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83.求救

仙魔春秋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83.求救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玄清宗内,宗主玄天站在厅堂内,面对着一副巨大的地图出神。玄天是与花小妖同时代的强者,三十年前,便是逍遥境尊者修为了,他苦苦压制修为,从未尝试过飞升。如今玄天已年近百岁,看起来却是中年模样,发髻高挽,鬓角微白,一派儒雅之气。

玄天向厅堂外望了一眼,顺手一招,一枚金羽飞书出现在他手中,他微微动念,金羽飞书中传出清明的声音。玄天将清明传回的讯息听完,在地图上找到试炼场所在的位置。

玄天右手在虚空一划,一道浅浅的印痕,将试炼场的位置圈住,玄天轻声道:“玄合,擂台战后,无论胜负,玄清宗撤出试炼场,回宗门来。”

身在黄叶飞舟上打坐的玄合猛然睁开双眼,对空施礼道:“谨遵师兄法旨。”玄天的声音,竟然跨越数十万里之遥,从玄清宗所在的豫州云泽山,直传到黑雾森林玄合耳中,如此威能,不愧是曾与花小妖大人齐名的强者。

玄合走出舱室,找到荒碧晴,道:“荒族长,我刚刚接到玄天师兄法旨,擂台战后,试炼便结束了。”

荒碧晴道:“试炼早就该结束,为了那些尊者大修士的面子,置数百少年修士于危险之中,难怪人族修士数量一直不多。”玄合不愿与荒碧晴争辩,微微施礼后,返回舱室。

荒碧晴的脸色慢慢凝重下来,暗道:“难道玄天发现什么异常了吗?人族修士可以离开,角人族生于斯长于斯,却不能离开此地。”

大荒岭上,水朵朵小心翼翼地在丛林中穿行,此地高阶荒兽众多,以飞天境修为,还远不能肆意而为。诡异的是,足足走出十几里,水朵朵一只荒兽也没有遇到,她干脆停下脚步,找到一个树洞,放出飞天方舟,飞天方舟的大小能在一定范围内变化,妙用无方。

水朵朵进入方舟,坐在桌前,双手托腮,陷入沉思,马上要到试炼场了,四磐石的仇,报是不报?四磐石毕竟是石墨大人之后,与她同门,就算是摆样子,也要做给别人看。水朵朵忽然一阵烦躁,这些事情,往日里轮不到她操心,如今一个人在大荒岭上,只好自己动脑筋了。

一夜过去,水朵朵收起飞天方舟,继续前行,再走数里,空气中传来了淡淡的血腥气。水朵朵警觉起来,一把纤巧的宝剑出现在手中,那宝剑薄得几乎透明,剑体内似有液体流动,正是水落云赠她的宝剑“流水”。

之前与花千树同行,遇到荒兽都是道花派修士出手,她乐得收拾荒兽肉,源源不断的烤给花千树吃,如今孤身在大荒岭上,只好自己动手了。

血腥气越来越浓,循着气味,水朵朵来到一处战场,战场上一片狼藉,战斗已经结束,一只荒猪倒在地上,脖子上两个巨大的伤口,鲜血横流。看样子是荒兽之间的争斗,荒猪虽然蠢笨,实力却不弱,成年荒猪能达到三级,比起飓风虎也不逞多让。

水朵朵正在查看,丛林里传出荒兽重重的脚步声,一头将近一丈高的巨猿,慢慢走出丛林,一双獠牙上还有丝丝血迹,巨猿手中,拿着一根粗大的石棒。看到水朵朵,巨猿猛然向前,石棒挥舞,搂头便打。

水朵朵身形微微晃动,躲开巨猿的攻势,石棒带着一股凛冽的风声,从水朵朵身前而过,带起的气流吹得水朵朵肌肤微微刺痛,这巨猿的实力,至少达到五级,已经是中级荒兽了。

水朵朵像是跳了一段绝美的舞蹈,围着巨猿打转,流水剑时不时轻戳在巨猿身上,巨猿身沉力猛,却毫无用处,石棒连水朵朵的衣角都碰不到,流水剑身上慢慢现出几缕血丝,那血渗入宝剑,与宝剑里的液体融合一处,那液体本来是透明的,染上几缕血红,尤其醒目。

再战片刻,巨猿倒地不起,以实力而论,五级荒兽的巨猿,对上飞天境炼气修士,是有一战之力的,可惜巨猿碰到的是手持流水剑的水朵朵,稀里糊涂便丢了性命。

水朵朵来到巨猿身边,流水剑纤巧的剑身似乎长了一节,轻而易举的刺破巨猿坚韧的皮毛,直接插入巨猿心脏,巨猿的身体慢慢萎缩,直到变为一具干尸,水朵朵抽出流水剑,剑身上满是血红色,过了一阵,血色退去,又恢复了几乎透明的样子。

流水剑轻轻颤动,似乎在欢叫,水朵朵道:“好了,知道你饿了,我和千树在一起,总不能堂而皇之让你饮血,这次你吃饱了吧?”流水剑又颤动一阵,然后平静下来,水朵朵笑道:“吃饱了之后,就要给我干活儿,不然三个月不让你吃饭。”

水朵朵瞬间在战场上消失,过了一阵,那头灵猿出现在战场,怒吼道:“谁杀了我的后代?杀便杀了,还要吸干他的血?”丛林里一片寂静,灵猿仔细检查了巨猿身上的伤口,知道这些伤口是宝剑刺出,不是荒兽所为。

灵猿怒道:“真有人族炼气修士又来试炼场,看样子修为不弱,我要将此人擒下,给我的后代报仇。”

一众荒兽迅速散去,很快发现了水朵朵的踪迹,有荒兽去给灵猿报信,数十只荒兽,将水朵朵包围起来。水朵朵扫了荒兽一眼,笑道:“一群畜生而已,还想围住我?”

