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5.打回去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5.打回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次日天明,秋不二又被杜小娘请到后宅厅堂,杜雪宁端然稳坐,面前一丈外,一把大椅摆在厅堂中间。秋不二坐在大椅上,杜雪宁道:“今日闲暇无事,继续听公子讲故事。说吧,你是如何知道周旋木身份的,他恐怕早已殒命在魔窟了吧?”

秋不二道:“我就是周旋木,年龄的事,是我昨日口误。”

杜雪宁见秋不二不承认,叹道:“我知道你有苦衷,既然如此,由我来问,你点头或摇头即可。”

秋不二巴不得不让他讲话,听到这个提议,连忙点头。杜雪宁道:“据我猜想,你应是学了一种精神秘法,能够读到残魂里的信息,是不是?”

秋不二犹豫片刻,点了点头,杜雪宁脸上先是涌起得意之色,然后迅速暗淡下去。想到那个意气飞扬的男子,昂首站在杜府的厅堂上,当着父母的面,让自己再寻夫家,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进了魔窟,十年未回,原来已经死了,那么,自己七年来的坚持,意义何在?就是为了守着一堆灵石宝物,每天巡视观天楼,做守财之奴吗?

秋不二见杜雪宁悲愤交加,一时间心如刀绞,张嘴想劝说几句,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过了一刻钟,杜雪宁收拾心神,继续问道:“周旋木残魂里所想的,都是如何在肃州称雄吧?”秋不二点点头。

杜雪宁目光如水,恢复了平静,道:“这谈何容易?肃州城地处边荒,民风彪悍,炼气修士个个心高气傲。十年之前,周府尚在问天联盟中,五年之前,已经被踢了出来。侯天伦说得对,我不过是依仗着玄离道长和无梦,才得以守住观天楼,挣些活命钱。”

秋不二知道问天联盟,肃州虚空兽、荒兽纵横,实力远超人族,为了活命,肃州成立了问天联盟,几大炼气势力联合一处,共抗凶兽。

当年有前途无量的周旋木在,周家在联盟内有一席之地,在周旋木的残魂里,对问天联盟的盟主之位,极为看重。可惜他一走十年,杳无音讯,周家已然不在问天联盟中了。

杜雪宁道:“你肯定想知道,肃州城为何有很多人要杀我吧?”

秋不二连连点头,杜雪宁叹气道:“我与无梦情同姐妹,肃州虽属道花派势力范围,开拓边荒的任务,却落到了玄离道长身上,炼气修士之间的事情,我猜不透也不愿去花心思。玄离道长坐镇肃州城,将处理虚空兽和荒兽残骸的生意交给我做,我便借此开了观天楼,攒了一些灵石。肃州城内,很多人因此眼红。”

就在此时,屋外又传来了隆隆的闷响,秋不二愤然起身,连续不断的攻击试探,真当周府无人不成?这次杜雪宁没有拦阻秋不二,道:“侯马王刘,肃州城四大家族,这次应该是马家的人来了。”

秋不二身形闪动,瞬间便出了周府,周府外,一群人黑纱遮脸,正在以灵力攻击周府刚刚换好的大门。秋不二厉喝一声:“何方鼠辈,胆敢毁我周家门户?”

来犯之敌中,一个男子笑道:“你们周家的门户,不就是用来被人攻击的吗?”秋不二刚到周府,不知此事缘由。周府的围墙上铭刻法阵,坚固无比,飞天境修士也难攻破,大门上却没有法阵。

有人问杜雪宁为何如此,杜雪宁道:“周府若毫无弱点,来犯的蟊贼难免四处出手袭扰,烦不胜烦。我便留下门户让他们来毁,也让周府上下,时刻知道,力弱则受辱。”

秋不二怒道:“胡说八道,纳命来吧。”随着话音,秋不二眉心仙纹转动,灵力溶于手中短剑内,光芒在剑锋上暴起。来犯之敌早已获得消息,眼前的周旋木贴身近战,以伤换伤,将侯天伦击败,不敢怠慢,列起战阵,严阵以待。

秋不二冷笑一声,蹂身直上,凛冽的杀气,直冲云霄。一声闷响,战阵中一人被秋不二生生撞飞,鲜血在空中喷溅,此人惨叫一声,落到地上,眼见是活不成了。

秋不二一改往日战法,横冲直撞,片刻功夫,便击倒了十余人。来犯之敌以为列下战阵,便能与这个周旋木相持,谁知竟被瞬间击垮。刚刚出声的男人呼啸一声,来犯之敌四散而逃,。

杜雪宁站在高墙上,朗声道:“马亭,回去告诉马家的老不死,我夫君周旋木回来了,今日便去府上讨个公道。”

杜雪宁全力喊话,脸上涌起一片红潮,杜小娘以手扶住杜雪宁,低声道:“娘子,这个小子如此厉害,怎么可能是望天境修为?”

杜雪宁缓过一口气来,道:“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望天境修为了,还贪吃贪睡,毫无作为?”杜小娘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秋不二浴血而归,周府上下对他刮目相看,这一战秋不二以强硬之姿,当面撞破马家战阵,将一众马家修士杀散,展现出的战力太过可怕,周福年纪大,还能沉得住气,周喜则脸色煞白,看着提剑而立的秋不二,心中害怕不已,难道此人真是杜娘子念念不忘的家主周旋木?

