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1.侵略如火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1.侵略如火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魔窟内,北烈阳持枪横行。魔太灵真身未至,魔明被花半顷重创,两人一番明争暗斗,暂时无暇去管北烈阳。北烈阳心中积郁了怒气,他看到儒雅挺拔的花半顷,凭心而论,此人当得上道花派新一代弟子魁首之名。

可是一想到妹妹北月苦恋花半顷,北烈阳心中便大为光火,花半顷虽好,却是人族修士,角人族女子,怎么能下嫁?北烈阳怒气在胸,便持枪横行,大枪直指,不知多少魔兵魔将殒命擎天之下。

魔族大营内,魔明脸色青白,神情委顿,神牙一击,差点将他的魔晶击碎。魔明在魔域陪同至暗深渊魔洪陛下,送走了新晋魔帝魔天地,春风得意,降临地渊,却被迎头一击,一腔豪情化作满腹后怕。

帐外有魔兵低声道:“明帅,魔王请您到大帐议事。”魔明挣扎着起身,向大帐而去。

大帐内,魔太灵居中而坐,身边站立着魔丁和魔瞳。见魔明进帐,魔太灵起身相迎,道:“魔明贤弟,重伤之下还要相扰,实在抱歉。”

魔明心中暗恨,自己未重伤时,怎不见你如此客气?分明是不安好心,有意讥讽。魔明拱手道:“魔王相召,走不动也要让人抬来。不知魔王有何吩咐?”

魔太灵道:“我要请魔明贤弟前往黑雾森林,捉拿北烈阳,你看如何?”

魔明心中暗恨,强压怒气道:“我身受重伤,至少调养一年,恐怕无力前往。”

魔太灵道:“贤弟何必过谦,以贤弟的家室底蕴,必有重宝傍身,哪怕伤势再重几分,也能反掌间恢复如初。”

魔明实在忍不住,俊美的脸上怒气浮现,道:“魔王莫非要置我于死地?”

魔太灵道:“此话怎讲?你我一起受了魔帝陛下的旨意,前来地渊,当相亲相爱,互为援手才是。”

说此话时,魔太灵身边的魔瞳和魔丁面露不屑之色,似是笑魔明胆小。魔明牙关紧咬,怒道:“魔王,怎么不派你身边人前往黑雾森林,他们可未受重伤?”

魔太灵脸色一沉,道:“魔明贤弟,是要抗命吗?我好言相劝,你一味推脱,这是何意,莫非要让我请出魔帝御宝不成?”

魔明道:“魔太灵,魔域广大,不止你族内有魔帝。出征黑雾森林之事,你爱派谁便派谁,我要养伤,便不在此多留了。”说完,魔明愤然起身,又牵动了胸口的剑伤,一阵龇牙咧嘴,径直走了。

魔瞳一向与魔明不和,便道:“魔王,此人太过无礼,何不借机拿下,打他个抗命的罪过?”

魔太灵摇摇头,朗声道:“既然魔明贤弟重伤在身,我便派麾下亲卫统领魔丁前往黑雾森林。”

魔丁连忙应道:“遵命。”帐外魔明脸上一片平静,暗道:“这样的把戏,一眼便看穿,何必费力来演?莫非黑雾森林有什么重宝,魔太灵不想让我去?”

魔丁领命出帐,带领魔兵魔将,出营而去。魔瞳道:“魔王,魔丁这小子颇为异常,似乎与人族关系匪浅,何必派他前去黑雾森林?”

魔太灵道:“那就换你前往,如何?”

魔瞳连连摆手,道:“我若去了,魔王身边岂不是没人伺候,还是让魔丁去吧,时间一长,他便露出马脚,正好一举擒下。”

魔太灵挥了挥手,魔瞳后退出帐,两人各有心事,转身之际,脸色便肃穆起来,这一趟地渊之行,若不勠力同心,恐怕谁也无法全身而退。

秋不二飞奔出城,肃州城内早已认识了他,见他行色匆匆,不免议论纷纷,猜他的去处。自有好事者,将原因说得明白,这个假冒的周旋木,终于被抓住了马脚,乱棍打出周府,这才仓皇而逃。

围观百姓个个兴奋,那么好的杜娘子,岂能被人蒙骗?如今此人走了,真是桩大好事。百姓中,自有侯马两家的人,目送秋不二离开肃州城,然后在几座城门中苦守至天黑。

镌刻了无数法阵的城门关闭,肃州城内外隔绝,这些人才长出一口气,返回府中禀报。此时秋不二手持短剑,急速向前,直奔岐兰山而去。一路上,出现了几批蟊贼侵扰,秋不二轻挥短剑,将他们一一刺倒,便飞掠而去。

岐兰山上堡垒重重,大半建在浅山处,岐兰山广大,是人族修士与虚空兽、荒兽争夺的战场。秋不二赶到岐兰山脚下时,天色已晚,他并无丝毫停留之意。闭关两个月,秋不二已然学会灵力幻化之法,此时他举起短剑,剑锋上闪出一团光,如火把一般,照亮前路。

秋不二周围层层叠叠幻化出十几层灵力护罩,然后举剑向前,浑然不顾人族修士和荒兽的注视。肃州城的消息,早已传到岐兰山,镇守各处堡垒的修士,见这个周旋木莽夫一般,举剑横冲直撞,个个吃惊。此人莫不是受了刺激,脑子不好,在岐兰山如此嚣张,莫非嫌命长吗?

