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历史·穿越 > 公主又虐穿越君啦 > 西都风雨急 第二章:龙御白马

公主又虐穿越君啦 西都风雨急 第二章:龙御白马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公主又虐穿越君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长公主李锦第一天回长安便遇刺了,如何不让皇帝震怒?也没心思在御书房内看大臣们写的啰哩啰嗦些个无关紧要的奏折,李智武把奏折扔在一边,带着内廷总管费异出了宫门,直奔白马寺而来。

“什么人这么大胆,可查出来了?”

“回陛下,听说是个书生,是白马寺戒嗔大师救下的,按理说这人已经昏迷了好几日,不知为何会出现在三世佛大殿之中。”

皇帝李智武停下脚步看了看费异,“你是在为这贼人开脱?”

费异身子一抖,回道:“老奴不敢!”

“哼!伤了朕的宝贝女儿,朕非剐了他不可!”

“人跑不了,陛下还是先去看看长公主的好,听说长公主是受了惊吓,陛下过去,长公主也能安稳些。”

“走,去看看锦儿。”

“恭迎陛下!”

“恭迎陛下!”

法明带着一干僧众跪倒在地行礼,李智武只是扫了一眼法明,随即冷哼一声,便推门走了进去。

费异转身守在门口,看了看法明和尚,说道:“太平长公主在白马寺遇刺,陛下震怒,尔等僧人便跪在这好好反省吧,兴许陛下仁慈,会放你们一马也说不定。”

“圣天子仁德,老衲代一寺八百余僧众感念天子圣恩。”

“行了,法明,你说你接待长公主怎么也不用心,让人钻了空子,这下可好,你千万祈祷长公主平安无事,否则,哼哼。”

“费公公说的是。”

厢房外如何暂且不提,李智武进得门来,见地上跪着的司倩茹和桂嬷嬷,脸色难看的要死,哼了一声,说道:“起来吧,跟朕说说锦儿是怎么回事?”

司倩茹转了个方向跪着,对着皇帝李智武,说道:“回陛下,方才太医过来诊治过,说是无碍,他开了些安神汤给公主,公主已经服下,此时正睡得香甜。”

“几时可醒?”

“太医说最迟日落十分便可醒来。”

李智武挥了挥手,坐在床榻边上,就这样一直看着床上躺着的李锦,轻声说道:“小锦儿,朕来了,不要怕,朕就在这,什么魑魅魍魉,牛鬼蛇神,朕都帮你挡住,谁敢欺负朕的女儿,朕便用这天子剑砍了他!”

司倩茹转头给桂嬷嬷一个眼神,桂嬷嬷会意,二人偷偷起身,慢慢向门外退去。

屋子里只剩下李智武陪着李锦,父女俩一个轻轻的诉说,一个静静的听着。

“三年了,锦儿你都走了三年了,即便是父皇对不起你,可你也太绝情了些,回了长安一不到宫中看朕,二不回公主府,却跑来这和尚庙,让朕如何说你才好。唉,不说了不说了,朕知道,这些你不爱听,朕身为皇帝,已经低下身子给你道歉了,你到底要如何才肯原谅朕呢。”

李智武仿佛自言自语一般,也不管李锦能不能听到,将这三年的委屈,心酸一股脑的全都倒了出来,他不敢在李锦醒的时候说,他要维持皇帝的威严,严父的稳重,这番心事,又该向谁说去?

看看天色将晚,李智武坐在院子里的小石桌前品茶,突然一道人影飞身落在他的身旁,身后的费异只是抬了抬眼皮,便不动声色的继续装木头人。

“查的怎么样了?”李智武放下茶杯问道。

“大殿内没有任何可以藏身的地方,里里外外也没发现有任何凶器,佛前供桌被打翻过,像是无意识碰到的,只是……”

“只是什么?直说。”

“陛下,只是这佛主的一对儿眼睛不见了,臣下仔细查验过佛主的这对儿眼睛,那里应该是镶嵌着什么东西,并不是和金身一体的。”

“能确定吗?”

“能。”

“费异,把法明大师请来。”

“是,陛下。”

费异转身去了,李智武看着这人,问道:“还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没了。”

“混账!不是说还抓到一个刺客吗?怎么,这人就没有疑点?”

“陛下,太医诊治过,这人,这刺客胸口处有一处洞穿伤,不知道是什么凶器伤的,人伤的极重,不可能醒过来对公主不利的。”

“那他为何出现在公主拜佛的大殿中?不是有人刻意这般做的吧?目的是什么,你要一一查证,这点儿事都做不好,还要朕教你怎么查案?”

“陛下,臣下以为,此事该到此为止的好。”

“嗯?什么意思?”

“陛下,此事不仅牵扯到白马寺,甚至将长公主也牵涉其中,白马寺是护国寺,公主又是陛下的掌上明珠,二者都存在着举足轻重的份量,若这般兴师动众的去查,即便有什么线索,也会被有心人抹去。”

“你的意思是不查了?”

