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绣花针也能救命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魔鬼进化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二章 绣花针也能救命

分享到:
关闭

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平日里伺候他饮食起居的侍女莲儿。

方雷心中一惊,不知道这所谓的大事儿是指的什么,放下断剑,开门走了出去。

“怎么了莲儿,这么着急?”

莲儿漂亮的脸蛋煞白,眼角竟然还带着泪痕,撇着小嘴哭道:“大少爷、二少爷……他们出事儿了!”

方雷震得呆了一呆,他能看出来莲儿说的出事儿一定不是小事儿,急步走出房间向外跑去:“在哪儿,快带我去!”

从心理上来说,方云方震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根本就是两个陌生人。

但从生理上就不行了,他现在所在的这具身体,与两人是同一个父亲,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而且这半年来两人对他格外关照,尤其是老二方震,真把他当成了一母同胞的亲弟。

宽敞的主院落里,除了两个撕心裂肺的嚎啕哭声,再就是一片低沉的呜咽,夕阳落山前的最后一抹余辉洒下,落在两个血迹斑斑、已经没有了气息的青年身上,平添无尽的悲哀。

由于方家父子平日里对下人不错,两位少爷遭遇不测,不管是丫头婆子还是家丁护卫都流了不少的眼泪。

看着老爹站在后面无声悲泣,方雷站在方震尸体旁边呆立了片刻,抬头问道:“爹,这是怎么回事儿?大哥、二哥……”

这还不到半天的功夫,刚刚三人还在一起说笑,一转眼间竟然变成了两具尸体,方雷即便是穿越过来的也有点儿承受不了。

方家家主方中新哀叹一声,忍住将要落下的泪水,看了方雷一眼道:“天要亡我方家,又有什么办法。”

“为什么?”方雷怒吼道。

确实是愤怒,一方面是这个世界对他最好的一个兄弟死去,另一方面他也不想刚刚穿越过来有个安身之地就要毁灭。

方中新摇摇头没有说话,一扭头对管家老田道:“把少爷的尸体抬进去,好好清理一下,择吉日安葬。”

老田头应了一声,招来旁边的家丁就想要上前抬起来。

“等一下!”

方雷忽然一摆手,使得老田头一呆,几人下意识的停下,莫名望过来。

方雷没理会包括老爹在内的疑惑目光,也没有给他们解释的打算,迈步来到方云尸体旁边,伸手解开血衣。

方云的腹部赫然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一看就是被人一拳击穿,血液凝固成黑色,边缘还有一些类似炭化般的渣滓。

按照习武之人的说法,方云的丹田气海被人打烂,内气崩溃后再被凶手内气肆虐,经脉俱断,不死也去了九成的命,但是身上还有微弱体温,没有完冰凉。

方雷再看方震,刚打开血衣就不禁摇了摇头,暗自叹了口气。

方震伤在左胸,同样的血窟窿,脏腑被毁,身冰凉,已经彻底没救了。

合上方震的血衣,方雷又来到方云身边,伸出手掌在他的胸前摸索起来。

众人看不明白三少爷的举动,除了大夫人和二夫人以外,哭声相应的静了一静。

方雷有这番举动,是受之前练气的启发,另外就是“念奴”模拟系统了。

这套系统当初可是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才开发出来的,数以万计的各学科高级工程师参与,对人体各组织器官进行方位的模仿,考虑了各种可能遇到的演变情况,不客气的说只要有足够的数据,就算是一条鱼也可以推演到最终高智能人的形态。

当然,最后会不会跟现在的人一个样子,那得看结果。

方雷就是想,能不能借助它寻找一种救治的方法,现在需要的就是方云身体上的各项数据。

随着他掌心划过方云身体,体内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流自动溢出,在方云经脉血管中穿行,而且“念奴”系统的人形虚影上,开始蹦出一个又一个的亮点,左上角方雷的名字也被“方云”取代了。

“雷儿,你这是……”

方中新问,却被方雷摆手打断,只好静静看着。

大夫人停下了哭声,只剩下抽泣,茫然望着方雷。

二夫人虽然还在哭,但也轻了不少,不过她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确实没救了。

随着方云的衣服一件件剪开,女眷们开始退后,人形虚影上的光点越来越多,但更多的是一些只显露出来却不闪亮的灰点儿,代表此处不通。

当大周天经胳图趋于完整,左上角跳出一行字:“气血滞积程度九级,心力衰竭性休克,拖延时间过久致动脉僵化必死,救治方案针穴通络。”

方雷长出一口气,大叫道:“快去,拿绣花针来,越多越好。”

女眷们愣了一愣,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倒是方中新吼了一嗓子:“愣着干什么,快去拿啊,绣花针,都拿来!”

