙族,都是太初龙的后裔。

但九头龙的血统却是例外……他们是拥有两大祖龙特征的混血龙统!

七颗龙头条件反射的弹起,开始与已经吞下了一颗龙头的第九颗龙头嘶咬起来,然而,很显然,占到了先机的第九颗龙头要更加强大,吞噬下去的那颗龙头完全化为了他的养料,让他迅速的又吞下了第二颗龙头,随后,是第三颗,第四颗,越来越强大的龙头,让他更加容易吞下其他龙头……

隆康只是淡淡地看着,这副画面,超出了他的预料,这世上,能让他意外的场景不多了,他欣赏的看着这一幕血淋淋的场景。

真是精彩的画面,这样的九头龙,他愈发有兴趣征服,如此刚烈,可以做他的座骑之首。

当九头龙只剩下一颗高昂着的龙头时,隆康淡淡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不错,比十龙之力强了不少,与至圣先师交过手的你,应该清楚,多余的力量,就是没有的力量。”

龙级,不能被精准控制的力量,就是无用的力量,就像海水,浩瀚无际,然而,一颗石子扔下,无论大海怎么拍打着海浪,却怎么也无法阻止这颗石子,石子最终还是穿透了所有海水,落在海底之下。

血淋淋的九头龙高昂着龙头,看着隆康,是的,就算是用出了衔尾祖龙的血脉秘技,他仍然是无法战胜眼前这个可怕的人类!

然而……

他并不无力。

“不错,但是,我也没想和你打……而是这东西,我用起来,太费力了。”

轰!一只大鼎忽然出现在半空当中!

九头龙对着大鼎猛地一口喷出,百龙之力,瞬间全部冲入大鼎之中。

隆康目光一动,百米之距,瞬间位移,他已经站在了九头龙的身前,然而,他伸出的手忽然顿住。

九头龙发出狂笑,“哈哈哈,你也没赢,隆康大帝!”

随着九头龙这句话音落下,他和巨鼎像是风吹过的沙画一样,在空中飘散开来……

隆康轻轻闭眼,随即嘴角微微一笑,有意思,竟然查不到九头龙的方位了,早在九龙鼎显现之前,九头龙就已经被大鼎带离了出去,后面的画面,不过是预设的障目残影,防止他第一时间探查传送的方位。

……

此时的王峰正在鲲冢里修养,他和鲲鳞做最后冲击的准备,必须调整到最佳状态。

而王峰则在自己的冥想世界之中,这是最快的恢复方法,当然他的休息不太一样,而是一种自我梦幻的极致精神放松,此时他正和妲哥阳光沙滩的放松。

是的,这就是老王最俗但又最有效的灵魂恢复方法。

忽然身体微微一愣,似乎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九头龙???

卧槽!九头龙怎么只剩一颗头了?

砰!

九头龙打量着四周,有点儿陌生的海洋……没有海的气息,梦境?再抬头,天空的星辰也很陌生,最容易分辨的几大星座完全不见踪影,不过这也正常,一个人类在梦境中能塑造出星空就已经是很有细节的梦了。

天魂珠依托天魂珠的梦境?最后脱离困龙阵,他付出了前所未有的巨大代价,还以这一颗天魂珠为坐标进行了传送,没想到境然可以直接传到持有者的梦里,确实神异!可惜,在至圣先师做了手脚,天魂珠对他没有任何用处。

王峰瞪着九头龙,气不打一处来,他知道这是做梦,可也正因为是梦,所以现实里暂时还没做到又特别想做的事情,正好可以在梦里肆无忌惮的爽一把,想怎么爽就怎么爽的那一种,好不容易又梦到妲哥,这嘴都快亲上了,香甜的呼气都送到他嘴里来了,被这货一个闪电打断了!

