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幽竹长老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魔鬼进化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八章 幽竹长老

分享到:
关闭

方府会客厅外,一侧是以把头赵爷为首的方府护院,将近二十人,对峙着另一侧十余个彪形大汉。

不过只看两边的气势,方府家丁明显就弱了一截。

方雷从外面走进,搭眼一扫,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来人中还有昨天见过的几个,此时看到方雷顿时神色变化,嚣张气焰开始减弱。

自从不明来源气推演到十二级,方雷明显发觉到身上起的巨大变化,有种波澜不惊感觉,似乎体内的血液流速都比以前慢了很多,心绪不大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

从中间走过,经过那几人时,举手投足间释放出来的气势竟然逼得他们一阵后退,神色骤变。

其他人都是一惊,把头赵爷也是眼皮连跳。

这种以气势压迫,令人不自觉畏缩的情形,他曾经听人说过,只有那些世外的高人才能做到,难道为发生在自家少爷身上?

如果属实,那绝对称得上北石城最为轰动的大事之一。

方雷走进厅堂,外面的力量对比已经彻底逆转。

一双眼睛,不亮,有些空洞,如同死鱼眼一般落在方雷身上。

这是方雷走进客厅的第一感觉,而且也看到了眼睛的主人,一个坐在下首的黑袍怪人。

鬼灵门?

方雷想起那天晚上前来行刺的怪人,也是同样的黑袍,唯一的区别就在这双眼睛,让人有种恍惚的感觉。

“雷儿,见过你宁世伯。”

方中新道,他和三弟都看出了方雷神态的变化,同时向黑袍客瞥了一眼,连忙拉回他的情绪。

“宁世伯?!”

方雷扭头看去,这才发现坐在客位的锦衣老头,旁边站着宁钊,微一犹豫,拱了拱手,站到了方中新的身后。

“哈哈,贤侄气色比年前好多了。”

宁家家主宁远阁尴尬一笑,掩饰自己的窘境。

“这还要托宁兄的福啊。”方中安讥讽道。

方中新为人宽厚,刻薄言语说不出来,所以就由三弟代劳了。

说起方雷和宁家小姐宁蕾的婚约,方府众人都是一肚子火气,此时不发泄一下,简直对不起他们。

宁钊连忙说道:“家父这次前来,就是想重提旧事,敢问方世伯是否还有意撮合舍妹与方世兄。当初是我们听信了小人谗言,以为方世兄真的……唉,两位世伯,您看这事儿是否还有回族的余地?”

宁钊的一席话,让方家在坐的人都是一愣。

什么意思,大清早的带着一帮人耀武扬威,敢情是为了让方雷和宁家小姐再续前缘?

方中新兄弟面面相觑,实在猜不出宁家是什么意思。

方中安嗤笑一声,道:“宁贤侄,不知你这话是代表自己呢,还是代表整个宁家?”

宁远阁不语,还是宁钊回道:“当然是整个宁家。”

“总有个理由吧。”方中安道。

宁钊干咳了一声,道:“实不相瞒,当初有人给家中长辈递谗言,说方雷兄弟染上恶疾,恐怕命不久矣。长辈们考虑再三,出于爱护舍妹,这才不得不与方府解除两人婚约。如今雷兄弟不但没有被疾病缠倒,反而修得一身的武技,同辈之中出类拔萃,这过往的事情当然要重新考虑了。”

方氏兄弟对望一眼,扭头看向方雷,却见他面无表情,好像他们说的是别人的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自然也就明白他的心意了。

方中安笑道:“嘿嘿,这个嘛,泼出去的水还能收的回来吗?贤侄觉得是不是这个理儿。”

宁钊道:“好吧,既然两位世伯坚持,那么此事儿就当小侄没有提过。”

然后脸色一沉,阴森森道:“两位世伯如果还在乎宁、方两家的交情,烦请交出王策一家。另外,方雷杀死我宁家两位客卿,今日也要一并给个说法。”

宁钊这脸也是变得够快,就在所有方家人都误以为他要重建两家交情时,却突然扔出了这样一枚炸弹,气氛顿时变得很压抑。

“嘿嘿嘿嘿!”

方中新身后响起冷笑,方雷开口:“我就在这里,你想要什么说法?”

宁钊神色不动,似乎胸有成竹,阴鸷目光从方雷转到下边的黑袍客,缓缓说道:“这位前辈是鬼灵门幽竹长老,他有一位师侄幽节子,奉门主之命前来北石城查访灵童,却在前几日失踪。不巧的是,这位幽节子道友失踪时正好在方府出现过,还请方老弟一并给幽竹长老解释一下。”

方中新、方中安同时咯噔一下,神色大变,忍不住看向幽竹长老。

他们也都知道,虽然曾经严命下人不得外泄,但总有个别利欲熏心之徒会管不往自己的手脚,最终泄露出去。

方雷却丝毫不以为意,淡淡道:“是有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想要刺杀我,已经被我杀了。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指点一二,让你们去地下重逢相聚。”

腾的一声,黑袍客站起,愤怒之下把座下的木椅震成了两片,哗啦摔在地上。

“这么说幽节子真是你杀的了?”幽竹长老森然说道。

方雷耸耸肩,没有回答。

“年青人,有胆量,敢杀我鬼灵门的弟子。你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后果?”