丫环婆子们这才反应过来,一溜儿小跑的向各个房间奔去,不大一会儿,每人都拿着几根针回来了。

方雷从莲儿手中拈过一根针,双眼前视盯着人形虚影,右手在方云的胸口探索了几下,一用力摁了进去。

啪!

周天经胳图胸口处的一个灰点被点亮。

方雷更不迟疑,右手拈针,循着周天图上的灰点一路扎了下去,当针将要用尽时,方云腹部的血洞边缘亮了一亮,露出一抹黑红的液体。

“血还在流……”

管家老田第一个发现叫了出来,众人都不禁涌过来观望。

方雷连忙叫道:“都退后,再去拿针。”

老田不等方中新吩咐,指挥几个婆子去翻家里的针,另外又派出几个家丁到外面去买,不论多少,都买来。

很快,从方云的头顶心一路向下,经胸膛直到腹部的血洞插满绣花针,最后方雷一手垫底一手攥拳,照着心房位置就是一顿狠捶。

“噗,咳、咳……”

在众人莫名震惊中,十几下之后方云陡然一阵咳嗽,终于有了呼吸。

守在后面的方中新,以及闻讯刚赶来的两个本家兄弟,都是长出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喜色。

不管怎么说,能救回一个,哪怕只有半条命,也总比两个都没了好,方震心脏被打毁,已经没有救了。

作为古人类学专家的方雷,对人体结构的了解绝对比某些大牌医院的内科专家都要强,虽然针炙他没有操作过,但有念奴帮忙,就算合着眼也能精准扎下去。

随着绣花针送到,方云被扎成了刺猬,尤其腹部的血洞周围,更是扎成了一个亮晶晶的栅栏。

至此,方雷才停手,起身来到老爹跟前:“爹,剩下的活就得靠大夫了,我做不来了。”

老爷子这会儿还处在惊愕当中,看着方雷苍白的脸庞,好不容易压下激动的心情,温言道:“这就很了不起了,你先去休息吧,大夫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方雷应了一声,推门出去带着小丫头莲儿回院,半路到底还是没忍住又拐到二哥方震停放的房间,默默站了一会儿。

二娘就在隔壁房间,还没从昏迷中醒来,下人们更是不敢发出半点儿声响,整个院落很安静,配合着灯笼发出桔黄色微光,方家笼罩在一片悲戚之中。

“三少爷,我给你铺床休息吧。”

一回房间,莲儿就要忙活,却被方雷拦下,挥手让她出去,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刚坐了一会儿,忽听莲儿在门外低声问:“少爷,你睡了吗,三老爷过来了。”

三老爷,是方中新的三弟方中安。

方雷连忙把他让进来,吩咐莲儿泡茶。

刚一坐下,方雷就问:“三叔,大哥二哥得罪什么人了,会下这种死手。”

方中安摆摆手,道:“别急,我过来就是跟你说这件事儿,先喝口茶。”

等到茶碗放下,方中安这才道:“你还记得小时候,家里大人怕你们出去疯玩儿不回家,就编了个故事说是到了晚上有妖怪,专门抓小孩儿这回事儿吗?”

方雷低头思索片刻,果然从以前的记忆碎片找到一点儿印象,默然点头。

方中安道:“这个故事啊,其实不是编的,是真事儿。”

“真事!”

方雷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心中念头急转:“我去,那不就意味着这个世界上有妖怪了?难道‘念奴’刚才查杀的不明生命体就是妖?”

方中安并没注意他的表情,续道:“是的,真事,而且整个北石城只针对姓方的人家。”

方雷又是一愣,道:“这又是为什么?”

“不知道。”

方中安摇摇头,道:“从很久以前的老祖宗时代开始,这件怪事就一直发生,每年方姓年轻子弟中都要有那么几人遭遇不测,但只要年龄过了十八岁就再也不会发生了。”

“十八岁以内的方家子弟。”方雷道。

“不错。有人说这是天降惩罚,是我方姓一族的厄难,但却说不清楚具体的原因,只能想尽办法避免。但命中该劫的子弟,依旧逃脱不过。”

“老二走了,听大夫说老大恐怕以后就是个废人,能恢复成普通人都算是上天保佑了。如今你爹这边就剩下你一个,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告诉你吧。最要命的是,你今年才十六岁,还没有过十八岁这道坎。”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