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科幻·灵异 > 我就是阴阳先生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水落石出

我就是阴阳先生 第一百三十二章 水落石出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我就是阴阳先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要知道这地面上都是青砖铺成的石路,本来不比寻常泥土,可鱼肠剑即是“嗔物”,同时又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一刺之下,顿时整柄剑身都如同刺进豆腐里头,一下就没了底,而符布下头那些挪动的玩意一下子也就没有了动静,“臭小子!那个假扮陈雄鬼魂的人好像就在附近施法,过来帮忙!”

眼见夏伟双手顶着鱼肠剑一时间腾不出手来,我那是赶忙飞奔而上,那是从神坛上抓起一抓硫磺的粉末就往黄布上撒了上去,紧接着右脚踏地,只听这声踏地声啪的一声,那黄布上竟然自己冒起了青烟,好似就要给烧着一样,“混蛋!还想往哪里跑!”夏伟大喊一声,本想提着鱼肠剑就冲到黄布之上,可哪想黄布上咯啦一声,一道黑影破布而出,顿时朝着凤凰县城后山半山腰的祭坛方向飞去。

“小源!你留在这儿看着,我追过去看看!”还不等我说话,夏伟那是早就把神坛上的家伙一股脑都转到自己的布袋当中,快步朝着祭坛的方向奔去。

说实话这一回其实倒是挺以为的,本来按照夏伟自己的想法,这蛊毒就然有一半那是靠着实物来施法的,这一定会在金家大宅中留有痕迹,所以便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布一个雷局,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可哪里想到那个假扮陈雄鬼魂的混蛋似乎知道了这事,本想从中作梗,毁掉证据,不过那人似乎低估了夏伟和我师徒俩人的实力,是以到头来这是陪了夫人有折兵,让夏伟和我给破了法。而最后那破符布飞走的黑影,应该是对方看势头不对,想要收法的动作。

夏伟对着黑影消失的方向疾奔了大概十几分钟,终于来到了当地的祭坛,不想竟看见那祭坛前边的草地上那是摆着一堆燃着的蜡烛和香火以及一些做法的器具,“那人果然是在这施法的!”看到这些玩意,夏伟意识到刚刚果然有人在这人施法,可是这人却是去了哪里呢?!

细细观察了一下地上那些用来做法的器具,夏伟竟然发现在那香烛前边那是躺着一只大约两根手指并起来长短的的蜈蚣,而观其样子这只蜈蚣已经是奄奄一息,全身上下都在抽搐,估计在多等个一时半会就会断气了,“这的确是刚刚从我的雷局逃跑的东西……蛊毒一破,这施法之人一定会被法术给反噬的,他跑不远!”想到这里,夏伟又是仔细在四处找了找,果然在一处草地上那是找到了一丁点新鲜的血迹。

“这会看你往哪里跑?!”夏伟冷笑一声,那是顺着地上的血迹开始寻找起来,大约找了十多分钟,他那是顺着血迹找进了山中的林子里,而在一处小溪边,赫然发现一身着深蓝色的男子躺在溪边…

夏伟见状那是躲在暗处观察了好一阵,发现那人的右小腿上那是缺了好大的一块肉,而地上那些血迹都是这人留下来的。

“这是……”虽说那躺在溪边的男子正昏迷不醒,可夏伟害怕这只是一个陷阱,于是只得小心翼翼地慢慢靠上去,等靠近了接着月光一瞧,不想夏伟顿时倒吸了口凉气,惊道:“吴翁?!这……这怎么会是他呢?”吃惊之余,夏伟只见吴翁一脸青紫,想来铁定是身中剧毒,而夏伟小心靠过去,用自己的手指放到吴翁的鼻息下边想看一下他是不是还有气,“断气了?!”

看着吴翁逐渐变得冰冷的尸体,夏伟对于这金家闹鬼的事情多多少少有了明了,只是还不敢下了定论,于是只好先把吴翁的尸体给扛回金家再说……

等夏伟扛着吴翁的尸体回到金家大宅,正在等待的众人也是着实一惊。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所谓的陈雄的鬼魂竟然就是吴法师?!”金莲和刘老汉面面相觑,似乎都有些不相信,而夏伟只是打了个哈哈,说道:“这应该不会错,本来之前我听金大姐说她身上那个‘金蚕蛊’没有伤害那个装成陈雄鬼魂的人而感到奇怪,如今看来到还真是只有吴翁符合这个条件……”

