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欺人太甚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虎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七章 欺人太甚

分享到:
关闭

凭借着自己的机智江小白总算是获得了一席之位,也免去了下跪之辱,和林家的人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了。

但显然林家并未完全接受他,人家一家人互相聊着天,眼角都没朝他飘一眼,而且用的是方言,他也听不大懂,饭是没吃多少,气都气饱了。

林婉柔就更不用说了,边吃饭边翻白眼,江小白只要一伸筷子,必定要挨她白眼,气的江小白恨不得把桌子掀了大家都别吃了。

好不容易捱到聚餐结束,林震北和他两老婆有说有笑的走了,也没跟江小白打招呼,江小白心里有气也就黑着脸坐那并没有起身相送。

自己的父母一走,林婉柔就狠狠的在江小白小腿上踹了一脚,粉面含霜道:

“你是死人啊,我父母走了你也不知道送送,瞧你那张脸,好像谁欠你五百万似的,你摆脸子给谁看呢。”

江小白没说话,抓起桌子上的酒瓶灌了一口。

林婉柔更气了又踢了他一脚怒道:

“你喝什么,瞧你那德行,跟你说话了你为什么不回,林家女婿守则第一篇第二条是什么你不知道啊?”

江小白瞪着眼睛说道:“不知道,你给我说说。”

林婉柔也火了,指着江小白鼻子问道:“你跟我臭来劲是不是,你今天是不是想跟我吵架?”

江小白冷笑道:“你再指我试试。”

“我指你怎么了,我还踹你呢。”

说着,林婉柔又在江小白腿上踹了一脚,江小白一下扑了过去,把林婉柔压在墙壁上,捏着她的下巴就强吻了上去。

林婉柔呜呜呜的挣扎开了,可是她哪里有江小白力气大,不一会就放弃了反抗,被江小白撬开牙冠吻了个欢实。

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和那晚一样,江小白的吻似乎有特殊魔力叫林婉柔欲罢不能,不知不觉就搂住了江小白的脖子,头脑里更是一片空白。

几秒钟之后,林婉柔缓过神来,狠狠的推开江小白,呼的一巴掌就朝他脸上扇去。

江小白脑袋一偏,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冷笑道:

“你再打我一下试试。”

林婉柔却不敢再动手了,谁知道再刺激江小白,这个二百五今晚还会做啥。

不能动手,只好动嘴,林婉柔朝地上吐口唾沫,冷笑道:

“江小白,你八辈子没见过女人是吧。我父母在时,咋没见你这么牛啊,现在跑来欺负我了。”

“你可真男人。”

“你知道你在我心里是什么吗,就是一条狗。知不知道,你在我心里就是一条狗。”

江小白面无表情:

“我就是条狗也是你老公。”

“你跑不了,这是你的命。老公亲老婆有毛病吗?嗯?”

“你…”

林婉柔气的脸色铁青,一甩手就想走。

她这自小就没学会骂人,骂人最凶也就说人是狗,碰到江小白这号滚刀肉,那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就在这时,忠叔却又推开门进来了,小声对林婉柔说道:

“小姐,按照大太太的吩咐,今晚姑爷要在林家过夜,说是不能失了礼数。”

“我这就送二位回家吧。”

林婉柔气的尖叫起来:“谁要和他过夜,要送你送他,我自己回去!”

说着林婉柔就气冲冲的走了。

“小姐,小姐。”

忠叔赶忙追了出去。

江小白龇牙一笑:“看来还是大太太对我好,我今晚这块玉可真是没白送。”

抓着桌子上的半瓶酒咕嘟嘟喝了个精光,江小白迈着八爷步晃出了酒店大门。

五千一瓶的五粮液,不喝光着实可惜。

酒店外,清风弄月,林家的车队早已走的无影无踪。

没办法,江小白只好打了个出租去林家。

今晚可是他的洞房花烛夜,岂能错过。

幸好,林家的大铁门并未关上,忠叔正站在一个台阶上等着他。

“忠叔,真是辛苦你了。”

江小白难得大方的掏出一个红包递给了忠叔,红包里是两百块钱。

在江小白看来,自己可能要在林家呆上一段时间,必须得拉拢几个小伙伴,这忠叔是管家自然是要拉拢的,所以提前准备了红包,谁知忠叔连看都没看那红包一眼,不带感情的说道:

“姑爷回来了,请跟我来吧,房间已给你准备好了。”

江小白讪讪缩回自己手,郁闷的跟在忠叔身后,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

妈卖批,给钱都不要,脑子秀逗啦。

转了几个弯,忠叔把江小白带到一个小房间门**给他一把钥匙,并且丢下一句话:

“这里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里边有被褥,你自己打扫一下。”然后便转身走开。

江小白打开门,刚一推开,一股发霉的味道就迎面扑来,打开灯之后,怒火蹭的一下就窜上了他的脑门。

这个房间不过八个平方,里边除了一张小床,就是几把用烂了的拖把,和几个烂拖鞋,墙面都潮的掉皮了,地上几只蟑螂正鬼鬼祟祟的爬来爬去,刚一拉开床上那发黄发黑的被子一只大老鼠蹭的一下跳了出来,在江小白的脚上踩了一下,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TM是给人住的?

给狗狗都不住!

洞房花烛,蟑螂当新娘,老鼠来暖床,新鲜,太TM新鲜了!

江小白愤怒的一脚把那床踩成两截,怒气冲冲的往主楼走去,今天这事必须给个说法。

欺人太甚了!

江家别墅占地两千多平,起了好几栋楼,林家的人就住在主楼,其余都是给下人住的。

江小白几步来到主楼,想要叫骂大闹一场,被冷风一吹,瞬间又清醒过来。

林家人说不定就是故意要自己闹,这样自己在林家就呆不下去了。

出上一口气,自己的“解药”可就没了。

忍,必须得忍,忍上四年,过了二十四,自己就完全解放了。

江小白垂头丧气的往回走去,躲在窗帘背后偷看的林婉柔终于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叫你今天凶,我还治不了你了。

我老娘难道会为了你一块破玉亏待自己的女儿不成,哼!

眼看这房间是住不成了,江小白在屋子里搜索了一番,终于搜出一张还没拆封的网床,估计这个房间以前是个储物室,里边乱七八糟啥都有。

江小白把网床挂在两颗大树上,好歹也算有了住处,躺在上边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一来蚊子咬的不行,二来,今天这事太气人了。

自己今天送苏小眉的那块玉,照师傅的说法最起码值两百万,是江小白以后打算做生意的本钱。

就那么白白送出去了,还没落的好,苏小眉翻脸就不认人,给自己就这待遇。

越想越觉得窝火,江小白刷的一下从床上跳下,决定今晚就去把玉偷出来,叫这苏小眉也空欢喜一场。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