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穿越西汉,不识真假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王莽传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2章 、穿越西汉,不识真假

分享到:
关闭

西汉皇朝末年,魏郡元城,今河北“大名县”。

在这元城之中,有一户大家,乃西汉外戚王氏家族。

这个家族位高权重,显赫一方,族中之人多为将军列侯公卿,掌权一方。

然而,正所谓小家有小家之福,大家有大家之忧。

这个王氏家族当中有许多分支,并不那么和睦,相互勾心斗角、追名逐利,盘算富贵。

其中有一脉分支显得和这个王氏大家贵族身份格格不入,颇为没落。

当然,这个没落也是相对于整个王氏家族,对于其他一些普通列侯或者平凡人家,那还是高高在上,富贵逼人。

这脉分族之所以没落,实乃情有可原。因为这脉分族话事人早早战死沙场,只留下一群孤儿寡母过活。

没了男人充当顶梁柱,他们自然争不过其他王氏族人。

这支分族家中雕梁画栋,陈设古玩,名人字画多不可数,占地极广,约莫有方圆两三里地,显露出一派西汉皇朝皇亲国戚风范。

此刻在这个家族正房内,有两男两女。

一女约莫年近五十,穿着富贵,尽显雍华。此妇名叫薛凤怡,养有两儿,其中有一儿与丈夫数年前一同战死沙场。她此刻端坐床前,一脸哀伤之色,眼角泪痕清晰可见。

另一女约莫二十出头,少妇装扮,宛若昭君,名叫上官凝萱。她站立老妇身旁,同样一脸哀伤,泪珠滴落。

此女乃老妇儿媳,当时她嫁入王家不到半日,还未来得及和丈夫行周公之礼,其丈夫便被紧急征调出军,阵亡沙场。

因此此女说来是老妇儿媳,实则也没什么太深瓜葛。老妇曾多次劝她改嫁,但此女誓死不从,紧守妇道,照料老妇。

一男约莫四十,作郎中打扮,他端坐床沿,眉头紧皱,面露难色。

至于最后一男,约莫十七八年纪,唤做王莽,平躺在床,脸色苍白,气若游丝。

此人乃是老妇第二子,也是这一脉唯一一根独苗苗,老妇对其极为疼爱宠溺。

不知是何缘故,此人从小体弱多病,昨日正巧他旧疾复发,危在旦夕。

老妇薛凤怡和少妇上官凝萱望着卧病在床的王莽揪心不已,哭泣哽咽之声不绝于耳。

这时,那位郎中探出一手搭在王莽手腕,探听脉搏跳动。

探听了半响,郎中长叹一声,对着老妇说道:“老夫人,少爷已病入膏肓,非普通药石可以解救。再下医术不济,难以调理,还望老夫人另寻名医,造访医道高人才是...”

言罢,郎中从床沿起身,装好行囊,对着老妇和少妇躬身施了一礼,缓缓退去。

老妇闻言,心神一颤,就欲昏到过去。

上官凝萱手疾眼快,及时扶住了老妇,对着郎中泣声道:“张御医,你是我大汉第一御医。若您都无法救治,这天下还有谁可救治?望您再另想他法,务必要将我叔子唤醒过来。我保证,只要你将我叔子唤醒保他一命,我便做主将我家所有财产双手奉上,甚至可送军侯爵位....”

张御医摇头回道:“少夫人,这并非钱财爵位之事,实乃我以无能为力。还望少夫人见谅,莫要为难在下。”

说完这话,他不敢多留,唯恐老妇怪责自己医道本领低微,救不活病人,急忙退了出去。

上官凝萱对着他背影呼道:“张御医,张御医...”

但是,此时的张御医哪里还敢回话?他已经看出来了,躺在病床上的王莽绝对撑不过十几分钟便要身亡,万无丝毫救治希望。

一步作三步,张御医在刹那之间就已经出了房门,没了踪影。

原本已是心力交瘁、半昏半沉的老妇看到张御医急忙退走,料定不好。一时气急攻心,彻底晕了过去,昏迷不醒。

王莽乃是她最后希望,也是她这辈子的精神寄托。

现在大汉第一御医都说王莽无法救治,她实在是承受不住这个打击。

上官凝萱看到老妇晕倒过去,顿时大急,泪雨交加:“母亲,母亲....”

