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穿越者之耻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我不是老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第001章 穿越者之耻

分享到:
关闭

“铁头大将军,上啊……”

“看不出这小家伙真能打,再胜这局可就十九连胜了!”

“老子拼了,两百刀尔压,不信它还能赢!”

“怂货,老子压一千刀。”

“上,咬它……”

某个偏僻的小巷内,一大群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脸红脖子粗的叫喊着。中间留出不大的一小块空地,摆放着一个微缩的金属擂台,两只蟋蟀在里面激斗正酣。

说是蟋蟀,但只是外表像而已。从它们表面泛着的金属光泽,以及肢体上明显的驱动装置,不难看出这只是两个蟋蟀外形的微型机器人。

两只机械蟋蟀一大一小,大个的几乎是小个的两倍,体型相差极为悬殊。可让人意想不到的,却是那只小的占据上风。只见那小东西在罐子里辗转腾挪,大蟋蟀被耍的团团转。

三五个回合过后,大蟋蟀似乎是攒够了怒气值,挥舞着机械大颚正面强攻,显然准备拼着掉血也要开大硬刚。

面对来势汹汹的攻击,小蟋蟀沉着冷静,一个拉风的蛇形走位,灵巧的避过攻击。随后,小蟋蟀并未后撤,而是果断闪现近身,一口暴击正中颈部的驱动连接轴。

大蟋蟀虽然防高血厚,但架不住小蟋蟀咬住要害不撒嘴,火花电流四射,那血线是嗖嗖的往下掉。一番挣扎过后,终于空血倒地,被小蟋蟀拿下虫头。

“哈哈哈哈,十九杀了!!还有谁?!”

李牧站了出来,扬天狂笑,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势。

作为机械蟋蟀的主人,李牧有理由骄傲。但作为一个穿越者,李牧就该被吊在耻辱柱上遗臭万年。

李牧今年23岁,穿越到至今已23年。这个年纪在穿越众中绝对算是大龄,放在其他同僚身上,不说是称王称霸,也早该名扬四海。可换成李牧,完活出了别样的人生。

仗着投胎的家世好,整日里是吃了睡睡了吃。上辈子就是半个宅男,这辈子更是宅的彻底。稍微有点不宅的活动,也和积极上进毫不着边。亲民点的斗鸡斗狗斗蛐蛐,上点档次的喝酒泡吧逛窑子,日子过的那叫一个奢靡颓废。

穿越者该有的豪情壮举,在李牧身上是没有分毫。穿越者的光鲜和成就,更看不到半点。李牧所拿的最大成就,也就刚刚拿的斗蛐蛐十九杀。若真有穿越之神的存在,一准得跳出来把这货回炉。

不过,如果穿越之神真出来谴责,李牧也是有说辞的。

穿越的前辈们之所以无往不利,归根结底靠的是什么?积极上进固然不可或缺,但最重要的一项,是作弊。

历史位面的抄抄古诗玩玩金融,靠超前智商碾压华夏老祖宗;都市位面的是各种金手指,和富商高官称兄道弟打脸五大洲四大洋;至于苦逼的玄幻位面,虽然也是花样百出,但说到底就是比谁拳头大。要是不能一个人单挑宇宙,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李牧的运气很背,落在了生存压力最大的玄幻位面,而且还是一个科技含量相当高的玄幻位面。

看两只机械蟋蟀就知道,放到21世纪的地球,这种灵活到不像话的微型机器人只有科幻影里才能看到。可是在这里,只能算是不入流的街头赌博游戏。

因为高度发达的科技,早在数万年前,这个世界的人类便已踏上星辰大海的征途。如今不能占据一个星系,都不好意思宣称自己是主权国家。征服一片大陆就能留名千古的事情,早已一去不复返。

不过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固然是高,但起主导作用的却是修炼。

别看高科技的玩意的那么多,可只有低端产品才会用到电能热能之类。真正的高科技,所用到的都是“源能”。

源能是人类自带的一种生命能量,无需经过什么特别仪式觉醒,即便是婴儿也会拥有,只不过是源能等级上会有差异。

就像一些古老的修真小说一样,仙人们飞天遁地都需要用到真元仙气。这个世界也是如此,只不过用源能驾驭的不是飞剑法器,而是战舰机甲乃至汽车手机这种日常物件。根据物品科技含量的不同,需要源能等级也会有所差异。

初级,C级,B级,A级,S级,SS级,SSS级……

类似手机这种日常物品,最低端的只需要初级源能就可以使用。而像星际战舰那种高端货,则至少需要S级源能才能驾驭。

而在这种世界背景之下,李牧的作弊器是什么?

老二!

