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21.选择

仙魔春秋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21.选择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幻境中的场景清晰无比,其中的一幕画面让北烈阳和秋不二忧心不已。昏黄的山洞里,北月面色阴沉,持弓肃立,秋不三秋不四手持石棒,正一下下击打着地面,随着击打,那地面极为缓慢地下降。

击打十余次,秋氏兄弟站起身,喘着粗气,紧盯着洞壁,北月面色稍霁,开口说着什么。北烈阳和秋不二心急如焚,浑然不顾幻境已经消失,抬头望向洞顶,不知该说什么。

过了半刻钟,北烈阳沉声道:“月儿和你两个弟弟怎么在上面?”

秋不二摇头道:“我和你深入黑风洞,他们放心不下,来找我们也在情理之中,至于为何他们在上面,我又怎么会知道?”

北烈阳气沉丹田,一口先天真气猛然运转,爆喝一声道:“月儿,大哥在此!”

这一声震得洞内的灰尘都扬起,可惜的是,此时洞顶上又传来了敲击声,一下下击打在两人心间,显然上面三人并没有听到这声大吼。敲击声持续一阵,终于停歇下来。

两人长出一口气,就在此时,又有一声闷响传来,这一击让洞顶下沉的高度,比得上之前一连串敲打的效果。秋不二苦笑道:“烈阳,你这月儿妹子,果然是女中豪杰。”

闷响刚过去,一阵阵敲击声又响起,这次轮到北烈阳苦笑道:“不二,你这两个孪生兄弟棒沉力猛,恢复力惊人,可真是资质极佳。”这些夸奖若在平时说出,无疑都是赞扬,如今这个局面下听起来,却让人五味杂陈。

秋不三秋不四敲击地面,北月则一点点检查石洞,发现洞壁无法撼动,前面是诡异的溪流,后面则是他们突兀出现的地方,这三里长的石洞,竟然形成了只留了一个溪流出口的困境。再坚持一阵,秋氏兄弟终于力竭,坐在地上,喘息不已。

北月摸着两人的头,叹道:“秋家子弟,资质真是让人羡慕,你们不过十二岁,便有如此修为,再过几年,就追上我了。”秋氏兄弟白眼都翻了起来,不知道这位大姐是在夸他们,还是在夸自己。

两人虽然年幼,却知道绝对不可与比自己实力强的女人论理,只能在北月细腻冰凉的手下,频频点头。三人休息一阵,北月问道:“你们两个带了多少食物清水?”

秋不三忽然扭捏起来,低声道:“月姐,我有一枚储物戒。”

北月重重拍了一下秋不三的头,叫道:“你说什么?你们东岭部落有几枚储物戒?”

秋不三脸色庄重起来,沉声道:“应该只有一枚。”

北月不解道:“那怎么会给了你?没有给不二哥。”

秋不三脸色又变成了腼腆,扭捏道:“月姐你知道,我大哥嘛,有点孤傲,我娘说,他不知什么时候一溜烟跑没影了,拿着储物戒只不过自用罢了。放在我手里,至少能让我和不四多些保命手段,所以,就把储物戒偷偷给了我们,大哥不知道此事。”

无论秋不二资质多么逆天,在母亲眼中,两个儿子和一个儿子相比,总是二大于一,选择把储物戒交给秋不三带着,也就不难理解了。

北月又问道:“储物戒何等重要,难道你妈就能做主?”

秋不三脸如红布,吞吞吐吐,说不出话来。秋不四更直率些,低声道:“我爸比较听我娘的话,嗯,一向如此。”北月叹息不已,角人之殇过后,角人族男子中英才寥寥,反而显得女子更加强悍了。

秋不三连忙从储物戒里取出食物和水,双手捧给北月,北月盘膝坐下,三人默默进食,各自想着心事。北烈阳和秋不二见头上没了动静,便也坐下来,吃些东西,一道石壁阻隔,上下两个空间,五个角人少年都在默默的咀嚼着食物,品尝着这诡异石洞里的滋味。

北月吃完最后一口食物,拍手道:“黑风洞内,除了角人族以外,剩下的都是生死大敌。我大哥和不二哥走出去已经很远,没有理由出现在我们脚下,荒雅姐和南浔姐又带着众人落在后面,更加不会出现在我们脚下,那么,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留在这里,尽力和下面的凶物争上一争了。”

秋不三秋不四振奋精神,一蹦多高,抡起石棒,又开始猛击地面,北月依然坐在地上,以手托腮,心中不断盘算:“角人之殇过去了二十年,角人也虚弱了二十年。这一代角人少年,却当真是人才济济。大哥勇猛刚毅、百折不挠,如今已是炼体一级修士,是我们当仁不让的未来领袖。不二哥则生而有角、资质逆天,也已是炼体一级修士,单以战力而论,犹在大哥之上。荒原、南社、荒雅、南浔,个个资质出众,今日看不三、不四两兄弟,刚刚十二岁,便已展现出惊人战力,两兄弟联手,自己恐怕不一定能敌过,难道我北月生逢角人族大世,有望见到角人大兴?”

