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愚蠢且害怕的少年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人间最得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六章愚蠢且害怕的少年

分享到:
关闭

提着药又撑着伞的李扶摇一路小跑,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这秋雨已经停了,推开小院木门,再度关上之后,李扶摇这才松了口气,他靠在木门上大口喘着粗气,片刻之后,正准备抬头,便看到青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身前,正看着李扶摇,不等她先说话。

李扶摇便抢先问道:“你们当妖的是不是最怕剑士?”

青槐有些疑惑,但是还是很快点头。

李扶摇很快又问道:“要是有条鱼先是鱼,然后又变成了一柄剑,在那条河里掀起了无数水花,之后却是被人以柳叶做绳索给捆上了岸,最后便将那柄剑悬在了腰间,有这种神通的剑士,你怕不怕?”

青槐的脸色开始有些变得难看。

然后李扶摇才直起腰来,一脸理所应当的问道:“所以你现在为什么还不跑?”

李扶摇说这句话的时候,很认真。

青槐忽然笑了,“要是真有这么一位修为通天的剑士驾临,往哪里逃?”

李扶摇沉默不语,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既没有踏上那条修行大路,也没有得到过什么奇遇,因此他面对着那位性情不知好坏的剑士,他唯一能够选择的便是逃,至于之后等那位剑士找到此处的时候,会不会因为他和青槐在一起便顺便会把他一剑也斩去了,这不是他能够左右的,现在的局面不同于之前得见言余的时候,读书人总会讲道理的,可这位讲不讲道理,他不知道,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现在做出选择。

走或者留。

他抬头看了一眼这几日朝夕相处的姑娘。

李扶摇叹了口气。

青槐很快便想清楚他再担心什么,讥讽道:“怎么,李扶摇,你怕我牵累到你?”

李扶摇没有张口,他知道这个姑娘心肠不会太坏,长得也好看,唯独就是嘴巴损了点,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可这看着好似马上就要身首异处了,似乎也有些惨。

李扶摇动了动嘴唇,“我不是太怕死,我保护不了你,也没有赶你走的意思。”

青槐勾了勾嘴角,脸上有些笑意。

这两位少年少女没有在纠结这个问题,反倒是冷静下来的李扶摇很快便注意到,这场雨竟然是停了。

他抬起头,想着今晚会不会便能看到星星了?

也有可能看不到。

李扶摇低声笑了笑,想起了那位蹲在河岸骂剑的中年男人,觉得他似乎也不太像个坏人。

甚至于,对于他展露出来的东西,李扶摇有极大的兴趣,要不是知道这家里还有条蛇妖,当时他说不定就不会跑了。

李扶摇没有转头再去看青槐,他很怕她在眼里看到些什么东西,真的假的都不愿意。

于是互相有些心思的两人便在这座小院里坐了一下午,李扶摇是在等那个剑士,想着等到之后将会发生的事情,显得有些挣扎,而青槐则是要淡然许多,若是真有人能够在她竭力压制住妖气的情况下还能找到她,那倒是不必多说,她自然是会死的。

只不过在等的这段时间里,青槐生出了不少想法,当然,这些想法,只是在她脑子里而已,并没有付诸于口。

等到黄昏,李扶摇得见了这几日都未曾得见的夕阳,那颗多日不见的太阳透过云层照射下来的时候,正好照在李扶摇的脸上,这让他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在黄昏之中,李扶摇轻声道:“其实我还是很怕,就算是我在脑子里给自己找了不少理由,可我害怕这件事,真的就这样存在着。”

青槐想了想,似乎听得懂李扶摇的这一番话,她笑道:“我知道。”

说完这三个字,青槐站起身,走出了小院。

什么都没带,自然什么都没丢。

天色渐暗,李扶摇自嘲一笑。

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觉着有些乏,想着去睡一觉,可脑子里的想法似乎驱使不动他的腿,半响之后,他仍旧还没有能起身。

看向远处,李扶摇低声道:“我保护不了你,可我没有说要赶你走。”

