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70.倾力一战

仙魔春秋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70.倾力一战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天空中的对峙,早已引起了试炼场上人族和角人族修士的注意,大家抬头望天,看此事如何了断。清明和无凡知道石破天和碧水扬夫妻是为了寻仇而来,心中纳闷的是,石刚石强死了,石勇和石毅不是逃掉了吗?怎么碧水扬会说四个儿子都死了?

而最后一句话,连清明和无凡听起来都脸红,人族炼气三大门派,是人族万民所望,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山谷内,荒雅俏脸寒霜,冷声道:“大哥,你带人守住山谷,我们要去帮烈阳。”

此话一出,南浔第一个站到她身边,北月北山、秋不三秋不四站到两女身后,六人悲愤交加,逆天境的大修士又怎样?若想伤害大哥,就要从自己身上踏过去。六人不等荒原南社说话,已然飞跃出山谷,向着飞舟所在位置奔去。

荒原和南社对望一眼,提刀举枪,对空三振,这是角人族宣战之礼,此时角人族少年已经列阵完毕,荒原南社当先,毫不犹豫,离开温暖安全的据点,直入丛林中。

无凡对空啐了一口,冷声道:“亏你们是逆天境大修士,飞天境修士,丢我们人族的脸。”说完,转身便走,竟然掉头回营了。

清明摇摇头,跟随无凡而去,反正在哪里都能看到高空中的这场战斗,离得近了,恐怕遮不住自己胸中的怒气。人族炼气修士面面相觑,幽无同大吼一声道:“还不跟随清明回营去。”

说完,幽无同当先,石腾紧跟,追随无凡清明而去。四人既走,人族炼气修士也返回营寨,众人脚步飞快,没有了无尽的骚扰,回程顺畅无比,众人一边走,一边抬头关注着高空战场。

荒碧晴听了碧水扬的话,柳眉倒竖,怒道:“你碧水扬既然不要脸,那我也无须给你留脸面,受死吧。”真气凝结成团,一闪而出,直击碧水扬,碧水扬不过飞天境而已,只觉得劲风扑面,身体早已僵在半空,无法躲闪了。

石破天灵力击出,与荒碧晴的真气碰撞在一处,巨响连连,以他逆天境修为,竟被一击后退十数丈,可见荒碧晴杀心之盛。石破天不敢怠慢,飞身向前,对敌荒碧晴。

碧水扬冷汗淋漓,她没有想到,荒碧晴的功力竟能高深到如此程度,自己连法宝都取不出来,就差点命丧在真气之下了。眼见丈夫与荒碧晴战在一处,碧水扬渐渐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她飞扑而下,直取北烈阳和秋不二。

北烈阳早已将擎天握在手上,见碧水扬杀来,怒吼道:“不二,今日你我与这疯女人倾力一战。”

北烈阳眉心迷雾漩涡转动不休,一招雷火问天,直击碧水扬,这一势含恨出手,陡然涌起有去无回的气势,秋不二眉心仙纹闪烁,手中短剑光芒闪动,幽影杀运转到极致,迎上碧水扬,两人的攻击同时与碧水扬的灵力碰撞到一起,一声巨响,在丛林中炸开。

北烈阳头发披散,口鼻中喷出鲜血,向后抛飞,秋不二短剑上光芒暗淡,同样狂喷鲜血,他的身形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自碧水扬身边掠过,碧水扬闷哼一声,胳膊上被划开一道伤口。北烈阳和秋不二联手一击,竟将飞天境高阶的碧水扬击伤。

碧水扬以灵力封住伤口,转身直奔秋不二,石勇石毅的死,还需要仔细查证,石刚石强却是死在秋不二剑下,先杀这个身法诡异的家伙,再杀北烈阳。

碧水扬念头转动间,忽然一道身影猛地撞过来,她躲闪不及,灵力成罩,硬抗了这一撞。这一撞力大无比,将碧水扬撞出数丈远,只见一匹天马从她身边踏过,激起团团砂石,打得碧水莲脸上生疼。

天马来到北烈阳身旁,同样口吐鲜血,显然这一撞对他损伤也很大。北烈阳此时已经持枪而立,秋不二身形晃动,与他并肩一起,两人一马,全部受伤,冷冷地看向碧水扬。

碧水扬转过身,胳膊上渗出鲜血,脸上也有一片红点,她冷笑道:“好,今日我便毁了你们,让北渊和秋寒,也尝尝丧子之痛。”

荒碧晴将石破天压在下风,一时间又取胜不下,她在高空之上,见北烈阳秋不二得妖冉之助,竟将碧水扬含恨一击接下,秋不二更是伤了对方,心中先是自豪,马上又换成了忧心。

石破天死死将她缠住,就是要让碧水扬追杀北烈阳和秋不二,她一声尖叫,声传数十里:“北风、荒迟,速来救援。”声音远去,直传北风、北芒、荒迟三人耳中,三人早已向试炼场内疾奔,听到此话,更加焦急,恨不得多生出几条腿,一步跨到战场上。

碧水扬冷笑道:“现在救援,不嫌太迟了吗?”

