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24.魔窟行

仙魔春秋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24.魔窟行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广袤的魔窟内,花半顷和花怜九看似悠闲,实则速度飞快,很快走出了道花派修士探索出的安全区域,直奔魔窟深处而去。此时花怜九依然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采集着黑玉花,不知她的两枚储物戒空间有多大,这样数百里采摘下来,竟然没有填满。

花半顷面色庄重起来,手持一把样式古朴的宝剑,小心戒备着。花怜九笑道:“大师兄,哪有那么夸张,让你连神牙都拿出来了。”花半顷手中的宝剑,正是在地渊赫赫有名的神牙,此剑原是花小妖大人心爱之物。

花小妖纵横地渊数十载,仗此剑上击虚空兽,下闯魔窟,让神牙之名,威震地渊。花小妖飞升天域,将此剑留给花半顷。花半顷此时持剑在手,显然对魔窟之行极为重视。

花半顷沉声道:“怜九,魔域广大,大能众多,魔窟是魔域深入诸天万界的触手,不可小觑。”

花怜九撇嘴道:“我可没有小看,不然你以为我会留在你身边,听你唠叨?”花半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花怜九笑道:“大师兄,你是不是突破到逆天境了?”

人族炼气之术,自炼体开始,每个人体内都有来自母胎的先天真气,感应到这股先天真气,不断温养,再辅以淬体法诀,便可成为后天武者。若先天真气外露于体,便成为先天武者,在这两个阶段,人族的修炼之法与角人族相同,甚至可以说,人族是借鉴了角人族炼体之术。

在此之后,人族便进入真正的炼气阶段,水连城等人开创的炼气之术,是以体内先天真气为灵根,吸引天地灵气入体,灵气不断壮大,仙纹现于体,则进入望天境。吸收天地灵气,使仙纹离体化形于外,则进入飞天境。仙纹演化天地变化之道,成为法相,则进入逆天境。

逆天境修士,已被人族尊称为大修士,是能够雄踞一方的强者。等人族修士渡过小天劫,则进入逍遥境,渡过大天劫,便可飞升天域了。

花半顷不过二十三岁,便可以进窥逆天境,简直是让人绝望的修炼速度。花半顷摇头道:“我还没有突破到逆天境,恩师曾说过,修炼一途,一味求快,并不可取。我牢记恩师的话,便在飞天境多修炼几年。”

花怜九埋怨道:“到底谁是我爸的孩子?那么偏心,神牙留给你,破军留给二师兄,还指点你们功法,给我就留下两枚储物戒,里面空空如也。”

花半顷见花怜九面上含霜,连忙劝道:“神兵利器留给我们,不也是为了保护你,小师妹,恩师的谋划,可不是你我能测度的。”

花怜九怒道:“什么谋划,他就是懒,早晚我去天域找他理论,他和妈妈走了,留下我一个人。”花小妖在他人眼中,是冠绝地渊的大人,在花怜九眼中,却是如此形象。

花半顷急道:“小师妹,你怎么是一个人呢,道花派上下数千修士,哪个不爱你护你,再说,还有我和千树陪你。”

花怜九眼圈红了,默不作声。花半顷不知该怎么劝,只好持剑站在一旁。

花怜九抬起头,问道:“大师兄,你是不是真的爱护我?”花半顷道:“那是自然。”

花怜九忽然笑道:“那便陪我好好在魔窟玩一阵子。”说完,花怜九身影摆动,一串残影留在虚空,速度奇快无比,已奔向广袤的魔窟深处。花半顷先是一愣,然后摇摇头,这小师妹古怪精灵,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花半顷提气举步,追着花怜九而去。

花半顷和花怜九走得肆意,北烈阳和秋不二却走得无比谨慎。北烈阳大枪在手,枪尖轻颤,秋不二短剑贴在身侧,一缕幽光在短剑锋刃上时隐时现。

北烈阳眉心浓雾漩涡慢慢旋转,一丝丝魔气被吸进去,然后被漩涡碾碎,化作精纯的精神力进入识海。就在此时,北烈阳忽然感到远处空气中有一丝悸动,便站住脚步。

秋不二与北烈阳并肩而立,两人身躯微弓,将短剑和枪尖扬起,转瞬之间,一个黑色怪物出现在两人面前,这怪物比之前他们遇到的更加凝实,身高将近一丈,一双血红色的眼睛,轻轻转动。

那怪物低笑一声,道:“这么弱的两个小子,也能进入魔窟,正好给我当做功劳,献给魔兵大人。”

北烈阳冷笑道:“区区魔物,也敢称大人。”话音未落,大枪猛刺,直取怪物的头颅,秋不二身形划过一道优美的曲线,无声无息划向怪物。

那怪物见两人说打便打,毫不犹豫,一时间手忙脚乱,以手去格挡迎面而至的大枪,被一枪刺穿胳膊,枪尖几乎刺在脸上。那怪物心神大为震撼,他已接近魔兵境界,却一举被重创,这才知道人族修士的厉害。

念头刚刚转动,怪物忽然感到一阵剧痛从魔晶处传来,抬眼看处,只见一把短剑,闪着幽光,已刺破身躯,直抵胸口的魔晶。怪物不敢稍动,叫道:“投降,我投降。”

北烈阳将大枪撤回,带出一股黑色的液体,冷声道:“说吧,你是什么人,来地渊做什么?我们怎么从魔窟出去?”