九头龙轻微而不着痕迹地一个抽搐,“小子,你的机会来了,经过这段时间的考验,我决定,你有资格与我签下平等契约。”

受到重创之后,没有比天魂珠更适合养伤的地方了,唯一的问题,是他虽然能以天魂珠作为紧急传送目标,但是想要让天魂珠对他起到作用,

九头龙说着话,仅剩的龙头轻轻一喷,一道契约便飞到了王峰身前。

“不签。”

“小子,告诉你,你走大运了,最近闲得无聊,我决定帮你走向人生……你说什么?”九头龙说到一半的话才反应到王峰的回答是不签。

“我说,不签。”

轰隆,九头龙庞大的龙躯猛地抬起,虽然只剩下一颗龙头,但是高高在上的俯视王峰,仍然龙威森严,“小子,你想死吗?”

王峰打了个呵欠,“不签,赶紧有多远走多远,别打扰我继续做梦。”

九头龙傻眼了,正常情况下,人类不都应该感激得痛哭流涕的和他签订契约的吗?

做梦能有和他契约重要?还是说他以为做正是在做梦,所以就乱来?

“小子,你现在不是做梦,和我签定契约!你还能成为这世界上最强大最富有的人类。”

王峰抬头看了眼庞大气势下的九头龙……微微一笑,“得了吧,你都被人打成这副鬼样子了,现在是需要我的庇护吗,没有天魂珠,你必死无疑。”

轰!

九头龙暴走了,然而,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手忽然从空中快速落下,一把将九头龙捏住,王峰微微笑着,这里是他的世界,他才是这里的主宰。

“小子,我可以教你怎么使用天魂珠,而且我还知道天魂珠的秘密。”

“不需要。”

“小子……”

“最后一次机会,没别的事,我打算起床了。”

九头龙本来是想诈一下这小子,毕竟年轻人没见识,谁想到这家伙跟以前的王猛一样的蔫儿坏,而现在的它重伤在身,机会只有一次了,MD,早知道跪谁都要跪,还不如跟隆康,好歹还体面一点。

“做人……不对,做龙,要有自知之名,求人,要有求人的态度,赶紧的。”

海库拉还想挣扎一下。

“请和我签约。”

王峰笑了笑,看着眼前的符文光圈,“你在逗我吗,要么主仆契约,要么另请高明。”

不是王峰装逼,而是这种程度的魂兽一个不好就会反噬,尤其是九头龙这样的生物,以他的力量,如果是平等契约必然是死路一条。

轰……九头龙刚想发怒,但是……他忍了,“王峰,不要得寸进尺!除了我,没人能教你怎么使用天魂珠。”

“时间差不多了,我要起床了,另外,我想我是最不需要别人教我怎么用天魂珠的。”王峰微笑的摊开手掌,三颗天魂珠,像是围绕着太阳的行星一样在他的手掌上方转动着。

九头龙呆呆地看着那三颗天魂珠……为什么会有三颗?

还有传说中被至圣先师已经带走的一星珠?

难道?

其中一颗里面淡淡的神级气息让他瑟瑟发抖……难道说……这里面……封印?

如果说,隆康给他的感觉是伟岸而无法战胜的,眼前这股气息,则代表着无法抗拒!

兽神的气息……

九头龙颤抖了,他的龙尾不自然的蜷在腹部,“签,我签!”

新的契约从他身上飘落下来。

王峰抓过契约,稍一凝神,一滴血珠从他指尖飞出,然后落在了主仆契约之上。

轰……随着落成,契约猛地一闪,消失不见,与此同时,王峰已经能在心神当中感觉到九头龙的存在,与他的那颗天魂珠有着紧密的联系,相比一般的平等契约,主仆契约让王峰拥有能够轻松制约九头龙的手段,同时可以感受这个生物复杂多变的性格和危险……

王峰看着明显松了口气的九头龙,他微微一笑,“拿出来吧。”

九头龙瞬间有些石化,“啊?拿什么啊?”

