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重男轻女4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全能奶爸[快穿]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4.重男轻女4

分享到:
关闭

韩泽搁下碗筷,看着三个闺女背着书包远去的背影,深深叹口气,按照原主记忆,这时候,韩招娣班主任应该在催她交学费,她知道家里没钱,妈妈又生了妹妹,回到家提都没提这事。

她被逼的没办法,就带着两个妹妹在学校、村里、路上到处捡破烂,打算靠卖破烂凑齐学费,学校的同学们看到她们姐妹都捂着鼻子躲得远远地,嫌弃她们满身垃圾臭味,不愿同她们玩耍。

两个妹妹年龄小,忍受不了她们的嘲讽鄙夷,哭着喊着再不愿跟着姐姐捡破烂,招娣不忍两个妹妹受排挤,于是自己天天捡破烂卖钱给两个妹妹交学费。

而她只能无奈退学,十六岁时,堂弟得病,就被韩婆子在父亲的答应下嫁给隔壁村的瘸子,换了治病钱,早早的当了妈,由于几胎没生到儿子,被婆家虐待而死。

两个妹妹也并没有因为她的退让得到上学的机会,同样的小学毕业就掇学了,小小年龄就去南方打工挣钱,不慎被人骗去红灯区,以身体赚钱,不到几年染了怪病,两人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养育她们的地方。

而她们不知道的是,她们到死,她们的父母还在不停的生儿子......却一直没如愿,最后她们妈妈更是因为多次打胎,坏了身体,去世了。

韩泽彻底成了孤家寡人,韩婆子却还在托人给他说媒,打算找个能生的儿媳妇,势必不能让儿子成绝户头。这时候的韩泽孩子没了媳妇也没了,终于大彻大悟,可是却已经晚了,逝去的生命,再也挽回不了。

韩泽知道,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弄到钱把她们的学费交了,不然真的让孩子们去捡破烂,依旧会受到同学们排挤。

“娘,我去老二家一趟。”想到这里,韩泽再也坐不住。

“去老二家做什么?”

韩婆子正在灶房洗碗,听到他的话走出来,手里拎个篮子,篮子里装了十个鸡蛋,把篮子递给韩泽,笑着说道:“既然要去老二家,顺便把篮子里鸡蛋带过去,军军几个小子正是长身体的年龄,不吃点有营养的还是不行。”

韩泽脚步顿在那儿,手没动,看着韩婆子认真而又诚恳的劝说道:“没病没灾的补什么身子。再说,军军几个都是小子,未来韩家的顶梁柱,娇生惯养的养成好逸恶劳的坏毛病怎么行?所以趁着孩子小,要让他们学着吃苦耐劳,多打磨打磨,长大了才能顶事,”

“你说的什么屁话,那是你侄子,你舍得让他们吃苦?”

韩婆子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是大儿子说出的话,他不是一向最疼几个侄子,有什么好吃的都紧着侄子们吃吗?

韩泽满又道:“娘,侄子们吃不吃苦,暂且不管,毕竟那是老二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

大儿子这句话,韩婆子很不满,老大家没儿子,将来还不是指望着侄子们养老送终,既然如此,侄子的事情老大怎么就不能管了?

韩泽知道他娘不满,但还是要劝她,不然害了侄子们,指了指篮子里的鸡蛋问道:“就说这鸡蛋吧,我记得是红梅娘家送来给她坐月子吃的?是不是,娘?”

韩婆子眼神游移,不想在儿子面前承认这件事,虽然这确实是吴红梅娘家送来的蛋。但送到他们家就是她的,她想给谁吃就给谁吃,别人管不到,但,但大儿子却可以管,毕竟他是一家之主。

韩泽叹口气,看着他娘的眼神像看一个无理取闹的老太太:“娘,我没儿子命,已经害的红梅怀这么多胎,身子都熬坏了,你不说给她整点有营养的补身子,连她娘家拿来的鸡蛋都要给侄子们吃?这事说出去人家怎么想咱家?怎么想军军他们?嘴馋的竟然连大娘月子里的食物都抢着吃?将来还要不要说媳妇了?”

“不过几个鸡蛋而已。”韩婆子嗫嚅道:“咋就要影响他们说媳妇了?”

韩泽语重心长:“娘,侄子们都是小子,身体强壮着呢,补什么身子,免得惯坏他们,这鸡蛋是人家红梅娘家一番心意,都给红梅补身子吧,被外人知道咱家虐待坐月子的媳妇,将来谁愿意把闺女说给几个侄子?”

大儿子都这样说了,韩婆子还能怎么样,只能气呼呼的把鸡蛋放柜子里去,往常她可以把家里东西往其他两个儿子家扒拉,那是因为大儿子同意,她才能有恃无恐,现在大儿子不让她拿家里东西贴补其他两个儿子,她只能听着。

韩婆子不明白大儿子怎么变成这样了,非但不愿给侄子鸡蛋吃,还说吴红梅那女人坏了身子,要补身子,她儿子什么时候这么疼媳妇了?

难道真被再次生闺女打击到了?如果被生闺女打击到了,不应该嫌弃吴红梅吗?怎么反而还体贴上了?

