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听书 - 正确走上圣途的方式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进度

6.世事无常

分享到:
关闭

米修斯恭敬道:“多谢大人的流晶石。”

“你去买流晶石就是为了杀这个女巫?”魔法师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轻声问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回大人,是琉璃金。”米修斯的语气很恭敬,蕴含着一丝颤抖。

“琉璃金!好古老的字眼啊,已经好久没见人炼制出这么古老的东西了。”魔法师轻轻慨叹了声,饶有趣味地看着米修斯,“你刚刚竟然提前发现了我?”

米修斯低头道:“我不知道,我只是感觉到一股小小的波动。”

“只是一阵细微的波动么?”魔法师微微沉吟了下久久不语。

米修斯不知道对面这个魔法师为什么又不说话了,捂住自己血流如注的脖子,稳稳站定。

“你可知道我的身份?”魔法师的声音淡淡在房间内响起,伴随着这声淡淡的声音,四颗耀眼的金色六芒星在他的胸前亮起。

“你是圣路易魔法师!”米修斯的声音中蕴含着难以抑制的激动,却被他生生压制住,站在原地,双眼中满是崇拜和激动。

圣路易乃是圣比斯城唯一的一个四阶魔法师,在圣比斯城是超然的存在!

虽然,放眼整个帝国,有着更多的五阶、六阶魔法师,但是,圣路易今年才二十岁!

二十岁的四阶魔法师,就算在整个大陆,又能有几个?他可是帝国所有魔法学徒的偶像啊!

“圣路易大人,请您收我为魔法学徒吧。”米修斯在得知圣路易身份的瞬间,俯下身子,单膝跪在圣路易身前,郑重道。

圣路易淡淡笑了笑,也不让米修斯起来,轻声问道:“为什么?”

米修斯低着头,看着脚下斑驳的老旧地板,微微有点儿犹豫。按照他的想法,当然是为了更强,在这个世界更好地活下去;但是,圣路易是教廷的人,这样说肯定是行不通的;但若是说为了教廷效力,也显得太俗气了。

沉吟了下,米修斯认真道:“为了下次再遇到女巫的时候,不用这么狼狈。”

圣路易饶有兴致地看着低着头的米修斯,心中轻轻慨叹:还真是个聪明的家伙呢,虽然只是小聪明。

见圣路易不说话,米修斯的手心里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心中很忐忑。

“想做我的魔法学徒,单单是有天赋还是不够的。”圣路易俊美的脸上一片平静,淡淡道。

米修斯心中一喜,知道这事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稳住内心的激动朗声道:“老师放心,学生定当勤学不辍,不让老师费心。”

圣路易淡然地点点头,抬手间,一股耀眼的银白色光芒轻轻落在米修斯的身上,如春风般温暖,将米修斯笼罩其间。

一股股如水般的温暖将米修斯重重包裹,仿佛春雨滋润久经寒冬的大地般舒畅,令得米修斯不自禁舒服地闭上眼。

三分钟时间不到,米修斯惊讶地发现,自己体内的伤势竟然痊愈了。

好神奇的魔法,比之上一世的各种法术当真是丝毫不落下风!

“现在可以告诉我整个事件的经过吗?”圣路易看着惊讶却不失理智的米修斯,淡淡问道。

米修斯连忙将整个事件的过程说给圣路易听。当然,女巫肯定被说成了觊觎教堂中圣主圣血的肮脏东西,而自己则是被她用强力威胁的可怜小执事,为了心中的信仰靠着炼金术侥幸地将对方杀死,成功地捍卫了自己的信仰。而杀朱利安的那件事,则是闭口不提了。

“你为什么没有一开始就向伊耶达牧师禀报?”圣路易轻声问道。

“我担心她会听到风声跑掉。”

圣路易看着米修斯,眼中泛着光彩,“你就不怕她把你杀了?”

“怕,但是我对自己有信心。”米修斯看着地上已经变成黑炭的女巫用力道。

圣路易淡淡笑着,似是低语,“你可知道,她昨天晚上被我重伤呢?”

一时间,米修斯的脸上汗如雨下。

圣路易没有再说什么,轻轻转身,带着米修斯离开。

米修斯迟疑一下,轻声问道:“女巫的尸体?”

