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4.逃命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4.逃命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肃州的夜空,深沉高远,星河悬在深邃的天幕上,璀璨宁静,阵阵夜风,吹进肃州城。周府外,一个中年人黑纱遮脸,慢慢感受着周府的动静,过了一阵,中年人低声道:“让人试探一下,玄离和无梦到底走了没有?”

随着话音,杀气陡然弥空而起,一股沛然大力,猛扑向周府大门,一声闷响,在肃州城内响起,周府大门被击碎,暗夜里烟尘大起。烟尘中,秋不二手持短剑,猛扑而出,短剑上光芒大盛,在夜幕中尤为显眼。

中年人见周府内一个青年孤身杀出,心中暗暗起疑,此人便是白日里回家的周旋木,为何身法如此诡异?秋不二白日里一番修炼,灵力充盈,有人欺上门来,如何能忍?

秋不二运起幽影杀,手持短剑,在暗夜里如杀神一般,在战场上忽前忽后、忽左忽右,每一击便有敌人的鲜血喷出。嘈杂的战场上,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点火。”

周府的箭楼上,火光四起,战场上亮如白昼一般,杜雪宁在几个修士的护卫下,一身戎装,站在高墙上。秋不二暗叫不好,这个笨女人,此时不躲起来避险,跑到高墙上做什么?嫌自己命长吗?

几只利箭,挟带风声,呼啸着射向杜雪宁,杜小娘为首的几个护卫纷纷出手,将利箭拦下。杜雪宁道:“何方蟊贼,敢到周府撒野?”

中年人道:“杜雪宁,我既然黑纱遮脸,总是要些颜面的,我来自哪里,我想你也猜得到,你要撕破脸吗?”

杜雪宁冷声道:“你们这些蟊贼有什么脸面?我夫君周旋木已然归来,我又何必跟你们这些蟊贼虚与委蛇?侯天伦,你把黑纱揭了吧。”

侯天伦看了看杜雪宁,又看了看在战场上杀进杀出的秋不二,道:“既然如此,那便开战吧。”说完,侯天伦手中出现一柄宝剑,一飞冲天,直击杜雪宁,此人竟然有飞天境初阶修为,之前一直未出手罢了。杜雪宁站在高墙上,丝毫不乱,冷冷地看着飞掠而来的侯天伦。

杜雪宁身边只留下了杜小娘,其他几人各持兵刃,迎击侯天伦。这些护卫都是望天境修为,与侯天伦缠斗一阵,便纷纷被击伤,无力再战。

侯天伦冷笑道:“杜雪宁,今日便让你知道,灵石再多,也请不来炼气高修,若不是玄离道长和无梦道长平日里护你,你有何资格,在肃州城内吆五喝六。”

侯天伦宝剑直刺杜雪宁,灵力纵横之下,杜雪宁身影晃动,犹如在怒海里挣扎的小舟一般,随时可能倾覆。杜雪宁尖叫道:“周旋木,有人要杀你老婆,你还不过来相救?”秋不二已然将来犯之敌击杀一空,此时见杜雪宁遇险,短剑上光芒大盛,全力一击,直取侯天伦。

侯天伦感到一股锋锐无比的灵力瞬间攻到,只好返身与秋不二战在一处。秋不二之前苦斗过飞天境的碧水扬,此时一出手,便是贴身攻击,右手短剑、左手握拳,拳里加脚,将侯天伦死死缠住,让他无法抽身而起。侯天伦哪里见过这样的战法,这么打下去,岂不是和街头斗殴相仿?

侯天伦怒喝一声,眉心仙纹疯狂转动,宝剑上光芒大盛,一击而出,竟是两败俱伤的架势。可惜侯天伦选错了人,角人族从来不怕流血,秋不二见他如此,心中暗喜,以伤换伤?角人族是玩这个的祖宗。

秋不二持剑直上,灵力一举将侯天伦的肩膀刺穿,侯天伦宝剑临身,秋不二身影诡异的闪动几次,宝剑竟然擦身而过,只在秋不二左臂上,划出一道伤口而已,伤口被划开,然后瞬间又闭合起来。

侯天伦肩头剧痛,心中巨震,这是什么身法?侯天伦不是碧水扬,此人久在肃州与虚空兽、荒兽厮杀,战斗经验极为丰富,当次险境,他猛地喷出一口精纯灵力,直取秋不二面门,身形急退,飞退时,手上的宝剑已然换做了三张灵符,灵符上光芒闪动,随即掷向秋不二。

杜雪宁暗叫可惜,这个冒名而来的修士身体强悍,战法骁勇,若是能将飞天境的侯天伦击杀,便大大削弱了肃州侯家的实力。秋不二见灵符击到,不敢硬接这一波攻击,只好抽身后退,三声巨响,在暗夜里传出很远。

周府的高墙岿然不动,墙外的石质建筑坍塌一片,幸好里面的百姓早已被打斗声惊醒,远远躲避,这才没有伤及无辜。

杜雪宁高声道:“侯府仗势欺人,侯天伦毁人家园,实在可恨,给我杀。”随着话音,周府高墙上出现重重身影,个个弯弓搭箭,射向侯天伦,侯天伦知道今晚的试探到此为止,便抽身而走。