方雷一声长笑,道:“后果就是你今天别想离开。”

话音刚落,人已经从方中新身后闪了出现,抬手就是一拳,直捣幽竹长老面门。

自打进了这个门,方雷就看他不顺眼,人不人鬼不鬼的蒙着个破面罩,一副鬼鬼祟祟不敢见人的样子,既然话已说到这个份上对方手里肯定有十足的证据,眼下就算是露怯求饶,方家也不会有好果子吃了,所以果断出手。

今日的方雷与昨日相比,已经又不在一个层次,连续跳跃了九级,实力飙升了至少四倍。

打个比方来说,昨天的他一拳有三百斤的力量,那么今天就是一千二百斤的力量,就算是再卓有远见的人也会第一时间被打蒙。

幽竹长老就是这其中的一个。

从来方府之前宁钊的描述上分析,他有十足的把握十招之内擒下方雷,可出乎意料的是,第一招就栽了个大跟头,直接被方雷从客厅捶到了院子里,吓得两边的下人慌忙一阵躲避。

方雷也不多言,紧跟幽竹长老跳出客厅,还没等他站稳,第二拳照着他的肚子又捶了过去。

幽竹长老如果像第一次碰撞一样,借力远避也不会受什么伤害,顶多再倒飞一段距离。可是这面子就保不住了,被人一捶再捶,堂堂鬼灵门外事长老,老丢人了。

于是大喝一声,硬生生止住身形,右手鬼爪蕴满内气,硬碰硬拍向方雷的拳头。

咔!

拳掌相交,传出一阵骨裂之声,幽竹长老再次后退。

方雷这次就不再给他机会了,脚下向前一迈步,疾如飘风追到幽竹身边,左手一记手挥琵琶正打在他的右颧骨上。

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传进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幽竹长老扑通摔倒在地,身抽搐,不大一会儿双腿一蹬,死了。

整个方家大院内,鸦雀无声。

从方雷抢先出手,到幽竹长老蹬腿,也就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有人还没看清楚,事情就这么结束了,能不让人心惊吗?

宁氏父子惊愕过后,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儿,尤其宁远阁一边的脸皮跳动不止,就是想停也停不下来。

方雷走回客厅,平静问道:“方世伯,王策一家人你们还要吗?”

宁远阁哆哆嗦嗦道:“不不不……不要了!”

“既然没什么事儿,方世伯请回吧。”方雷往旁边一让。

父子二人疑惑的交换了一下眼光,没想到方雷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起身就往跑。

方雷让过宁远阁,却闪身拦下了宁钊。

“你……想干什么?”宁钊心虚的说。

“我说的是让他走,可没说让你走。”方雷悠悠说道。

宁钊心胆俱寒,厉声道:“方雷,我父已经说了不再追究王策一家人,你和鬼灵门之间的事情跟我们无关,你还想干什么?”

方雷道:“鬼灵门的人是你带来的,这没错吧?”

宁钊叫道:“不是……”

方雷直接打断:“那就是宁世伯带来的了?”

“这个……”

宁钊哑口无言,总不能把事情推到老爹身上吧,心中一发狠叫道:“不错,是我,你想怎么样吧?”

方雷哼了一声,道:“如果我就这么放过你,显得我们方家太无能。可要杀了你,方家人还做不到像阁下这般厚颜无耻。就当我给你爹一个面子吧,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说着向右一闪身来到宁钊身后,右腿踹出,正踢在他的右腿上。

伴随着咔嚓嚓一阵脆响,宁钊整个人向外飞去,扑通摔在院子坚硬的石板上,顿时昏死过去,一条右腿估计也是废了。

宁远阁扑上去查看半天,见生命无碍,这才咬着牙向方中新兄弟作了一个揖,让人背起宁钊离开方府。

“雷儿,你……没事儿吧?”

直到宁家人走了,赵爷带人收敛了幽竹长老的尸身,方中新这才叫了一声。

方中安更是围着方雷转了两圈,不住咂舌,道:“三儿,是你吗?”

方雷笑道:“三叔说哪里话,不是我还能是谁?”

后院女眷和方雷的堂兄、堂姐,还有弟弟妹妹们这才围了过来,有叫三弟的,有叫三哥的,七嘴八舌一阵乱攀亲戚。

方雷这两天的表现太让人震撼了,即便见多识广的方中安都被震得一愣一愣的,更别说这些后院的温室花朵了,顿时把方雷当成了家中的顶梁柱,心中的偶像。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