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8.讨个说法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8.讨个说法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北山待要向前,叫醒大哥。妖冉厉声喝止道:“不要动他,烈阳陷入自己的幻境,极为危险,等我想想办法。”

众人守在一旁,束手无策,只见幻境里,北烈阳和秋不二交谈甚欢,两人的面容却渐渐模糊起来。再过一阵,幻境里的两人身体开始慢慢溃散,众人暗叫不好,幻境散去后,北烈阳会是什么样子?

北月以神识呼唤先天珠,过了一阵,先天珠才懒洋洋回应道:“小姑娘,你又来烦我了,我刚刚帮你制作了七件宝衣,快累死了。”

北月在神识中冷笑道:“你死不死我不知道,若是我大哥因幻境遇难,你就准备再去找个宿主吧。”

先天珠长叹道:“你是第一个威胁我的人,你觉得我会服软吗?”

北月道:“随你的便。”

先天珠道:“小姑娘,我接受乞求,从不接受威胁。”

北月道:“我从不乞求,威胁也谈不上,就是告诉你一声罢了。”

先天珠又等了一阵,北月再无神识传来。眼见北烈阳在幻境中,手脚已消失,北月冷哼一声道:“妖冉前辈,前些日子你教我一句话,就是说,我曾经跟你讲过的意思。”

妖冉猜到北月是在与先天珠较劲,道:“勿谓言之不预,人族世界里口口相传的一句话,开战前都会讲。”

北月冷冷道:“就是这句话,听好了,勿谓言之不预。”

先天珠忽然发现,北月神识内开始剧震,这个小姑娘竟然这么狠,以自己的生命去威胁他。先天珠忽然笑道:“好,只有这样的宿主,才能让我重回巅峰。”

一片迷雾,凭空而起,将幻境笼罩起来。迷雾与幻境碰在一起,立刻猛烈碰撞起来,先天珠猛地发现,这片幻境里竟有淡淡的混沌之气。

机缘来了,先天珠调动法力,一丝一缕地将混沌之气吞噬,混沌之气缥缈无形,却又厚重如山,不知过了多久,先天珠才将淡淡的混沌之气吞噬干净。

先天珠高兴得大叫,可惜只是神识里的传念而已,他叫了一阵,发现北月根本没有理他。他神识外放,这才发现一众角人少年全部围拢在北烈阳身边,北烈阳眉头紧锁,眼睛还未睁开。

北烈阳识海内,灵力深潭扩大了十倍之多,还在剧烈的变化中,先天珠吞噬混沌之气时,也有一丝先天之气被北烈阳无意中吸收。先天珠是地渊重宝,一丝先天之气,不知蕴含了多少灵力。

妖冉识海中剧震不已,不知道北烈阳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只好与北烈阳神识相连,苦苦支撑,替北烈阳分担压力。

魔窟内,魔丁满腹狐疑之色,魔太灵命令下得突兀,北烈阳又不冷不淡,看来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回想自己曾经晕倒过数次,怕是魔太灵对他做了手脚。

正在想着,忽然一股沛然大力直冲神识,魔丁闷哼一声,坐到荒野中。与他同行的魔兵魔将见魔丁忽然坐下,开始运功,纷纷叹息。怪不得魔将大人进境如此之快,出征时也不忘修炼,随时随地感悟功法,果然了得。

北烈阳的神识与魔丁连接一处,立刻感到了魔窟中的魔气涌入识海,陡然惊醒,道:“魔丁,你已带人到了黑雾森林吗?”

魔丁忙道:“怎么会呢,没有得到主人命令,我怎敢出黑风洞,我带领魔兵魔将,还在黑风洞之外的魔窟里。”

北烈阳道:“就在那里等我的命令,若是有魔族之人催促,就说黑雾森林里有人族炼气高修在。”

魔丁连声应允,北烈阳撤回神识,睁开双眼。众人见北烈阳醒了,大喜过望,荒雅道:“烈阳,你感觉如何?”

北烈阳心中暗叹,精神之道,果然极为凶险,因为最近挂念秋不二,竟然被拉到自己的幻境里不可自拔,难怪秋云兮大人到最后有所异常。

北烈阳长出一口气,故作轻松道:“放心吧,我丝毫无碍,刚才修炼功法,太过沉迷了。”众人知道北烈阳是宽他们的心,便不再多问。

这一番遇险,足足耽搁了五天时间,北山大着胆子问道:“大哥,我们还去大荒城吗?魔潮是不是马上到了?”

北烈阳道:“回去之后,请族中药师连夜配药,我们带上一千罐金伤散,赶往大荒城,去见花千树。至于魔潮,我不让它来,它就到不了黑雾森林。”

众人见北烈阳说得笃定,心里踏实无比。休息一夜,一行人穿过毒龙岭的迷雾带,返回族地。北烈阳等人回到天北部落议事厅,北风迎上来道:“烈阳,你来得正好,玄清宗玄离来到黑雾森林,正与大祭司交涉,指名要见你和不二。”

玄离来了?北烈阳在试炼场内,见过玄清宗逆天境修士玄合的手段,玄离则是玄合背后的依仗之一。据说此人长期在边荒开疆拓土,深受人族万民敬仰,最近更是进阶逍遥境,飞升有望。

北烈阳道:“我和母亲打个招呼,便去见祖屋见玄离道长。”北风道:“若是担心玄离不利于你,干脆不去见他,他又能怎样?”