杜雪宁脸上红潮退去,冷声道:“公子,可有余力,与我一道打回去,将侯马家的大门击碎?”

秋不二胸中涌起无尽豪情,一股冲动再也无法抑制,猛然向前,一跃而起,揽起杜雪宁,朗声道:“娘子,我这就与你去侯马二家,讨个公道回来。”杜雪宁脸上,露出迷醉娇羞的神情,微微挣扎,无法从秋不二臂膀下挣脱,便不再试。

杜雪宁道:“那便先去马家。”秋不二揽着杜雪宁,冲天而起,然后轻如落叶,落到十几丈外的地面上,就这样飞奔而去。

杜小娘在高墙上跺了跺脚,低声道:“这小子无礼,竟敢轻薄杜娘子,等无梦姐姐回来,要你的好看。”眼见两人越走越远,只好朗声道:“周府修士,与我一起前往马家。”

秋不二一口气疾奔出将近三里路,他浑身浴血,怀抱佳人,光天化日之下在肃州城内穿行,便有人叫道:“不好了,有恶贼劫持了杜娘子。”

秋不二运起游鱼诀,速度又提高一大截,杜雪宁此时回过神来,问道:“你抱着我要去哪里?”秋不二道:“去马家。”

杜雪宁又气又笑,举手狠狠在秋不二胳膊上拧了一把,道:“还不把我放下,马家在城南,你乱跑什么?”

秋不二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马家在哪里,一股血气瞬间消退,便停了下来,将杜雪宁放下。杜雪宁素衣上,血迹斑斑,她丝毫不以为意,笑道:“我可从没听说,我那未婚夫会在肃州城内迷路。”

秋不二豪情散去,不禁局促起来,杜雪宁道:“随我前往马家。”

秋不二伸出手,又缩了回来,杜雪宁朗声道:“各位乡亲,马家欺人太甚,光天化日之下去周府挑衅,我夫君旋木不得不出手制敌,如今我二人便到马家讨个公道。”

说完,杜雪宁举步向前,佳人如玉,血染素衣,这一番话立刻便激起肃州城百姓的愤慨,有人叫道:“马家骄横无礼,我等便随杜娘子一道前往,看他们怎么说。”

杜雪宁昂首走在前面,秋不二跟在她身旁,两人身后,肃州百姓越聚越多,人声鼎沸,奔马家而去。众人走了一路,消息便传了一路。肃州城地处边荒,民风彪悍,杜雪宁平日里乐善好施,寡居在家,竟然被马家欺上门去。肃州百姓个个愤慨,到了马家门外时,已然聚起上千百姓,将马家所在的巷子堵得严严实实。

周府的修士,早已到了马家门外,没见到杜雪宁和秋不二,不敢轻举妄动,此时见这么多人蜂拥而至,便知杜雪宁要把此事闹大,便一起鼓噪起来,将马家上门侵扰,击碎周府大门之事说得惨烈无比。

杜雪宁走到马家门外,马家大门忽然打开,一个中年人稳步而出,身后是八名炼气修士,个个气势厚重如山。此人拱手施礼道:“杜娘子,今日带人上门,意欲何为?”

杜雪宁朗声道:“马驰前辈,你派马亭到周府闹事,我还没问你意欲何为,你倒问起我来了。”

马驰便是马家的家主,飞天境高阶修为,闻言笑道:“马亭这小子一直喜欢你,听说昨日又来了一个周旋木,你未像之前那样乱棍打出,反而留在府上,他心中愤恨,便带人去寻衅,此事与马家无关。”

这番话声音虽不高,却清晰得传到在场每一个人耳中,众人一时间议论纷纷,杜雪宁脸色不变,朗声道:“原来如此,那么,请前辈让马亭出来,我与他当面对质。”

马驰笑道:“这小子犯了大错,哪敢回府,早已不知逃到哪里去了,他日我见了他,必定严加惩戒。”

杜雪宁冷笑道:“他击碎我周府大门,此事又怎么说?”

马驰笑道:“杜娘子,你们也可以将马家大门击碎,大门在此,出手便是。”

一旁的杜小娘早已忍不住,眉心仙纹转动,一股灵力直击大门,一声闷响,灵力消散无形,大门毫发无伤,马家的大门,法阵重重,杜小娘含恨一击,根本无法撼动。

马驰哈哈大笑道:“小娘子,莫不是没有吃饱饭,气力不济?”话音未落,秋不二一声长啸,身形快如鬼魅,一举掠过马驰,抢到门前,持剑猛刺,只听嗤嗤声不断,法阵重重的大门上,被光芒闪动的短剑刺出一个个洞来。

转瞬之间,秋不二便又回到杜雪宁身旁,马家大门上,无数小洞组成一个巨大的“杀”字。马驰的笑声戛然而止,一片杀气在马家大门前弥漫开来。

杜雪宁揽住秋不二手臂,笑道:“马前辈,破门之事,就此作罢,劳烦你转告马亭,他给我夫君提鞋都不配,雪宁虽好,还让他死了心,以免丢了性命,令马家蒙羞。”

笑声中,杜雪宁挽着秋不二的臂膀,自人群中穿行而过,一对璧人,便在众人的注视下,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