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2.刺杀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2.刺杀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秋不二目光直视,一副意醉神迷的模样,杜雪宁眉头微蹙,朗声道:“小娘,领公子去他的院子,告诉他周府的规矩。”

杜小娘急掠回房内,招手道:“公子,随我来。”秋不二不情愿离开,又毫无办法,只得跟着杜小娘走出院子。

杜小娘便走便讲,声音又快又脆,如银铃骤响:“公子,你过了娘子这一关,还有了自己的小院,这可难得一见。你在周府,有一名丫鬟伺候你,每日三餐送到院子里去,你只管吃就好,没事不要在府中闲逛,有事娘子会差人叫你。有三套锦衣相赠,你可不要小瞧这锦衣,娘子是托无梦姐姐从玄清宗定制的,价格贵的上了天。你月酬为金五两,每月可休沐两天,休沐前要娘子同意才行。”

话音未落,两人已走到一座小小院落前,推门进院,秋不二发现小院不大,有北房三间,院内起了凉棚,棚上花木葱茏。秋不二抬眼看时,只见凉棚上闪着点点幽光,竟是一座法阵。

这周府看似简单,却处处玄机,不禁心中暗叹,肃州城只是人族的边城而已,便有如此景象,碧水平原,果然繁盛无比。杜小娘又叮嘱几句,便离开院落,小门一关,院内清幽一片,秋不二坐在凉棚下,将到周府后的所见所闻,在脑海里仔细过了一遍。

便有重重疑问涌上秋不二心头:杜雪宁为何出现在圣泉洗礼中?为何有很多人要杀寡居在家的杜雪宁?杜雪宁明知自己不是周旋木,为何还要留在身边?一个普通女子,怎么会与玄清宗年青一代顶门大弟子无梦扯上关系?

这院落里重重布置,又在防备何人?这些疑问在脑海里翻滚不休,秋不二头疼不已,若是烈阳在就好了,他虽然不如自己聪明,这些事却能抽丝剥茧梳理清楚,到了自己这里,便如一团乱麻,无处下手,不知道烈阳回到黑雾森林没有?

魔窟之内,北烈阳盘膝而坐,识海里大枪印记和天马印记闪烁不停,魔丁给北烈阳讲着魔窟的变化,妖冉则向他说起黑雾森林的情况。

魔丁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急切:“主人,你怎么还在魔窟中,魔王马上就要降临了,你莫要小看魔族,他们是诸天大族,实力在天域里排在前列,魔王一到,魔窟内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妖冉讥笑道:“他们?你魔丁难道不是魔族?”魔丁道:“我现在跟随主人,属角人一族,怎么能算是魔族之人。”

妖冉修炼千年,从未见过这样的魔族,不禁怒道:“你好歹有点骨气,卑躬屈膝,成什么样子?”魔丁道:“在主人面前,这都不算什么,我劝你不要端着什么老前辈的样子,尽心尽力帮主人,他变强了,才有你我的出路。”两人斗嘴不休,北烈阳则陷入沉思。

魔王要到地渊了,看来魔潮须臾将至,这是关乎全族存亡的大事,不得不慎重,北烈阳沉思半晌,道:“魔丁,魔王修为到底如何?”

魔丁道:“主人,据魔族的典籍上说,魔王的修为,堪比人族逆天境大修士。”

北烈阳叹道:“果然如此,不然怎么能胜得了花半顷?话说回来,就算魔王实力与逆天境大修士相当,一个魔王如何能在地渊掀起波澜?”

角人族内,大祭司荒木、荒碧晴族长修为都与逆天境相当,人族之中,道千军、水落云、玄天已是逍遥境尊者,一个魔王,似乎根本无法撼动地渊的修士。

魔丁道:“主人有所不知,魔族厉害之处,一是魔物如海,二是诱惑人心,魔潮一起,恐怕地渊的修士中,有很多便成了魔族的马前卒。前几日我听魔瞳提过一句,这次地渊的魔潮中,不会只有一位魔王现身,甚至会有魔皇降临。”

北烈阳道:“魔潮将从何处而起?”魔丁道:“主人,此事我实在不知。”

北烈阳道:“你如今是魔将修为,能否独领一路魔兵?”魔丁道:“恐怕不能,主人可是想让我带兵前往黑风洞?”

北烈阳道:“正有此意。”

魔丁道:“主人,我已在策划此事,我虽然不能领一路魔兵,魔瞳却可以,我引他前往黑风洞,他出身古魔一族,年轻不大,远远比不上那些积年老魔,我在他身边,可保黑风洞不出大乱子。”

北烈阳道:“你且去吧,别漏了马脚。”魔丁答应一声,大枪印记不再闪烁。

北烈阳道:“妖冉前辈,黑雾森林情况如何?”

妖冉道:“你们一走几个月,一直没有音讯,黑雾森林里暗潮涌动,其他三位族长向荒族长问罪,荒族长说,你和秋不二有手有脚,跑到哪里与她无关,便拂袖而走了。”

北烈阳道:“我娘如何?荒雅、南浔、北月、北山、秋不三、秋不四怎样?”

