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20.岔路

仙魔春秋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20.岔路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黑风洞内,一声声尖叫狠狠击打在荒雅、南浔、北月心弦之上,三个女子花容失色,脸上满是担忧。尖叫之后,便是死一般的寂静,过了足有半刻钟,才由北月打破沉闷,道:“这叫声不是我哥的,也不是秋大哥的。”

荒雅和南浔脸上没有丝毫轻松之色,北月见两人不说话,勉强笑道:“应该是魔灵的叫声,看来是被两个哥哥揍得很惨。”

秋不三秋不四凑过来,低声道:“我们两个去前面看看吧。”

荒雅瞪了两兄弟一眼,断然道:“不行,上次你们不打招呼跑了,结果烈阳追了上去,你们回来了,烈阳却没有回来。这次你们老老实实待在这里,我去探看究竟。”

南浔点头道:“我和你一起去。”荒原和南社见两个妹妹开口,涉及到北烈阳,不好多劝,只是连连摇头。

北月道:“两位姐姐,你们不能去,大祭司以符文箭相赠,是为了让你们护佑族人,这也是我大哥的意思,你们还是留在这里,由我和秋氏兄弟前去探个究竟。”

荒雅和南浔听了此话,沉默无言。北月向秋氏兄弟招手道:“两个小子,还能再战吗?”

秋不三秋不四脸上一红,齐声道:“愿随月姐前往。”

北月一振大弓,肃声道:“既然如此,前面开路。”

秋不三秋不四各持石棒,奋勇向前,速度奇快无比,北月笑骂道:“跑那么快干嘛?想把姐姐甩掉?”

秋氏兄弟脚步稍缓,北月快步追上去,转瞬之间,三人便消失在黑暗里。荒雅这才知道,背负了责任,即便是荒家女子,也不能肆意而为,一时悲从中来,眼圈随即红了,南浔见状,拉住荒雅的手,面色肃穆道:“别难过了,我们全力保护族人,烈阳不会有事的。”

角人队伍里,忽然蹿出几个少年,个个面上通红,其中一人朗声道:“你们年龄不过十五岁,保护好自己就行,不用念念不忘,把角人安危都背负身上,我们有手有脚,何必让女子保护?”

荒雅、南浔抬头看去,发现此人来自东岭部落另外一支皇族血脉,是名声仅此于秋不二的天才,已进阶先天修为的秋牧。

秋牧继续道:“烈阳也就罢了,不二这家伙虽然孤僻,倒也有这个实力,你们荒家、南家兄妹又何必自寻烦恼?当我们这些人是饭桶不成?荒雅、南浔,你们在队尾,继续以弓箭助阵便好,我带人和荒原、南社一起在队首开路。”

荒雅听了此话,先是一愣,忽然笑道:“都怪烈阳这家伙,把我带的像个管家婆,角人族天才辈出,我在后面等着采集黑玉花就好。”说完,拉着南浔,几步走回队尾,嘴里哼着歌,轻轻梳理起头发来。

角人少年无不赞叹,荒家女子果然拿得起放得下,南浔和荒雅两人不管众人的目光,在队尾窃窃私语,秋牧道:“既然如此,咱们就走吧。”荒原南社沉默无语,带领队伍,继续向前。

北月和秋氏兄弟此时已在五里之外,三人速度降了下来,借着洞内不知名矿物发出的微光,小心前行。在他们心中,哥哥就是顶天立地的巍峨高山,就算遇到危险,也不至于丢了性命。

再走几步,北月道:“你们看,那是黑玉花吗?”顺着北月的手指,秋氏兄弟发现,一株高三尺的黑玉花树,静静的生长在岩壁上,树上顶着三朵绽放的花,花瓣在淡淡的微光里,闪着奇异的光泽。

北月向前几步,又停了下来,长在如此明显位置的黑玉花,哥哥北烈阳为何没有采摘?他可是有储物戒在身的。秋氏兄弟也意识到不对,将石棒擎在面前,几步抢到北月身前,摆开阵势,小心戒备。

过了半刻钟,黑云花依然默默盛开,北月弯腰捡起一块石头,扔了过去,正中黑玉花树,砰的一声,花树颤了颤,并无异状。一朵黑玉花,做成金创散,就能救数条族人性命,众人入洞以来,这是发现的第一株花树,自然不能放过。

秋不三秋不四持石棒护住前面,三人慢慢走到黑玉花树前,北月伸手,将三朵黑玉花采摘下来,花茎入手清凉,一股暗香传来,让人心旷神怡。北月将黑玉花放入玉盒,将玉盒随身收好,慢慢后退。

就在此时,忽然一股黑雾袭来,将三人笼罩其中,北月一阵恍惚,再清醒过来,已经身处另外一个洞中了。北月抬头观望,只见这个洞中光线更亮一些,岩壁满是黄色的石头,秋不三秋不四双目紧闭,躺在离她一丈的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黑风洞不是没有岔路吗?北月躺在地上,并不起身,侧耳倾听周围的动静,远处有水声,然后就是一片静谧。过了一刻钟,秋不三秋不四也醒了过来,两人环顾四周,迅速站了起来,捡起石棒,来到北月面前,将北月身躯护住。

北月心里满是感动,秋氏子弟,无论冷酷还是和善,也无论年纪大小,胸中都有一腔热血。北月伸出手,秋不三将她拉起来,关切问道:“月姐,你没事吧?”