“行了,你身上藏着的东西。”

“东西?没有啊,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王峰似笑非笑地看着九头龙,“我数三声,赶紧的,我已经感应到了,别打马虎眼。”

九头龙还想狡辩,然而,淡淡的神级气息又飘了过来……

“咳,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东西……”九头龙瞬间改变了想法,张口一吐,那只将他带离龙渊之海的神鼎出现了……

王峰也有点意外,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虽然天魂珠还没凑齐,但九龙鼎已经先有了,看着九头龙的严重伤势,能把它成这样的可不多,感觉有高人助攻了。

就是不知道高人心情如何,嘿嘿。

………

鲲王去了鲲冢禁地,消息既然已经被各方势力得知,那就再无隐瞒的可能。

自鲲天之战后,足足四五百年时间,去闯鲲冢的鲲族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却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回来过,那里早已被定义为鲲族的死地,取名鲲冢,那还真不是因为里面那座大殿的原因,事实上压根儿就没人知道里面有座大殿叫做鲲冢,只不过是因为那禁地埋葬了太多的鲲族而已。

这些天,有关鲲王闯鲲冢的各种消息在王城都是漫天飞,各种舆论的反转也是一波三折。

曾经的鲲鳞是鲸族的笑柄,但除开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之外,大部分鲸族族人笑话鲲鳞的同时,还是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成分在里面,可这次,为了拯救鲲族,鲲鳞冒死进入鲲冢,起码就这一点而言,还是挽回了不少族人的好感,这个鲲王虽然不成器,但至少骨气还是有的,为鲸族拼死的决心还是有的,而且以鲲族的寿命说起来,他还只是个远远未成年的孩子啊……

一夜之间,为鲲鳞诚心祈祷的鲸族族人变得多了起来,无论哪个种族,民众总是善良的,而这样同情鲲鳞、认为鲲鳞是王者正道的声音一旦占据了高地,那与之对立的三大统领长老逼宫等事,瞬间就成了邪恶的象征。

这样的声音一开始时得到了大量的支持,但很快,另一个声音就随之出现了。

这不过只是鲸牙长老和鲲鳞自导自演的一场苦肉戏码而已,鲲鳞压根儿就没进入鲲冢,或许此时正躲在王宫中的某一处,利用那种舍身的人设来收获民众的好感,同时也是为了避开王战,因为胆怯而弱小的鲲王压根儿就没有迎接挑战的实力和胆量,等拖过王战的时间之后,再突然复出,宣称已经进过了鲲冢、为鲲族付出了一切,还打破了鲲族不能挑战鲲冢的神话,以此来作为他重新登上王位的基础……

不得不说这个分析的切入点相当巧妙,而且对比鲲鳞此前在所有人心中的印象,这样懦弱的鲲王人设也更符合族人心中的形象,再加上无论王城还是族人,眼下终归还是处于三位统领长老的掌控之下,于是‘鲲王卖人设’的说法开始很快占据了舆论主流,将鲲族最后一点点反扑的资本给重新压制了回去,而且这一压,几乎就已经是万劫不复……

密室中此时聚集着七八人,即便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仍旧还是有对鲲王族不离不弃的人存在着。

鲸牙大长老、三位守护者、阿兰朵禁卫长、乌族族长乌衡、鲸风丞相……这是鲲鳞王族的核心支持者,一直都是,大家的脸色看起来并不如外界所想象的那般绝望或焦虑,反倒是有着一种坦然。

鲲鳞闯鲲冢,勇则勇也,但其实所有人心里也都明白,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人能从鲲冢中活着出来,鲲鳞的‘勇敢’其实已经意味着鲲族的终结。

但那就要放弃吗?理智告诉他们应该放弃,可对鲲族的忠诚却让他们无法做出那样的事儿来。

在三大统领长老和那些叛族彻底占据王位之前,只要他们还没放弃,那鲲族的正统就还在,出现奇迹的希望也就还在!尽管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奇迹’其实不可能出现,但……这本就已经不是输赢胜负的事儿了,而是一种灵魂的信念。

“各方使臣如今宣誓效忠的有三十七族,共计六千死士。”禁卫长阿兰朵正在汇报:“但这些使臣的效忠真假参半,不能全信,我已将之布置于城中各暗处,这些人未必能成为抵抗时的主力,但若有心,必可在城中给予敌人足够的扰乱,为我们争取时间,如果算上城外鲸卫军,或许可以争取到更多的时间,但……不能报以太大希望。”