那怪物毫不犹豫道:“我是魔丁,来地渊探路,你们跟着我便能从魔窟出去,别杀我,我在魔域有八十岁的老娘,三十岁的老婆,五岁的孩子。”

秋不二短剑向前刺了半分,喝道:“少说废话,你们领头的是谁?”

魔丁哆嗦一下,求饶道:“表面上领头的是魔泽,高阶魔兵修为。”

北烈阳问道:“暗地里还有领头人?”

魔丁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应该是有,魔泽那家伙实力比我强不了多少,他领头前来,不是找死吗?”

两人见这魔丁毫无刚烈之气,几句话下来,便将所知之事和盘托出。原来从魔域通过魔窟进入地渊,并非易事,要反复试验魔窟的强度,能承受什么样的压力。这次派魔兵修为的魔族过来,只是探路而已。

魔兵之上,还有魔将、魔帅、魔王、魔皇、乃至魔帝,这一连串的境界,压得北烈阳和秋不二喘不过气来,两人忽然下手,这才制住尚未到魔兵境界的魔丁,若是魔泽来了,两人联手对敌,胜负还未可知。

尤其可怕的是,魔族能够以精神力控制凶物,冲击地渊。地渊内荒兽、凶物无穷无尽,若是任由魔族操控,就是人族也抵挡不住,更别说虚弱已极的角人族。

北烈阳沉声道:“如何能让我信得过你?”

魔丁看了北烈阳许久,涩声道:“如此精纯魔气,我百求不得,竟出现在一个人族身上。你只要给我灌注一丝魔气,我便终生无法摆脱你的控制了,无论是身在九天十界哪个角落。”

北烈阳和秋不二对视一眼,秋不二缓缓摇头,魔音无间的迷雾漩涡炼出来的到底是不是魔气,还尚未可知,又如何能灌注给魔丁?

北烈阳却不这么想,他放心不下角人族少年们,急于返回黑风洞,如今已经制住了魔丁,灌注一丝所谓“魔气”,又能怎样?北烈阳目光变得坚定,问道:“怎么给你灌注魔气?”魔丁目光中既悲且喜,摇头道:“只要按着我的头顶,将魔气从手心灌注进去就行。”

北烈阳闻言一愣,他并不是炼气修士,真气外露是沿着兵器自然外露,却根本不知道如何让真气突破出手心,事已至此,也由不得他多想。北烈阳将真气运转到眉心位置,试着将真气纳入识海之内。

真气刚一进入识海,如火上浇油一般,识海内的精神力猛然炸起,北烈阳闷哼一声,张口突出一口鲜血。秋不二将短剑又刺进半分,疼得魔丁哇哇大叫,北烈阳缓缓摇头,秋不二这才止住动作。

北烈阳以真气牵引精神力,竟然有效果,一缕精神力顺着真气,运转到手心,北烈阳将手心猛按到魔丁头上,还没等下一步动作,真气与精神力早已离手而出,源源不断进入魔丁体内。

北烈阳暗叫不好,却说不出话来,秋不二发现异常,短剑毫不犹豫,向前刺去,却陡然刺了个空。魔丁鬼魅般后退十数丈,瞬间身躯缩小到一丈以内。魔丁大笑道:“哈哈哈,我魔丁也进阶魔兵境界了。”

北烈阳此时伏倒在地,毫无声息,秋不二眉峰一挑,短剑仙纹清晰显化,一缕耀眼光芒从短剑上猛蹿出来,灵蛇诀运转到极致,飞速之间,向前突进十数丈,围绕着魔丁一顿狠刺。

魔丁心中暗暗叫苦,这小子竟然如此果断,抓住了自己进阶未复的时机,尤其是那柄短剑,围着自己魔晶猛刺,眼看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要殒命于此。

伏在地上的北烈阳体内,真气在经脉中速度奇快、运转不休,每一个周天下来,真气便凝实一分,北烈阳也意识到,之前识海里的精神力果然有问题,也许真和魔气有关。这种奇怪的精神力,竟然能够渗透到经脉内,大幅扩展经脉,使筋肉更加坚韧。

北烈阳见到秋不二猛攻不休,深知刚不可久的道理,心中大急,不由得张口长啸,啸声陡然而起,沛然如川之方至。北烈阳运转真力,站起身来,捡起大枪,奋勇向前。

眉心迷雾漩涡转动,一缕缕魔气又被牵引过来,魔丁忽然感到脑海里一枚长枪印记闪动不已,身躯猛然僵住,秋不二短剑翻飞,连刺十余下,剑剑没入魔丁体内,带出无数黑色液体。

魔丁再次大叫道:“投降,这次真的投降了。”

秋不二手下不停,继续猛刺不休,魔丁苦苦哀求道:“这位大哥,你赶紧说句话呀,让这个疯子停下来,我若死了,你们就出不了魔窟了。”北烈阳闻言举手示意停下,秋不二又在魔丁身上,狠狠刺了一剑,这才作罢。

魔丁的血红双眼里蓄满了泪水,心中暗道:“这哪里是人族,简直比魔族更像魔头,我被派到地渊探路,真是倒了血霉。”

北烈阳见魔丁身体僵住,竟然要流泪,走到跟前,以手抚摸魔丁的头道:“你骗了我,又被制服,还有什么脸哭?”

闻听此话,魔丁在魔窟的荒野上,哭泣不已。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