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26.控兽

仙魔春秋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26.控兽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幽暗的洞内只有丝丝缕缕的微光,北烈阳辨了辨方向,奔洞口方向而去,跑出半个时辰,便闻到淡淡的血腥气,北烈阳心急如焚,向气味的源头跑去。血腥气越发浓重,有打斗声和兽吼声传来。

北烈阳全速疾奔,再走三里路,发现秋不二正在和一群凶物搏杀,地上有很多角人族少年尸体。北烈阳大枪一举,杀上前去,角人族少年一代最具天赋战力的两人全力出手,与凶物在黑风洞内杀得难解难分。

转眼之间,死在北烈阳枪下的凶物就有数十只,无意中去魔窟行走一遭,大大提升了北烈阳的实力,身体更加坚韧凝实,精神力也提上一个台阶,凶物的动作在他眼中,变得缓慢不少,漏洞百出。

秋不二状若狂魔,短剑上吞吐着将近三尺的幽光,那幽光绽放着惊人的杀气,收割着凶物的生命。这些凶物只是顺着血气来觅食的,并无魔灵控制,数量虽多,不成战阵,便不是北烈阳和秋不二的对手。

再战一刻钟,凶物被屠戮一空,北烈阳的心提到嗓子眼,他忍着悲痛,翻看着同伴的遗体。足有二十几多个角人族少年殒命,幸运的是,其中没有荒雅、南浔、北月和秋氏兄弟。

这份幸运只是让北烈阳和秋不二稍微松了一口气,却化不去他们心中的悲愤,堂堂角人族的天才少年,难道只能和凶物荒兽搏杀,枉费性命?两人将族人遗体收拾起来,在悲痛中沉默无言。

过了半晌,北烈阳道:“我带他们进了黑风洞,也要带他们回去。”秋不二点点头,又摇摇头,黑风洞内没有引火之物,无法将族人遗体焚化,这么多亡人,如何能带出洞去?北烈阳沉声道:“不二,我刚才想到,既然魔灵能够控制凶物,我又能控制魔灵,是不是我也能控制凶物?”

秋不二思索了一阵,劝道:“我族数千年历史,从来没有试图去控制荒兽凶物,其中必有缘故,我劝你还是不要尝试。”

北烈阳决然道:“我一定要带他们回去。”秋不二见他决心已下,便不再劝。在魔窟内能控制住魔丁,是因为魔丁居心不良,自引魔音无间修炼出的“精神力”入体,而如何去控制凶物,这是个难题。

解决难题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试验。北烈阳和秋不二开始在黑风洞内寻找凶物,一边报仇,一边尝试着去控兽。最先遭殃的是噬风鼠,这种凶物若不成群,便远不是北烈阳和秋不二的对手,秋不二施展灵蛇诀,被盯上的噬风鼠跑都跑不掉,只能乖乖成为试验品。

北烈阳这才发现,有灵智的魔族懂得趋利避害,有时甚至自入陷阱,反而容易控制,而没有灵智的凶物,却只知道拼死挣扎,控制起来异常艰难。北烈阳耗费掉了十几只噬风鼠,这才掌握灌注“精神力”的方法。

而“精神力”灌注到噬风鼠身体内,有时是“精神力”压垮噬风鼠,导致凶物瞬间爆体而亡,更多的则是噬风鼠的意志击溃“精神力”,然后“精神力”被吞噬。这种情况下,北烈阳的识海会如割裂一般,痛苦异常,十几次试验下来,北烈阳双眼发直,已经濒临崩溃了。

秋不二将北烈阳拖住,两人在幽暗的黑风洞内,打坐修炼。秋不二修炼的是天地灵气,黑风洞内几近于无,而北烈阳则修炼的是魔音无间,丝丝缕缕的魔气被牵引入识海,然后被漩涡碾碎吸收。

北烈阳此时内心中充满了悲伤和暴戾,魔音无间运转不休,几个时辰下来,精神力便恢复如初。北烈阳赫然发现,经过十几次被割裂的痛苦后,他的识海竟然又扩大了一圈。

黑风洞内不知岁月,两人累了就打坐修炼,精神体力恢复后便寻找凶物试验,不知做了多少次尝试,终于在一条岩蜥身上,获得了突破。这次北烈阳“精神力”涌入岩蜥脑海,竟然发现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这个世界满是昏暗,充满了无尽的厮杀,世界的中心,是一枚小小的颗粒,北烈阳忽然意识到那颗粒便是关键,“精神力”猛扑过去,将颗粒包裹住,不断侵蚀,直到“精神力”融入颗粒中,那一瞬间,北烈阳感到一丝亲切和茫然。

那是岩蜥的意识,北烈阳小心的通过“精神力”发出前行的指令,岩蜥便乖乖的前行,然后是后退,左移、右移。有魔丁这个前车之鉴,北烈阳对这种精神控制不太放心,于是,发出了一个翻身的指令,这才发现,岩蜥翻身真是个大动作。

那条被控制的岩蜥先要来到洞边,贴着石壁,立起庞大的身躯,然后,处在下面的两只脚在地上一顿猛挠,这才翻过身,将白白的肚皮露在上面。北烈阳抑制不住冲动,上前挠了挠岩蜥的肚皮,岩蜥的意识里,传来了强烈的喜悦,然后是祈求之意。

