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96.血战

仙魔春秋 第一卷 少年混沌问天缘 96.血战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一场大战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天空上的隆隆声早已停歇,荒碧晴和妖熙不见踪影,不知道胜负如何。妖熙麾下的荒兽死战不退,在丛林里无法摆脱它们的纠缠,试炼场内的修士只好拼死一战。

试炼场内剩余的人族修士,除了花千树和水朵朵进阶飞天境,其余人都是望天境修为,角人族修士则多是先天武者,实力不及荒兽,激烈碰撞之下,伤亡愈加惨重。

荒原已进阶炼体一级,战力出众,与南社等人缀在战阵后面,护住族人的背后。人族修士与角人族修士之间,慢慢被荒兽阻隔开,人族修士少了角人族的战阵作为屏障,一举被荒兽冲入阵中。

清明一声厉啸,眉心修竹仙纹又一次显现,手中吞天宝剑光芒闪烁,直扑闯入阵中的荒兽。吞天剑上下翻飞,在荒兽身上刺出一个个伤口,却无法将荒兽杀死。

清明心中不由抱怨起北烈阳:“我这么善良,非要杀我干什么,害得我将无梦大师姐所赠的灵力消耗掉,面对荒兽无法一击致命。”

石腾经过花千树开导,此时战意正盛,他眉心水波仙纹转动,手持着一把大枪,杀到阵前,猛刺荒兽,清明得了石腾相助,两人联手,这才将闯入阵中的荒兽刺死。

抬头看时,只见角人族的战阵又与人族修士战阵连在一处,缀在后面的荒原、南社等人已是满身鲜血。清明赞叹道:“角人族果然善于战阵搏杀,如此危局之下战阵不乱,还肯与我族修士互为奥援,真是难得。”

人族战阵与角人族战阵合在一处,战力再次飙升。清明大喝道:“荒兽众多,别藏着家底了。”说完,清明手中各出现一枚灵符,惊天波动,随即而起,清明暗暗咬牙,猛地将灵符扔到荒兽群中,两声巨响,先后响起,荒兽群中出现一大片空白。

玄合在黄叶飞舟中霍然起身,怒道:“玄离师兄的灵符,是这么用的吗?”

玄离是玄清宗的符篆、炼器大师,炼制的灵符自然是重宝,清明手里这两枚灵符,是出发前宗门内给他以防万一的。先前清明宁可被俘,也不对北烈阳等人用这两枚灵符,如今面对荒兽,却扔了出去。

玄合心中有气,再也无法安坐,不顾伤势未愈,举手发出一道灵力,将一只咆哮着前冲的荒兽击杀,就此加入战团。荒兽群里数只中阶荒兽,在一只高阶荒兽带领下,直扑玄合,与玄合缠斗一处,玄合将几只荒兽慢慢带离战场,以免误伤这些少年修士。

清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暗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黄叶飞舟上看景,玄合师叔人虽然好,在铁门关驻守数十年,已无年轻时的犀利了。”至于刚才扔出去的两枚灵符,清明倒不放在心上,不用掉的话,回去还要上缴宗门,荒兽不是北烈阳、秋不二,有什么情面好讲。

两枚灵符在荒兽群中骤然爆开,惊动了在前面苦苦厮杀的北烈阳,他扫了一眼清明,见此人又隐在了战阵中,大呼小喝,指挥着人族修士以灵符、灵力击杀荒兽,这才发现,清明这家伙虽然道貌岸然,细看起来还挺顺眼的。

此时,一只巨大的荒熊狂叫一声,加入战团,这荒熊是中阶荒兽,出手便击杀了一名角人族修士,北烈阳怒道:“好畜生,敢伤我族修士。”随着话音,数支符文箭已落在荒熊身上,水朵朵所言不虚,这些符文箭出自人族大师之手,果然威力巨大,每一只符文箭,便带走荒熊身上一块血肉。

荒熊怪叫连连,猛然向射箭的荒雅和南浔扑去。角人族修士将荒雅和南浔护在核心,让她们专心射箭,以血肉之躯重重阻隔,将高阶荒兽荒熊硬生生挡在战阵之外。

连续射出几支符文箭,荒雅和南浔感到心浮气短,这符文箭果然消耗巨大,眼见族人在荒熊手下受伤殒命,荒雅猛然用力,将弓箭拉成满月,三支符文箭同时搭在弓上,荒雅嘴角源源不断渗出鲜血,拉弓的手指已然磨破,鲜血浸润在符文箭上。

荒雅后手一松,三支符文箭猛然射出,荒熊已近在咫尺,根本无法躲避,符文箭一举射中荒熊,在它的脸部爆开,荒熊的一只巨大的眼睛被炸飞,它满脸是血,更加狰狞。

荒雅气若游丝,向后倒去,南浔一手将她抱住,大叫道:“烈阳。”这一声喊高亢如云,北烈阳举目看处,只见荒雅眼帘低垂,嘴角流血,被南浔抱在怀里,他大叫一声,目眦欲裂,在危险重重的战场上凌空一跃,跳起数丈高,猛扑向荒熊。

