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18.问心

仙魔春秋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18.问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一波来袭的噬风鼠有数十只,角人族少年列阵以待,前有荒原、南社挡住鼠群冲击,后有荒雅、南浔、北月以利箭助阵,不到半刻钟,噬风鼠已被杀光。

此时凶物已现,众人紧绷的心神反倒轻松一些。眼前的危机虽然消除,荒雅、南浔和北月更加担心走在前面的北烈阳,催促队伍继续向前。往前走不过一里路,秋不三和秋不四迎了上来,三个角人少女将这两个孪生兄弟拉到身边,追问不休。

秋不三将过往的经历,讲给众人听。众人听到已经出现黑蝙蝠,情况危急后,目光全部看向荒原和南社两人。荒原和南社此时都已突破到了先天武者,他们比北烈阳大了不到一岁,以资质而论,比北烈阳并不逊色。

荒原和南社感受到众人沉甸甸的目光,两人对视一眼,荒原道:“北烈阳和秋不二虽勇,却势单力孤,我等列成战阵,战力远在他们之上。如今我们别无选择,必须全速前进,以解北烈阳秋不二遇到的困境。”

南社点头道:“你们觉得如何?”角人少年们平日以北烈阳为马首是瞻,个个血气方刚,勇力过人,此时自然奋勇向前,荒雅将秋氏兄弟留在身边,众人立刻出发。

距离众人五里的黑风洞深处,北烈阳和秋不二陷入了一团浓浓的黑雾中。北烈阳眉心处迷雾漩涡已开,缓缓转动的漩涡,牵引着丝丝黑气融入其中。

北烈阳意识清明,发现识海里有一枚手杖印记,稳稳压住他的精神,让他动弹不得。距离北烈阳一丈之外,秋不二紧闭双眼,似乎已经迷失在黑雾里。

秋不二意识深处,一枚古朴的手杖显化出来,那手杖暗红色,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冲刷。此时,那手杖徐徐发声道:“秋不二,你可是角人族?”

秋不二答道:“我是角人族。”

那手杖继续问道:“可修习角人族功法?”

秋不二答道:“修习了灵蛇诀和无相经。”

那手杖发出疑问道:“无相经?你能修习无相经?”

秋不二待要回答,忽然一道短剑掠过,直扑手杖,一击便将手杖劈碎。黑风洞外,一个新搭的茅屋内,大祭司荒木正席地而坐,四个部落族长坐在木椅上,看着他闭目运功。

荒木身体陡然震动,一口鲜血喷出,北渊伸手扶住道:“大祭司,你这是怎么了?可是烈阳那里出了差错?”

荒木缓缓睁开眼睛道:“烈阳那里没有问题,而是不二这孩子识海里有异常,我的手杖印记被击碎了。”

大祭司的手杖印记,是角人族祭祀施展的问心术媒介,这手杖印记在人不经意间潜入识海,当人身体虚弱,精神紧张时,会显化在识海中,以此发问,直达心灵。问心术用在不满十五岁的秋不二身上,自然是十拿九稳,结果才问了三个问题,就被破掉了。

秋寒嘴角轻撇,暗道:“不二已经踏入望天境了,怎么会被轻易制住?”

南天路见秋寒面色有异,问道:“秋寒,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隐瞒下来没有说?大祭司是我族中擎天之柱,万万不可有失的。”

秋寒沉默片刻,回道:“据我这几日观察,不二已经是望天境修士了。”

南天路霍然站起,怒道:“姓秋的,你安的什么心?为何不早告诉大祭司?”

荒木举手制止道:“原来如此,不二这孩子,果然是天纵之资,在圣泉洗礼中,竟有如此收获。望天境也无妨,问心术是我族传承数千年的精神大法,威力只在秋云兮大人所创的魔音无间之下,切莫急躁,让我再来试过。”

荒木闭上双眼,以右手食指按住眉心,继续运转功力。黑风洞内,秋不二意识深处,手杖再次显化出来,此次手杖散发出淡淡的微光,秋不二感到精神都滞涩起来。

手杖再次发问道:“你已经是望天境修为了?”

秋不二回道:“我在圣泉洗礼中突破到了望天境。”

手杖追问道:“圣泉洗礼中,你记住了什么?”

秋不二陷入了回忆,喃喃道:“一双眼睛。”

秋不二识海深处,忽然多出秋水双眸,深邃的目光如宁静深海,然后是慢慢显化出一张披着薄雾的绝美面孔,那面孔刚刚成型,便冷哼一声:“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献丑。”手杖印记还没来得及发声,就被一缕迷雾罩住,再也动弹不得了。

秋不二的心神完全被那双眼睛吸引住,那绝美的女子问道:“秋不二,你要修习人族的炼气之术?”

秋不二点头。那女子继续道:“人族的炼气之术,比角人族的九阶炼体功法进境的确要快,若论根基深厚,却远远不及。”

秋不二问道:“既然如此,为何人族数百年时间便纵横地渊,角人族节节败退?”

