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败给喜欢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10.10

分享到:
关闭

见状,书念本想立刻接起来。但余光一扫,注意到贺祐还在旁边。她还是礼貌性地跟他说了一声:“我先接个电话。”

贺祐耸了耸肩,示意她随意。

李庆找她的理由无非就两个。

要么是想给她个角色,让她过去试个音;要么是之前录的内容,在审查的时候或是因为其他原因,出了问题,要进行补录。

可能这个电话接完,今天她给自己放的这个假就到这了。

书念接起电话,乖乖问了声好:“李导演。”

李庆的声音浑厚响亮:“诶,书念。明天有空没有?”

“有的。”

李庆也不磨蹭,直接说明来意:“是这样,我最近手里有部戏。有个角色,是戏里的女二号。制片方那边想要新人配音演员,我觉得你挺合适,你过来试个音吧。”

书念以为自己听错了,愣愣地问了一遍:“女二吗?”

“对,明天中午十二点过来就成,就城区北这的录音棚。”

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书念一时反应不过来。她停在原地,还是经过贺祐的提醒,才回过神,像被抽了魂般地继续往下走。

书念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从大学的时候开始接触这个行业。

那时候因为每天都有课,她只能抽空闲时间去录音棚,配的角色部都是群杂。到后来,她的经验多了一些,老师才开始给她分一些有名字的,有连戏的角色。

但也仅此而已。

李庆这么轻描淡写说出来的话,是她这些年来,所得到的最好的一次机会。

一时间。

书念觉得天下的好事情,好像都在这一刻,部落到自己的头上。

尽管再三压抑情绪,书念还是忍不住在原地蹦跶了两下。

“好、好的,谢谢导演。”

“对了,制片方那边有个要求。”李庆随口提起,“里面的主题曲,在电影里是女二唱的,他们就打算让女二号的配音来唱。所以除了试音,明天你还得唱一小段歌。”

听到这话,书念原本满腔的热火像是被人从头顶浇下了一桶水。

瞬间熄灭。

贺祐就站在一旁看她。

原本高兴地又蹦又跳,在一瞬间,神情石化,然后瓦解,变成了一个蔫巴巴的茄子。像是变魔术一样。

书念的表情像是要哭了,语气也闷了下来。

“……可我,我五音不。”

“啊?”李庆疑惑,“是唱得不好还是什么?还是你直接就找不到调?”

书念不想撒谎,但又不想错失这个机会。她垂下头,在内心挣扎了十几秒,模样特别羞愧,含糊不清地说:“就唱得不太好听。”

“那明天你先过来试试吧。”李庆说,“明天负责那首主题曲的音乐制作人也会过来,到时候再看。”

“……”书念硬着头皮应下,“好。”

书念的心情复杂。

她不是没想过,入圈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或许她有幸能得到一个主角的试音机会。她曾很确定,得到试音消息的那天晚上,她一定会高兴得睡不着觉。

可如今有了这样的机会,书念竟然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不开心。

等她挂了电话,贺祐看着她:“你五音不啊?”

书念一直因为这个毛病有些自卑,此时完不想承认,但贺祐又像是一直在等她回答。她只能蒙混过关般地说:“有一点吧。”

“你这表情哪像是一点啊。”贺祐毫不客气地嘲笑她,“唱首来听听?让我来看看有多不,说不定我还能给你指点一下。”

书念垂着眼,低声拒绝:“不要。”

“不就唱个歌吗?”贺祐不懂她为什么能因为这个这么忧愁,嗤了一声,“我给你唱一个。”

书念心事重重,并没有注意他的话。

贺祐也不在意她是不是在听,清了清嗓子。他的声线不知是天生还是后天的烟嗓,低沉沙哑,给人一种厚重的安定感。

他轻轻哼唱。

“不是不想忘掉/只是难以自控”

恰好是书念最近在听的,阿鹤的《难以自控》。

书念立刻扭头,神情古怪,莫名有种喜欢的歌手被人诋毁了的感觉。她甚至有种贺祐是故意唱成这样的误解,皱着眉道:“你跑调了。”

贺祐自信的很:“跑调个屁,就是这样唱的。”

“才不是,是这样唱的。”书念瞬间忘了自己五音不的事实,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证明给他看,谢如鹤的歌才没那么难听。

她认认真真地唱了一遍:“不是不想忘掉/只是难以自控”

“……”

贺祐的模样像是刚吃了屎,良久后才道:“我刚刚是这样唱的吗?”

书念一本正经:“当然不是,你跑调了。”

闻言,贺祐放松下来,像是缓了口气。

“那就好。”

“……”

书念不想跟他说话了,抿紧唇。没多久,她还是很不开心地强调了一遍,像个小孩儿一样:“反正你就是跑调了。”

贺祐轻哼:“彼此彼此。”

两人下到一楼的医院大厅。

从自动扶梯那下来,转个弯,就是门口的方向。正对着的是医院的轿厢式电梯,此时,电梯门恰好开启,从里边走出来了好几个人。

最后一个是坐着轮椅的。

没想过会再次在医院见到谢如鹤,书念停下了脚步。

旁边的贺祐也随之停了下来,提醒道:“走路啊朋友,又犯傻了?”

