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91.至宝

仙魔春秋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91.至宝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秋不二在擂台外,已经醒了过来,他勉强开口道:“烈阳,我没事。”

北烈阳放下心来,将大枪平端在手,道:“水姑娘,秋不二既然没事,我不愿欺你力竭,你且休息片刻,待我与无凡一战后,再来和你交手。”

水朵朵心中生气刚才无凡以话激她,便道:“既然如此,你便先与无凡一战,无凡,你不会避战吧?”

无凡早已按捺不住,冷哼一声:“玄清宗的三无道人,还不知道什么叫避战。”无凡拂尘已损坏,这次便干脆没拿出来,而是手持一把宝剑,举步向前。无凡眉心现出睡莲仙纹,手上宝剑光芒闪动,二话不说,直刺北烈阳。北烈阳擎天在手,一道幽光射出,雷火问天一击而出。

距离北烈阳与无凡上一战时间虽然不长,北烈阳新真气诡异神妙、品质大增,后又进阶炼体三级,修为比之前已提升了一大截,这一枪蕴含着雷火之气,横空而降,战场上一声脆响。北烈阳一枪便将无凡的宝剑挑飞,无凡大惊失色,几天不见,北烈阳为何提升如此之快?

无凡飞身后退,北烈阳也不追赶,冷声道:“无凡,你此时拂尘受损,不是我的对手,等修好了拂尘,再来和我一战吧。”无凡先是生气,后又意外,加上宝剑不趁手,这才一招即败,怎能甘心,正要向前,身边人影一闪,胳膊被水朵朵拉住。

水朵朵此时喜笑颜开道:“算了,无凡,你的拂尘不在,实力至少折损三成,何必逞强,有姐姐我替你报仇。”

一股大力传来,水朵朵竟硬生生将无凡拖出擂台,无凡怒道:“朵朵,此战关乎试炼大事,不要胡闹。”

水朵朵道:“试炼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现在双方打成平手,我再休息片刻,上擂台胜了北烈阳,不就行了?”

无凡知道自己此时就算再上擂台,也不是北烈阳对手,便狠狠拧了水朵朵胳膊一下,怒道:“你若胜不了北烈阳,我再和你算账。”

无凡和水朵朵交情很好,先前只是因为气恼水朵朵不早来试炼场,这才以言语相激。两人调笑几句,气便消了,北烈阳默默站在擂台上,体会着新真气的玄妙之处。

擂台下,荒雅、南浔、北月、北山等人见北烈阳一招致胜,心中满是骄傲,这才过了多久,北烈阳已经能够轻松击败望天境巅峰的无凡了。

水朵朵看似调笑,实则加紧炼化丹药,待一颗丹药炼化完毕,这才长出一口气,心中暗暗赞叹:“北烈阳确实有大将之风,以他的眼力,如何看不出自己是在恢复灵力,却一言不发,等着自己炼化完丹药,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气魄,当真难得。”

流水剑又一次出现在水朵朵手中,她迈上擂台,道:“北烈阳,今日与你一战,我依然在地面上以灵力和武技与你对决,放心吧。”

北烈阳道:“怎么战随你,我是不会留力的。”水朵朵道:“正是要你全力以赴。”说话间,一举流水剑,身法如电,直扑北烈阳。

这一次,水朵朵一上来便施展身法,与北烈阳对战。水朵朵知道,秋不二剑走偏锋、犀利无比,但北烈阳却勇烈过人、直来直往,尤其善于攻坚,若是让他占了先机,想要扭转殊为不易。北烈阳舞动大枪,枪影如林,护住门户,擎天枪尖颤抖,一缕缕幽光外露,隐隐带着雷声。

水朵朵一边进攻,一边运转仙纹,只见碧水仙纹深邃如初,浑厚的灵力,如波涛汹涌,源源不断攻向北烈阳。再守一阵,北烈阳一声大喝,一招“千军辟易”直直刺出,又是拼着受伤,也要争先的架势。

花千树看得眉头一皱,他虽然勇猛,却不会轻易用这种拼命招式,作为花小妖的二徒,花千树有的是办法制敌。水朵朵自然不能愿意以伤换伤,身形转动,已然让过大枪,擎天上凛冽的罡风,将水朵朵的衣服吹得衣角横飞。

水朵朵划出一道诡异的曲线,不退反进,一剑划在北烈阳左肋上,顿时割出一道血口子,幸好仓促之下,不能发力,只留下浅浅一道伤口。

水朵朵一击便走,身形掠过北烈阳,继续向前而去。北月见哥哥受伤,怒道:“早知道你这么狠毒,之前我们就干脆不去救你。”

水朵朵一言不发,身形转动,又回到北烈阳面前一丈处,娇躯站稳,看着北烈阳道:“你若认输,便少受些皮肉之苦。”

北烈阳冷笑一声,并不说话,眉心迷雾漩涡陡然显出,疯狂转动,一招“岁月无常”,直取水朵朵。水朵朵见大枪迎面而至,手起一剑,向前此处,同时身形动处,就要向边上闪躲,忽然识海中一阵剧烈疼痛,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避开。