那女子沉默片刻,道:“是角人族运气不好。无论哪个种族,在数十年里,连续出现水连城、石墨这样绝代天才,都会大兴。”

秋不二恍然道:“原来不光是功法的事,还有人的缘故。”

那女子轻笑道:“你这么聪明,怎么到如今才想明白到此事,以你的资质,无论修习什么功法,都飞升有望。”

秋不二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的识海里?”

那女子轻叹道:“原来你已经把我忘了,我是你的妻子,我叫......”就在此时,手杖印记突破迷雾缠绕,狠狠砸在那双眼睛上,那女子道:“角人族果然底蕴非常,这么快便挣脱迷雾了,也罢,你既不想让我留下名字,我便不说了。”

秋不二急道:“我怎么会有妻子?”那女子与手杖印记缠斗不休,笑声却越发清脆起来:“你这傻瓜,你是地渊绝世天才,生得如此俊朗,怎么会孑然一身呢?依我看,你不光有妻子,还不止一个呢。”

秋不二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声音里忽然多出一丝薄怒:“你把我名字都忘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在碧水平原再碰到我时,当面问吧。”

秋不二感到识海剧烈震动,凝神看处,发现那面孔与手杖印记争斗激烈起来,手杖印记明显处于下风,苦苦支撑而已。此时,手杖印记又遭到狠狠一击,发出了嘶吼声:“秋不二,调用识海之力助我,那面孔是人族精神力所化。”

那女子含着笑意,看向秋不二,秋不二下意识的想:“她果然是人族,我怎么会娶了人族女子为妻?”

那面孔见秋不二思索着什么,笑道:“秋不二,不用你为难,我走了,未来自有相见之日。”

那面孔慢慢变淡,秋水双眸也暗淡下去,秋不二大喊道:“不要走。”那面孔绽放出最后一个笑容,然后消失在识海中。最后一抹痕迹消失前,忽然一道微风拂过,那手杖印记也化作一片虚无。

黑风洞外茅屋内,荒木一声大喝,蹦了起来,口鼻处渗出血丝,神情狰狞。北渊和南天路扶住荒木,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何事。

过了足有一刻钟,荒木这才长叹道:“秋不二识海之内,有一张女人面孔,绝世姿容,披着一层神秘薄雾,一双眼睛,清澈如泉,偏又厚重如海,顾盼之间,夺人心魄,恐怕秋不二中了此人手段。”

秋寒此时也紧张起来,问道:“那女人是谁?”荒木凝神思索,翻遍脑海里人族大人们的面孔,却一无所得。

一旁稳坐的荒碧晴忽道:“不用想了,那人应是人族二祖石墨之姊,石念沙。”竟是石念沙?屋内四个男子俱都陷入思索中。石念沙是人族历史上一个谜,她并未飞升,也没有出现在人族与角人族的战场上,她的扬名,源自石墨飞升前的一番话。

人族初祖水连城,为了护佑人族修士和人族万民,一直拖过百岁,才飞升天域。此时,比水连城小了三十多岁的人族二祖石墨,已是赫赫有名的逍遥境大修士了。

仅仅十年之后,石墨便飞升天域,丝毫没有护佑人族之意。飞升之前,有率直的人族修士发问,若角人族、虚空兽来攻,人族如何抵挡?

石墨笑道:“我姊念沙之资质,超我十倍,有她稳坐地渊,人族大兴之势便无人能挡。”说完这番话,石墨朗声大笑,白日飞升,石念沙之名迅速传遍地渊。

那时角人族实力冠绝地渊,对人族崛起之势颇为担心,于是花大力气调查石念沙。石念沙自幼以美貌闻名于人族,却终生未嫁,任由芳华逝去。据说石念沙资质才情冠于人族,却又没有什么功法传世。

石墨飞升后,人族果然平静度过了二十年的发展期,等到天枢道威名日盛,足以支撑大局,石念沙便就此消失。

这样谜一样的女子,为何出现在秋不二识海之内?五百年前的人物,一点精神印记便将大祭司荒木的问心术击败,这是怎样的手段?荒木和三位族长还在沉思中,荒碧晴又道:“败在九转炼心诀之下,是大祭司的机缘。”

“九转炼心诀?这是什么功法?”四人看向荒碧晴,只见这个女族长忽然脸上一红,默不作声了。四人不知其中原因,摸不到头脑,默默看着难得羞涩一回的荒碧晴。

荒碧晴此时陷入回忆中,那个身影略显瘦削,却又顶天立地的男人似乎仍在耳边娓娓说道:“遍观角人族传承,实在是乏善可陈,九阶炼体,以大势而论,是世上最顶尖的功法,修习起来却着实不易。后世角人千千万万,对此功法没有丝毫改进,实在令人扼腕叹息。人族在地渊兴盛不过数百年,通天功法便有十余部了。我花小妖一生不服于人,却有一部功法,未敢尝试。那便是二祖石墨之姊,石念沙所创的九转炼心诀,不是我参不透,而是我受不了那九世炼心之苦。那部功法没有流传于世,不是没人曾尝试修炼,而是再没有人,能凭借着才情和坚韧,将炼心之苦,化作凄美情诗。”

言犹在耳,荒碧晴心底渐渐热烈起来,九转炼心诀,恐怕既炼己心,也炼人心吧?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