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打算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唐朝小白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三节 打算

分享到:
关闭

第二天下午,叶檀就在一堆的谎话之下,从叶狗子变成了叶檀了。

当父母说给他弄点书读的时候,他说了,麻烦,不想去,就想去干农活,至于读书,找个时间去听听就可以了。

这句话,让叶亮脸红,惭愧,而叶檀却高兴不已啊。

因为,终于可以找点理由说出一些话来了。

不接触外界的人,是没有办法说出一些你坐在家里就懂得的语言的。自己现在终于听懂了父母说的话之后,竟然发现,自己的父母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就连年号之类的,也不知道,就知道自己这里是叶家村,从村子里走2个时辰,就会到了一个每十天才会有的一个小集市,对于他们来说,那个小集市上有无数的好东西,可惜就是没钱,否则的话,肯定会都买回来。

在试探了几次之后,叶檀也放弃了,跟着父母去地里干活。

因为是春天,地里种的去年的小麦,反正这里叫什么,叶檀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当他看到父亲叶亮手里挖沟的东西的时候,不由得愣住了,傻了。

我晕,谁能告诉他,用木头做的类似铁锨之类的东西是怎么挖开地面上的冻土的?

看着叶亮额头上的汗,其实现在根本就不热,上次他掉进水里,跟别人说是洗澡,其实呢,怎么可能啊,这么样的天气里,其实他是站在岸上被吓着的,然后掉进去的。

叶檀看了一会,就乏味的厉害,本来他想说,自己知道一些如何弄出来铁锨之类的东西,可以让父亲轻松一些,说不好还可以卖钱呢,但是,自己现在书都没有看一本,也没出远门过,你说自己梦里知道的,会不会被人拉去跳大神啊?

今天母亲没来,因为这种体力活母亲没有能力去做,所以就在家里收拾了。

叶檀也不过是过来弄弄样子而已,其实,根本就帮不上忙。

叶亮因为孩子没有办法上学,他也挺难过的,所以也就带着孩子出来玩玩了。

叶檀观察了一番之后,发现了这里的人为什么一直都在忙活,却一直都粮食不足了。

首先,小麦的叶子宛如黄玉一样,这个明显是营养不良啊,小麦都吃不饱,还想着涨粮食?其次,这里的种植真的是零散啊,感觉像是随意地撒着的一样,反正不是叶檀印象中的粮食种植办法,第三,每家似乎都对于杂草没喜欢,可是你倒是弄走啊,不是说你将草拔下来,然后扔在那里就完了,如果真的是这么做的话,那么就真的完了。

叶檀不想说这些,暂时不想,他需要一张皮来包裹。

不知不觉,就要到了中午了,叶檀和父亲说想要先回去,叶亮摆了摆手,就让他走了。

叶檀没有回家,而是朝之前自己出事的地方走去,一路上也没看到几个人,也是,这么一个穷乡僻壤,除非是村子里,晚上的时候才会有很多人,平时能有多少人,这个也是有的时候村子里有孩子被狼叼走的原因之一。

叶家村边上有一座石头山,不高,也就十几丈的模样,山上也没有多少树木,至于一些绿草成堆,现在是春天也没有多少,而在山下有一条小河,小河无名,两岸都是杂草弄成的水岸,一条小河缠绕石头山,宛如一条玉带挂在一个书生的腰上一般。

叶檀掉进水里的地方,他不知在具体的位置,但是,他知道,肯定在这附近,因为四周都比较高的岸,以他以前的性格,还真的不敢上去。

一路上杂草都开始慢慢苏醒了,虽然没有野花,可是依旧可以闻到春天的味道了。

在小河半腰处,有一块凸起的石头,平时应该是村子里的一些人清洗的地方,非常干净,上面除了一些水渍之外,什么都没有,不过就是太过光滑了一点,很不容易站住。

叶檀走到石头上,看着春天的河水慢慢地流淌,就像是一条激动的脉动一样。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盘腿坐在那里,然后低头,闭目,凝神。

系统,终于开始给他好处了。

三分归元气的气功,慢慢地融入了他的身体里,他似乎一下子就融入了这片山地里。

而系统之所以给他这么牛的功法,不是说白给的,给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带领村子里富裕起来,同时,系统什么时候想要闻香味了,他就得起来帮忙,否则的话,系统就不管他了。

至于时间嘛,系统没说,所以,其实就是白送的。

三分归元气是武侠里的武功,现实中不存在,可是这个陌生的地方,其实本来也是不存在的,所以,一切皆有可能,不过叶檀是个悲观主义者,他知道,自己现在得到的这些,以后肯定是要还的,没有什么系统可以无条件地给你好处的。但是呢,饮鸩止渴不是一句假话,你有的时候没有办法。

三分归元气是三绝老人的武功,是将天霜拳、排云掌以及风神腿三个融合在一起的,从各个角度来完成攻击的,因为阴阳,高低,所以,生化不息,自然之道。

三分归元气就是如此简单而又复杂的东西,从筋骨,精神,天人合一几个层次来解读霸气。

叶檀不懂这些,他看书虽然多,却不懂得武功之类的,恰好,三分归元气也不需要这些。

他只是坐在那里,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只是额头上汗珠入雨,青筋蹦出。

叶檀不是没有体会到什么叫做痛苦,但是这种从骨子里的发掘的痛苦,让他后悔了,可是却又没有办法,没有什么东西是一开始就想要停下来就可以停下来的。

叶檀想要过上好日子,他没有帮助外人的习惯,但是如果父亲愿意的话,他愿意,因为这几天父亲对他的行为可是看在眼里,虽然他不喜欢传统,但是他喜欢无私的爱。

想着叶亮对自己的种种的好,叶檀对现在社会的家也少了一些念想,慢慢地刚刚如刀一样的气流开始还转,慢慢地,就像是情人之间的抚摸一样温和。

从痛苦到舒服,人是很容易适应的。

人在舒服的时候,很容易得意忘形的。

于是,叶檀睁开眼,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看到不远处走过来的一个小孩,似乎是认识的人,刚要说一句话,却发现自己腿麻了,而自己面前是河流。

“啊?”叶檀的话变成了一个叫声,将那人惊到了,然后就飞快地跑过来。

而叶檀则很不客气地,再次冲进水里。

“叶狗子,跳河了。”

这是他在入水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他真的想喊一句,我叫做叶檀,不叫叶狗子。

还有,我真的没跳河,我是掉进去,掉进去的。

然后,叶檀发现水不深,也就到自己的头顶,自己会游水啊。

可是,他刚站在水里,就看到刚刚跳下去救自己的人,在大喊。

“救命啊,我不会游水啊。”

是叶度,叶家村叶文章的孙子,小霸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