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英才 第五回 初始学艺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幻澜惊梦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 少年英才 第五回 初始学艺

分享到:
关闭

少女带玄天来至青渺峰大殿门前,令他在门外守候,而自己则踱步迈入殿中。

玄冲真人此刻正在殿内研读典籍,见少女未有打声招呼便贸然闯入殿中,不仅未现怒容,反而面露惊喜之色。

“凌儿,你怎会得空到此处来?我应已有近五年未见你面,近来过得可还舒心?”

少女向玄冲真人行一大礼,恭敬地道:

“弟子清凌拜见掌门。”

“此次前来所为何事?是否有困难需求帮助,尽管说来。”玄冲真人正色道。

名作清凌之少女脸上神色转为严肃,沉声道:“掌门可还记得四个月前拜入我门下,天资甚为聪颖的那位少年吗?”

玄冲真人微微颔首,道:“你是在讲玄天?如此优秀之弟子我怎会不记得。他自拜入窥星峰袁洪门下之后,仅仅三月时间符术造诣便与其师父相差无几,真乃是百年一遇之奇才,看来下一代菁英弟子必有其一席之位。”

玄冲真人捋须微笑,似是对这位新弟子异常满意。

“正是此人,关于他我有些事需与掌门商量一番...”

玄天在门外静候半晌,还不见少女出来,心内正焦躁不安之时,抬起头来却见少女已然伫立在其面前。

“我带你去见卓炎,从今日开始他便是你的师父。”清凌淡淡地道。

“卓炎,可是青渺峰清字辈大弟子卓炎?”玄天面露喜色,追问道。

“你与他认识?”

“便是他引荐我拜入三清门。”

二人片刻之间便来至青渺峰宏道广场,只见卓炎正在教导弟子练剑。

卓炎见到玄天与清凌二人同时出现,不觉甚为惊讶,忙上前问道:“玄天,你不是应在窥星峰修习符术吗?怎么到这里来了?师妹,你又是来此作甚?”

玄天正要开口,清凌便低声道:“他原先居住的厢房可还闲置?”

卓炎颔首,清凌便向玄天道:“我会向他解释原委,你先回房歇息去罢。”声音清淡,却隐含一股不可违逆之态势。

玄天向清凌拜谢后,便转身回房休息去了。

次日清晨玄天一觉醒转后,便来到宏道广场,只见卓炎背负长剑静静伫立于宏道广场中央,似是已然等候多时。

卓炎此刻听到玄天的脚步声,道:“关于你的事情,你师叔昨日已然和我讲过了,从今日起你便是我门下弟子。”

“我那师叔可是你口中修为极高之人?”玄天疑道。

“正是。去武器架上选把剑,我要试试你的基本功练得如何。”卓炎正色道。

在三清山每个广场的右侧都会有一个武器架,供练武时取用。玄天立即从架上挑选了一把钝剑,试试轻重与灵活程度,便摆好架势对卓炎笑道:“卓兄,我选好了,请赐教。”

卓炎奇道:“为何要用钝剑?”

玄天失笑道:“刀剑无眼,怕不小心伤到了你。”

卓炎摇了摇头,轻笑道:“小小年纪不知天高地厚,你先出招罢。”

玄天叫了一声:“那弟子便不客气了。”

说罢引剑快步向前,使出三清门入门剑法内五式“迅影剑法”中的一式“一波三折”,挥剑全力直刺卓炎胸口,气势凌厉,剑差三寸便刺到时却突然收力,力道顿时消失无踪。而剑之去势却未止,反化成上、中、下三次疾速刺击,分刺卓炎颈部、胸口、小腹。这三击虽奇快无比又不失力道,转招之间无一点拖泥带水之感,真个巧妙无比。

卓炎却不慌不忙,仅是微微一侧身便将三击尽数避过。玄天见“一波三折”未起作用,便迅速变招,持剑斜刺卓炎左肩。卓炎身子稍往后仰以避开此击,却不料这招竟是虚招,剑锋一转,直刺卓炎胸口,正是第二式“以假乱真”。玄天本以为一击得中,不料卓炎双足后滑退开一尺,轻描淡写般的化解了危机。