慌慌张张掐了掐老妇“人中”穴位,拍击老妇前胸后背,替老妇顺气。

过了半响,老妇悠悠醒转过来,还是大哭不止。

“莽儿啊,我苦命的莽儿啊,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老天你为何要这样惩罚我...”

老妇先失丈夫,而后又失爱子,现在最后一子又要身死,白发人送黑发人。她倍感凄凉,心中滴血。

“呜呜呜,呜呜呜...”

上官凝萱不知如何劝慰老妇,只得取出一方香帕捂着双眼,跟着低声哭泣了起来。

两人哭了有十来分钟,这时天色也约莫到了申时。

上官凝萱眼看哭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得咬着牙关悲声道:“母亲,事已至此哭也无用,我看我们还是给他准备后事吧,免得他在去的路上不得安宁。”

“后事?后事?”

老妇伸出枯槁双手颤颤巍巍不停抚摸王莽脸庞,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缓缓闭上眼睛默然点头。

上官凝萱见到老妇应允,移步朝着门外走去,着手准备后事。

当她刚刚走到门口之时,突然一阵狂风袭来,不仅吹的门窗咯吱响,连带她也被吹得倒退三丈。

这阵狂风来的极为迅猛,极为诡异,无根无源。

在狂风当中还夹杂着一缕白芒,白芒当中又蕴含点点光华,非常刺目,非常耀眼。

这缕白芒携带点点光华冲入房中后,在半空盘旋了一两秒钟。

随后光点一阵变幻,化作一条神龙虚影倒挂在王莽床前正上方。

其中有无数吟唱声响起,有无数百姓祷告声响起,像是开启了某种祭祀。

“这是?”

上官凝萱见到这么一个变故,大吃一惊,不知是何缘故。

她一开口,那条神龙虚影似乎受到了惊吓,冲向了王莽眉心,和王莽合二为一。

这一幕发生的非常迅速,像是幻影一样转眼即逝。

待到所有光点全部冲入王莽体内之时,狂风静止,白芒消失,一切皆都复归原样。

上官凝萱擦了擦双眼,暗暗狐疑,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有些疲惫从而产生了幻觉。

停顿了半分钟,继续移动莲步,朝着大门外走去。

“哎哟哟,哎哟哟!”

这时,原本静悄悄的房间突然传出一阵阵痛苦呻吟声。这道声音和刚刚那道白芒一样,出现的太过突然。

上官凝萱一听这个声音,身形一颤,生生止住了脚步,猛地转过了头颅。

这个声音她非常熟悉,正乃是王莽的声音。

“叔子醒了?是叔子醒了?”

上官凝萱一个箭步冲到了床边,紧张兮兮望着王莽,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

这时,老妇薛凤怡也听到了王莽的哀嚎声,急忙抓住王莽手臂高呼道:“莽儿,莽儿,你怎么样了?”

躺在床上的王莽听到呼唤,睁开了双眼。

一看之下,他看到了一位老妇和一位貌若天仙的少妇。

见到这两人,王莽露出了迷茫之色,问道:“你们是?”

“咦?”

薛凤怡和上官凝萱看到王莽竟然双眼带着迷茫之色问自己是谁,不由得一阵揪心。

“莽儿,我是你母亲,我是你母亲啊。凝萱他是你嫂子,是你大哥的妻子。”老妇泣声道。

“我母亲?我嫂子?我大哥都没有一个,哪里来的嫂子?”

王莽被老妇薛凤怡的话给震惊到了,从床上跳了起来,四处打量,双眼珠子滴溜溜转动着,要搞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莽儿,莽儿,你这是干什么?你才刚刚清醒,万万不可这般乱来。快,快躺下。”老妇说道。

“是啊叔子,你快躺下吧。你这一病,可把母亲吓坏了,你可不能再让母亲受到惊吓了。”上官凝萱也说道。

王莽闻言,极为不屑,一脸冷淡,认定她们定然是欺骗自己。

正欲开口强硬反驳,但当看到上官凝萱秀丽脸庞时,又不怎么好意思大声反驳,脸色有些发红。

随后当看到老妇露出一脸期望之色,看到老妇满头白发、泪痕交加之时,王莽的心神彻底软和下来,问道:“你说你们是我母亲和我嫂子,那我问你们,这里是哪里?你们又叫什么名字?”