“留着执法巡逻队来收拾。”

米修斯低着头,心中一阵后怕,跟着圣路易走出了这件阴暗晦涩的房间。

走到教堂前的广场上,一阵凉风吹来,米修斯顿时觉得背心一阵透凉。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部打湿;至于是在应付女巫的时候多些,还是在应付圣路易的时候多些,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圣路易带着米修斯回到教堂,伊耶达牧师和迪奥比长老等众多神职人员连忙出来迎接,等他们看清楚圣路易身后的米修斯的时候,脸上都闪过一阵古怪的神色。

“前两天出现的女巫死了。”圣路易的话让在场的神职人员一喜,但是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们彻底愣住了,“是米修斯杀的,他是个勇敢的年轻人。”

整个教堂里瞬间陷入死寂,每个人的眼中都是一阵错愕。

良久,伊耶达牧师才轻轻咳嗽两声,轻声道:“尊敬的圣路易大人,我们不是怀疑你说的话,只是……”

“米修斯,你自己解释吧。”圣路易看了眼神后的米修斯,轻声道。

米修斯不得不走上前来,轻声将整个事件的经过解释了一遍。

整个事件在米修斯的叙述中显得很平淡,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甚至连他自己差点儿被女巫杀死的细节都忽略过去,但是在场的教堂的神职人员还是听得一身冷汗。

那可是凶名卓卓的女巫啊!早就应该下地狱的肮脏异端啊!米修斯竟然一个人杀了她,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米修斯,你应该告诉我们的。”迪奥比长老心有余悸道,显然对米修斯鲁莽的举动很不赞成。

米修斯恭声道:“米修斯下次会注意的。”

伊耶达牧师正要说什么,就被圣路易的话弄得愣住:

“我要收米修斯做魔法学徒。”

圣路易的声音不大,但是在沉寂的教堂中却显得那样响亮。

众人都是一愣,等到反应过来,看着米修斯的神色各异。

迪奥比和伊耶达都是面露喜色,真心替米修斯高兴,另外的有些执事和长老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是眼中都充满着嫉妒。

“多谢圣路易大人垂青,我想米修斯不会让您失望的。”迪奥比对着圣路易恭声道。

圣路易淡淡道:“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从明天开始,米修斯除了早晨的祷告,就要呆到我那里去了。”

“是。”米修斯轻声道。

圣路易静静走出教堂,抬起头,眯着眼看着天上不算耀眼的太阳,轻声呢喃道:“他当然不会让我失望,他的天赋可在我之上呢。”

圣路易走后,教堂里恢复平静,良久,伊耶达牧师才打破了平静。

“勇敢的米修斯,杀了女巫可是个大功劳,说吧,你想要什么奖赏。”

“米修斯不需要什么奖赏,只要能够常常侍奉上帝,米修斯就心满意足了。”米修斯的声音依旧虔诚,面色平静。

迪奥比赞赏地笑了笑,道:“这样吧,教会在东城区还有一套空房子,就奖给米修斯吧,这样他来教堂也方便。”

伊耶达显然对这个提议很赞同,轻轻点点头,说道:“那就这么决定了,你安排几个人把房子收拾打扫下,尽早让米修斯搬过去。”

说着,伊耶达牧师慈祥地看了眼米修斯,柔声道:“这么多年,米修斯一直住在贫民区,真是苦了他了。”

“是啊,这么小的孩子还要照顾一个年老的老人,是挺不容易的。”迪奥比长老看着米修斯走出教堂的背影,低声应和着伊耶达牧师。

离开教堂,米修斯心情终于彻底放松下来,脚步轻快很多。

自己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自从十四年前来到这个世界,米修斯一直想着的就是揭开自己来到这里的谜团。如今,成为一个魔法师,掌握这个世界最深处的秘密,或许是自己揭开谜团最快的途径了。

米修斯回到西北贫民区小屋的时候,西方的天际还有着淡淡的晚霞,贫民区的人们都结束了一天机械的忙碌,眼神木木地坐在门口发呆。

他今天特地从坊市多买了几片白面包和一瓶牛奶,本来还想买一只烤火鸡,但是生生忍住--兜里的铜币已经不多了。

维纶德爷爷一如既往地坐在门口,笑意盈盈地看着米修斯进门,温和慈祥。

坐在摇摇晃晃的餐桌上,看着桌子上比平时多了一倍的白面包,维纶德爷爷微微一愣。

“维纶德爷爷,圣路易大人收我做魔法学徒了。”米修斯小心翼翼地咬着松软可口的白面包,语气愉快道,眼中闪过享受的神情,显然白面包的味道比黑面包的好极了。

维纶德苍老枯黄的脸上露出笑容,轻声笑道:“我就知道我们小米修斯不是一般的孩子,竟然要去做魔法学徒了,而且还是圣路易大人的魔法学徒。”

