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9.圣泉洗礼(一)

仙魔春秋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9.圣泉洗礼(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黑雾森林暗下去,又亮起来。北渊和北烈阳走在小路上,奔祖屋而去,两人沉默着,任由露水打湿鞋面。走了半个时辰,来到祖屋门前,北渊道:“进去吧,烈阳,爹在这里等你回来。”北烈阳深施一礼道:“爹,我去了。”

祖屋院内,秋不二静静地站在槐树下,见北烈阳进门,点头致意,两人并肩走到厅堂外,北烈阳举手叩门道:“大祭司,北烈阳和秋不二到了。”厅门开处,大祭司青袍木冠,稳坐在桌前,轻声道:“进来吧。”两人走到厅堂内,有人将厅门从外面关上。

北烈阳和秋不二给大祭司施礼,荒木肃声道:“族中长辈已将圣泉洗礼之事,给你们讲清了吧?”两人点头称是,荒木沉吟片刻,道:“那就走吧。”说完,荒木右臂一挥,厅堂内的景象陡然变化,等北烈阳秋不二回过神来,已然身在一间茅屋中了。

那茅屋四壁透风,顶上有一个大洞,一汪碧水,突兀的从半空中流出,在虚空中盘旋而下,落在茅屋地面上。地上是一个方圆十几丈的水潭,一眼望去,深不见底。

泉水涓涓不绝,注入池内,池内明明泉水已经蓄满,却丝毫不见溢出。北烈阳和秋不二深吸一口气,空气极为清新,有一股微甜的味道,让他们不禁陶醉其中。

荒木的声音响起:“吐纳入定,屏气凝神,轮回转世,圣泉洗礼。”声音在空气中飘渺起来,北烈阳和秋不二依言坐下,闭目吐纳。荒木双手指向圣泉,空中分出两道细细泉水,注入两人头顶,两人一阵恍惚,便不知身在何处了。

不知过了多久,北烈阳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身在荒野,左右都是健硕的角人战士,队伍最前面,一个雄壮如山的男人手持长矛,傲然而立。那男人声音浑厚苍凉,大笑道:“诸位兄弟,今日既随我北冥到了此处,便要杀出一片天地来。”

北冥?就在此时,那男人回过头来,在队伍中扫视一遍,似乎在看同伴的反应。狮鼻阔口,剑眉斜插入鬓,正是北烈阳不知祭拜过多少次的北冥大人。北烈阳脑海里划过一道霹雳,呆立当场,自己竟然回到五千年前,见到了九阶炼体功法奠基者,也是天北部落的先祖,北冥大人。

北冥看见发呆的北烈阳,喝道:“兀那小子,你是哪个?”

北烈阳拱手道:“大人,我是天北部落北烈阳。”

北冥眉头皱起道:“天北部落?角人族内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部落?”北烈阳顿时紧张起来,此时天北部落竟然还没有创立,这可如何解释?

就在此刻,荒野深处一阵兽吼,一群荒兽猛然冲出,北冥大叫道:“来得好,今晚有肉吃了。”说完,不顾北烈阳,持矛迎上前去,角人族战士各持武器,跟随而上。

北烈阳感到一股热血直冲天灵,赤手空拳冲了上去。北冥已然和荒兽战在一处,只听两声嚎叫,两只荒狼被长矛刺倒在地,鲜血四处飞溅。

北烈阳发现同行的战士虽然健硕,却没有什么武技,与荒兽搏斗时,直来直去,甚至以伤换伤,惨烈无比。北烈阳是先天武者修为,对比之下,武力竟然异常强大,他游走在战场上,一连救下三个角人战士。

角人战士见北烈阳力大无比,出手如电,纷纷向他靠拢,一个角人战士叫道:“好汉子,用什么武器?”北烈阳叫道:“枪。”

话音未落,一柄长矛飞过,北冥叫道:“小子,用我的长矛。”北烈阳接过长矛,一股凛冽杀气直冲脑海,他禁不住仰天长啸,声震荒野。

北冥手里又多出一根石棒,依然冲杀在前,一场鏖战,北烈阳浑身浴血,荒兽全部被击杀,角人战士也有两人陨落。

北冥率领众人收拾出一块干燥平整的地面,将陨落的角人战士平放之上,有人将遗体上血迹擦干。北冥与众角人战士单膝跪地,口中唱着悲凉的哀歌:“别天域兮奔九荒,前路尽兮望断肠,今身陨兮埋何处,愿汝魂兮归故乡。”

北烈阳跟随着众人单膝跪地,同唱这首熟悉的哀歌,悲从心起,不禁泪流满面,荒野上狂风呜咽,歌声渐渐停歇。北冥带领众人将逝者深深埋葬,又祭拜一番,然后将荒兽剥皮割肉,收拾战场。

一阵忙乱过后,北冥转头问道:“北烈阳,你可愿意随我在荒野征战,为角人族闯出一片天地?”

北烈阳抑制住开口答应的冲动,摇头道:“前辈,我敬你重你,却无法追随,我的战场不在此处。”

北冥长笑道:“既然如此,长矛送你,我们吃肉喝酒,尽欢而散。”

北烈阳向北冥深深施礼道:“多谢前辈体谅,前辈筚路蓝缕,开角人盛世,早晚飞升天域,角人传承,不会断在我等之手,请前辈放心。”

北冥点头道:“小子,何必如此多话,喝酒去吧。”众人慷慨一醉,北烈阳喝到全无知觉,就在荒野里席地而睡。

不知睡了多久,北烈阳感到有人在踢他,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来:“小子,你竟敢在黑雾森林里席地而睡,不怕死吗?”