“这里是魏郡元城王家,母亲名叫薛凤怡,我名上官凝萱。”

“魏郡元城?这是哪个地方?什么省份?是浙江省?还是江苏省?亦或者是江西省、安徽省?”王莽问道。

“什么浙江省江苏省?叔子,你说什么?这里是魏郡元城啊,隶属河北青州之地。”

上官凝萱怀疑王莽因病失去了一些记忆,解释道:“叔子,我们王家是大汉皇亲国戚,你几个堂姐都是贵妃娘娘,你几个堂兄都是镇国将军....”

此时此刻,她向王莽介绍了不少,就连王莽以前的事,她都一一说了出来,想以此唤醒王莽记忆。

王莽听闻过后,直接目瞪口呆,双眼无神,喃喃道:“河北省?皇亲国戚?建平元年?西汉末年?”

“怎么了叔子?你想起来了吗?”上官凝萱和薛凤怡眼巴巴干望着王莽。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在济宁移天谷吗?”

王莽紧皱眉头仔细回忆着,十分迷茫。

他清晰记得自己明明在济宁移天谷斩杀白蛇,后来追兵赶了过来,要抓捕自己等逃难之人...

想了半天,王莽觉得眼前两女的话不能相信,她们的说法显然是非常荒唐。打算先稳住两女,而后亲自了解一下,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那个...大妈,妹子,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我的头有些疼,你们能不能让我静下来想想?”王莽尴尬道。

“大妈?妹子?”

两女一听这话,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她们对视一眼,觉得王莽一定是因为这次病重失去了记忆,不能怪他不认识自己。

本着只要人没事就好的心思,两女也没再解释什么。只心里盼望着王莽能够自己想起来这些事,盼望着他身体能够康复。

“莽儿啊,既然你头疼想休息一会儿,那你就先休息吧。要是有事你就告诉我们,我和你嫂子就在隔壁。”

老妇薛凤怡领着上官凝萱退出了房间,轻声言道:“凝萱,莽儿他这次昏迷许久,想必他也早已饿了。他以前最喜欢吃你做的“血燕莲子羹”和“青酥含香饼”,你就费点神给他做点吧,我怕他刚刚醒来,吃不惯那些婢女丫头做的东西。”

“是,母亲,我这就去做。”

上官凝萱应了一声,又问:“母亲,现在要不要再请王御医来瞧瞧?”

“他?哼,庸医一个,不用请了。说不定前几次莽儿发病,就是因为他无能之故造成的。

现在莽儿自己醒转过来,虽说不记得以前之事,但我看他身体似乎比以前好了许多。由此可见莽儿的病本来是不重的,只是被那个庸医给生生治的病重。待过些时日我亲自走一遭,去天阳谷请神医过来瞧瞧。”

老妇对于刚刚那个王御医着急退走之事耿耿于怀,将心中积攒下来的怒气全部撒在了他头上,琢磨着寻个时机找人灭了他,出一口恶气。

“母亲,天阳谷那些神医传承先秦方士徐福,历经两百于载,名传天下,是我上官家最大克星。素来只见他们主动医人,不见他们被动救人,您老能请得动他们出山救治吗?”

上官凝萱叹息一声,加快脚步出了房门。

当下一时无话,王莽躺在床上竭力回忆着自己的事,琢磨着两女为什么要骗自己。老妇薛凤怡盘算着怎么才能请动那些真正的神医出山救治王莽,替王莽恢复记忆。上官凝萱则朝着厨房一路小跑过去,替王莽准备食物。

数个时辰一恍而逝,从后世穿越而来的王莽躺在床上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想找出问题根源所在。

但是,自当那时他昏迷过去后,所发生的事情他本来就一概不知,因此他又岂能想出什么名堂?他所有的记忆只有在山洞坍塌之前,在雷击之前。至于山洞坍塌之后、雷击之后的事情,他的记忆里没有丝毫痕迹。

(本章完)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中文网阅读!w#w#w..c#o#m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