正在疑惑间,这些修士赫然发现,秋不二竟然开始沿着堡垒游弋向前。早有炼气修士怒骂道:“周旋木,你要找死,便自去找死,为何拖累我等?”更有甚者,已经开始污言秽语,骂起周府之人了。

秋不二冷笑连连,短剑上射出几缕灵力,那灵力精纯刚猛,瞬间即至,几个开口辱骂的人头颅被击碎,一阵阵血腥气弥漫夜空。秋不二朗声道:“好教你等知道,我周家非比以前,任尔等侵扰窥视。若再有侮辱周家者,杀无赦。”

随着话音,秋不二短剑上光芒大盛,爆出一阵阵雷鸣,岐兰山上,受了挑衅的荒兽开始嚎叫。兽影重重,开始向堡垒处奔来,各处堡垒上,严阵以待。堡垒上有稳重的修士,喊道:“周公子,那些人出言不逊,死了也是活该,还请公子已大局为重,不要引火上身。”

秋不二纵声长笑,身影晃动,转瞬间便消失在黑沉沉的大山上,众修士见一簇耀眼的亮光,将荒兽引向深山,不禁长出一口气。有人低声道:“这家伙张牙舞爪,性子很像十年前的周旋木?莫非真是周公子杀回来了?”

秋不二仗剑横行,心中畅快无比,将黑雾森林里的阴霾,一扫而空。他忽然发现,飞天境关口又溃散了几处,不禁对天长啸,岐兰山上,不知惊起了多少荒兽。

秋不二取出灵珠,将灵力灌注其中,那道血丝被灵力所激,像活了过来,一阵摇摆,指向岐兰山深处。秋不二运起灵蛇诀,向远方飞奔而去。片刻之后,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闪出身形,取出一道灵符,低低说了几句话,灌注灵力,扔向空中。

灵符如流星一般,飞回肃州城,侯马两位族长还在饮酒。他们都是飞天境高阶修为,些许美酒毫无影响,只不过借着酒意,说些平时不好开口的话罢了。侯庭信手一招,灵符便出现在两人面前。侯庭灌注灵力,灵符中传出花白老者的声音:“族长,周旋木已经进山。”

侯庭和马驰对视一眼,哈哈大笑,马驰道:“侯兄略施小计,便引走了无梦和这个假冒的周旋木,如此一来,周家还不是手到擒来?”侯庭道:“马兄弟出手,自然手到擒来。”

马驰不解道:“不是说好两家一起出手吗?”侯庭道:“我花了偌大精力,筹划此局,不是出手吗?至于周家和观天楼,你马兄弟派人取了便是。”

马驰道:“这恐怕不妥,观天楼由我马家去取,周家由侯兄派人去取,省得马家子弟毛手毛脚,打坏了隐藏在周府的宝贝,还有你日思慕想的美人。”

侯庭脸色一沉,道:“杜雪宁不可轻辱,我一向敬重她辛苦筹划,护佑周家,你若出手,便派人去,若不出手,那也由你,总之,我是不会对周家出手的。”

马驰心道:“前几日不是你,急急忙忙派侯天伦去周家试探,反而被周旋木贴身近战,杀得大败吗?谈什么敬重二字。”马驰眼见侯庭放下酒杯,闭上双眼,就此养起神来。

马驰起身道:“既然如此,待老弟我回府中商议。”侯庭冷哼一声,并未起身相送,一场酒宴,就此不欢而散。马驰告辞出门,侯天伦出现在侯庭身前,道:“伯父,为何不尽快出手,取了周家,拿了杜雪宁?”

马驰摇头道:“前几日派你前去试探,是我急躁了,你受伤而归,我后悔不已。周家能在肃州城屹立数十年未倒,自有其道理,不可轻举妄动。”侯天伦不再说话,站立在一旁,静静地想着心事。

马驰借着夜色,慢慢走回马府,马亭早已守在门外,见马驰回来,躬身施礼道:“家主,您回来了,何时出发,去取周府?”马驰道:“回去睡觉吧,此事大有蹊跷,五日之内,我闭门谢客,谁也不见,你们紧守门户,不许外出。”

马亭领命下去,马驰冷笑道:“想让我去当替死鬼,侯庭老儿,你想得美。无梦十六岁进阶飞天境,一向侵略如火,悬空岛的区区陷阱,就能困住她吗?”

岐兰山内,悬空岛下,无梦看着浮在半空的大岛,心中满是火热。就是这座岛上的虚空兽,十年前偷袭肃州城,让自己的父母双亡,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无梦冷笑道:“陷阱?我便让你们这些宵小之辈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陷阱。”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