这“金蚕蛊”虽说是蛊毒,可是它本身具有灵性,而当年这玩意可是吴翁的师傅翘二炼制出来的,是以估计这“金蚕蛊”除了保护宿主金莲之外那还识得它真正的主人,翘二的气息。

而吴翁是那翘二的徒弟,所学的东西自然是翘二给传下来的,是以这身上有翘二的气息也不奇怪,所以那天晚上“金蚕蛊”其实是把吴翁当成了翘二,所以才会没有攻击他。

众人听了夏伟的解释,都觉得十分有理,可是转念一想,这吴翁那可是当地出名的法师,他这偷偷摸摸的到金家来使为了什么呢?!“我又不是神仙,这我可就不知道了。”夏伟无奈地耸了耸肩,说:“这个吴翁本事不大,可是心眼那可是坏得可以,刚刚我那是再布雷局,给他这般突然一打扰还差些走了火,不过这会也算他倒霉,多行不义必自毙!”

“师傅,这话你先别说,这吴翁虽说是被自己的法术反噬而死的,可多多少少与咱们脱不了关系,你看这警察那头问起了咱们要怎么说?”

听了我的话,夏伟只是嘿嘿一笑,说道:“这还能怎么说?你看吴翁这老不死的模样明显就是夜里走山路的时候不小心给什么带着剧毒的蛇虫鼠蚁给蜇到了丢了性命,咱们不过是正巧路过把他的遗体给弄了回来罢了,这吴翁打在月把前就离开了这儿,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所以他的死哪里关咱们的事?!”

夏伟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哪都是一阵无语,而本来刘老汉刚刚还当夏伟是个德高望重的法师,不想这转眼间夏伟看到自己的眼里,这……这怎么就活脱脱像个地痞无赖似的?!

不过夏伟说的这话到也是实在,这年头要是我们把吴翁的死因照实了说出来,估计要被当成是疯子关进精神病院去了,相反吴翁的死因的却是中毒,所以说了出去反而就变成了合情合理了。

就在吴翁中毒死掉的消息传开的第二天,这吴翁家里头不知道怎么就来了许多别的苗寨的苗子,二话不说就开始动手拆吴翁的屋子,好事之人一问之下,才知道吴翁在外头那是欠了人家一屁股债,而如今吴翁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这些债主只好到吴翁的家中,见到什么就拿什么,只希望自己的损失能降到最低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我们几个人先是一愣,可后来联系起所有事情的前后经过顿时都是恍然大悟,明白了吴翁装成是陈雄鬼魂偷偷摸摸进金家的目的。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连吴翁这个在当地极有名声的法师那也是毫无例外,原来早年吴翁那是在外头染上的赌瘾,一不小心那是欠了人家好几万元的债务,而那些债主逼他还债逼得要紧,说什么他要是不还钱的话就把吴翁自己欠赌债的事情在他那地方公布出来!

要知道吴翁这人最好面子,要是这事情被公开了他哪里还有脸再继续在当地混下去,这左思右想解决方法之下那是忽然想起金家……

在吴翁的脑中,这金家大宅那么多,而且其在几十年前在当地那可是出了名的大地主,虽说这金家因为剧变就只剩下了金莲一个人,可这家底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的,所以他便想趁着晚上摸到金家去看看能不能弄出一些油水。

另外,这金家冤案的事情,吴翁那也是为数不多的知情者之一,于是他便想自己如果化妆成当年的陈雄的模样的话一定会令间接害死陈雄的金莲害怕,自己进到金家去偷东西岂不是可以光明正大的?!

吴翁这思路想得到是挺美的,可是他却忽略了金莲对于陈雄的仇恨,所以才会导致了后面金莲想来对付陈雄鬼魂一幕的出现,而吴翁见事情败露,害怕自己身败名裂,是以动了杀心,把这刘老汉身上中“蜈蚣蛊”的事情赖到了金莲的身上,只是不想我们几个人的出现那是完完全全把吴翁的好事给破坏了……

夏伟这老滑头那是三言两语就把吴翁的死给赖得干干净净的,但是这尸体毕竟理论上还是自己发现的,所以不得已必须得留下来做个口供和证人。

由于当地人的证据,再加上夏伟自己又能自圆其说,所以警察那边问来问去最后还真如夏伟所说的那样下了吴翁那是晚上走夜路的时候被毒蛇之类的玩意给毒死的定论,除了刘老汉这几个知情人之外,并没有其他人把吴翁的死联系到夏伟的手上。

就这样,我们几个人又在刘老汉家中逗留了几天,而由于帮了他解决了金莲那边的事情,这刘老汉待我们那是更加热情,三天两头那就是杀鸡宰猪的换着花样给我们几个尝尝鲜,弄得我们几个人那是不亦乐乎。

。m.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