北月眼中充满了神往,如果有一天,角人族能走出黑雾森林,走出大荒岭,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那该多好。想到此处,北月不由担心起大哥的安危,不行,要尽快突破眼前的困境。北月让秋氏兄弟休息,提起他们的石棒,左右开弓,猛击地面,眼见地面慢慢下沉,心情便一点点变好起来。

耳中不断传来闷响,洞顶越来越低,北烈阳脸上显出少有的为难,涩声道:“不二,这可怎么办?”

秋不二道:“难得你来向我问起做事的主意,我们不能害他们,自然也不能让他们把洞顶打得压下来,先维持住,再慢慢找出路吧。”北烈阳刚刚关心则乱,听秋不二一说,精神为之一振,举起大枪,击打洞顶,他力大势猛,片刻之功,洞顶又恢复到原来的高度。

北月脸色阴沉,沉声道:“不好,底下的凶物实力明显在我们之上,几下击打,便让地面恢复原位,看来我们要拼尽全力了。”秋不三秋不四早已发现这个残酷事实,哪里不知道此事的严重性。

两人对望一眼,齐声大喝,石棒同时猛击地面,发出一声巨响。这一合击,竟然达到了北烈阳刚才一击的力道,北月心中大震,这两兄弟,联手之威竟然刚猛至此。

秋不三秋不四连声齐喝,三次击打地面,便脸色苍白,气力不济了。北月一声娇咤,接过秋不三手中石棒,用尽全力,猛击地面,直震得虎口发麻,秋氏兄弟这才知道,原本就让他们心存敬畏的北月,竟然和北烈阳一般勇烈。北月连击五下,地面又降下一大块,三人全部力竭,只好盘膝坐下,运转真力,修炼起来。

北烈阳和秋不二见洞顶又压下一大块,心中充满了骄傲,北月在北烈阳心中,一直是自己娇弱的妹妹,不想她的战力已在悄无声息间成长到如此程度。而秋不三秋不四曾与秋不二并肩一战,此时的表现,更胜之前一筹,这两个小子果然了不得。两人不再击打洞顶,只是默默的想着如何破解这个局面。

昏暗的洞中,时间混沌,不知过了多久,洞顶的闷响再起,然后又寂静下去,如是者三回,眼看洞顶就要压到二人头顶了,北烈阳深吸一口气,挥枪猛刺几下,又将洞顶击得上升三尺有余。

北烈阳忽然急道:“糟了,月儿三个哪有那么多食物和清水度日?”秋不二也大惊失色,北烈阳手中有储物戒,他们头顶上的三人可没有,昏黄的石洞内无处可以觅食,这样剧烈的击打,三人又能坚持多久?

北烈阳恨不得时光倒流,能收回刚才那几下猛刺,他奋起余勇,持枪猛刺洞壁,每一枪都将枪头深深扎入石壁,转眼之间,地上已一片碎屑,可石壁发出的声音却没有丝毫变化,显然石壁不知道有多厚,他扎出的洞,根本动摇不了石壁。

眼见洞顶又慢慢压了下来,北烈阳不再犹豫,眉心迷雾漩涡显化出来,开始缓缓转动,他一振大枪,奋然道:“不二,我决定去闯一闯那条河。”秋不二此时也是一样的心思,眉心短剑仙纹闪动,并不说话,与北烈阳并肩前行。

他们距离溪水本来就不远,两人疾走几步,已到了先前另他们识海剧痛的地方。精神上的痛苦和肉体上的痛苦,哪一个更加难熬?这对每一个经历过精神折磨的人来说,答案都显而易见。

识海深处的痛,如撕裂一阵,又一次不可抑制的传来,两人各自闷哼一声,紧咬牙关,继续向前。再走几步,已到了溪水边,两人口鼻中渗出血丝,双眼通红,状若癫狂,显然已到极限了。

此时北月和秋氏兄弟一脸肃穆,三人手中各持一根石棒,北月道:“秋不三,你储物戒中明明还有这根石棒,之前为何不拿出来?”

秋不三抱歉道:“月姐,我忘记了,食物和清水用去了一些,石棒露出,我才想起来,我很紧张。”

北月怒道:“有我在,你紧张什么?”

秋不三秋不四声音出奇的一致:“有你在,我们才紧张的。”

北月愣了一愣,问道:“难道我就那么吓人吗?”秋氏兄弟一齐点头。

北月借着怒气,一振石棒道:“我们一起猛击地面,凶物气力已竭,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手了,我们乘胜追击,一定要把地面降到最低,我有预感,那时候我们就会脱困而出。”

三人将石棒举到半空,大喝出声,挥棒砸下,只听一声轰然巨响,地面猛往下降,三人感到天崩地裂,脚下一空,身体已往下落,昏黄的光线陡然一亮。

就在此时,三人发现离他们不远处,北烈阳和秋不二拉着手,已经踏入溪水中,两个背影剧烈颤抖,鲜血顺着手滴到水里,泛起一点点殷红。三人叫得撕心裂肺:“大哥!”

只见北烈阳和秋不二回过头,两人脸色苍白,血迹斑斑,冲着三人笑了笑,然后便踪迹全无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