书念犹豫着要不要跟他打声招呼。

此刻,谢如鹤停在电梯外面。穿着个大外套,脸上没什么血色,像是活在暗夜里的吸血鬼。双眼漆黑深沉,平静地看着这边。

似乎不是在看她,而是看着她旁边的贺祐。

书念也随着他的视线,看向了贺祐。

贺祐虽然负了伤,但确实不严重,还得回警局。他也没注意到他们两个的目光,低头看了眼时间,催促着:“走不走?不走我走了啊,赶时间。”

恰在此时,不远处发出清脆的声音。

书念下意识顺着声音看去。

谢如鹤已经收回了视线,双眼低垂着。大概是没拿稳,他的手机掉了地上,地板光滑,直接滑到了离他一米远的位置。

他缓缓地挪着轮椅。

本来还在纠结之中的书念没再犹豫,小声跟贺祐说了句“你先走吧”,随后往谢如鹤的方向走。

贺祐一看,知道她是见到认识的人了,也没在意,转头离开了医院。

书念快步走过去,在他弯腰之前,帮他把手机捡了起来。

谢如鹤稍稍抬了眼,看着她递到自己面前的手,顿了好几秒后,才伸手接过,低声道:“谢谢。”

书念点点头,迟疑地问:“你一个人过来的吗?”

谢如鹤沉默片刻,嗯了一声。

书念建议道:“要不要叫你的司机来接你?”

谢如鹤说:“他晚点就过来。”

书念放下心:“那你在这里等会儿,我先走了?”

她还想着李庆跟她说的那个消息,着急着回家练歌。天分不足,就得后天努力一些。就算没什么效果,说不定上天能看到她的努力,然后勉强地——

帮她个小忙,让明天去试音的人也都是五音不。

还没等书念有动静,谢如鹤突然喊她:“书念。”

“啊?怎么了。”

“我的手不太舒服。”谢如鹤避开她的视线,“你能不能帮我推一下轮椅。”

书念愣了下,走到他背后,说:“可以啊,你要去哪?”

“附近的车站。”

“你不在这等司机过来吗?”

谢如鹤淡淡道:“他应该还要一段时间。”

意思大概是不想花时间在等待上。

虽然还是希望他等人来接,会方便一些,但他都这样说了,书念只能同意。

“好。”

出了医院。

谢如鹤突然问:“你为什么来医院。”

书念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声音低了下来,含糊不清地说:“就有点感冒。”

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

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或者是撒了谎,声音就会模模糊糊。以为让别人听不清,自己就过了关,或者就等同于没有撒谎。

谢如鹤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想说,也没再问。

过了好一会儿。

谢如鹤随意般地问:“刚刚那个是你男朋友?”

“哪个?”书念在想事情,一时还有点回不过神,“你说刚刚的那个男人吗?”

“嗯。”

“不是,是我邻居。”书念很诚实,“我没男朋友。”

谢如鹤背对着她,没再说话,但情绪明显变好。周身的郁气却好像因为这话散去了不少。

书念没注意,还在想唱歌的事情。

很快,书念想起谢如鹤现在的职业,瞬间打起精神。她觉得不能直接点破他就是“阿鹤”,感觉有点冒犯。

想了想,书念说:“对了,你以前不是唱歌挺好的吗?”

谢如鹤回头:“嗯?”

书念问:“你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

“就是,我明天有个试音,要唱歌。”书念挠了挠头,声音细细的,有些忧愁,“到时候应该是放一遍歌,然后我就得唱。”

“……”

“我觉得我可能调子都记不住。”书念看向他,闷闷道,“你能不能给我点意见,怎么能快速记住那个调子,而且还不会跑调。”

听到这话,谢如鹤想起了以前书念唱歌的模样。

气氛安静片刻。

谢如鹤舔了舔唇,只说了四个字:“把词记住。”

书念像在听课一样,听着这个专业人士说话,都想拿纸和笔出来记笔记:“把词记住就能记住调子了吗?”

谢如鹤说:“不是。”

书念眨了眨眼,追问:“那要怎么做?”

谢如鹤有点头疼,犹豫着说:“你哼一下最近听的一首歌的调子。”

书念没想太多,但也没唱他的歌,乖乖地哼着《小星星》的调子。

“……”谢如鹤说,“现在加上歌词一起唱。”

书念哦了一声,唱了起来:“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谢如鹤松了口气,表情明朗了些:“所以记住歌词就可以了。”

“啊?”

“唱了词,还能让人听出你唱的是什么歌。”

书念:“……”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