声音不大,传不太远,没什么人能够听到。

良久之后,李扶摇站起身,拿了根木棍,走出了小院子。

……

……

暮色之中,白鱼镇外忽然生出一道妖气。

没有太多时间去想这是为什么的的言余只向顾缘嘱咐了一句,便追寻着天地之间那一缕妖气而去,这位学宫之中青丝境可称第一的言先生走的极快,在暮色之中,很快便来到了一处说不上有多茂密的林子之中。

不多也不少的树木正好挡去大部分光线,让这座林子显得有些阴暗。

言余站立在原地,皱着眉头看着远处,那里有一颗相对而言比较粗壮的大树,正好能挡下一个人。

当然,一条蛇妖也行。

闻着那条蛇妖特有的腥味,言余平静道:“若你放弃抵抗,跟我回学宫,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那颗大树后始终无人现身,但有一道声音传出来。

“呵呵,你们这些山河修士说的话,没一句能信的。”

声音轻柔,要是依着李扶摇来听,肯定会判断对面未露面的那位肯定是个极为温婉的姑娘。

只不过对于言余这等踏上修行路已经超过半甲子的修士来言,声音就算是再好听,也掩盖不了她的真实身份。

是一条恶妖便是一条恶妖,很难让言余生出些别的想法。

只不过那条蛇妖不曾现身,便不代表言余会不出手,他的一只手泛起些青光,微微一招,那些青光便好似一根根青丝分散出去,仔细数来,多不胜数,其实任谁也数不清楚,修士九境,这青丝境处于第四境,便是说山河修士修到此处,可得体内灵府气机如青丝千千结,气机多而密,对下三境的修士有碾压之威。甚至还有人曾言,若没有踏入青丝境,也便算不上真正踏入修行之路了。

而踏入青丝境,便才算是真正脱离凡躯,寿命可至三百岁。

言余作为延陵学宫的青丝境的先生,早在十年前便已经踏足此境,十年打磨,已经深知青丝境真髓,若不是如此,如何称得上青丝境第一人这个说法?

这次面对着那条同是青丝境的蛇妖,言余不曾有一点掉以轻心,甚至这一出手,便丝毫没有留力。

两位修士对敌,尚可互相观望一番,可面对从北边那妖土而来的恶妖,言余不太敢留力。

面对着同是青丝境的蛇妖,言余便不用多说什么,早就是郑重相待。

同是青丝,他就算是要比她早些时日踏进青丝境,可一样不敢说稳胜,更何况是那蛇妖经过这么些天的修养,极有可能已经恢复到了鼎盛时候。

他如何敢说稳胜?

除非他言余惊艳绝艳,又或是他有些真正不错的儒教法器。

也除非他用剑。

早在六千年前,那些不用其他法器,腰间唯独只有一剑的剑士早便让这些山河修士吃够了苦头。

实际上在六千年前那场两族大战之中,动辄便是成千上万出现在战场上的剑士,那种御剑千万柄的壮丽景象,言余虽然没有亲自看过,但光是翻看那些记载得有当年那场大战的典籍,只言片语之中,便实在能够想象出到底有多让人心神摇曳。

若不是有这么一份战力,那位硕果仅存的剑仙又如何能硬生生将现如今这种剑士凋零的局面维持住?

若是没有他,只怕凋零两字,对剑士来说,都是奢望。

言余来不及感叹,只是那些青丝散出之后,他便一直盯着那颗大树,专心致志的等着那条蛇妖的应对之法。

甚至他早已布好后手。

可事实上是,那些青丝越过那颗大树之后,无功而返。

言余猛然转身。

果然,有个青衣少女冷着脸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青衣少女生的极为好看,一双柳叶眉,两片鲜红薄唇,无不是在像世人展示着她的美貌,若不是脸色太过苍白,肯定还会好看一些。

言余有刹那失神,他之前夜里看过她的行迹,当时她还是个女子,现在自然也是,但年龄看起来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小,只不过很快言余便想清楚缘由。

依着这条蛇的寿命来看,要是化成人,也便该是如此。

言余顿了顿,忽然叹了口气,“可惜了。”

那少女忽然笑了,“你知道我要是死在这山河之中,后果有多严重么?”

