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21.拒绝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21.拒绝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无梦怨声未绝,迷雾中传来秋不二的声音:“无梦道长,马家要杀的是我,你我各自逃命,他日再见。”说话声中,秋不二越走越远,片刻之间,竟然杀出重围,消失在另一侧。

无梦暗叫不好,这家伙平时说话少,却是心高气傲之辈。之前几次出言讥讽,看似秋不二并未在意,却记在了心上。

无梦大喝一声:“周旋木,你若敢一个人走,小心再见面时,我和你算账。”可惜迷雾中再无秋不二的声音,马驰笑声传出:“无梦,你莫不是要给周旋木做小?如此牵挂于他?”

无梦狠狠地向迷雾中射了几箭,然后迅速消失在丛林里。过了半晌,迷雾散去,马驰之前吃过迷雾的亏,这次迷雾一起,便结阵自守,不敢轻举妄动。

迷雾一起一散间,马家被秋不二击杀两人,被无梦射杀三人,马驰看着倒在地上的马家修士,嘴角抽动不已。马家数代积累,前后数日间,已有一半毁在了这几个年轻人手里。

身为飞天境修士,马驰一直没有觉得自己变老。最近一个月内的经历,却让他不由不感慨,岁月无情。

事已至此,开弓没有回头箭,马驰沉吟片刻,怒道:“全力追杀周旋木。”肃州城马家被毁,同伴被杀,马家修士个个胸头有一团烈火,听到家主传令,齐声应答,声音在浓密的丛林里传出很远。

岐兰四丑见马家修士数量众多,士气未堕,心里不禁忐忑。马驰转头看向他们,笑道:“四位何去何从,不妨说出来,我与你们一起参详参详。”

岐兰四丑面面相觑,正犹豫间,二丑开口道:“大哥死在无梦和周旋木手中,我们要给他报仇雪恨。”

马驰笑道:“好,既有报仇之心,那便与我们一道吧,无梦和周旋木修为出众,你们兄弟四人难免为他们所趁。”

岐兰四丑不敢反对,齐齐施礼,二丑道:“多谢马家主体谅,我们兄弟愿附骥尾,贡献绵薄之力。”马驰哈哈大笑道:“难得你还读过书,这些词用的不错,就不知道你们修为如何,可别辜负了传了这么多年的凶名。”

马驰取出司天南,跟着指引,继续追踪秋不二。秋不二一阵冲杀,瞬间便受伤几处,他犹豫片刻,跟着识海中萦绕的一点召唤,向前飞奔而去。

身影闪动,无梦出现在丛林中,她望了望秋不二消失的方向,轻叹一声,独自赶路。

马驰不愧为飞天境修士,短短半个时辰,已经追上秋不二,仇人见面,不必啰嗦,大战一触即发。秋不二一番苦战,将幽影杀运转到极致,这才堪堪脱离战圈,钻入广袤的丛林里。

岐兰二丑来到马驰身边,问道:“家主,我们这么多人,明明能够将这小子擒杀,为何要放他一马?”

马驰道:“你看不出来吗?还是明知故问?”

岐兰二丑赔笑道:“我哪里看得出来,还望家主指点。”

马驰道:“无梦和周旋木放下肃州城的乱局不管,再入岐兰山,是为了什么?”

岐兰二丑忙道:“是不是岐兰山内有重宝?”

马驰道:“定是有重宝即将出世,否则以玄离逍遥境尊者修为,为何跑到荒天僻壤来与虚空兽搏杀?你以为玄离是要开疆拓土,护佑人族吗?”

万里之外的铁门关,玄离坐于静室,忽然嘴角一挑,摇头叹道:“马驰呀马驰,你资质出众,战场搏杀无数,却无法进阶逆天境,原因便在此处。没有大情怀,只有蝇头小利,何以至巅峰?”

北烈阳缓步走在大荒城内,仔细体会这个美丽的城市。大荒城内的房屋,大多数都是木质结构,褐色的木头,涂抹上灰白的泥土,便建成一座座房屋。

偶尔也会有一些石块建成的房屋,上面铭刻法阵,坚固无比。荒雅和南浔走在北烈阳身边,一路赞叹,这么美的城市,是谁建立起来的?

一旁相陪的石腾道:“烈阳兄,你肯定想不到,这座美丽的大荒城,源自一个小姑娘的想法。”

荒雅立刻来了兴趣,问道:“哪个小姑娘?她的什么想法?”

石腾道:“六年前,一个人族小姑娘,武者修为,辗转来到大荒岭。她和家族一起,在这里落脚。后来她就想,为什么不在这里建一座城市,一座深藏在森林里的城市。”

南浔叹道:“这小姑娘真了不起,带头建立了这样一座大城。”

石腾道:“的确不易。小姑娘所在的家族,颇具实力。他们举族到大荒岭上开拓,不是因为在碧水平原过得不如意,而是因为族长觉得,他们在碧水平原过得太安逸,族内多有不成器的子弟,便毅然毁家入山。”

北烈阳热血沸腾,道:“这是哪个家族?有如此魄力?”

石腾遥遥一指,大荒城中央,有一座高高的石楼,尤为显眼。众人抬眼看时,只见石楼上有一副牌匾,上书三个大字:“大荒苑。”

石腾肃然道:“便是大荒苑家,族长名为苑青岭,那个小姑娘,现在已经十六岁,名叫苑秋霜。”

北烈阳念了几遍:“苑秋霜、苑秋霜,她后来参与建城了吗?”

