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科幻·灵异 > 我就是阴阳先生 > 第一百零三章 寄魂牌

我就是阴阳先生 第一百零三章 寄魂牌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我就是阴阳先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那么夏伟的这个朋友的实力就有些大了。

难道是酆都大帝?

不过夏伟不告诉我,肯定有他的用意,可能日后我会知道也不一定。

“师傅,有了这一魂我就可以有很高的道行了吗?”我问道。

“你想的美了,无非就是让你有了别人七八年左右的道行,毕竟叶思思那丫头给你贡献了那么久,也是苦了人家了,对了,我去的这段时间,你记得要找他,还有,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我会第一时间赶来,还要记得看我给你的那些书。”夏伟说道。

我哦了一声,静静地听着夏伟的话。

夏伟说别人想要高深的道行没有个五六十年是不可能的,而刚入道到有道行和修炼最起码是二三十年之后的事了,是以很多的道派里头的道士都是胡子很长,而且头发发白的老道士了,而那些年轻道士基本都是学了点皮毛的,可茅山宗就不一样了,因为茅山宗不仅道法高深,而且术法凌厉,人也不大,就是因为茅山宗的先辈发明了一种叫寄魂牌的东西,可以让人的道行修炼事半功倍,但这个寄魂牌必须是由师傅制作并放置,就是为了防止徒弟心术不正,而知道寄魂牌的位置,自然也就可以由师傅自己亲自除去,而寄魂牌的位置只有自己的师傅知道,寄魂牌如果没了,那自己的一身道行也就没了,就好像湘西的那种本命蛊一样,本命蛊没了,人也就快了。

“师傅,这寄魂牌真的这么厉害?”我问道。

“没错,之前你拿到的那块牌子,估计也是寄魂牌的一种,下去的时候,需要带着他一起,不然的话,你那一魂很难招回来。”夏伟说道。

我点了点头。

“你想不想要寄魂牌?”夏伟看了看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想。但是不知道要咋做啊?”

“寄魂牌的制作方法刚好我会,现在茅山宗里面会这个的人几乎是没有了,因为这些术法之流的都是茅山密宗的东西,现在的茅山宗是茅山显宗,就是表面上的道教,但并不会高深的道法,而那些驱魔斩邪的事都是由密宗的人做,但是茅山宗在当年出了一些事,导致密显两宗闹翻了,也就断了联系。”夏伟说道。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道教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道法,那些要驱魔斩邪的,明面上都是来找显宗的人,而显宗和密宗虽然都属于一个道派,但是密宗学的是正宗的道法,而显宗只是皮毛,密宗的人是经过挑选的,由显宗的人引荐,然后密宗的人出手,可茅山宗因为密显两宗的人闹翻了,所以最近风头不盛了。

不过夏伟跟我说了这么多,他还是很偏向茅山宗的,难道说他之前是茅山密宗的人?不然的话怎么会知道这么多茅山宗的东西?而且他给我做解释的时候,也是用茅山宗的理论讲的。

“师傅,到底你是阴阳先生,还是茅山宗的人啊?”我问道。

夏伟看了看我,有些黯然神伤,随后说道:“我是个阴阳先生,这没错,但你师公,也就是我的师傅曾经是茅山密宗的人,只不过因为一些事退了出去,而他教我的也都是茅山密宗的东西比较多,之后的东西,也都是我自学的,我做阴阳先生也是继承我师傅,阴阳先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现在市面上的那些阴阳先生,都只是看风水的,而真正的阴阳先生,是贯穿阴阳的人,所以,阴阳先生这一脉也快要失传了,我是最后的一脉,你也是。”

阴阳先生一脉?难道阴阳先生也是一个派别吗?

“师傅,阴阳先生也是一个派别吗?”我问道。

“在以前是,现在不是,在以前的时候,阴阳先生特别的少,而且都是世传,但后来突然就消失了,接着日本传出了阴阳师这个行业,可那个行业跟我们的阴阳先生差不多,但并不如我们的阴阳先生,而阴阳先生消失之后,中国出了各种道派,这些道派就是传承自阴阳先生的,所以要做阴阳先生,必须精通各个道派的道法,而我和我师傅,就是阴阳先生这一脉的最后的人,你将来也会是,但要做一个阴阳先生并不容易,因为各个道派的道法之间有的可共存,有的却是会互相伤害,如果一个不小心被反噬,那就证明不能做阴阳先生,这也是命。”夏伟想了想,说道。

