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历史·穿越 > 侯府后院是非多 > 第93章 探亲

侯府后院是非多 第93章 探亲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侯府后院是非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侯府内的明争暗斗,颜苏并不在意,也不想知道,躺在庄子里,颜苏不由得再次想起,自己买下来的店铺。

应该找个机会,先将钱给了,然后把文书拿回来,不管怎么说,文书拿到手,心里才是真正的踏实。

如此想着,颜苏不由得坐直了身体,琢磨着该如何回京城付钱拿文书的事儿,除了文书之外,还有别的东西,之前她在铁匠铺打的简易缝纫机,如今也该取了。

沈枭一进院子,便看到颜苏在发呆,他挑了挑眉,走到了颜苏的身边,然后坐了下来。

“想什么呢?”看向颜苏,沈枭开口询问道,颜苏正在想事情,忽然听到声音,不由得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瞪着沈枭,颜苏的脸上带着惊恐,瞧见她如此的模样,沈枭知道,是自己吓到了她。

“吓到你了?是我不好,你还好吗?”伸出手来,沈枭在颜苏的后背轻轻的抚着,“不怕了,不怕了。”

沈枭如此,让颜苏不免有些不好意思,她哪里想得到,沈枭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

红着脸,颜苏伸手推开了沈枭,“我没事了,你找我有事吗?”

“没什么,就是看你在发呆,所以想问问你,在想什么?”见颜苏有些不好意思,沈枭也就收回了手,他看着她,笑着开口询问道。

“没想什么,就是发呆而已,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从庄子到京城,需要一段时间,颜苏是知道的,然而,想要取回文书,是一定要回京城,才能够办到的。

“你前几天不是还说,想要在庄子里多住一段时间吗?怎么现在又着急回去了?”

沈枭自然知道,颜苏在着急什么,但是眼下,并不适合回去。

“倒是不着急,就是问一问。”有些心虚的开口,颜苏几乎忘记了,是自己提出来,要在庄子里多住一段时间的。

“在住一段时间吧,等你身上的毒都解了,咱们再回去。”侯府里并不清净,原本就有对颜苏不怀好意的,毒还没清,就回去的话,万一再有下毒的人,那就不好办了。

“恩,也好。”说起自己身上的毒,颜苏点了点头,心里面对于沈枭的话,非常的赞同。

原本她还想着回京城先把文书取了,如今她已经完全改变了主意,还是等解毒之后,再说别的吧。

命都保不住,要啥都是没用的。

…………

“说起来,女儿很久没有回来了。”颜府之中,颜柯氏坐在房间内,想到女儿许久没回来,不由得有些担忧。

“瞧着侯爷是个好的,你就别担心的,再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哪有那么容易回来啊?”

听妻子说完,颜哲开口安慰着妻子,虽然他也挺想女儿的,可也知道,不是那么容易见的。

“我倒是知道这些,可心里还是忍不住会想,之前的时候,隔上几天,女儿还是能回来看看的。”

虽然有丈夫安慰着,可颜柯氏还是放心不下,她有心想去侯府看看,可想到之前去的时候,被下人拦回来过,便有些纠结起来。

“若是真的担心,不如找个时间,咱们去侯府看看,不就放心了吗?”似乎是知道了妻子的想法,颜哲伸出手来,揽住自己的妻子,笑着开口说道。

“我倒是想,只是之前的时候,咱们总是被打发回来,所以我担心,这一次也是这样。”

靠在丈夫的肩头,颜柯氏犹豫了一下,这才再度开口。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走吧,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去吧。”

站起身来,颜哲冲着颜柯氏伸出了手,颜柯氏抬起头来,看着丈夫伸过来的手,犹豫片刻,便将手交到了他的手中。

换了身衣服,又跟颜忠吩咐了一声,夫妻俩坐着马车,向着侯府而去。

马车之上,颜柯氏还是有些忐忑的,颜哲伸出手来,握住自己的手,无声的传递着自己的安慰。

马车一路走着,终于到了侯府门前,颜哲对着车夫吩咐了几句,自然有人上前,去敲侯府的大门。

“谁啊!”很快,大门打开,一个脸上带着不耐的年轻男子,看着站在门口的下人,语气十分不好,“你谁啊,不知道这是哪里吗?谁家的大门都敢乱敲?”