石腾道:“苑秋霜提出想法,便和族人一起,伐木挖土,共建大荒城,当时她只有十岁,武者修为。如今她已经十六岁,掌管着大荒苑,望天境修为。”

北烈阳叹道:“人族多俊杰,有机会要见见这个女子。”正在感叹,忽然胳膊一疼,荒雅冷声道:“烈阳,你想见这个女子吗?”

北烈阳深吸一口气,道:“不想不想,苑秋霜再厉害,怎么比得上你和浔儿。”荒雅冷哼一声,南浔则一脸笑意。

石腾忽然意识到,北烈阳虽勇,只是不到十六岁的孩子,常人有的喜怒哀乐,一样会有。从北烈阳身上,石腾又想到花千树,这两人气质太过相似,不知见了面,会是哪番景象?

北烈阳等人走了一阵,又回到住处,花千树那里已经传来消息,约定与北烈阳晚上见面。北烈阳心头一片火热,与花千树又要见面了,不知道此人被贬到大荒岭镇守,会是一幅什么模样?

北烈阳正在盘算,北山忽然敲门,道:“大哥,院外有人要见你。”

北烈阳疑道:“什么人要见我?”

北山道:“不认识,说是大荒城原来的主人。”

北烈阳心中叹息,刚刚接触听说苑家,他们便找上门来了。犹豫片刻,北烈阳道:“带他们到正厅。”北山领命出门,将来人带到正厅。

北烈阳与荒雅、南浔一起来到正厅,只见一个男人,蒙在厚厚的长袍内,只露出两只眼睛,浑身上下,缭绕着淡淡迷雾。

见北烈阳进了厅堂,此人施礼道:“见过烈阳兄。”

北烈阳扫了一眼男子,冷声道:“摘去面罩,北烈阳堂堂正正,不与藏头藏尾之人交流。”

那人冷笑几声,道:“你们几个进了大荒城,命悬一线,还要摆出这样的架子吗?”

北烈阳眉锋一挑,冷笑道:“不用吓我,我既然敢来大荒城,就不怕什么命悬一线,摘去面罩,否则给我滚出去。”

那人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便走了,他日你若遇险,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北烈阳道:“角人族遇险,从来都是杀上前去。你们连面都不敢露,自身尚且难保,就别想着搭救我们了。”

说完,北烈阳转身走出厅堂,荒雅和南浔跟随而出。屋内只剩下北山和那个男人,那男人道:“北山兄弟,既然如此,我便告辞了。”

北山摇头道:“谁和你是兄弟?赶紧走吧,下次再来找我们,派个敢露头的人过来。”

那人本想让北山帮忙传话,不料北山小小年纪,一样刚硬如铁。眼看没有台阶可下,男子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北山回到北烈阳屋内,道:“大哥,那人已经走了。”

北烈阳道:“把门关紧,不要让旁人进来。我们来到大荒城,不是给花千树捣乱的,花千树虽敌友难分,面对魔族,却不会退让,至于大荒城里原本的势力,谁知道魔潮来了,他们会不会入魔?”

北山走出屋子,干脆叫上秋不三、秋不四,三人手持兵刃,守在门口。三人虽然年幼,却生得魁梧健壮,手中都是罕见的重宝,在门口一站,杀气陡然弥空。

大荒苑的高楼上,一个中年男子猛地喝下一杯酒,赞道:“不愧为角人族后起之秀,气势冲天。可怜大荒城里几个见不得人的家族,贸然前去拜访,话没说几句,便被赶了出来。”

中年男子对面,有一个年轻女子,笑道:“爹,要不要我前去拜访一下这个北烈阳?”

中年男子笑道:“你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还是别去见北烈阳了,我担心我的宝贝霜儿,成了角人族的媳妇。”

这年轻女子,正是石腾提起的苑秋霜,对面的中年男人,是她的父亲苑青岭。父女二人登高望远,将有人拜访北烈阳之事,全部看到眼中。此时大荒城风起云涌,父女二人不得不为前途忧心。

苑秋霜笑道:“爹,苑氏一族既在大荒岭立足,少不了要与角人族打交道,我去拜访一下北烈阳,也无不可。至于嫁人之事,只要配得上我苑秋霜,管他角人还是人族?”

苑青岭笑道:“既为修士,也不必拘泥俗礼,你备几样礼物,去拜访一下北烈阳。替我看看,此人是否如传闻所讲,是角人族少主。若是果然如传闻一般,你就算嫁他,爹也同意。”

苑秋霜摇头道:“爹,我听说角人族内,有两个女子,与北烈阳青梅竹马,我苑秋霜不会与人共侍一夫。”

苑青岭知道自己的女儿素有大志,精于筹谋,认准的事情不会回头,便道:“我信得过你的眼光决断,你找什么样的人为夫,千里万里,爹爹都同意。”

苑秋霜凭窗而立,向下看了一阵,笑道:“也不必千里万里,北烈阳有弟名叫北山,便是那个拿了石棒的粗壮小子,我觉得他不错,会仔细看看。”

苑青岭瞠目结舌,自己这宝贝女儿奇峰突出,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放眼望去,只见北山手持石棒,正在和两个同伴大声说话,忽然觉得这小子如此碍眼,简直如眼中钉一般。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