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庄子学说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秦时小说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七章 庄子学说

分享到:
关闭

三日后,周清跟随者宗门采买事物的弟子出行一趟,回来之后,神情为之跃动!

“还真是如此,不过那纪数为何能够助我修行?”

明悟纪数的来源,周清心中的一颗石头为之落下,一时间对于纪数似乎也没有那般好奇了,只是纪数这个东西,非天地元气,非天地精华,为何也能够助力自己修行。

而且从这些时日的修行来看,并没有什么大碍,众妙之门下,一卷卷典籍的内蕴清晰无比,统御无间,诸般种种,信手拈来。

“想这么多做什么,这个世界本就有些奇特,似乎出现这样一个奇特的东西也不足为奇!”

不过随其后,周清便是摇摇头,将这个思绪抛出脑海,想这些纯属无用,与其有那个功夫,还不如快速的将纪数提升,快速的将修为提升上去。

按照天宗的规矩,如自己这般的身份,想要下山修行历练,起码也得浑圆先天的修为,按照师兄所言,以自己现在的进度,怎么的也得两年多。

如果有方法可以缩减这个进程,何乐而不为?

******

“宗,你说整个天下有多少人?”

整个天宗依山脉而建,除却在建造宗门建筑的时候,削减许多不必要的山体,其余诸般都有保存,山脊的一侧,一块块巨大的暗青色石头嵌入其中。

次日一早,周清小小身躯仍旧盘坐在高处的石头上,这里的空气甚佳,微风甚是凉爽,高处而观,几近可以一览整个宗门驻地。

缘由师兄的指示,这些时日,宗一直和周清待在一起修行,虽说宗如今已经十七八岁,但是在与周清相处一段时间后,似乎也不在乎周清的年龄了。

“哦,小师叔怎么会闻起这个问题?”

“周朝天下八百年,分封数百个诸侯,如今还剩下数十个诸侯国,而今七雄争锋,每一个国家都有数百万人口,加起来,想来不低于三千万人口吧。”

行至周清身侧,寻了一个舒适的为之,也是直接盘坐其上,听小师叔至于,不由得又是有些疑问,这个问题似乎与修行无关呐!

虽如此,但根据自己的了解,再加上以前听别人论述,屈指快速而算,十多个呼吸之后,给出自己的答案,虽然不一定准确,但想来差距不大。

“君主几何?”

稚嫩的声音再起,周清此刻也不做修行了,单手支着小脸,眺望着远方的云雾胜景,待宗之语刚落,又是一句轻言道出。

“有数十个诸侯国,自然有数十个君主!”

宗微微一笑,快速回应着。

“卿士、大夫几何?”

周清神色不动,似是百无聊中的眨了眨眼睛,再次问道。

“当有万以上!”

宗想了想,觉得应该只少不多,诸侯国三公六卿而立,大夫不绝,再加上各种贵族传承,起码也得数万以上。

“诸夏数千万之口,知我道家祖师之名约有多少人知晓?”

周清略微沉默,而后再问,话题不相合,引得宗也不知道这位小师叔到底想要知道什么。

“百万之口还是有的!”

道家作为隐世门派,同为诸子百家的其余大家肯定知晓,诸侯国卿士大夫肯定知晓,如此一算,百万之口还是有的。

“儒家孔丘之名约有多少人知晓?”

闻此,周清面上微微一笑,这个问题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应该比我道家祖师多一些,近些年,儒家占据齐鲁之地,小圣贤庄有诸多儒家高人坐镇,影响力甚是广泛!”

而今之时,儒墨两家为显学,知晓的人自然多谢,不过道家追求的与他们不同,故而,宗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究。

“我道家经典寻常人士可否通读?儒家经典寻常人士可否通读?”

随着不断的询问,周清似乎距离找到自己的答案越来越近了。

“不可!”

祖师之语,微言大义,就是他们读来都异常晦涩,何况那些寻常人士。至于儒家的典籍,更是各种规矩甚多,而且很是枯燥无味。

“提起先贤庄子,你第一个念头想到的是什么?”

将支着小脑袋的手臂收回,周清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而后头颅微侧,看向宗。

“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提起先贤庄子,宗第一个念头倒是想起庄子与名家惠子在濠梁之上的这段对话,小师叔询问了这般多,可是想要知晓什么答案?”

一下子回答了这么多问题,虽然不算很难,但于宗来说,心中却是疑惑不已,先是询问诸夏人口,而后询问先贤,再到如今的朦胧之语。

“我想要知晓到底什么学说能够真正的广布天下,为诸夏所有人通悟,今日与你所言,倒是令我心中有感,诸子百家林立,学说万千。”

“然而,其中大都是为了自身的发展和强大而出,百家中,势力最大的当属农家,但农家也不过区区数十万众,根本代表不了整个诸夏的农家!”

“大周共主天下八百年,孔子著春秋,战国分七雄,无论天下的局势如何变迁,终究受益的只是一小部分人,故而我想要将先贤庄子的一门学说重新开启!”

“真正的学说,真正的诸子百家,真正是将理念贯通天下所有人的耳边!”

话音婉转,思来想去,或许自己也该做些什么,或许是为了纪数的增加,或是为了没有枉来这世上一遭,不过五岁的周清再次正襟端坐在巨石之上。

言语缓缓,没有理会身侧宗的惊讶之语,真正的诸子百家争锋应该是遍及整个诸夏的诸子百家,而不是一小部分人的诸子百家。

“先贤庄子的一门学说?”

“小师叔何意?”

对于先贤庄子,宗也了解不少,不过庄子作为道家的先贤,其传下的学说也大都是暗合道家的诸般典籍,当然,受到其余诸子百家的影响,有些学说也非道家之语。

“说起来,这门学说先贤列子也曾涉足,只是未有庄子那般明显,至于其中具体为何,待我在细细思衬一番,再来与你言论!”

周清轻轻的摇摇头,脑海中翻滚自己所观的庄子典籍,其中有一篇《外物》曾语:夫揭竿累,趣灌渎,守鲵鲋,其于得大鱼难矣;饰小说以干县令,其于大达亦远矣。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