想歪的去面壁,这个和人体器官没关系。

高大一点叫“天下第二”,正常一点叫“第二结界”,可归根结底,就塔玛的是“老二”。

结界发动之后,能够瞬间锁定范围内的最强者,可复制对方所有的战斗技巧及经验。对方离开结界范围,复制来的能力同样会随之消失。

听起来是很拉风的技能,却有着相当要命的限制,那就是注定比复制对象弱。

这个弱是绝对的,不存在有任何超越的可能。复制的来的东西,永远都不可能超过本体。也就是说,李牧可以吊打结界范围内的所有人,却唯独会被复制对象压制。

如果只是这样,李牧并非不能接受。大不了自身努力努力,再加上作弊器辅助,一样可以吊打宇宙。但是偏偏另一个问题,彻底杜绝了拼搏进取的可能。

得到第二结界的同时,穿越之神或许为了平衡,剥夺了李牧另外一样东西,所有人都本该拥有的东西。

个人的成长性。

说简单点,李牧不能通过努力提高自身实力,一丝一毫都不行。不管是吃大补丸还是啃虎鞭,不管是做俯卧撑还是修炼葵花宝典,李牧都不会有丝毫改变。弱是弱不下去,但坚挺更是坚挺不起来。

要是在其他位面混还能凑合,可在玄幻位面混这却是硬伤。万一有人在结界范围之外来上一发,或者天上掉下个花盆什么的砸在头上,分分钟就得嗝屁。

况且话说回来,就算凭着主角气运克服种种困难,随时把危险限制在结界范围内,也总会有一个人稳稳压李牧一头。哪怕混到宇宙级,也只能是老二。

这能忍吗?

不能忍!

所以,李牧痛定思痛之后,决定过另一种人生。

以前最大的梦想便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现在身体素质虽然废柴了一点,但架不住投胎水平不错,有个相当给力的老爹,生下来就已经是人生赢家,自己奋斗不奋斗还有那个必要么?

这种思想绝对不健康,绝对不值得提倡,绝对要进行批判和唾弃。但李牧的本质就是一普通宅男,指望有太高的觉悟也不现实。

总而言之,李牧现在小日子过的很舒心,一点都不想改变。接下来他的目标,就是继续混吃等死,最后寿终正寝活活睡死在床上,给他的穿越人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不过现在,李牧还是要完成眼前的目标。

斗蛐蛐二十杀的成就。

这个成就目前来看有点难度,因为经过前面的十九场屠杀,已经没人敢和李牧再赌。反倒是刚输了的胖子看中机械蟋蟀,想和李牧买。

“兄弟,你这个真不错啊,卖我怎么样?”胖子捡起李牧的蟋蟀,满脸堆笑。

“不卖。”李牧一口回绝。

“商量商量,价钱好说。”胖子仍在争取。

“没人玩我就走了,卖是不可能的。”李牧伸手索要。“看够了就还我吧。”

胖子很不情愿,但也不敢硬抢。这里是北门市,雷云星的最高权力中心。街头聚赌被抓到最多被罚点钱,可要是打架斗殴的话,那可是要进牢房的。

刚要把机器蟋蟀还给李牧,可胖子突然注意到蟋蟀腹部有一个标识。胖子感觉那个标识很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一把利剑,贯穿雷电,下方有两个不起眼的小字。

就在胖子仔细辨认那两个小字的时候,李牧的手机刚好响起。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号码,李牧很不情愿的接通。

“鱼儿啊,啥事?我不是说了么,你要是在车里等着无聊,可以先去逛逛街嘛……”

“啊?老头子找我?整天忙的跟什么似的,驴年马月都见不到一回,怎么突然想起我来了?”

“什么?叔亲自打的电话啊……”

“算了,不用回电话问了。在车里等着,我这就去找你。”

李牧挂断电话。

叔是老爹最亲信的人,他的话可以权代表老爹。作为一个职业的啃老族,最不能无视的人就是亲爹。

“军用?!!!”

刚挂断电话,那胖子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吓了李牧一大跳。

“咋呼什么啊,会吓死人的知道不知道。”李牧翻了个白眼,一把夺回自己的机械蟋蟀。

“你,你这是军用的!”

胖子总算看清了那两个小字,也想起了那个标识代表的意义。

裁决之剑,联邦星际舰队的专属徽章!而这个徽章,绝对没什么人敢伪造。

也就是说,李牧的蟋蟀根本不是寻常微型机器人,而是军方专用的间谍机器人!

间谍机器人虽然不具备战斗能力,但制造时的假设环境毕竟是真正的战场。这种机器人和民用版的掐架,要是能输才有鬼。

“太不要脸了!”胖子眼珠子瞪的滴流圆,激动的指着李牧:“拿军用机器人过来赌,你这是作弊!”

“怎么就作弊了,之前又没说不能用。”李牧撇了撇嘴,收起蟋蟀扬长而去。

胖子又骂了几句,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追了上去。

军用品不可能在民间出售,刚才那小子用的又是最低端的手持式通讯器,一看就是混迹社会底层的盲流,机器人肯定是来路不正。

必须抓住那个无耻之徒,让他赔偿损失,让他进监狱,让他接受正义的制裁!

胖子气喘吁吁的追到街道上,刚好看见李牧进了一辆悬浮车。正要追过去,可冷不丁一瞄车牌,胖子顿时一呆。

行星总署的车,雷云星的行星总署。

这个车牌让胖子意识到,正义无法得到伸张了。

对于掌控三大星系的联邦政府而言,行星总署只能算是二级行政区。可是在行星之内,却绝对是无容置疑的最高权力机构。只要智商正常的人,都不能因为赌博出老千这种屁事,去找总署的人晦气。

胖子很理智,但有一点他猜错了。拿军用机器人赌博的李牧,并非是总署的工作人员。李牧只是有一个在总署工作的爹,一个担任总署署长的爹。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