说话间,水朵朵将飞天方舟向空中一抛,方舟陡然变大,水朵朵运转灵力,纵身就要登舟而去。就在此时,一股浑厚的妖力袭来,将飞天方舟远远击开,灵猿庞大的身躯随即站到水朵朵身前。

水朵朵冷笑一声,眉心碧水仙纹荡漾,显化在空中,与流水剑融在一处,流水剑一声鸣叫,清越高亢,水朵朵手一抖,水流剑飞刺而出,直取灵猿。

灵猿见水朵朵一个柔弱女子,陷入重围,无路可去,本想耀武扬威一番,猛然看到流水剑飞驰而至,躲闪不及,被一剑穿胸而入。危急时刻,灵猿竭力躲开要害,宝剑及身,灵猿全身气血疯狂涌向炽热的剑身,他一声惨叫,妖力澎湃而出,直击水朵朵。

水朵朵闪身躲过,手中出现两枚灵符,同时挥出,右手灵符直取灵猿头部,灵猿躲闪不及,双手抱头,硬抗了这一击,丛林中一声巨响,灵猿两只刀枪不入的胳膊被灵力炸得血肉横飞,露出了臂骨。

这一击将灵猿击出数丈远,撞到了一棵巨树后,这才停下来,流水剑已离开灵猿身体。灵猿举目看时,只见水朵朵左手灵符化作一片碧叶,那碧叶托着水朵朵,空气中一阵波动,水朵朵手一招,飞天方舟缩小了无数倍,落到她手心,然后碧叶带着水朵朵,一闪而去。

灵猿怒吼一声:“给我追上去,杀了这个女人。”周围的荒兽不敢怠慢,向着碧叶飞走的方向,急追而去。就在此时,灵猿又一声惨叫,原来流水剑无声无息间又飞袭回来,在他的大腿上扎出一个大洞,然后带走一蓬血肉,向着水朵朵逃走的方向飞去。

瞬息之间,灵猿吃了两个大亏,刚才的女子明明修为远逊于己,却杀了自己一个出其不意,灵猿张嘴要骂,忽然想到那诡异的宝剑,心中陡然一惊,那宝剑吸食鲜血,莫非是大名鼎鼎的流水剑?

流水剑是江海盟盟主水落云曾用过的兵器,与花小妖的神牙、破军齐名,刚才的女子,与水落云有何渊源?想到此处,灵猿急道:“传令,不许伤害了那姑娘的性命,生擒活拿,我要审问。”

身边自有荒兽将消息传出,灵猿又惊又怒,勉强将伤口止住血,不敢停留,朝着水朵朵离开的相反方向,疾奔而去。跑了一阵,灵猿忽然猛醒,何必擒拿此女,放她进入试炼场,让白熊那厮去头疼便是。灵猿骤然停下,准备将命令传出,这才发现,自己跑得太快,没有一只荒兽跟在身边了。

碧叶消失,水朵朵自空中落在地下,她脸色一白,踉跄几步,这才站稳,刚刚灵猿的妖力擦身而过,虽然没有击打在身上,还是让她受了伤。水朵朵调匀呼吸,叹道:“黑雾森林果然凶险,刚到边缘,便有这样的高阶荒兽出没了。”说话间,流水剑飞至,水朵朵伸出手,流水剑悄无声息的落到她掌心,然后凭空消失。

刚刚逃得匆忙,水朵朵没有来得及辨识方向,碧叶灵符将她带出几十里,却是沿着试炼场东侧,向北而去,待她辨明方向,发现反而离试炼场更远了。水朵朵找了一个隐蔽的树洞,取出一枚回气丹,扔到嘴里,然后运转灵力,化开丹药,一股温和醇厚的灵力散发出来,快速弥补着之前的消耗。

刚刚战斗时间虽短,却凶险万分,水朵朵回想起来,一阵阵后怕,那高阶荒兽实力远超自己,若不是有流水剑相助,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此战凶多吉少。

想了一阵,水朵朵笑道:“我怎么忘了千树,老猿呀老猿,任你妖力深厚,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挡得住流水、破军联手之威。”

水朵朵手中出现一枚金羽飞书,她灌注灵力,语带仓惶道:“千树,快来试炼场救我,有高阶荒兽追杀,十万火急。”说完,她素手轻拍,金羽飞书当即飞走。

看着灵符消失,水朵朵无心修炼,心里又喜又忧,喜的是,花千树与自己同在大荒岭上,能与自己真正携手对敌,忧的是,花千树到底会不会不顾一切,前来相救?

过了好一阵,水朵朵忽然想起,自己金羽飞书发往了道花派山门,而花千树则带领道花派弟子,在大荒岭的莽莽山林里试炼,求救求错了地方,这可如何是好?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