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何益?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荆楚帝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一章 何益?

分享到:
关闭

长长的铜符节在手中翻转,每当转到背面时,带有铜绿的‘楚’字便若隐若现。字是契文,笔画粗砺,以致看上去像幅画:一个人困于荆条之间,衣裳褴褛、行止艰难,像极了今天的大楚。

这是楚考烈王二十五年的早春,燕朝方散,独独留下的令尹春申君黄歇不敢直视楚王熊元的面容,目光唯有落到他手中不断翻转的青铜符节上——自从合纵失败,君臣间再无从前那种信任与默契,然而今天的朝议却再一次让两人站到一起。

“大司命祭毕……若之何?”啪,符节落在了几上,楚王的声音有些沉。

“禀大王:大司命祭祀尚有十日,十日臣当有推辞之策。”春申君黄歇揖礼而答。他年近八旬、白发苍苍,不再是当年陪楚王质于秦的潇洒模样。

“寡人当立大子否?”沉吟了一下,青铜符节又转了起来。

“大王春秋正盛,立大子犹未时也。”黄歇心中透亮,年逾五旬、贵体多恙的楚王被他说成是春秋正盛。“两位王子得天之眷,生时五星连珠,古之圣也。奈何生则同时,难分长幼。立悍王子,恐失荆;立荆王子,又恐失悍……”

黄歇偷撇了楚王一眼。刚刚箴尹子莫、左徒昭黍等人劝楚王早立太子,三朝老臣宋玉也劝楚王不可内宠并后,应早定国本。骑虎难下之际,是他一个建议将立储之事推到大司命祭后。

可拖只是权宜之计。两位王子生于同时,难分长幼,又恰巧天出异相,五星连珠,以致楚国上下都说两位王子必有一位是古之圣王转世。楚王宠爱李妃,想立悍王子,子莫、昭黍请楚王立的却是聪慧懂礼的荆王子……

正寝里君臣独对,宏大楚宫蜿蜒曲折的步壛上,身为王子的熊荆蹒跚而行。他并非闲逛,而是在尽做儿子的义务——给父王请安。

‘文王之为世子,朝于王季,日三’。这是《礼》对周文王当太子的记载,说他一日三次给父王问安。熊荆不是太子,可他有一个同日同时出生的兄弟熊悍,在母妃和姐姐芈璊的督促下,他每天也得问安三次。

“父…王今日安…安否…何如?”正寝之外,比熊荆矮半个头的熊悍看了看楚王的御者蔡豹,结结巴巴的问了一句。毕竟年幼,话到一半眼睛就不知道看哪去了,身后的寺人连忙把他的头扶正,对蔡豹歉笑。

“回王子足下,大王今日安。”蔡豹对熊悍的失礼毫不在意,毕竟只是年幼的孩子。

熊悍去,熊荆至。“父王今日安否何如?”熊荆对蔡豹行了一个揖礼才出声发问。

同样的问题出自熊荆之口显然是一副大人模样,蔡豹笑。“回王子足下,大王今日安。”

“我有事请见父王,父王今日忙否?”熊荆仰着头也笑。本来问安得到蔡豹的答复就可以转身回宫的,可他今天有事要见楚王。

“请王子足下少候。”蔡豹目光落到熊荆捧着的东西上,他记得上次荆王子就进献过一辆有四个轮子的小马车,这次怕又有什么东西要进献大王了。

“何事?”蔡豹升堂入室站到了侧房门口,打发走黄歇的楚王刚换了件深衣。

“敢敬告大王:荆王子求见。”蔡豹揖礼,他感觉自己来错了,大王似乎不悦。

“他有何事?”熊元眼睛眨了眨。

“荆王子……”蔡豹语顿,“荆王子似新造了……”

“又新造了何物?”熊元神色复杂,他本欲挥手赶人,出口却变成:“寡人……准他进来。”

蔡豹惊讶的看了楚王一眼,起身退出侧房,出去召熊荆觐见。

“孩儿拜见父王。”不明所以的熊荆笑意盈盈,进来便恭恭敬敬的行礼。

“嗯。”熊元嗯了一声,儿子一身缁衣,虽是垂发,脸庞却有男儿之色。缺憾的是举止不带一丝童真,每每相对,他都有一种错觉:这不是天真可亲的孩童,这是深具城府的大人。

“父王,孩儿近日作一弩炮献于父王。此弩炮借牛筋扭曲之力,箭可射至三百步外,对阵则可射杀敌将。工匠熟悉后可造大造重,发射数十斤石弹能破坚城……”

熊元正在想眼前这个儿子为何如此老成,并没有听他所言,直到听见‘此弩…能破坚城’。如此诳言顿时让他有些愠怒:“你如何知其能破坚城,如此巧言,孰人教之?”