忽而她想到了原委,儿子因为她的原因,十分信奉老瞎子的话,而老瞎子说大儿子没儿子命。原先她为了家里和谐,不愿说出老瞎子为骗子的事实,还打算让老大过继晨晨,并没有把这话当回事。

现在她发现,远远不是这么回事,由于大儿子相信自己没儿子命,反而疼上了闺女,还给几个丫头片子改了名字,说是不能带坏丫头运气,更是对媳妇怀有愧疚,打算补偿她。

这怎么行呢?

丫头早晚嫁人,是别人家的,再疼又有什么用?再说如果儿子对儿媳妇怀有愧疚,今后还不啥都听儿媳妇的,还会事事依着她这老娘吗?往日里她那么对待儿媳妇,她这老婆婆还有好日子过吗?

...

韩泽到了二弟家,直接开门见山的说要借钱给几个丫头交学费。韩海望了眼自家媳妇,见她脸色不太好,面有难色得道:“我这也没什么钱...娘,娘不是说让大丫头不要念书了吗?怎么还要交学费?”

“你就说借不借吧?说那么多做什么?”韩泽知道自己性子直,有什么说什么,其实就是不会为人处世,他想着兄弟姐妹们都了解他,应该不会在意这些,于是光棍的说道。

“大哥,我这也四个孩子要养呢,实在是挪不出钱...”韩海这样说着,心里却想几个丫头片子读啥书啊,糟蹋钱,便是有钱也不借。

“你是不是不愿意借给我?”韩泽憨厚的脸上带着受伤,觉得自家弟弟太不拿自己当回事,枉他往日对他那么好。

韩海尴尬的看着他,这话让他怎么回答,他确实不想借这钱,是个明白人都该退却了,偏偏他大哥还不依不挠的,让人难做。

“大哥,我们家真的没钱,家里虽然开着代销店,但都是赊账的,眼看着又要进货了,货款还没着落了。”韩海媳妇在旁边说道。

韩泽皱眉,也知道村里人买东西喜欢赊账,想着莫不是冤枉老二了?抬头见他眉头夹得紧紧地,于是说道:“也是啊,是大哥难为你了。”

韩海更加尴尬了,“没有没有,谁让我们是亲兄弟呢。”

韩泽无奈的道:“没了办法,等你们嫂子满月,我只能和你们嫂子出去找活挣钱,几个丫头就让她们去外婆家住,这段时间你们两口子辛苦点,你们就把娘接过来住吧。”

韩海媳妇眼睛微睁,婆婆性子不好,她过来了还不是要管东管西的?那她多不自在?不行,绝对不行,问道:“大哥,你们一定要出去挣钱吗?”

“肯定的,孩子们没钱交学费,没办法。”

韩海媳妇咬咬牙:“还差多少钱?”

“三百。”

“怎么那么多?五年级不才六十块钱吗?三个孩子一共也要不到一百五十块钱吧?”韩海媳妇瞪大眼睛,不信的问。

“就差三百。”韩泽固执的道,剩的钱他想拿去弄个面摊子。

韩海媳妇狠狠心,说道:“行,借你三百块钱,但你得答应我,今后让娘跟着你们住才行。”

“娘不是一直跟着我们住的?”韩泽说,又疑惑得问:“你们不是说没有钱吗?”

韩海刚想说什么,韩海媳妇就快速得道:“我们确实没钱,这不是大哥有困难吗?把货款都给了你。”

韩泽感动的不行。

拿了钱,韩泽跟着就去学校把三个闺女的学费交了,顺便找了韩招娣的班主任韩老师,韩老师本打算周末去找韩泽谈谈呢,没想他自己来了,拉着他问韩招娣考初中的事情。

韩泽初中都没念完,这么多年很多字都忘记怎么写了,对这些不太懂,摸摸后脑勺:“我相信老师,老师觉得咱家招娣,哦,我已经给招娣改了名字,叫韩瑶,王字旁的瑶,老师今后不要再喊韩招娣了,得喊韩瑶...”

韩老师挥挥手,笑着道:“行,我知道了韩瑶,王字旁的瑶,是吧?”

韩泽笑着点头,“老师觉得韩瑶考哪个初中合适,就考哪个初中吧,我相信老师。”

韩老师有点诧异,“你的意思是打算让她读初中?”

“女孩子力气小,干地里活太累,只有读书才有出路,只要孩子有能力,就供她念。”韩泽憨笑了两声,大咧咧的道。

...

韩招娣放学后,又被老师喊到了办公室内,她无措的望着韩老师,红着脸,吞吞吐吐得道:“老师,学费可以再等等吗?”

韩老师微笑着道:“学费你爸已经交了。”

“啥?”

韩老师又道:“你爸还说哪怕砸锅卖铁也要供你念书,既然家里支持,你别有心里负担,考出好成绩,进入双吉中学实验班,才是给家长最好的报答。”

韩招娣走出老师办公室,满是笑容的脸上噙着喜悦的泪水,她还能读书,她还能读书,她爸没放弃她。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