言余平静道:“杀一条祸害过山河人间的青丝境蛇妖,能有多大后果,就算是你在那片妖土里有些地位,或者是某位大妖的子女,那又如何?这山河之中,到底是容不得你们这等妖物猖狂。”

少女面若寒霜,实际上她也明白,这座山河之中,到底没太多人会在意他妖土的身份,甚至她就算是死在这里,大抵也不会有妖愿意为她和人族大动干戈,毕竟在这座山河之中,儒道佛三教加起来便有多达十二位圣人。

十二位站在山河顶端的人物,哪一位又是易与之辈?

可她出声的原因,不是因为其他什么,而是拖延时间。

她是青丝境不假,可这也并不代表着她出门并无其余厉害的法器傍身,之前不曾拿出来是因为面对那几个老家伙,这法器并无多大作用,可现如今面对青丝境的言余,她这个法器很有用。

尤其在她确认了言余这趟出门并未带着其他法器的情况下。

因此当她解下手腕上那一条绿色丝线,将一道精纯至极的气机灌入之后,异变突生。

那条绿色丝线竟然化为了一条青色巨蟒。

……

……

巨蟒身躯巨大,远远要胜过当初这少女化作的那条小青蛇。

言余在这条巨蟒前,就显得很渺小了。

可这位一身青衫的学宫先生,并无半点慌乱,反倒是伸手捏了一个法诀,口中念念有词。

“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已者。过则勿惮改。”

山河之中,除去那一个镇压了无数恶妖的破碗,又有其余什么法门能够比儒教的圣人真言更能镇得住妖邪?

山河之中有浩然正气,儒教修士将其以养自身,而圣人则是将其反哺山河。

故有圣人一言能镇压世间诸妖邪邪魅。

当年那场两族大战,若说是剑士们铺天盖地的剑气让这座山河皆惊。

那这儒教的浩然正气便足以让人心安。

幸得有此。

无数青丝朝着那巨蟒而去,临近之时便又变得无比坚硬,想着要钉入那条巨蟒的各处窍穴,可那巨蟒蛇皮却异常坚硬,无数青丝只能缠于表面,万万进不到里面。

少女负手冷笑,这法器当中的那条巨蟒本是她的一位叔祖,只不过修行有碍,最后竟然是走火入魔而亡,家族用秘法在叔祖修为尽散之前,将其残余精气神炼入丝线当中,只需要用气机催动,便能将叔祖生前原形彻底显现,虽无了那份修为,可光是原本那份修为锤炼出来的体魄,便不是青丝境修士能够应对的。

言余的万千青丝不得而入,那些圣人真言也因为他自身的修为局限,施展不出来太大的威力,他皱了皱眉头。

忽然有些懊恼。

原来真是在学宫里安逸惯了,让他有些忘记了这山河的本来面目了。

可是下一刻

远处密林之中便有声音响起。

“你看看,一条小青蛇便让你应对不下来,真是这几十年修行都修得有些莫名其妙啊。”

言余蓦然转头。

在那青衣少女和言余视线中,密林之中有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下一刻不仅是言余,就连青槐都吃了一惊,因为那中年男人腰间明明悬有一剑。

剑士?!

中年男人自言自语,“不过是来取一柄剑,可总是能碰到你们这些我不想碰到的,难不成这运气真的有这么差?”

中年男人抬头看了看那条吐着蛇信子的巨蟒,叹了口气,“不过我辈剑士到底还是有妖邪处便斩妖邪。”

对这样一句话,言余哑然失笑,而那青衣少女则是警觉忽生。

下一刻,那中年男人一掠而起,手中长剑出鞘。

剑光生出,剑意盎然。

没有轰然作响,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现象发生,只是那条巨蟒的头颅随着剑光被斩落。

中年男人落地之后只是掏了掏耳朵,“不禁打啊。”

言余看着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此刻心里只有两个字。

剑士?!

而实际上,在那条巨蟒生出的时候开始,便有个少年来到了这个地方,只不过在场的三位都不是普通人,对于突兀而来的少年,都选择了“视而不见”提着一根木棍的少年但却是确确实实到了这里。

一日里得见两次剑士出剑的李扶摇,有些心神摇曳,但更多的是有些害怕。

害怕这种情绪,果然是自己控制不了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