秋不二刚到肃州城,从周旋木残存的记忆里得知,侯府在肃州树大根深,绝不是他现在能撼动的,便站住身影,看着侯天伦急急逃命,消失在夜幕中。

杜雪宁命人连夜为邻居修缮房屋,自有人前去张罗。杜雪宁道:“公子,随我回府吧,我为你包扎伤口。”秋不二不知道此女心思如何,只好举步随她回后宅。

后宅厅房内,点起几只巨大的蜡烛,灯火通明,亮如白昼。杜雪宁命人取来伤药,她手持湿巾,为秋不二擦拭伤口,湿巾微凉,抹过秋不二的左臂,湿巾上只有微微的血迹,再看秋不二的伤口,只剩下一道白线而已。

杜雪宁沉思一阵,抬手挥退左右,杜小娘不情不愿的嘟着嘴离开,然后将房门关闭。杜雪宁道:“你到底是何人,身体恢复力为何如此之强?”

秋不二道:“我就是周旋木。”

杜雪宁轻笑一下,道:“嘴还挺硬,周旋木什么时候用过你这种战法?贴身肉搏,招招见血,人族炼气修士,根本看不上这样的拼命战法,何况是心高气傲的周旋木?”秋不二无言以对,便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巧笑嫣然的杜雪宁。

杜雪宁继续问道:“你不愿意吐露实情,那便随你,你今年多大了?”

秋不二道:“我十年前进入魔窟,如今已经二十八了。”

杜雪宁摇头道:“你不是周旋木,又何必强求,他只是个固执的混蛋罢了,扔下双亲不管,留下订了婚的妻子不顾,孤身犯险,你若真是周旋木,明日便出府去吧。我虽是他的未婚妻,身在周府,却不愿见此无情无义之人。”秋不二不知该怎么回话,只好继续沉默。

杜雪宁忽然厉声道:“给我说,你今年多大了?”

秋不二陡然一惊,顺口答道:“十六岁。”话已出口,暗叫不好,抬头看时,只见杜雪宁一脸笑意,正直直看向他。

秋不二张嘴要辩解,杜雪宁笑道:“十六岁的孩子而已,好了,刚刚我当着众人的面,已经认下了你,从今以后,你便是周旋木,刚才一战你辛苦了,回房休息去吧。”

秋不二愣在当场,杜雪宁板起脸来,道:“怎么?你莫非想留在我房中不成?”

秋不二连连摇头,急道:“绝无此意,告辞、告辞。”秋不二逃命一般,退出厅堂,迷迷糊糊回到自己的小院,杜雪宁毫无修为,却让他进退失据,此女果然不凡。进了门,秋不二将院门紧闭,小院内就此声息皆无,仿佛没有人一般。

杜雪宁在厅堂内走了几圈,叹道:“此人到底是谁?才十六岁便有望天境修为?为何放着法术不用,以身冲阵,战法如此诡异?”一片叹息声中,厅堂内的烛光逐渐暗了下去,只留下一道身影,在厅堂内徘徊不休。

魔窟内,北烈阳辨清方向,一路飞奔,魔王已然驾到,并以大法力向自己识海内传音,自己远不是对手,只好尽快逃出魔窟。北烈阳一边飞奔,一边调动精神力,渗入天马印记,天马印记闪烁一阵,却没有回应,不知道妖冉在干什么。

此时妖冉和北山、秋不三、秋不四身处一片浓重的黑雾里,妖冉走在中央,北山拉着他的尾巴,秋不三、秋不四拽着他的鬃毛,三人一马,在黑雾中摸索前行。以妖冉的修为,在黑雾中也只能看处三尺,北山三人则干脆闭上眼睛,只靠妖冉拉扯前行。

妖冉心中暗暗叫苦,毒龙岭上的黑雾,越来越浓重了,他修为在巅峰时,尚且不敢轻易探寻,如今带着三个十二岁的角人小子,深入黑雾,不知道此行是吉是凶?

北烈阳呼叫了一番妖冉,毫无回应,便又将精神力深入大枪印记,精神力刚刚深入,便与一个强大的精神连接一处,先前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是何人,如何控制了我族魔将,你的混沌之气是如何修炼而来的?”

一连串的问话,在北烈阳识海中响起,北烈阳闷哼一声,坐到地上,疯狂运转魔音无间,苦苦相抗。声音响过一阵,便消失不见,过了半晌,北烈阳才长出一口气,魔王的手段,此时他无法猜度,只能全力逃命。

魔族大营内,魔太灵阴沉着脸,若有所思,魔丁又一次委顿在地,声息皆无。魔太灵心中暗叹:“至暗深渊大人的预言,果然神妙无比,他说我这次地渊之行,有大机缘,亦有大杀劫,看来这机缘,便着落在控制了魔丁这人身上,混沌之气,这样的大机缘,岂能错过?”

想到此处,魔太灵朗声道:“传令下去,生擒魔窟中的人族,带来见我。”

魔王有旨,岂敢不从,魔窟内就此魔兵纵横,寻找人族的踪迹。一片迷雾中,花半顷与花怜九面沉似水,花半顷叹道:“魔族兵将纷纷出击,看来是魔王到了地渊,魔潮已迫在眉睫,我们该回去了。”

花怜九道:“大师兄,你就不想会会那个新来的魔王吗?他的魔晶,肯定完美无暇,很贵很贵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