“我……”弩炮原理其实很简单,SC论坛3区混了多年的熊荆很快就造出了模型。他也想造实物,但这是兵器,在王宫里造弩炮一不小心就是丽兵之罪,所以现在楚王相问,他根本无言以对——总不能说罗马人就是这样干的吧。

“孩儿愿起誓。请父王准孩儿造一实物,若背其言,所不能破坚城者,有如日。”希望成失望,欲证明自己所言非虚的熊荆忍不住立誓,楚王身后的左史赶紧疾书——左史记言,熊荆是嫡王子,他郑重起誓,所言当记。

“竖子不习诗书,尽知奇技淫巧,前日犹放舟落池,国若由你,必亡焉!”熊元一边斥责一边在几案上摸索掀翻,找到熊荆上次进献的四轮马车模型后直接扔到他怀里,再指着他喝道:“何立于此,胡不去?!”

熊元的怒火让熊荆莫名,可他不但没被吓着着,反想与之争辩。等熊元把话说玩,他再次拜道:“敢问父王,孩儿可自辩否?”

“……”一顿斥责,儿子无半点仓惶之色,反而想要自辩。熊元心中愈恶,更觉他腹心深沉,说不定今日之事是受子莫、昭黍等人指使,可史官在侧,他一口气不得不压了下去,冷道:“寡人准你自辩。”

“孩儿两岁读诗,后习《铎氏微》,并非不习诗书。”熊荆先辩解第一句,然后再道:“前日放舟落池确实莽撞,后必慎之,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孩儿只能依命而行、随遇而安,不敢稍违上苍神明之意。”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千年后的北宋方出此句,其能流传后世,在这短短十二字道尽人生坎坷、命运无常。楚王身后记言的左史烛远听闻此言,惊叹中毛笔一荡,差点就写花了。这时候熊荆继续道:“奇技淫巧者,悦妇人之物也。孩儿所造,乃军国重器,两者实不同。譬如四轮马车,骈之,载输倍于两轮,达三千斤,大军粮草输运,便捷无比。弩炮亦不是悦妇人之物,轻者杀敌、重者破城,父王若不信,准孩儿一造便知。”

“子尚有言?”熊荆的言辞只打动了史官,却未打动楚王分毫,史官面前他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这个儿子,言辞是越来越正式。

“孩儿无言。”熊荆额头微微出汗。

“军中输运之车可任五十石之重,此已逾三千斤,四轮马车何益?弩炮可射三百步,然韩之溪子距来,皆射六百步之外,弩炮何益?”楚王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诘问,熊荆额头汗珠更密。“仗器而争宠,玩物而丧志,寡人失望至极,退下吧。”

浑浑噩噩间,熊荆不知怎么回到了秋华宫,午饭无半点食欲。他倒不关心楚王的‘失望至极’,他是在纠结四轮马车装不过两轮马车、弩炮比不过韩弩。说实话,弩炮性能如何他不敢打包票,他只知道原理,以前在论坛3区见人做过模型。可四轮马车装不过两轮马车,这是何道理?粟米密度并不大,占空间不小,两轮马车他见过,就那么大点地方,站几个人都挤,这么小的空间怎么能装三千斤粟米,难道是把粟米垒起来吗?

技术上很是困惑,更重要的是信心上的打击。他能傲视他人是因为多了两千年的智慧和技艺,不管来自东方还是西方,这都是人类文明的精华。楚王一席话让他心里发凉,难道说,两千多年的积攒实际上一文不值?怎么可能。四轮马车输送辎重一直持续到二战,最少缺油的德军如此;弩炮也用到投石机、火炮诞生,怎么可能会有‘何益’?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