王城的地图挂在墙上,禁卫长已经将那些暗处的布置,用小红点在图中标示了出来,而一个硕大的红圈则是将整个王宫圈起。

“王宫是我等最后的死守之地,目前兵力组成有一千禁卫和五百乌族死士,王宫本不大,当年修建时亦曾布置过诸多防御法阵,若是三大统领族群和鲨族当真攻击王宫……”阿兰朵转头看向鲸牙长老:“我可以抵挡三个小时,一定坚守到宫焚尽散之时!”

焚宫……这就是鲸牙的决定,众人早已知晓,也明白鲸牙做这个决定的原因。

今日的鲲王战,他们必然要为鲲鳞拖延到最后一分、最后一秒,而若是那时鲲鳞仍旧没有出现,那就是他们守护鲲族最后尊严的时刻了。

鲲族的骄傲不容任何一丝的玷污,鲲族的王宫也绝不能容忍任何异族染指。

一个伟大的族群是诞生于史诗般篇章中的,那也就必须以史诗般的篇章来作为结尾!

而在这个结尾中,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坚守王宫的禁卫军和乌族死士,他们都是这个伟大族群的殉葬品,而焚烧鲲王宫的那把大火,则是鲲族落幕时谢幕的烟火!

“今天将要面对的命运,大家都心知肚明,能站在这里的,也都是知根知底的老朋友,现在是你们做出抉择的时候了。”鲸牙大长老缓缓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这是鲲鳞陛下在进入鲲冢前交给小七带出来的。”

他缓缓打开了盒子,一股淡淡的威能立刻从那盒子中弥漫了出来,正是鲲鳞交给乌七的镇海神印。

“想活命的,拿上此物离开,只要今日不参与王宫之战,或许可以幸免,即便最后被新王清算,献上此宝也可留下生机。”鲸牙淡淡的说道:“我知道诸位都是心有信念之人,但你们也都是各自族群的领袖,也该为你们的族群负责,无论如何选择,鲸牙都诚心祝愿!”

场中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本该是一个悲壮的时刻,可大家却全都笑了起来。

“我不怕死,乌族族群更不怕。”乌衡笑着说道:“五百死士已立下死志,我若退出,那才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

“老臣一月前就已与家族断尽了关系,无所谓牵连。”鲸风看起来年纪已经很大了,他是白须族的,算起来还是白须长老费尔南诺的叔辈,他笑着说道:“如今算是孑然一身、了无牵挂,若能亲眼见证这繁华的落幕,在史书上留下一笔,也算是心之所愿。”

禁卫长阿兰朵则是直接跪了下去:“阿兰朵三子皆在禁卫军中,家中妇人也都各赐匕首以保名节,守城之志,唯死而已!”

鲸牙大长老最后转头看向三位守护者。

三大守护者微微一笑,在他们身上有淡淡的龙级威压散发。

上次去龙渊之海寻找鲲鳞,虽然人没有找到,但三人都经历了战火,如今对龙级实力的掌控早已纯熟,散发的淡淡龙级威能尽显强大,却并不让旁边的其他人感觉难受和压迫。

“我们大概会是鲲族历史上守护时间最短的守护者了”三人同时笑着说道:“……我三人愿死战,与王族、与大长老共存亡!”

鲸牙大长老的脸上缓缓浮现出笑容。

坦白说,刚才让大家选择是否退出时,鲸牙是真心希望他们选择退却的。

鲲王宫的镇守注定是一个没有结果的绝唱,而在场的都是他的生死之交,在他拿出镇海神印时,内心真的希望这些好友能选择保命,鲲王宫有他陪葬就行了,但没必要所有人都必须死在一起,特别是当这些人都家大业大的时候,那些虽然没在眼前,但却叫着自己叔叔伯伯的后辈们历历在目,鲸牙是真心希望他们能活一个算一个。

可是当那一刻来临,这帮人的脸上并没有任何迟疑,甚至都没有任何的不甘,反而是带着一种坦然的笑意……

作为鲲王一族的大管家,没能守卫住鲲王一脉,这是鲸牙最大的遗憾,但在临死前,身边还有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愿意陪他共赴最后的征程,这或许也是人生最大的幸运。

已经到这份儿上,再去劝退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鲸牙点了点头,将镇海神印收起,拉开了密室的大门。

“鲲王战!霸王必夺冠!”