玄天并未放弃攻势,猛然抽身向前,待到得卓炎身侧,蓦地身子向空中纵去,手中剑呈弧月状向上撩起。卓炎依样画葫芦,仍是双足后滑,身子缓缓向后退去。玄天又怎能被同样的技巧糊弄两次,忙施展出十成轻功造诣,一闪身便出现在卓炎身后,剑作半月斩其后心,乃是第三式“水中映月”。玄天出此招时并未使力,见卓炎已无从闪躲,便撤回剑来,笑道:“承让了。”

却听得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往哪里看呢?我在你身后。”

玄天闻言向前一看,卓炎果在瞬间内便不见了踪影。玄天不屑道:“卓兄用法术隐身,未免也太无耻一些了罢。”

卓炎笑道:“什么法术,那只是因我动作甚快,你肉眼无法捕捉到罢了。你根基打得已经非常札实,无需再令你练习基础了。我现在便教你一套流水剑法,看好了。”

说罢便挥剑向玄天斜劈。玄天忙执剑格挡,却见剑势虽一气呵成,却像有无数剑刃斜刺。玄天顿感剑上似受了数百下打击,身子站立不稳,向后滑出三丈。

“此招名飞花式,可避不可挡,一击胜百击。”

卓炎说罢,持剑刺玄天右肋,玄天向左闪身,剑却又闪到刺其小腹,玄天后跃,剑刺其左腿,玄天于空中翻身,剑刺其右脚。玄天无法再避,重重摔在地上。

“此招名落叶式,可挡不可避,剑出无规律。”

玄天刚刚站稳,卓炎剑势再度袭来,玄天将全身真气集于剑身之上,全力格挡,岂料卓炎剑锋上竟生出数道波纹剧烈震动,玄天挡势当即被破,遭波纹震荡之余威击飞了出去。

“此招名涟漪式,可避不可挡,剑势如波纹。”

玄天感到自己太过仓促急躁,以致次次失利,便运起三清心法中的静心法门,平定心神,渐进无我境界。卓炎见他认真起来,不禁轻轻一笑,手上却不怠慢,引剑再度刺了过去。玄天闭上眼睛,仅用直觉辨认剑势方向。卓炎这一招竟连续从数十个方向发展攻势,若不是玄天用直觉辨察,想尽数挡下必无可能。

“此招名缤纷式,只有用心辨位方能挡下,你做到了。还剩最后一式,做好准备。”

说罢卓炎向后跃出一丈,将真气注入剑内,忽凌空挥剑十数下,尽是不规则的动作。剑气随卓炎之动作破空而出,真气激荡,从四面八方袭至,竟像网一般将玄天围住!

玄天心知此招难以抵挡,却又不想放弃,情急之下竟试图强行释放出体内真气逼退剑气。卓炎知晓玄天这种做法只会伤到他自己,于是暗运真气,控制剑气流动。不等玄天做出任何危险动作,剑气已至,立时封住了玄天周身大穴,却没有伤到其一分一毫。

“你修习功夫日浅,尚不能完全控制体内真气,你又何必如此逞强,若是方才我没有阻止你,想必你现下已然身受重伤。”

玄天低头愧道:“弟子知错了,以后定不胡来。”

卓炎这方舒了一口气,道:“刚才那招名乱舞式,难避亦难挡,剑气密若网。这五式流水剑法可都记下了?”