沈枭不在,肖语嫣几乎不管事,侯府中有些混乱,也是正常。

“请问,侯夫人在家吗?”对于年轻男子如此的没有礼貌,负责敲门的下人依旧语气温和的开口,询问着开门的年轻男子。

“侯夫人?谁啊?府中没有侯夫人。”打了个哈欠,年轻男子越发的不高兴,自己睡得正好,眼看着梦里面就要亲到美人了,偏偏就被吵醒了。

“这里不是侯爷沈枭的府邸吗?既如此,怎么会没有侯夫人呢?”虽然下人的耐心不错,可对于开门人如此的态度,他也是有些生气的。

只不过,自家主子就在马车里,所以就算生气,他也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

“你是谁啊!侯爷的名字也是你能直呼的吗?侯夫人?你说的侯夫人是谁啊?”

十分蛮横的喊完之后,年轻男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你说的侯夫人,是新夫人吗?”

在侯府之中,颜苏确实还算得上是新夫人,下人们一般也都称呼她为新夫人,所以忽然一听到侯夫人,他才没有反应过来。

“对,就是侯府的新夫人,请问,她在家吗?”见年轻男子的态度似乎有些变化,下人赶紧再度开口,询问着他。

“在什么家啊?人都死了,快别找了,赶紧走吧。”话说完,年轻男子便想要关门。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伸手拦住年轻男子,下人看向他,确认着他刚才说的话。

此时,颜哲跟颜柯氏都在马车之中,年轻男子跟下人说的话,他们都是听得到的。

颜哲已经下了马车,他给了妻子一个安抚的眼神,这才向着侯府的大门走去。

“小哥,你刚才说,侯府的新夫人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颜哲是个明白事儿的人,他掏出了一小块碎银子,递到了年轻男子的手中。

瞧见碎银子,年轻男子的态度顿时变了一些,他伸手将银子接过,又向着四周看了看,这才有些神秘的开口。

“恩,我们侯府的新夫人死了,好像是前几天就死了,现在荆园之中,已经没有人住了。”

侯府中的事儿,沈枭已经下令不许传出去的,然而,还是拦不住下人们的的八卦心。

之前肖语嫣命人打开荆园,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完全昭示了自己的主权,也顺便宣布了侯府新夫人的逝去,所以,侯府中的下人们,大部分都以为,颜苏是真的死了。

“为什么会死?不是跟侯爷感情很好嘛?”想到女儿跟沈枭回家时候的样子,颜哲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再度开口询问道。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大事,颜哲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

若是女儿真的死了,不管是因为什么,沈枭都是要找人告诉他们的,可现在,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所谓的死了,还是从下人的口中听到的。

“这……”对于颜哲的问话,年轻男子有些犹豫,见他如此,沈枭又拿出了一块银子,递给了年轻男子。

这一块,可比刚才的大了许多。

瞧见银子,年轻男子想了想,接过之后,这才一脸神秘的开口。

“之前的时候,侯爷确实跟新夫人的感情挺好,可谁知道,新夫人竟然背叛了我们侯爷,还怀上了别人的孩子。”

将前几天的事情,绘声绘色的跟颜哲讲了一遍,年轻男子的模样,就好像一切都是他亲眼所见一般。

“你说说,我们侯爷有什么不好?新夫人怎么就瞎了眼,竟然跟外面的人通奸?”

“我们侯爷才回来没多久,新夫人就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这不是明摆着不是我们侯爷的吗?我们侯爷大怒,给新夫人灌下了一大碗的红花,结果人就死了。”

将自己听来的那些,讲给了颜哲听,讲完之后,年轻男子还一脸紧张的开口,“我跟你说,这事儿我就告诉你了啊,你可千万别说出去,不然我就惨了。”

“放心吧,不会说出去得问。”强作镇定,颜哲回了一句,他转头看了一眼马车,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走回去。

“对了,新夫人的尸体呢?”既然说人死了,那总该有尸体在,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女儿,颜哲琢磨着,沈枭应该不至于直接将尸体扔掉。

再者,颜哲的心里,对于这件事情也有怀疑。

就算女儿真的跟谁通奸,做下了错事,可她毕竟是皇上赐婚的人,沈枭就算在愤怒,也会跟颜府说一声,就这样一声不吭的处置,实在是让人无法相信。

“尸体?说来奇怪,谁也不知道尸体哪去了,今天早上,是夫人命人打开的荆园,说是夫人,就是侯爷的姨娘,所以,没有人知道,尸体到底哪里去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