北烈阳骤然起身,见一个角人女子站在身旁,那女子肤白貌美,双角过寸,正板着脸孔问道:“小子,你哪个部落的,我怎么看你眼生。”

北烈阳施礼道:“前辈,我是天北部落的北烈阳。”

那女子峨眉轻皱道:“前辈?小子,你今年多大?”

北烈阳道:“再过两个月十五岁。”

那女子道:“只比我小三岁而已,叫姐姐,懂吗?”

北烈阳不知道这女子是角人族哪位前辈,不敢乱叫,附和道:“就依前辈。”

那女子见北烈阳不肯僭越,笑道:“算了,你叫我秋云兮好了。”

秋云兮?角人族最后一个飞升天域的大人,身具角人皇族血脉,资质逆天,却甘心为了族人,探索人族炼气之法,以致走火入魔,几乎身陷绝境,最终却奇迹般复原,守住角人族最后的尊严,于九十九岁飞升天域。

这位秋不二的先祖,此时只有十八岁,活生生的站在北烈阳身前。看着秋云兮大人,再想想秋寒秋不二父子,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数百年而已,性格怎么会发生如此剧烈变化?

秋云兮见北烈阳站在原地发呆,伸手推了他一下,笑道:“你是看我漂亮,才发呆吗?”

北烈阳忙道:“晚辈不敢。”

秋云兮摇头道:“你天北部落多是胆大包天之辈,哪有什么不敢的。你若胆小,又怎么深入黑雾森林,席地而睡。”

北烈阳说不清世事轮回,沧海桑田,只好躬身而立,不再说话。

秋云兮见北烈阳头上长角,有先天武者修为,正是年轻气盛之时,竟如此胆小,禁不住心中起意,想要戏弄他一番。秋云兮眼珠一转,笑道:“北烈阳,你跟着我走。”

北烈阳不知道身在何处,原本也要跟着秋云兮,应承道:“晚辈遵命。”

秋云兮不再说话,在林中快速穿行,施展的正是东岭部落家传身法灵蛇诀,北烈阳紧紧跟随,只见前面的身影忽左忽右,忽上忽下,转眼之间,就踪迹不见。北烈阳心中暗暗叫苦,这秋云兮大人看来是生气了,存心要把我甩下来。

北烈阳正在胡思乱想,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嘶嘶声,林蟒!北烈阳连忙收住脚步,背靠一棵大树小心戒备,可惜的是,自己依然赤手空拳,看来北冥大人送自己的矛,根本不能重现在轮回里。

一条身长五丈的林蟒,从林中慢慢爬出,见到北烈阳,身躯盘成一团,昂首而立。北烈阳吃过林蟒的亏,不敢轻举妄动,那林蟒不知什么缘故,只是嘶嘶出声,并不攻击,一人一蟒在林中僵持,北烈阳自知不敌,苦苦地思索脱身之计。

就在此时,秋云兮的声音传来:“北烈阳,你怎么这么慢?”说话间,秋云兮已走到林蟒身后。

林蟒猛然回头,直扑秋云兮,秋云兮一声惊叫,手上多出一支短剑,猛劈蟒头。林蟒舌头横甩,击中短剑,秋云兮身形一转,让开冲撞而来的蟒头。秋云兮尖叫道:“北烈阳,快跑。”

北烈阳哪肯自己逃命,慌乱中捡起一块石头,砸向林蟒。那林蟒一甩尾,正击中石头,石头挟带风声,远远地落在林间。

北烈阳和秋云兮一前一后,与林蟒缠斗不休,声响逐渐惊动林中荒兽,四周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不知有多少荒兽在一旁窥视。

又斗一阵,秋云兮叫道:“你不走,我可走了。”

北烈阳不知道身在轮回中,若秋云兮遇险,会对现实有什么影响,把心一横,叫道:“前辈速去,我来断后。”

秋云兮边跑边道:“小子,算你义气,我逃生后以酒肉祭你。”

北烈阳不敢再分神回答,猛击林蟒,林蟒如他所愿,扑击而至,腥臭的味道令人头晕。北烈阳身处险境,虽然不敌,却毫不气馁,以双拳迎敌。周旋半刻钟,被林蟒用尾巴抽中左肋,北烈阳飞出两丈多远,一口气提不上来,摔倒在地。

林蟒闪动獠牙,继续攻击,北烈阳明知必死,脑海里不禁怨道:“秋不二,我这次圣泉洗礼失败,可是为了救你的祖宗。”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却迟迟没到,秋云兮不知何时落到林蟒身上,手扶蟒头,笑道:“小子,为了救美女,你可真拼命。”

北烈阳一时无语,秋云兮继续道:“这林蟒是我的伴生兽,快走,真正厉害的荒兽马上到了。”

北烈阳挣扎着起身,跟着秋云兮横穿黑雾森林,一边穿行,一边疑窦丛生:“角人族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伴生兽的记录,秋云兮大人为何会有一只林蟒伴生?”

正在乱想,忽见秋云兮转过头来,俏脸上竟然长出层层鳞片,檀口一张,吐出一条猩红的舌头,嘶嘶作响。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