“查是一定要查的。”

“直说,怎么办?”

“暗查!”

李智武想了半晌,说道:“那个刺客怎么办?”

“不如问过长公主的意思再做处置。”

李智武点了点头,“去吧,这事儿交给你办。”

“是,臣下告退。”

费异带着法明过来时,那黑衣男子已经离开了。

法明过来行礼时,李智武将人扶住,说道:“大师不必多礼,先前朕心忧锦儿的伤势,多有怠慢,大师莫要见责才是。”

“陛下是圣天子,怎么会有过失?都是老衲失察,才惹了这样的祸事,陛下不怪罪我等,已是仁慈,何谈见责?此羞煞老衲了。”

“大师与我虽非君臣,却也是半师半友,来来,我二人就不必在此客套,朕这里有个疑惑处,急等大师解惑。”

李智武扶住法明大师,二人坐在石桌前,费异给他们各自添了新茶,侍立在一旁。

李智武开口问道:“大师,方才侍卫来报,说这三世佛的大殿内,佛主的眼睛不翼而飞了,这是什么情况?是被人挖了去,还是年久失修,落在什么地方了?”

法明手中的佛珠一顿,回道:“陛下,老衲不敢诓骗陛下,那佛主的眼中有一对儿玉龙双珠,本是过去佛与未来佛的舍利所化,佛主金身虽然修缮过几次,只这一对儿玉龙双珠从建寺开始,便一直在佛主的眼中,今日老衲因公主遇刺一事不曾留心,若果真不见了,却也是好事一桩。”

“何解?”

“这一对儿玉龙双珠受佛主的恩遇颇有灵性,非其主不可得,即便旁人得了去,也免不了招惹灾祸。”

“大师这么一说,岂不是说这玉珠是因为它的主人出现了,自行跑了?”

“虽然说出来荒缪,但确实如此。”

“多谢大师解惑。”

法明大师一走,李智武便发作起来,他狠狠的拍着桌子,道:“这秃驴欺君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什么玉龙双珠,宝贝一样的东西,还认主跑了?当真荒缪!”

“陛下既然不信法明的说辞,为何又放任他离开?”

“还不是供奉手底下的干儿子,劝朕不要打草惊蛇,他们好暗中调查锦儿遇刺的事。”

“好一个暗查,查了没有,怎么查,都有一套说辞,陛下若回头问起来,他们也有答对的。”

“嗯?”李智武听了费异的话心中一动,随即按下心中的想法,说道:“不是说日落时分,朕的锦儿就会醒来吗?怎么这么许久了,也没个动静?跟朕去瞧瞧。”

太医果然医术高明,说是日落时分,便丝毫不差,李智武进厢房后,长公主李锦正张着小嘴,想必是已经醒了过来。

“不要动,朕给你喂水。”

“父皇?”

“是朕。”

“这里是皇宫吗?”

“还在白马寺,别担心,朕会保护你的。”

“佛像!父皇,快带我去那个三世佛大殿!”

李智武看着李锦一阵手忙脚乱的踢腾着被子,赶紧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撩起来,放在一边,问道:“锦儿,这么急着过去做什么?”

李锦急了,说道:“女儿之所以昏迷,是因为我在一瞬间看到了些许光亮,那座大殿一定有什么神奇的地方,父皇,快带我去。”

李智武眼前一亮,能看到光亮?这可是好事啊!自从五年前先皇后去世后,李锦便彻底看不见东西了,原本只是看不清,隐约还能看见人影晃动的,那一次,她哭了整整半月,长安也跟着下了半月的大雨,仿佛是她的泪水汇聚成雨水,降临在长安一般,这一次,长安的百姓们彻底知道了长公主的哀伤,也是那个时候,李锦彻底哭瞎了。

第二年,李锦才正式的被册封为太平长公主,之前十几年一直被人叫长公主,可这样的叫法并不合礼法,皇帝的妹妹,或者皇后的嫡出公主才有资格被封为皇长公主,李锦是杨妃所出,却因为李智武的喜爱被叫做长公主,并没有真正册封,只因为大臣们都反对,即便如此,她也是第一个刚出生就受封太平公主封号的公主,可见受宠的程度。

皇后薨逝一年后,大臣们公推贤良淑德的杨妃为后,李智武顺从了大臣们的提议,将杨妃扶正,李锦顺理成章的册封了长公主,大臣们再说不出不合礼法的说辞来。

如今听闻李锦看到了一丝光亮,哪能不让人激动?李智武赶紧将李锦抱下床,对着费异说道:“去,着人守着去,朕和锦儿随后便到。”

“是。”

“还是叫桂嬷嬷进来吧,被女儿这样搀着很累人的。”

“朕好久没有扶过你了,让朕陪着你去,能满足父皇的这个要求吗?”

“父皇始终是女儿的父皇,女儿即便是怨您,恨您,也割舍不掉这份父女情分。”

“锦儿能这么想,朕心实慰,走,朕陪你去看看。”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