“我杀了一个女巫,伊耶达牧师决定奖赏我一套房子,就在东城区,我们过两天就可以搬过去了。”米修斯小小地抿了口牛奶,声音中蕴含着小小的雀跃,嘀咕道:“这些该死的异端,早就应该下地狱了。”

维纶德拿着面包的手轻轻一抖,口中惊呼道:“什么,你杀了一个女巫,你有没有受伤?”语气很着急,充满着担忧。

米修斯骄傲地昂起头,“维纶德爷爷,你也太小瞧米修斯了,圣路易大人可是说我很勇敢呢,为上帝杀一个异端不会有什么事的。”

“是的,我们的小米修斯最勇敢了。”维纶德慈祥地笑着,小口小口地吃着面包,眉眼间满是笑容,很欣慰的样子。

用过晚餐,米修斯一如往日,坐在昏暗的油灯前翻着那本《天堂的王国》,只是在阅读之前,米修斯看着油灯中仅剩下的一点点灯油,微微有些心疼。

照着以往的进度,看了三个小时,耳边传来维纶德爷爷熟悉的呼吸声,米修斯轻轻合上书,小心翼翼地从怀中掏出一块石头。

石头很平凡,只有两个拇指大小,如普通的鹅卵石般,表面是淡淡的黄色,其上点缀着一粒粒细小的斑驳白点、黑点,摸在手上很光滑,有股淡淡的暖意。

凑在油灯下,细细地打量着这块石头,米修斯又想起了那个漆黑的夜晚,那张苍老的脸,那声低沉的叹息。

只是,他没想到,时隔十四年,那个老人当初留下的这块石头竟然在最后的时刻救了自己的命,还真是世事无常。

米修斯轻轻摩挲着手中的石头,脑海中闪过女巫手上不断蔓延的淡银色光芒,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女巫那凄厉的惨叫声。

摇了摇头,米修斯嘴角苦笑,要不是这块石头,自己今天已经死了。

还真是一块耐人琢磨的石头啊!

米修斯心中慨叹一声,再次将石头贴身藏好,吹灭了油灯。

躺在硬得硌人的床上,米修斯翻来覆去,目光灼灼,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部是今天圣路易大人的那句话:你可知道她昨晚上被我重伤呢?

每当脑海中响起这句话,米修斯就觉得背后一股寒意陡然升起。

如果昨天晚上圣路易大人没有追杀女巫,如果昨天晚上女巫没有身受重伤,那么,现在的自己又将在什么地方?

米修斯不敢再去想,也不想再去想,强迫着自己闭上双眼,陷入沉静,不多久,就沉沉地睡去。

睡梦中,米修斯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好像回到了从前,和那个美丽的少女一起坐在星空下,耳边是夏日里的虫鸣蛙声,身下是芬芳的草地,微微的凉风从脸颊上拂过,静静无言。

怀着这份美好,自己和美丽的少女在夜空下沉沉地睡去,嘴角泛着浅浅的、甜甜的微笑。

可是,就在自己睡去后不久,身后陡然剑光一亮,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黑暗的深渊般,无尽的黑暗如同潮水般袭来,瞬间将自己吞没。

当自己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和躯体,他找不到熟悉的容颜,看不到璀璨的星空,任何熟悉的东西都消失不见,那种彷徨和无助一下子袭上心头,铺天盖地。

“谁!?到底是谁!?”

惊恐的米修斯大吼一声,猛然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额头上满是冷汗。

维纶德爷爷被惊动了,摸摸索索着起床,米修斯听到声响,连忙道:“我没事,维纶德爷爷,只是又做了个噩梦。”

窸窸窣窣的声音停下来,维纶德爷爷轻轻慨叹了声:“可怜的孩子,愿上帝保佑你。”

起身下床,米修斯爬上了这座摇摇欲坠的小木屋的屋顶,静静地躺在上面,看着沉闷的夜空,怔怔出神。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