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米煮熟饭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虎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二章 生米煮熟饭

分享到:
关闭

一时间,包厢里板凳飞舞,碗碟横飞,几秒之后又全消停了。

王长明带来的几个保镖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王长明满头是血的跪在地上,江小白一只脚踩着凳子,一只手里拿着啤酒瓶挨着王长明流血的脑袋,一脸凶相的说道:

“服不服,不服我就打到你服。我跟你说林婉柔是我江小白的女人,以后多看她一眼,我灭了你们王家。”

“刑子,有本事你弄死我?”

王长明咬牙切齿的说道,心里一万个不服,他舅舅是中海第一武馆神龙武馆的馆主,待会他就去神龙武馆找人过来。

叫这小子知道中海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谁的地盘。

“不服是吧?”

江小白冷笑一声,扬起手里的酒瓶子再想给他来一个狠的,林婉柔却在身后冷喝道:

“江小白,你够了,不想死的话,就赶快放这人走吧。”

江小白闻言,放下了手里的酒瓶,指着王长明的鼻子说道:

“给我滚,今天是给我老婆面子,以后再叫我碰到,见一次打一次。”

王长明无比怨毒的看他一眼,冷冷说道:“你给我等着”,捂着自己的脑袋离开了。

林婉柔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有些焦急的对江小白说道:

“你赶快走吧,我今晚叫人送你去机场,离开中海,以后别回来。”

江小白却是一脸不在乎:

“放心吧,林小姐,就刚才那小瘪三,我一巴掌能拍死一堆,再说呢,我还没娶你呢,怎么能走,离开你我不是死定了,你才是我江小白在这世上唯一的弱点嘛。”

林婉柔脸色一沉,冷冷说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风凉话。”

“行,既然你一心找死,我也不管你了。我告诉你你今天打的是盛世集团的二世祖王长明,他舅舅是神龙武馆的馆主,你好自为之吧。”

“钟叔,给他三千块路费。”

林婉柔说完这番话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身后的一个保镖把一个钱包扔到了桌子上,一脸惋惜的看了江小白一眼,摇摇头,唉声叹气的走了出去。

仿佛江小白已是一个死人。

江小白看着桌子上的钱包却是笑了,自语道:

“这个林婉柔脾气不好,心肠倒是不错,用来当老婆也马马虎虎吧,要是品位再提高一点就更好了。”

夜已深,江小白躺在出租屋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身体滚烫滚烫的,今天是八号,正好是自己的“恶疾”发作之时。

每个月逢八的日期他都会身如火烤,痛苦不堪,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痛苦愈发的难以忍受。

屋外的野猫不停的叫着,更是叫江小白心里烦躁。

他呼的一下坐了起来,披上衣服走了出去,看到屋外两只野猫蹲在花园边上,尾巴交缠一起,正在月光下接吻。

“不知羞耻!”

江小白生气的捡起一个石头扔了过去,两只野猫喵的一下各自跳开,冲着江小白叫了几声,刺溜一下钻到花园里消失不见了。

今夜月朗星稀,江小白抬头望着天上的月亮,自语道:

“野猫做的,我江小白应该也做的吧。反正林婉柔迟早是我老婆,我何必再忍受这种痛苦,不如今晚就去找林婉柔把这生米做成了熟饭。”

一念至此,江小白立即跑到屋子里把自己所有的物品打包,裹成一个大包袱往背上一背,雄赳赳的走出家门。

林家别墅。

林婉柔的房间里亮着一盏灯光,林婉柔刚洗过澡,身手穿着一件白色睡衣,一只脚踩在凳子上给自己涂着护腿爽,奶酪般的皮肤在月光下散发着迷人光泽。

微风轻起,偷偷掀起一丝裙角,那点香艳却是无人能够欣赏。

就在这时,咚的一声,江小白背着个大包袱从窗口跳了进来。

林婉柔吓了一跳,抬头一看,顿时惊叫起来:

“江小白?你怎么进来的?”

江小白指了指窗口,随口说道:“从那进来的,你家大门锁了,窗户开着,所以只能从窗户走了。”

“你...”

林婉柔气的脸都红脸,这种行为严格来讲就是强盗小偷,在小说里那就是采花贼,林婉柔做梦也没想到,小说里的情节会活生生发生在自己身上。

特别是这个江小白此刻正目光火热的盯着自己的胸前叫林婉柔更是脸红心跳,她一把抱住自己的胸,大吼道:

“江小白你是不是疯了,我警告你现在立即给我滚出去,要不然我现在就报警抓你。”

说着林婉柔拿出手机就打算报警,心想这家伙怎么这么色啊,遇上他真是太倒霉了!

谁知江小白一抬手,那手机不怎么就飞到他手中。

江小白笑嘻嘻的说道:

“林小姐,不要害怕,其实是这样的,因为今天跟你约会,我破产了,毕竟明月楼吃顿饭也得我三个月工资。”

“我现在没钱交房租,被房东赶出来了,无家可归。所以我想在你这暂住几天,一来解决我的困难,二来可以培养培养感情。”

“咱俩这事再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我觉得我是时候主动一点了。”

林婉柔简直要被气疯了,这都说都什么跟什么啊,她挥舞着自己的手臂愤怒大叫道:

“江小白你不要这么过分,你不要以为你师父和我爷爷有交情,我就真的不敢报警?”

“你没钱交租关我什么事?我警告你,你这是私闯民宅,侵犯公民隐私,你是要被判刑的。”

“喂,你做什么?你不要把你铺盖扑在我房间里,你身上说不定有虱子,你,你....”

眼看着江小白根本不理会自己,直接把他的铺盖铺在了自己的公主床下,林婉柔扯开嗓子喊开了:

“吴妈,吴妈!”

江小白抬手在林婉柔肩膀上拍了一下,林婉柔顿时身子麻痹,喉咙里发不出一丝声音。

“小姐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保姆吴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没事,刚才看到一只蟑螂,你赶紧去睡吧。”

江小白捏着嗓子说道,居然把林婉柔的声音学的惟妙惟肖。

林婉柔用吃人的目光瞪着江小白,没想到这个死东西不但会偷香窃玉还会学女人说话,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妖孽的色魔。

江小白却笑嘻嘻的在她脸上摸了一下,赞叹道:

“好滑。”

林婉柔委屈的眼泪打转呸的给江小白一口唾沫,江小白脑袋一偏,却躲了过去。

屋外吴妈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林婉柔心里开始慌了,眼珠咕噜噜乱转,偏偏身子动不了,一点办法都没有。

江小白嘻嘻一笑:“老婆,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说着把林婉柔拦腰抱起,一步一步的往床上走去,林婉柔狠狠的闭上了眼睛,心里一片凄凉。

想自己林婉柔貌美如花,身份尊贵,没想到今天要被一个小保安玷污了。

千万别让自己活着,要不然她一定要这个男人后悔生下来。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