北月摸了摸秋不三的肩膀,柔声道:“放心吧,我没事,你们怎么样?”秋不三秋不四用力摇摇头,齐声道:“我们没事。”

三人已在这奇怪的洞中,便只好探索向前,寻找出路。水声越来越清晰,似是一条小溪,在欢快地流淌,一股清新的水汽传了过来,三人精神一振,快步向前。

北烈阳和秋不二面前,也出现了一株黑玉花树,花树足有一丈高,上面热闹的开着数十朵黑玉花。北烈阳绕树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将黑玉花采摘下来,收到储物戒中。

秋不二叹道:“烈阳,天北部落是把你当成少主了,连仅存的储物戒都给了你,这么贵重的宝物,要是遗失在黑风洞,可就麻烦了。”

北烈阳道:“角人族衰败至此,还有什么不能拿出来用的,这储物戒戴在身上,才是最好的去处。”

角人族几乎身处绝境,却并不是上下一心,四部落之间的仇怨、部落内部的明争暗斗,一直层出不穷,天北部落在北烈阳不到十五岁时,便认可他的少主身份,在角人族中颇为难得。

话音未落,黑玉花树猛然炸开,化作一团浓浓的黑雾,将北烈阳和秋不二淹没,两人迅速变成背靠背的姿势,一人持枪、一人持短剑,在黑雾中岿然不动。过了片刻,黑雾散去,两人发现置身另外一个洞内,黄色的石壁,昏黄的光线,这是什么地方?

北烈阳眉心迷雾漩涡转动如轮,秋不二短剑仙纹颤动不已,两人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直到发现四周没有什么异常,这才开始探索石洞。洞内很静,有细微的流水声,两人小心向前,走出足有三里路,来到了一条溪水旁。

溪水在昏黄的光线下,显得有些污浊,它从洞的深处流淌过来,然后消失在两人面前,溪水去哪里了?两人举步向前,猛然识海深处一阵剧烈抽动,似有利箭刺在头颅上,头疼欲裂,两人连忙退回来,过了半晌,才恢复正常。

就在此时,两人听到头顶上传来极其轻微的声响,两人猛然抬头,看到的却是坚硬的黄色石壁。多层石洞?这是什么地方?北烈阳一振长枪,跃起猛击洞顶,一声清脆的巨响,如春雷突至,片片石屑飞溅而出,待一切平静下来,北烈阳和秋不二看向洞顶,发现北烈阳全力一击,只将石壁击出一个浅不可见的小坑。

北月和秋氏兄弟看到水面弥漫着一层薄雾,溪水流淌,然后突兀地消失在眼前,坚硬的洞底没有任何破损,那么水是怎么消失的?北月谨慎上前,踩了踩地面,没有发现任何异状。

北月心中莫名涌起一丝烦躁,于是狠狠地跺了一脚地面,脚面被震得生疼。疼痛过去,北月忽然意识到一丝不妥,为什么刚才传来了空空的声音?石洞下面是空的?

北月让秋氏兄弟也在地上狠狠跺了几脚,果然还是空空的响声,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被迷雾带到了哪里?就在此时,一声闷响从地底传来,声音不大,在寂静的洞中却无比清晰,三人远远跳开,秋不三秋不四护在北月身前,北月弯弓搭箭,紧紧盯着地面。

地底并没有钻出什么凶物,忽然,北月叫道:“不对,地面在上升。”秋不三秋不四也赫然发现,地面果然上升了一点高度。北月松开弓箭,取出小刀子,在洞壁上刻了一道印记,那印记很快被地面没过。

三人脸色突变,难道地底有什么东西力大无穷,将地面硬生生抬高?如此一来,三人岂不是会被挤压成肉饼?秋不三秋不四毫不犹豫,举棒猛砸地面,连续几次暴击,刚刚北月刻下的印记,又出现在洞壁上,地面又降了下去,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北烈阳和秋不二听到头顶上传来声声闷响,抬头紧盯洞顶,两人眼光何其敏锐,发现洞顶在缓慢的向下移动。北烈阳冷哼道:“搞什么名堂?一个石洞,就要把我们困住?”

北烈阳运起全力,大枪猛击洞壁,一声闷响,枪尖没入石壁,一声惨叫,陡然而起,之后,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吼道:“你们为什么不继续击打洞顶,反而刺我?”

秋不二催动灵蛇诀,身影快如闪电,短剑连连刺出,幽光闪动处,惨叫声连连,一个身高一丈五的怪物从洞壁里摔了出来,那怪物一身漆黑,伤口纵横,流着黑色的浓稠液体。那怪物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怒道:“不过是做个游戏罢了,你们又何必当真?”

北烈阳一步蹿到怪物面前,以大枪抵住它的身躯,沉声道:“我们深入黑风洞,难道是来和你这个怪物做什么游戏的?说,你是哪里来的,要干什么?”

那怪物一双大手攥住枪尖,见秋不二过来,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求饶道:“两位小爷饶命,我是信使,你们人族不是说,两国相争不斩来使的吗?”

北烈阳闻言一愣,两国?信使,就在此时,那怪物猛然炸开,又是一团迷雾涌起,将北烈阳、秋不二瞬间拉入幻境中,眼前出现的一幕,让本来从容的两人面沉似水,甚至不知所措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