妖冉道:“都很好,你们走后,你娘她开始担心,后来大祭司说你与秋不二有惊无险,慢慢便好了起来,那些年轻人老老实实留在黑雾森林里,勤于修炼,大有进益。”

北烈阳道:“如此甚好,有劳前辈了。”天马印记也不再闪烁,北烈阳长出一口气,黑雾森林没有事,便能在魔窟中多刺探几日。

黑雾森林内,北山推了一把天马,叫道:“走着走着怎么停下来了,发什么愣,你不是要带我们去寻宝吗?难道你后悔不成?”天马身边,白熊与胖熊并排站立,小貂站在胖熊肩膀上,小爪子对空狂挠,却不敢落到北山身上。

此时天马回过神来,打了个响鼻,昂首向前,直奔黑雾森林深处而去,北山、秋不三、秋不四紧跟在后面,白熊、胖熊和小貂不再向前,看着一马三人消失在丛林里。

白熊叹道:“可惜妖冉前辈化形修为尽毁,只好行此险招,只愿北山、秋不三、秋不四福泽深厚,此去毒龙岭寻宝,妖冉前辈能够如愿以偿。”

秋不二休息片刻,杜小娘便来叫门道:“公子,娘子要出门,请你同行,锦衣我已带来,娘子让你换衣后前往。”秋不二答应一声,接过锦衣,回到房间把衣服换好,锦衣的大小竟能变化,穿在身上,无比贴合,人族世界,果然玄妙颇多。

锦衣在身,秋不二对镜端详,见到头上没有角的自己,心中翻滚不休,暗叹一声,举步出门。一乘软轿,已停在周府门外,轿帘掀起,杜雪宁安坐其中,见秋不二和杜小娘到了,轿夫放下轿帘,稳稳抬起软轿,顺着街道,向前而去。

软轿在肃州城内走了半个时辰,秋不二初抵贵境,一边走一边仔细观察着周围,将记忆里的建筑一一找出。软轿最后停在一座酒楼前,此时已是中午时分,酒楼里满是食客,人声嘈杂。

杜雪宁下了软轿,站在当街,静静地看着这座高达十数丈,上下六层的酒楼。热闹的街头,一边是嘈杂的尘世,一边是翩然若仙的女子,秋不二不禁叹息,这样的女子,为何要抛头露面,来到这酒楼前?

杜雪宁似是看透了秋不二的心思,轻声道:“这座酒楼是旋木离开五年后,我命人建的,楼名观天,如今是肃州城最好最高的酒楼。正因为有了观天楼,我周家才能屹立肃州城不倒。”

秋不二心中感慨,眼前这柔弱女子,竟有如此魄力,出则纵横捭阖,入则静若处子,出世入世之间,哪个是真正的杜雪宁?就在此时,空中暴起一声怒喝:“杜雪宁,如今玄离道长和无梦回了玄清宗,我看你如何躲过今日杀局。”

酒楼前顿时喊杀声一片,数只利箭,直取杜雪宁。秋不二此时短剑已在手中,眉心仙纹转动,耀眼的光芒在剑锋处闪耀,一时间将炙热的阳光盖过,利箭被光芒击碎,秋不二身形闪动,已然护在杜雪宁身前。

十余个炼气修士,手持刀剑,已从观天楼上跳下,直扑杜雪宁。秋不二冷哼一声,身形不动,将连绵不绝的攻势挡了下来。此时杜雪宁已回到软轿中安坐,四名轿夫守在身边,眉心仙纹闪动,都是望天境修为。杜雪宁朗声道:“公子,我便在轿中,看你如何杀敌。”

秋不二后顾无忧,短剑上光芒大盛,施展灵蛇诀,一举冲进十余名刺客中,右手短剑,左手挥拳,下手狠辣,招招见血。酒楼前惨叫连连,片刻功夫,十余名刺客倒在地上,个个重伤。

杜雪宁道:“不用留手,都杀了吧。”未等秋不二出手,两名轿夫已飞身掠出,将倒地不起的修士一一刺死。

杜雪宁神色不变,下了软轿,来到酒楼前,施礼道:“蟊贼无礼,惊扰了各位贵客用餐,今日的酒钱就免了,诸位多喝几杯。”

酒楼上叫好声不断,有人高声喊道:“杜娘子,区区刺客而已,以前又不是没见过,我等正要出手相助,周府护卫便将他们解决了。”

杜雪宁微微施礼,又道:“玄离道长、无梦道长回了玄清宗,十数日即返,若还有心怀不轨之人,还需尽快出手,我在周府等着你们。”

说完,杜雪宁转身上轿,吩咐一声,轿夫抬起软轿,打道回府。杜小娘拍了拍秋不二肩膀,道:“不错,手底下有几分功夫,就是出手不够狠辣,还要多学学才行。”

秋不二并未说话,微微点点头,追着软轿而去,杜小娘笑道:“记住我的话,不然以后有你的亏吃。”

一行人迅速走远,观天楼上热闹如常,忽然有人说道:“刚才出手的,便是今早回家的周旋木。”

楼内顿时一片笑声,笑声中有人叫道:“这么多周旋木,不知杜娘子可否应付得来......”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一片喧哗中,似乎谁也没有在意,观天楼上,觥筹交错,肃州城难得安稳一天,饮酒便是,何必多问多想?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