北烈阳魔音无间一击得手,大枪闪电般刺到,果然如他所讲,这一枪丝毫没有留力,若是刺在身上,不死也要重伤。

眼看形势危急,花千树一声厉喝:“朵朵,向上跳。”一股精纯的灵力扑面而至,将水朵朵猛然惊醒,只见枪尖已到眼前,幽光几乎划破了自己的肌肤,水朵朵大惊之下,猛然向天空一跃。

水朵朵冲天而起,足足跃起近数十丈高,竟然超过了悬停在空中的黄叶飞舟。高处罡风凛冽,水朵朵感到遍体冰凉,刚刚北烈阳这一枪,险一险要了自己的性命,大惊之下,冷汗横流。

北烈阳见水朵朵腾空而起,手持擎天,冷冷地看了一眼花千树,又抬头看向水朵朵。水朵朵是水落云之女,自幼被人捧在手心,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大亏,想想自己刚才说过的大话,不由得恼羞成怒。

碧水仙纹运转到极致,一道青黑如墨的碧水猛然将流水剑包裹起来,水朵朵紧咬牙关,流水剑离手,直击北烈阳。北烈阳见水朵朵飞天而下,流水剑未到,浑厚的灵力早已扑面而至,北烈阳呼吸一滞,这才知道水朵朵之前确实未尽全力。

眼下这一击,威力足足超过之前三成之多,他举枪相迎,擎天上的幽光遇到流水剑的墨色光芒,如冰雪消融般迅速化去,北烈阳暗叫不好,飞身后退。

观阵的角人修士个个心惊,荒雅和南浔早已弯弓搭箭,以备不测,此时见北烈阳飞退,流水剑追击,形势危急,两支弓箭同时飞出,直击流水剑。弓箭刚刚接触到墨色光芒,坚硬的箭头便被击碎,流水剑去势不绝,依然向前追击。

北山手中的石棒随即飞至,也被流水剑击得粉碎。秋不二想去救援,奈何刚才脱了力,动弹不得,天马担心被玄合所害,也不在身边,眼看北烈阳身处险境,竟然无人来得及营救。

擂台上形势急转直下,北烈阳运起真气,大枪再次猛击流水剑,一声巨响,北烈阳被击出数丈远,流水剑上墨色褪去,剑身上竟然布满了血红色,速度更快,直扑北烈阳。水朵朵心道不好,流水剑偏偏这时候发了疯,若是就此杀了北烈阳,实在太过难堪。

流水剑上杀气纵横,瞬间便到了北烈阳身前,只见一道流光,猛然击中流水剑。却是荒雅情急之下,将随身戴着的一颗灵珠扔了出去,砸到了流水剑上。

流水剑一声悲鸣,血色尽去,飞回水朵朵手中,水朵朵注目看时,只见流水剑身上,出现一个清晰的凹印,是什么东西,竟能将发了狂的流水剑击伤?

荒雅这才发现,自己刚才一时情急,竟然将初到试炼场,与人族修士交锋时缴获的灵珠扔了出去,那珠子此时悬停在空中,散发出一阵阵波动。荒碧晴疑道:“这是什么珠子,怎么有如此威力?”

玄合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此珠的来历。此时北月担心大哥,已经冲进擂台,来到北烈阳身前,见大哥没有再受伤,这才长出一口气。大哥若是被自己救过的水朵朵所害,自己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就在此时,丛林里传出一阵狂笑,一个粗壮的声音传来:“该着我妖熙走运,这样的至宝,竟然会出现在大荒岭。妖冉呀妖冉,你跟我斗了一辈子,最终还是没有机缘获得如此至宝。”说话间,一个粗壮的青年走出丛林,身后跟着十几只中高阶荒兽,之前的灵猿、白熊、金雕赫然在列。

妖熙?又一个化形大妖?荒碧晴、玄合心中一惊,大荒岭上,近百年没有出现的化形大妖,最近竟然连续出现两个,难道地渊乱局真的不可避免?妖熙大手虚抓,悬空的灵珠微微颤动,似是在挣扎。

荒碧晴看到此珠是荒雅扔出,冷声道:“一个化形畜生罢了,也敢到我面前夺宝,不怕死吗?”说话间,荒碧晴手边一团真气陡然而出,直击妖熙。

妖熙举手相迎,一股浑厚的妖气发出,与真气团撞在一处,一声巨响,擂台上灰尘四起,诡异非常,竟将所有人的视线完全遮住。妖熙再次挥手,妖气化作一阵风,将灰尘吹去,待众人视线不被阻隔,发现悬空的灵珠已消失不见。

妖熙一声怒喝:“灵珠呢?被谁偷走了?站出来,我要将你撕成碎片。”

荒碧晴已然凌空而立,怒道:“你能不能保命尚在未知,还敢威胁别人,受死吧。”

荒碧晴与妖熙且战且走,将一片片丛林摧毁。此时的擂台已破损得不成样子,北烈阳与北月对面而立,北烈阳道:“月儿,你没事吧?”

过了许久,北月轻声道:“大哥,我没事,不过,那枚灵珠似乎......”

北烈阳猛然示意,止住北月话头,他就在北月身边,看见了至宝择主的过程,这样的大事,说出来便有性命之忧,更何况有一个化形大妖,便在一旁虎视眈眈?

北烈阳放下手,再看北月时,发现妹妹眉心处,赫然出现一枚圆月,绽放着柔和的幽光。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