“千幻剑!千幻剑!”

“煦京必胜!煦京必胜!”

砰砰砰砰!

即便此间还是在鲸牙的庭院中,但当密室们打开,外面大街上那各种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远处空中那云顶弈场上的礼炮声,还是猛然间铺天盖地般席卷过来,声声震耳!

这是三大统领族群里想要来争鲲王位的那些少年名字,往常的鲸牙是最烦听到的,一听就火冒三丈,可此时此刻,鲸牙的表情竟然异常平静。

“一群小丑。”阿兰朵轻蔑的说。

鲸牙则是哈哈一笑,脸上涌起一起豪情。

“能认识大家是我鲸牙这辈子最开心的事儿,或许一会儿没时间再和大家说告别的话了。”他将手掌伸到了几个老友中间,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也有些低沉,但眸子闪闪发亮,带着一种宛若史诗般的壮志豪情:“为了鲲王的荣耀!”

鲸风、乌衡、阿兰朵和三大守护者,一只只手搭了上来,几个老家伙低沉的声音同时响起道:“唯死而已!”

…………

宽阔的大殿,直到走出来时,老王和鲲鳞才看到了这大殿那略带有一丝悲壮的名字——鲲殇殿。

鲲冢、鲲殇,这还真是鲲族的埋骨之地。

王峰看了看身边的鲲鳞,却发现少年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悲戚之色或是别的什么共情,而是始终保持着从幻境里出来时那种淡淡的平静。

两人的眼前再次出现了白雾弥漫的通道,汲取了上一个幻境的教训,两人全神贯注,魂力也时刻保持运转着,心中一念清明,哪怕就是有幻境再度来袭,也休想再那么容易将两人分开来各个击破了。

可这里的考验显然和两人预计的有些出入,仅仅只是在白雾中走了大约一两分钟,四周的白雾开始缓缓消散,眼前逐渐开阔,而此时落入老王眼中的,竟是一片奇异的景象。

只见那是一条宛若银河一般瑰美而壮丽的巨大天河,宽百里、高则不知多少,仿佛是从万丈星辰中灌溉下来,纵贯九天!

而在这巨大天河的下方,连接着的豁然是一片笼罩在水天一色中的汪洋大海,这里的海水格外的蓝,四周的天空也格外的清澈,整片海域无边无际,无风无浪,唯有那天河灌溉的巨大声音充斥回荡在此间,强如王峰和鲲鳞,运转魂力护体,都仍旧是感觉耳膜被那巨大的瀑布冲击声给震得隐隐刺疼,倘若是普通人站在这里,恐怕瞬间就要被震聋了。

如此巨大的天河、如此广阔的海面,如果是在九天大陆上,那必然不会被人无视,可老王却居然没听说过这样的地方,显然也并不属于如今已知的上三海和下五海。

“这不是幻境。”王峰的虫神感知未必能精准的看破一切虚妄,但至少,是真是假那绝对能分辨个大概。

此间给他的感受是无比的真实,连接着现实的世界,他甚至感觉只要朝着与这天河相反的方向而去,那就一定能走到鲲天之海的海域中去。

“也不属于上三海和下五海。”王峰赞叹道:“天之涯、海之角,九天大陆拥有很多神奇的地方,没想到我们居然碰上了一处。”

“或许这里并不能算是未知之地……传说中的鲲祖踏着星辰天河而来,我还以为那只是书中的描述,没想到竟然真的有这样一个地方存在,眼前此景,与书中描述何其相似?”鲲鳞也被眼前那巨大无边的天河所震撼了,双眸中有精光闪耀:“这或许才是鲲族真正的发源祖地!”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