玄天道:“记住了七成。”

卓炎道:“皆是因为你迷于破我招数,没有专心学习。”卓炎便把流水剑法又重新演示了一遍,这次玄天用心全部记下了。卓炎叮嘱玄天要每日练十遍以上方能融会贯通,玄天谨记在心。

十日之后,玄天已将流水剑法的前四式完全掌握。刚又练过一遍,卓炎便来到他身后道:“我知你是生性勤奋,但也不要不分昼夜的练功。到林中散散步去罢,顺便采些蔬果回来。”

玄天笑道:“我道这些吃的东西从哪儿来的,原来在林中,我这就去。”

卓炎叮嘱道:“林中地势非常复杂,小心莫迷了路。”

玄天颔首道:“我定会小心的。”

玄天大踏步进入青渺峰山腰上的林中,发现里面果树成列,并有许多奇树上面的树叶与这几天膳房做的菜一模一样。玄天大喜,心道:得来全不费功夫。当即飞身上树,取出卓炎所赐的宝物“如意锦囊”,将摘下的蔬果放入锦囊里面。这宝物似寻常香袋般小,却可盛得下数吨重量的事物,而且无论放多少物事进去,其重量依旧很轻。玄天此时轻功造诣也算有一些成就了,身子甚为敏捷。不过几个时辰,玄天便已摘下了不少树叶与果子,心道:这些食物应足够青渺峰的弟子吃上一周了。

玄天知已摘够了,便从树上跃下,却发现自己由于太过兴奋,竟忘记辨认方向!玄天此刻置身林中,四下皆是果树,不觉迷失了自我,再难寻回来时之路,心中想起临走时卓炎的叮嘱不禁后悔不已。玄天叹道:“难道真要被困在这里了吗?”

熟悉的身影,若天空边际的一朵纯白无瑕之云,踏剑飘至玄天面前。不知为何,玄天每次看到她的脸庞,就会如神游太虚一般呆在那里。来者正是清凌,见到玄天那呆滞的表情,清凌不禁摇了摇头,依然是以那异常冷淡的语气道:“我带你回去。”

玄天回过神来,惊讶地问道:“师叔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清凌不发一言,便如没有听见他讲话一般。玄天又道:“方才师叔所施展的,可是那闻名的御剑之术?”

清凌终于开口,淡淡地道:“没错。你回去便向卓炎请教御剑之道,待你学成,以后便不会再迷路了。”玄天喜出望外,连忙拜谢。

清凌道:“又不是我教你,何必谢我。”

玄天回到宏道广场后,便请卓炎传他御剑法门。卓炎立即答允,将心法要诀以及修炼技巧尽数传授与他。起初玄天不懂得运用,每次皆是刚刚踏剑飞起,便失去平衡,跌了下来。经卓炎耐心指导,玄天大有进展,三个时辰过后,玄天已能御剑飞达数十丈之高。

玄天见自己进步神速,便想炫技,踏剑在空中转圈翻滚。一个不小心,剑脱离了控制,玄天身子立时向下坠去。卓炎也不管他,就让他结实地摔在了地上。玄天用真气护体,虽从数十米跌下,却并未受伤,只觉浑身骨头像散了架般酸疼。卓炎见他狼狈模样,斥道:“以后如果还敢卖弄,定叫你摔得更惨。”玄天自此再不敢做出超乎掌控领域之动作,循序渐进。

就这样玄天练至傍晚才回去休息,此时玄天可在原高度停留一个时辰而不和剑分离。从此玄天每天踏剑在广场上修练,日日不停,一刻也不松懈。

转眼三个月过去,玄天终于将御剑之术练至大成,可高可低,可快可慢,时间可维持一天之久。而那流水剑法玄天也从未丢下,此时已将五式剑招尽数掌握。

卓炎也不禁暗自赞赏玄天慧根之深,当年自己修习御剑之术时亦花了五月有余之时间,心道:如此看来,已到了师妹所言之刻。

次日卓炎将玄天唤来,向他道:“如今你已习成御剑法门,我所能传授你的功夫你便尽数习成了。接下来的功夫你便只好向你的师叔请教了,那门功夫甚为深奥,我也未曾学成。”

玄天惊道:“卓兄亦未能习成,我又怎有资格去学?还有那师叔所指是哪一位?”

卓炎笑道:“你资质实远胜于我,即便我学不成,你也未必便不能成就。而那位师叔,你却是明知故问了。”

玄天疑道:“我确实不晓,请卓兄务必告知。”

“你不是已与她相见过数次?难道如此佳人你亦不记得了?”卓炎浅笑道,语气之中尽是“讥讽”之意。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