我点了点头,懂了一些阴阳先生这个行业。

夏伟说的这个阴阳先生,并不是我们现在所知道的阴阳先生,现在的阴阳先生,大都是给人看风水,算命的,懂一些玄学的,而夏伟说的阴阳先生,是精通各道派道法的,实力很强的阴阳先生。

只不过,我能不能做这个阴阳先生,还得看我会不会被各个道派的道法给反噬,如果我一旦被反噬,那就代表我不能做阴阳先生,而且我也会挂了。

陆判官此时看了看夏伟,眼神里不再有之前的蔑视,而是恭敬。

“夏大人,之前不知道你是阴阳先生,多有得罪,不过,不知道逆天改命这个事,是不是你做出来的?如果是,还是小心一点为好,毕竟天命不可违……”陆判官说道。

夏伟瞪了一眼陆判官,说道:“不该你管的事,就别多嘴,祸从口出,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的跟在他们两个身后,但别现身,他们有危险了,你再现身,懂了没?”

陆判官被夏伟的这个眼神吓得不轻,连忙点头,说一定保护好我们,让夏伟放心的去吧。

夏伟这才点了点头,有了陆判官的保护,相信我和陈龙也不会再出什么大事了,而如果连陆判官都处理不好的事,那就只有夏伟亲自出面才能处理的好了,而那时候,可能就是闾山派的人亲自出手对付我了。

不过,我如果找回了我自己丢的那一魂,再配合上寄魂牌的话,恐怕一般人也对付不了我了,就连叶浩如果再次出现,他也不会再是我的对手了。

“对了,师傅,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你。”我说道。

夏伟看了看我,问:“啥事?”

“我哥……他是怎么死的?”我问道。

这个问题其实困扰了我很久,我也一直以为是闾山派的人杀了他,可后来我发现,这和闾山派的作风不符合,闾山派的人想要帮助秦始皇建立一直阴兵的军队,就不可能杀了我哥,这样的话,他的魂魄就没有了,而且人也不再了,虽然说损失了一个人,并不会造成什么,但他们也不会做这种事,那么,我哥的死就很可疑了。

不是闾山派的人,那又会是谁?

我嫂子吗?那就更不可能了,她一直让我哥和我逃,怎么可能还会要我哥的命。

而之后,我爷爷说他对不起他,说他害死了我哥,所以才选择让我哥的魂魄进到我嫂子的肚子里,从而生下一个大逆不道的鬼婴。

难道杀我哥的人,是我爷爷吗?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当晚,根本就没有人出去。那又会是谁?

“这个我不清楚,但肯定不是闾山派的人干的,你爷爷的嫌疑很大,只是我想不通他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也有可能是别人干的。”夏伟听了我的问题后,沉思了一会,说道。

我点了点头,夏伟的猜测跟我猜测基本一致,闾山派的可能性很低,我爷爷的可能性最大,但他的动机并不了解。

不过我相信,真相总有一天会公布于众。

只是,我现在担心的是,我爹娘在早上的时候,会不会醒来,本来按照夏伟的意思,六点多的时候,这些鬼差是必须要下去的,可现在陆判官需要留在我们边上,那他岂不是不能下去了?

“师傅,我爹娘真的能醒过来吗?”我悄悄地走到了夏伟的身边,问道。

夏伟点了点头,说:“放心吧,太阳一照,就能醒来,陆判官他自己会消失的,你不用担心,只要你们不叫他,他是不会出来的。”

我点了点头。

和陈龙一起坐在了沙发上,等待着日出的来临。

说真的,这个时候的我,特别的兴奋,想想自己的爹娘马上就要活过来了,比什么都要开心,而且最关键的是,我努力了那么久,终于得到了回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陆判官也一直在我们身边,夏伟则管自己回去睡觉了,丝毫没有理我们,不过陆判官这回倒是老实了,可能是知道了夏伟的实力后,不管再放肆了。

快到六点半的时候,陆判官突然说道:“我先走了,不能超过一天一夜不回地府,你们有事,喊我就可以了,我会尽快到的。”

我点了点头,随后,陆判官就走出了房间,消失不见了。

陆判官消失后没多久,太阳就升了起来,太阳光很暖,缓缓地照在了我爹娘的身上,我看到我爹娘的手指动了动,随后他们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了。

。m.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