对面的北烈阳道:“你现在来给儿子报仇,不嫌太迟吗?”这话刺激到碧水扬痛处,她眉心云朵仙纹闪动,一片炽热的云朵显化在丛林中,距离近的树木都被烤焦,云朵成型,直击北烈阳秋不二。

天马暗咬牙关,猛地撞上去,一举将云朵撞破,天马倒在地上,受伤颇重,动弹不得。碧水扬大吃一惊,这是什么级别的荒兽,为何能将自己灵力显化出的云朵撞碎。碧水扬不知道的是,若是妖冉功力恢复巅峰,她远远不是对手,此时妖冉以天马形态,却只能扛住她一击,便倒地不起了。

北烈阳抓住机会,一招千军辟易猛击而出,秋不二后发先至,短剑直刺碧水扬心窝,碧水扬一时灵力不济,起身躲避,忽然识海剧烈疼痛,动作迟缓一下,只觉得肩膀和胳膊接连剧痛,竟然被北烈阳和秋不二欺到身前,刺破身躯。

碧水扬痛叫一声,一口精血喷在秋不二身上,秋不二身躯猛震,身上密密麻麻出现数十个小洞,鲜血渗出。北烈阳紧咬牙关,大枪猛刺,可惜的是,除了第一枪趁着碧水扬不备,刺伤了她肩膀,后面几枪都刺在她灵力罩上,无法刺破。

北烈阳和秋不二知道,若是让碧水扬以积蓄灵力,两人根本撑不住几下攻击,只能与她近身搏斗,才能有一线生机。两人一枪一剑,连绵不绝的攻向碧水扬,一时之间,碧水扬竟然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碧水扬修炼资质不俗,却很少上战场,她被北烈阳和秋不二缠住,一时间竟然无法脱身。

荒碧晴试了几次,摆脱不开石破天,正在恼火,见到丛林战场上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不禁大笑道:“哈哈哈,石破天,这回知道你儿子怎么死的了吧?你再不去救援,老婆也要死在我角人族后起之秀手中,成为孤家寡人了。”

石破天知道荒碧晴要扰他心神,他本就落于下风,也无力出手相助妻子,于是只好加紧出手,不让荒碧晴分出神来。

碧水扬被连番猛攻,直到灵力罩被击破,北烈阳手中的擎天和秋不二手中的短剑,都是重宝,击在她身上,立刻又添了两道伤口。

碧水扬又一声痛叫,身影猛然拔起数十丈,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是飞天境修士,浮在半空以灵力相击就行,何必到地面上与这两个小子缠斗。她此时安全无虞,运转灵力,止住流血,取出伤药,敷在伤口上。

北烈阳和秋不二纵跳几次,无法攻击到碧水扬,只好在地上摆开架势,准备抵抗自空而降的攻击。石破天见妻子终于恢复了清醒,选择了最佳的方式攻击,长出一口气,死死缠住荒碧晴。

荒碧晴暗自叹息,北烈阳秋不二能将碧水扬伤到如此程度,已然颇为难得,可惜两人与碧水扬功力差距太大,不能一击致命。等碧水扬飞到空中,二人便只能挨打了。

此时,无凡和清明已经远离战场,二人听到荒碧晴的声音,心中大吃一惊,北烈阳和秋不二竟然能将飞天境高阶的碧水扬逼到绝境?若是如此,还要重新估算双方的实力。

二人对望一眼,无凡收起了平时的傲气,眼中都是赞佩之情,无论立场如何,北烈阳秋不二能做到如此地步,真是值得敬佩。可惜的是,北烈阳和秋不二两人却没有心思得意。

碧水扬缓过气来,连续吞了几颗灵丹,蓄满灵力,在空中以灵力相击,两人抵抗了两下,伤势更重,便只好四处躲避了。碧水扬先是追着秋不二一顿猛打,秋不二身法太快,效果不佳,追着北烈阳打了一阵,北烈阳躲闪不及,挨了几下痛击,左臂软软垂下,骨头已断。

碧水扬恨天马将她的云朵撞破,狠狠击打了天马几下,天马躺在地上,无力躲避,被打得皮开肉绽,惨叫连连。

秋不二见北烈阳危急,来到他身边,与他一起承受碧水扬的攻击。碧水扬储物戒里灵丹多得是,灵力简直无穷无尽,再击出几下,秋不二也身受重伤。

碧水扬在空中狂笑道:“两个畜生,我看你们还往哪里逃,今日我就取了你二人性命,祭奠我儿英魂。”

荒碧晴见形势危急,脸上闪过一道红纹,真气团猛然扩大一倍,遥遥击向碧水扬,石破天知道荒碧晴已然开始透支修为,要救北烈阳和秋不二性命,他手中陡然出现一张灵符,灵符上黑光闪耀,直击真气团,空中一声巨响,真气团与灵符相撞,全部化为虚无。

荒碧晴怒道:“你们夫妻二人好不要脸。”石破天不说话,心中充满意外,这张灵符是先祖石墨所留,虽然经过数百年时间,灵符中蕴含的灵力有所消耗,荒碧晴的真气能与灵符相抵,也足见荒碧晴功力深厚。

碧水扬咬牙道:“这次我倒要看看谁能来救你们,纳命来吧。”说完,一股雄浑的灵力击出,地面上,北烈阳和秋不二对望一眼,脸上俱都露出笑意,两人手拉在一起,昂首看天,看着灵力从高空降落,丝毫不动。

恰在此时,丛林内忽然完全暗下来,一个声音幽幽响起:“你儿子死了也是白死,想杀我儿子,你还不够资格。”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