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早婚影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1.尽兴

分享到:
关闭

卫骁今晚很是尽兴。

他女朋友迟早今夜既乖巧又热辣。

平日里他要哄半天她才陪着他试的体位她今晚都乖乖配合,期间更是各种揪着床单哭着喊“用力”。

女朋友这么娇这么骚,卫骁只觉得……命都要丢在她身上。

卫骁今年21岁,北电表演系大三学生,演员。

女朋友迟早童星出道,也是个演员,只不过她并没学表演,而是在美院学服装设计,以后打算当个设计师。

因为学业、事业的关系,两人长期异地。

卫骁年纪小,正是毛头小子浑身的劲使不完的时候,女朋友又娇小柔弱、娇美动人,每次重逢,都是小别胜新婚,几天几夜窝在家里干没羞没臊的事情不出门的那种。

这次卫骁刚从非洲拍摄完一部主旋律大片回来,大热天呆在非洲两个多月,本以为已经被晒成性冷淡,见到迟早第一秒。

得。

老子正儿八经纯爷们。

时差都懒得倒,搂着媳妇儿一通亲,在盥洗室匆匆来了一发,小丫头一开始有些放不开,放开了那叫一个野,卫骁觉得自己差点没被逼疯,后来转战客厅,再战卧室,越战越勇。

要不是媳妇儿体力实在不济,卫骁绝对可以和她激战到天明。

这会儿,情…事结束,卫骁略有些倦,但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叫嚣着舒服,这事儿,弄得尽兴,灵魂都是美滋滋的。

从床头摸了烟打算来一根事后烟接着爽,但想到旁边媳妇儿闻不惯烟味,悻悻作罢。

转头瞥见她还在那颤,凑过身去,乖乖给人做后…戏,就着她脖子、肩颈一通亲,手在她背上温柔抚着。

小丫头眼神仍有些失焦,表情更是一片迷蒙,白嫩的脸蛋鲜艳的潮红着,樱花色的唇瓣被吮得有些红肿,微张着喘着粗气,那具白白净净的身体上,此刻更是各种红痕和爱痕,混合着汗味和麝香味,满满都是他的痕迹,也昭告着刚才的□□是何等的激烈。

卫骁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有那么一丁点禽兽。

但更禽兽的还在后边,不过扫了小丫头一眼。

我操了。

他竟然还想来。

卫骁在那部主旋律大片里演了个狙击手,为了演得像,天天和枪培养感情,平时都是抱着枪睡的。

原本光滑鲜嫩的手摸久了枪,摸得起了老茧,有点粗糙。

粗糙大手抚摸着那具情…事过后光滑潮湿的身体,动作慢慢变重,力气渐渐大了几分。

“媳妇儿……”

他喊了她一声,声音像是浸透了春水的沙,低沉、沙哑、性感、撩人,显然这把嗓子的主人已经情动。

迟早好半天才缓过那阵,秋水杏眸里迷蒙渐渐散去,变得一片清明,就连神色也透着几许高不可攀的清冷来,只是她刚才狠狠经历了一番风雨摧残,哪怕故作冷漠,却也是娇艳欲滴。

卫骁就觉得,我操了,媳妇儿这眼神,哪怕是冷着的,也如同小钩子似的勾人。

他心痒难耐,嘶哑着声音开始哄她:“媳妇儿,要不咱……再来一次。”

迟早瞥了一眼枕边蠢蠢欲动的男人,眉宇拧紧,她“啪”的一下把那只大手打开,骂道:“起开。”

然后也不看他,只从床下把那件白色的丝质睡袍捡起,坐起身,给自己套上,系好腰带,立马下床。

给折腾得有些狠,性感带上各种疼,腰肢酸痛无比,双腿抖如筛糠,她刚下地,腿下一阵发软,没站稳,竟跌倒在地。

好在她脚下是柔软的浅灰色羊毛地毯,这一摔,并不疼,就是怪丢人。

“噗……”

身后,卫骁毫不客气地喷笑出声。

卫骁这人吧,大帅比无疑,只是他并不是时下最流行的奶油小生的帅,而是那种硬汉纯爷们的帅,他面部轮廓立体,气场偏冷酷,浑身上下都刺儿刺儿的,眼底更是带着股狠劲跟轴劲,看谁都是一种不爽的模样。

这男人,平日面瘫扑克脸习惯了,笑点高到离谱。

但,每当迟早下不来床、合不拢腿、扶着老腰、双腿发软的时候,他就控制不住的笑出声,这笑声,爽朗又得意,显然,他对自己某方面的能力无比骄傲自得。

迟早给人这么嘲笑一通,自是羞愤赧然,她撑起身体站起,凶巴巴看了过去。

卫骁浑惯了,天不怕地不怕,却怕迟早凶他,当即止住笑声,痞痞地反击:“凶什么凶,你自己腿软站不稳,还不准我笑了。”

迟早没搭理他,因为此刻卫骁身上,写满了五个大字,低级恶趣味。

她不想和这样低俗的男人有过多交流。

冷冰冰横了他一眼,迟早往盥洗室走去。

卫骁看着迟早朝自己甩脸色,心底就各种不屑跟嘲讽。

这女人啊,真他妈不能惯,一惯就蹬鼻子上脸的。

想当初,他媳妇儿那叫一个乖巧柔顺,天天“骁哥”“骁哥”地喊着,不止一次表示想跟他有个家然后给他生猴子,在床上纵是放不开但只要他哄一哄她再累都会配合。

现在,得,各种爱答不理,凶巴巴甩脸色,偶尔还对他上下其手一阵打。

给惯坏了。

但这人是你惯坏的,你只能受着,所以卫骁哪怕被凶了,仍是问道:“干嘛去?”

迟早头也没回,惜字如金:“洗澡。”

卫骁立马下床,大步走到迟早身边:“我帮你洗。”

迟早一记眼刀就甩了过来,她声音冰雪一般清冷:“不用。”

卫骁定定看她,坚持。

迟早和她对视,因为之前哭过,她眼眶仍泛着鲜艳的红,但眼底一片固执跟倔强,显然是绝不要他帮忙的。

两人大眼瞪小眼好一阵,气氛便僵持了下来。

最后还是卫骁退了一步,他平淡地道:“算了,你自己洗吧。”

说着,转身,重新把自己扔上了那张Kingsize的柔软大床。

他趁着清洗然后又来一次的前科还挺多的,如今她不肯,他不好惹恼了她。

只是,倒在床上的卫骁,心情莫名不爽。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就觉得迟早现在对他,没以前那么上心了,望着他的时候双眼不像是以前那样亮晶晶的了,平日里脸上的笑容没以前那么多了,有时候他跟她亲密她还有点抗拒……

不会是……有人了吧!

这念头一浮现,卫骁莫名烦躁,手又去床头柜摸烟,这次却没克制住,而是直接摸出一根,叼在嘴里,点燃。

淡蓝色的烟雾袅袅升起,蒙在卫骁脸上,烟雾缭绕里的那张脸雕塑一般深刻立体。

抽事后烟给人的感觉,无疑是空虚、孤独、寂寞。

卫骁也不例外,但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自打跟迟早在一起,他忙着学业、事业和恋爱,每天都过得忙碌、充足、踏实,跟迟早也渐渐有一种宁定安稳、岁月静好之感。

卫骁就觉得,这就是生活最好的状态了,他在外头打拼事业江山,媳妇儿在家里貌美如花,两人一起撑起这个家。

但,现在……

“诶!”

卫骁叹息一声,琢磨着得跟迟早好好谈谈。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