北烈阳不置可否,施礼后离开议事厅,返回家中。风庭迎出家门,埋怨道:“你之前一走几个月,刚回到家,又跑出去好几天。”北烈阳听着母亲唠叨,心头流过一股暖流。

北烈阳将去祖屋见玄离之事,告诉母亲,风庭道:“我听说人族来了个大人物,因为前些日子试炼场上人族修士吃了大亏,要来讨个说法。来便来吧,逍遥境尊者又怎么样?难道蛮不讲理不成?”

风庭没有修为,老态已现,头发花白,腰也不再挺直,话语间却颇为硬气从容,并未惧怕来讨要说法的玄离。

北烈阳道:“试炼场内,各凭手段,有什么说法好要的,若是好言相商,那便当他是客,若是恃强凌弱,我与他一战就是。”

风庭揽着爱子的肩膀,凑到他耳边道:“烈阳,妈妈带人给你备下了金伤散一千罐,是用北月带回来的黑玉花做的,你拿在身上,玄离若是不过分,便赔给他们一些,我听说你们在试炼场内抢了人族修士很多宝贝,总要有个说法。”

北烈阳拉起风庭的手,发现妈妈的手又粗糙几分,一千罐金伤散,几个月时间里做出来,不知妈妈度过多少不眠之夜。北烈阳道:“妈,早晚有一天,我要带你去碧水平原,建一座大宅,让你在里面颐养天年。”

风庭摇头道:“傻孩子,碧水平原虽好,我却不喜欢。我生于黑雾森林,也会死于黑雾森林,这里是我的家。华屋广厦,对我无用,我只愿你们几个,平安顺遂就好。”

风庭递过一枚简陋的储物戒,北烈阳辞别母亲,走出家门,只见荒雅、南浔等人守在门外,北烈阳奋然道:“走,去祖屋见玄离道长,我倒要看看他讨什么说法。”

一行人走得很快,转瞬之间,便到了祖屋门外。隔了很远,便听到祖屋内传出爽朗的笑声,其中一个声音是荒木大祭司的,另一个声音很耳生,想来便是玄离道长。

荒木的声音传来:“烈阳,你们几个进院来讲话。”北烈阳等人走入院内,此时荒木陪着一个道长,从祖屋内走了出来,此人生得高瘦,宽幅广袖,道骨仙风。

荒木道:“玄离师兄,这便是我族北烈阳,秋不二有事外出未归。烈阳,还不给玄离道长见礼?”

北烈阳上前几步,施礼道:“天北部落北烈阳,见过玄离道长。”

玄离轻捻胡须,笑道:“好,烈阳之名,我早已听过多次,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北烈阳连忙施礼谦让。

玄离将来的角人少年一个个看过去,赞不绝口,道:“难怪无凡、清明在试炼场内受挫,荒木兄,你角人族后继有人呀。”

角人族少年依次过来见礼,北山性子急,问道:“玄离道长,听说你这次来黑雾森林,是为人族修士讨个说法的,你倒说说,要我们怎样?”

玄离道长哈哈大笑,面对一群孩子,有什么说法可讲,他此次来黑雾森林,一是见见北烈阳和秋不二两个后起之秀,二是为了与荒木商量魔潮之事,至于试炼,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何必当真?

就在此时,玄离忽然感到识海中一阵混乱,竟不由自主说道:“我本来要将北烈阳和秋不二带去碧水平原,如今看在北月姑娘面子上,此事作罢,你们把随身带着的一千罐金伤散拿出来吧,我总要对人族修士有个交待。”

荒木本来面带笑容,闻言一惊,刚才说得好好的,怎么与北烈阳一见面,这玄离又改了主意?以他逍遥境尊者的身份,何必与小孩子计较?

北烈阳拳头攥紧,又慢慢松开,他取出母亲刚给的储物戒,沉声道:“玄离道长好神通,金伤散正好有一千罐,你拿去吧。”

玄离伸手取过储物戒,收了起来,众人不知道玄离秉性如何,竟然真要小孩子的东西?众人正在气愤,忽听玄离道:“我怎么会白拿你们的东西,且请看来。”

玄离身边,忽然浮现出一对五尺短枪,两把宝剑,玄离笑道:“这对枪,是我以天外玄铁辅以天蚕丝,经历七七四十九天炼制而成,名曰天婵,便送给荒雅小友。”

短枪飞到荒雅面前,荒雅接在手中,喜不自胜,挥舞几下,收到储物戒中。玄离又道:“这两把宝剑,是我得自上古仙洞,又经我亲手淬炼而成,这把落雪剑,便送给南浔小友,这把点睛剑,便送给北月姑娘。”

南浔和北月接剑在手,南浔喜不自胜,北月则冷哼一声,不知何意。

玄离道:“至于北山小友和秋氏兄弟,你们已有宝物,好好珍惜便是,各送你们破镜丹一枚,望你们勇猛精进,在魔潮中建立奇功。”

众人这才知道,玄离不愧为逍遥境尊者,这些宝物拿出来,价值远远超过一千罐金伤散,尊者风度,尽显于外。

玄离举手告辞,荒木带领众人相送,玄离大笑几声,骤然消失在黑雾森林。半天功夫,玄离已在铁门关内。

玄离身在静室,忽然感到一丝不对,一番细查,赫然发现,自己心爱的宝物少了几件,他想了又想,对此毫无印象。

玄离不由心惊,角人族内,果然有大人物坐镇,是玄合说的御青鸾出手了吗?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着了道?

想到此处,逍遥境尊者玄离,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