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19.意外

仙魔春秋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19.意外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荒木见荒碧晴久久不出声,便振奋精神,运转功力,去催动北烈阳识海中的手杖印记,准备再行问心之术,谁知功力发出,竟然一无所获。黑风洞内,北烈阳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行动恢复正常,识海里的那枚手杖印记,已被魔音无间的漩涡吞噬一空,连精神力都壮大了几分。

北烈阳顾不上自身,一步来到秋不二身前,问道:“不二,你怎么样了?”

秋不二睁开双眼,叹道:“烈阳,你觉得以后我会娶人族女子为妻吗?”

北烈阳身躯一晃,差点坐到地上,重重拍了一下秋不二肩膀,怒道:“枉我一直担心你,你却闭着眼睛想娶媳妇儿?”

秋不二继续问道:“烈阳,你说,我会娶人族女子为妻吗?”

北烈阳见他问得庄重,沉吟片刻道:“依我看,你肯定会娶人族女子。”

秋不二不解道:“这是何缘故?”

北烈阳道:“原因有三,其一,你既然动了娶妻的念头,那这辈子便不可能一个人过了,其二,角人族女子不少,却没有一个入了你的法眼。其三,你总不能去娶化形的虚空兽吧,那可都是千年老妖,所以,你早晚会娶人族女子为妻。”

秋不二叹道:“原来如此,还是你看得透彻。”

北烈阳话里明明带着调侃之意,秋不二却丝毫不以为忤,竟然就此认同了,此事大为诡异。北烈阳刚想说话,忽听黑风洞深入出来一阵阵哭泣声,那哭泣声断断续续,时而高亢,时而低回,让人不由沉迷进去。

秋不二首先挣脱出来,吼道:“魔灵!”北烈阳陡然一震,弯腰拾起大枪。黑风洞深处,慢慢飘来一张面孔,那面孔有七丈方圆,瞳仁全白,一双獠牙分外狰狞。

北烈阳肃声道:“不好,三级魔灵!”入洞以前,族中长者不知多少次给他们灌输经验,其中就包括如何判断魔灵的等级。魔气积郁之处,便会生出魔灵,魔灵初生之际,浑浑噩噩,一般有十丈方圆。

之后随着吞噬魔气,日久天长,魔灵会慢慢浓缩变小,每缩小一丈,便进了一级,等到魔灵缩小到一丈,便会开启灵智,进阶成为魔兵,之后是魔将、魔帅、魔王、魔皇、魔帝,魔帅以上,便是高等魔族了。

眼前的面孔七丈大小,显然已是三级魔灵,黑风洞内,最多的是一级魔灵,角人族数千年采摘黑玉花,二级魔灵都很少遇到,这次却直接遭遇三级魔灵。北烈阳心中巨浪翻滚,看来魔潮已近,地渊马上要有大战了。

数万里之外,一片险峻的山峰,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高耸入云的主峰上,一座恢弘的大殿巍然矗立、气势磅礴。殿内坐着一名老者和三个年轻人,年轻人中,两男一女,俱都容貌出众。

那老者两鬓微霜,身影瘦削,坐在椅子上,气势如深海般厚重,此时他看向年纪最大的青年,开口道:“半顷,观天阁传讯,魔窟中的魔气又浓烈三分,看来魔潮越来越近了。”

那叫半顷的青年微微欠了欠身,回道:“恩师飞升时,曾留下密旨,三十年内必有魔潮,如今过去十五年了,我花半顷已经二十三岁,该去魔窟探个究竟了。”

殿内少女喜道:“大师兄去魔窟,一定要带着我。”

花半顷皱眉道:“怜九,你不去参加黑雾森林的试炼了吗?这可是十五年来的第一次。”

少女道:“那种无聊游戏,我才不去参加,爹爹说了,角人族不该灭,何必没事去招惹人家,道叔叔,你就让我跟大师兄去吧。”

此女正是花小妖的女儿,年仅十五岁的花怜九,她口中的道叔叔,正是道花派掌门,与花小妖并肩作战、横扫地渊的逍遥境尊者,道千军。

道千军眼神中满是宠溺之色,笑道:“怜九,你刚满十五岁,正好去参加这次黑雾森林试炼,魔窟内危险难行,还是以后再去吧。”

花怜九撅起嘴巴,生起闷气来。道千军看不得花怜九这幅模样,叹道:“好了好了,黑雾森林的试炼让千树去,你和半顷去魔窟,记住,只能到浅层。”

殿内另一个青年,正是花小妖二徒花千树,听了道千军的话,起身施礼道:“掌门,我已经二十岁,马上飞天境修为了,去黑雾森林参加试炼,不是欺负那些弟弟妹妹吗?”

道千军对花千树便没那么客气:“让你去你就去,总要护着门派内去试炼的弟子,我三派虽然明争暗斗,也不好损失太多后辈俊才。角人族实力不济,只能龟缩一隅,黑雾森林的荒兽越来越多了。”

花千树只好领命,坐回椅子上。花怜九眉开眼笑,来到花千树面前,飘飘施礼道:“二师兄,你就辛苦一趟吧,我从魔窟里,抓只魔灵给你玩。”

花千树平时端庄肃穆,在小师妹面前却严肃不起来,面色柔和下来,嘱咐道:“怜九,你去魔窟,一定要跟着大师兄,不要自己乱跑,魔窟里危机四伏,可不是耍性子的地方。”

花怜九笑道:“那有什么关系,反正有大师兄在,魔兵魔将也能抓得。”

花半顷苦着脸,叹道:“魔窟深远广大,我也不能乱闯。恩师曾说,地渊的几处魔窟,最深处是连在一起的,不知道魔潮来了,会从哪个魔窟出口进入地渊?”