可惜北烈阳距离荒熊太远,眼看还差数十丈距离,身形便要下落,无凡手中光秃秃的拂尘扔出,叫道:“北烈阳,你毁我拂尘,今日让你见识一下我拂尘的厉害。”

拂尘如流星一般,飞向荒熊,北烈阳知道无凡出手相助,以脚轻点拂尘,身形再次跃起,擎天浴血,幽光闪烁,隐隐带着雷音,直直刺向荒熊。

无凡的拂尘方向未改,一举击中荒熊,将它巨大的肩膀击穿,荒熊惨叫一声,抽身要走,北烈阳擎天大枪已然刺到,一枪刺入荒熊心窝,荒熊吃痛之下,巨掌猛拍,直击北烈阳,北烈阳被一掌扫到,远远抛飞出去,擎天大枪随即抽出,荒熊心窝处激起一道血箭,挣扎几下,倒地而亡。

北烈阳摔倒在地,一时站不起来,荒原上前,在一片混乱中,将北烈阳护住,转瞬之间,身体上已受伤几处。南社也杀了过来,将身躯挡在北烈阳身前,两人刀枪并举,力抗猛攻不断的荒兽。

就在此时,一只头上长角的白色犀牛,直直撞向北烈阳,这只犀牛足有万斤重,猛冲起来,小山一样的身躯让人看得触目惊心。南社牙关紧咬,大刀猛向前劈,竟是宁死不退的架势。

大刀砍到犀牛角上,火花四溅,大刀应声而断,眼看南社就要被长角刺穿,南粟斜刺里杀出,将南社撞开,大枪刺在犀牛身上,枪入半尺,便无法深入。

犀牛尖利的长角狠狠刺入南粟体内,将南粟高高挑起,然后猛地甩在一旁。经过南社和南粟的阻挡,荒原已将北烈阳拖开,犀牛从他们身边冲过,带起一阵砂石,打在脸上生疼。玄合边战边走,看到北烈阳躲过一劫,心中暗叹,角人族果然对此子极为重视,宁可不要性命,也要护他的周全。

犀牛去势未绝,奔出数十丈,竟然一举跑出战圈,进入丛林逃了。犀牛向前猛冲之势忽然止住,一道身影出现在犀牛身前,正是刚刚赶到的荒碧晴,她单手向前,轻易地攥住犀牛长角,脸色阴沉道:“伤了我族修士,还要逃命,你想得太美。”

荒碧晴一声怒喝,将长角硬生生从犀牛头上折断,然后一脚踢在犀牛头上,将犀牛巨大的身躯踢飞。一声巨响,万斤重的犀牛被踢回战场,落到地上,将数只荒兽压死。

这声巨响似乎惊醒了发狂的荒兽,中阶以上荒兽随即四散而逃,荒碧晴出手,妖熙未到,说明妖熙已经落败而逃,此时不走,那便要殒命于此了,这些荒兽灵智已逐渐开启,怎么肯死在此地?

中阶以上荒兽一去,战场上立刻呈现一边倒之势,人族修士和角人族修士将低阶荒兽一一击杀,当最后一只荒兽倒在地上,众修士才发现这一战将山谷附近的丛林全部毁掉,地上尸横片野,鲜血横流。

南社将南粟抱在怀中,南粟胸前一道巨大的伤口,内腑已毁,角人族金伤散再神妙,也无力回天了。南粟眼神涣散,轻声道:“南少,可惜我今日命丧于此,无法跟随南少沙场建功了。”

南社泪流满面,口不能言,将这位舍命相救的同族大哥紧紧抱在怀里,感受着他的体温慢慢降低。南粟脸色青白,勉强笑道:“南少,我十八岁了,还未娶妻,你要替我多娶几个老婆才行......”

随着话音,南粟最后的生机逝去,天南部落十八岁的天才,守护南社进入试炼场的南粟,殒命于此。南社一声狂叫,声震四野,身上的气息骤然紊乱,众人正在忧心,空气中一阵波动,悲伤之下,南社在战场上突破炼体一级。

北烈阳挣扎起身,秋不二等人也围拢上来,角人族一众修士单膝跪地,在战场上齐唱哀歌:“别天域兮奔九荒,前路尽兮望断肠,今身陨兮埋何处,愿汝魂兮归故乡。”

歌声古朴浑厚,在丛林里回荡不绝。角人少年一遍遍唱着哀歌,歌声中,这些浴血的少年接连突破,一个时辰不到,竟然有数名修士进阶炼体一级。

人族修士在一旁看得动容,这些角人族修士修为不高,在战场上却杀出了一往无前的气势,面对荒兽,死战不退,关键时舍命相救同伴,这样的战友,才让人放心。花千树率先施礼致敬,水朵朵、无凡、清明等人也先后施礼,这才去打扫战场。

荒碧晴站在黄叶飞舟上,一脸悲伤,玄合长叹道:“荒族长,你角人族重新崛起之路,便从今日开始。”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