北烈阳挠了岩蜥肚皮十几次,这家伙还在不断祈求,北烈阳怒道:“我控制你是为了运送族人遗体,不是给你挠痒痒的。”他猛踢岩蜥一脚,这才发现,自己身体强度还是不够,猛踢之下,岩蜥的意识里只是多了一丝奇怪而已,北烈阳已经疼得开始捂脚了。

有了第一次成功,后面便顺畅了很多,在这条岩蜥的带领下,北烈阳和秋不二陆续找到了二十多条岩蜥,挨个试验下来,控制住了其中十几条,其他的则依然头颅爆开而亡。

被控制住的岩蜥,并没有丧失本性,争相向前,将死了的岩蜥吃掉,这让北烈阳充满了警惕,看来自己的精神力太弱,还不能做到完全控制。两人又忙碌了几天,终于控制住了三十条岩蜥。

有了这些岩蜥,北烈阳发现仿佛多了三十个自己,时时刻刻有不同的意识传来,让他禁不住心烦意乱。

秋不二观察到了这种情况,便道:“烈阳,我知道为什么先辈们不去控制这些凶物了,一是没有魔音无间,精神力不够强,二是会被这些凶物的意识影响,你的心志坚强如铁,我一直佩服,如今也被侵扰到如此程度,更别说其他人了。”

北烈阳道:“我能控制魔丁,说明我的精神力在他的魔气之上,为什么和魔丁实力相近的魔灵,能够控制住那么多凶物,让它们形成战阵,井井有条的进攻,而我只控制了三十条岩蜥,便感到力不从心?”

秋不二恍然道:“魔晶,肯定是魔晶的作用。”

北烈阳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块魔晶,托在掌心道:“魔晶要怎么用呢?难道,我也要修炼出魔晶吗?”

他无意间说出此话,秋不二沉思片刻道:“烈阳,恐怕你真的能修炼出魔晶,我怀疑族中遗留的魔晶,不是来自魔族,而是来自秋云兮大人。”

北烈阳心中一凛,连忙从储物戒中取出最早秋不二给他的魔晶,那魔晶深黑色,在幽光下闪着诱人的光芒。北烈阳心一横,将魔音无间修炼出的精神力猛然注入到魔晶内,然后识海内轰然作响,北烈阳眼前发黑,一头栽倒在地上。

三十条岩蜥立刻失去控制,有的开始自相残杀,有的开始攻击北烈阳和秋不二。秋不二奋起神勇,好不容易才将岩蜥驱散,看着十几条死于非命的岩蜥,秋不二苦笑不已,看来这控兽的风险极大,北烈阳是其中的关键,他若有失,荒兽立刻反噬,不可不防。

过了足有一天的光景,北烈阳才悠悠醒转,秋不二上前问道:“烈阳,你感觉怎样?”北烈阳慢慢坐起,运起魔音无间,黑风洞内似乎掠过一阵风,团团魔气争相而至,涌入北烈阳识海中,一枚黄色的魔晶,呈六角菱形,在识海深处载浮载沉。

迷雾漩涡的颜色更深了一些,旋转间将魔气碾碎,然后涌入识海,被魔晶牵引过去,慢慢吞噬。此刻魔窟以内,魔丁正在全速疾行,忽然,魔丁一下子僵住,在惯性之下,直直栽倒在荒原上。

魔丁先是一惊,然后叹道:“看来那小子更加厉害了,竟然能隔空控制我,这样的主人,前途无量,我跟着他,也许能在修炼路上,走得无尽高远,有了力量,做个卧底又算什么?”过了片刻,魔丁动作恢复自如,他坐在荒原上,开始认真思索,如何做好一个卧底。

北烈阳将识海内的变化讲给秋不二,秋不二叹道:“这下你再也无法摆脱魔音无间了,趁着你还正常,我要多看看你,不然等你入了魔,恐怕就不是原来的北烈阳了。”

北烈阳并不在意,事有轻重缓急,眼下要做的,是带着同伴的遗体回去,至于以后的事情,谁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有了识海内的魔晶,北烈阳和秋不二的控兽速度陡然提高。

不到一天功夫,便控制住了五十余条岩蜥,还有十几只噬风鼠,二十几只黑蝙蝠,北烈阳仿佛多出近百只眼睛,凭借这些凶物,他们将角人族同伴的遗体全部收集起来,以衣为索,将遗体固定在岩蜥身上,然后控制着岩蜥,向黑风洞外走去。

黑风洞口遥遥在望,一点明亮映到洞中,北烈阳忽道:“不二,你想过没有,我既然能控兽,是不是可以将荒兽凶物组成战阵,去与人族作战?”

秋不二闻言,肃声道:“烈阳,我一直认同花小妖大人的看法,角人族和人族是同一种族,同族之间的仇怨,何必让这些畜生掺和?”

北烈阳思索片刻道:“既是仇怨,自然无所不用其极。”

秋不二道:“烈阳,我知道你素有大志,要恢复角人族荣光,可是,恢复荣光便可以不择手段吗?用荒兽凶物恢复来的荣光,还是荣光吗?”

北烈阳愤然道:“恢复荣光还很远,我要做的,是先为族人在黑雾森林外,谋一块安家立命的土地。不驱使荒兽凶物去和人族相争,难道用我角人族的命去填吗?那么,是用月儿、小山的命,还是用不三、不四的命?”

此话一出,秋不二沉默不语,岩蜥身上,是一具具被固定住的族人遗体,事实如此残酷,让人无法辩驳。这两个自幼便在一起,志同道合的伙伴,又一次争论到无言,远处的明亮,似乎一下子又暗淡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