花怜九道:“这事你担心也没用,咱们赶紧去一探究竟吧。”

寥寥数语,便定下来两件大事,花半顷带着花怜九,去魔窟探看情况,花千树则带着道花派年轻弟子,准备前往黑雾森林边缘试炼。北烈阳面前的魔灵,在花怜九眼里,似乎玩物一般,人族和角人族巨大的实力差距,让本来同龄的年轻人,一个在高山之巅,一个却在黑暗之渊。

黑风洞内,北烈阳和秋不二并肩站立,北烈阳大枪向前,秋不二短剑贴在腿边,看向渐渐接近的魔灵。那魔灵不断发出哭泣声,动人心旌,距离两人十数丈时,魔灵停了下来,瞳仁在微弱的光线下,发出惨然的白色。

那魔灵似乎吹了一口气,一股精纯魔气迅速传到北烈阳和秋不二身旁。北烈阳眉心浓雾漩涡转动,将魔气吞噬干净,而秋不二眉心则显化出短剑仙纹,将魔气搅碎。

魔灵陡然厉声尖叫,黑风洞深处传来一片沉闷的声音,十几条岩蜥快速爬出。岩蜥本是黑风洞内实力处于顶端的凶物,皮糙肉厚,牙齿锋利如刀,如今看来,这些岩蜥已被魔灵控制。

北烈阳还在纳闷,还没有生出灵智的魔灵,怎么能控制了这样的凶物,岩蜥已冲到面前,口中利齿清晰可见了。

凶物在前,只有一战。北烈阳一振大枪,直刺面前的岩蜥,秋不二则闪动身形,专扎岩蜥的眼睛,两人动作如风,穿梭在岩蜥群中。这些岩蜥动作不快,这弱点迅速被北烈阳和秋不二抓住,顷刻之间,已经有三条岩蜥眼睛被刺瞎,在黑风洞内疯狂乱咬,有的干脆和身边的同类剧斗起来。

魔灵又一声尖叫,那些没有受伤的岩蜥竟然后退结阵,头前尾后,秩序森然。北烈阳头皮发麻,这样的阵势,怎么会出现在黑风洞内?秋不二以目视意,北烈阳点头,两人无声之间,心意相通。

秋不二游鱼般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直扑魔灵,短剑上再次闪出幽光。幽光从魔灵身上划过,黑风洞内响起“嗤嗤”声,魔灵惨厉狂叫,身影溃散了半丈。

北烈阳大枪纵横,每一枪都刺在岩蜥身体的薄弱处,这些岩蜥凶则凶矣,无奈动作太慢,对北烈阳和秋不二的威胁,远远比不上噬风鼠群和漫天飞舞的黑蝙蝠。

进阶炼体一级后,北烈阳力量大增,每枪都有三千斤之力,即便如此,大枪刺在岩蜥身上,只能刺破它的坚韧表皮,可见此物强大的防御力。

魔灵惨叫声不断,黑风洞内又有大量噬风鼠蹿出,这些恼人的鼠群围绕在北烈阳和秋不二身边,简直无孔不入,在噬风鼠的攻击帮衬下,岩蜥的威力也逐渐显现出来,两种凶物犹如操练过战阵,配合得井井有条。

秋不二见形势危急,知道关键处还在魔灵身上,不顾身边鼠群肆虐,以伤换伤,短剑连连刺向身影不断扩大的魔灵。

又有几只噬风鼠挂在了秋不二身上,鲜血横流,已分不清是秋不二的鲜血,还是噬风鼠的鲜血,秋不二状若魔神,短剑仙纹杀气纵横,他大喝一声,短剑上的幽光再长一尺,将魔灵搅得七零八落。

魔灵的手段在于让人沉迷,进而控制,可惜此番遇到的是北烈阳和秋不二,两人各有厉害手段,竟将魔灵克制的死死的。魔灵发出最凄厉的一声尖叫,就此溃散消失,岩蜥和噬风鼠似乎呆住了片刻,然后迅速后退,消失在黑风洞内,撤走时杂乱无章,有的则就地自相残杀起来。

北烈阳上前,几枪刺死挂在秋不二身上的噬风鼠,秋不二道:“烈阳,你上前看看,魔灵溃散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掉下来。”

北烈阳向前几步,来到魔灵溃散之处,只见一枚幽暗的晶石,落在凶物的血肉之中,那晶石暗黄色,闪动着点点光辉,就像一只不断眨动的眼睛。北烈阳低呼道:“魔晶。”

北烈阳身上有一块黑色魔晶,是秋不二送给他的,品质明显在这块魔晶之上。魔晶佩戴在身上,能够持续刺激角人的身躯,让角人的体魄日渐强壮。

秋不二道:“烈阳,你收起来吧,这块是北月的,还要再找到两块,不然你交不了差。”

北烈阳见他调笑,摇头道:“看来噬风鼠咬你咬得还不够狠,这块魔晶是你杀了魔灵得到的,我北烈阳想要,难道不能自己去取吗?”说话间,北烈阳将魔晶扔给秋不二,秋不二不再坚持,将魔晶收了起来。

黑风洞外,荒木正在头疼,眼见这次问心术已失败,只好盼着角人少年们少些伤亡,能顺利采集黑玉花归来。此时,荒碧晴忽然起身道:“你们等在这里吧,我先回部落了。”

南天路道:“大姐,这么紧张的关口,你怎么能回部落去?”

荒碧晴叹道:“这算什么关口,真正的关口,恐怕很快就要来了。”

荒碧晴身形闪动,片刻便没了踪影,只留下四个大男人,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