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27.幻境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27.幻境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花千树的灵力,炽热明亮,破军纵横之下,将战场照得亮如白昼。魔太灵一身青衣,面孔隐在淡淡的迷雾中,以指轻弹,便将花千树的攻势一一化解。

花千树毫无气馁之意,眉心利矛仙纹急速闪动,破军上的灵力杀气越发浑厚,与此同时,仙纹正与破军融为一处。

随着仙纹与破军一步步融合,花千树身上的气息越发凌厉,破军每一击,便如闪电临世,划开夜空,劈向魔太灵。

“叮”的一声,又一道灵力直击在魔太灵长长的指甲上,那枚指甲随声而裂。魔太灵心痛不已,修复这枚指甲,不知要消耗多少魔气,早知道花千树如此勇烈,自己岂敢托大?

此时水朵朵等人已将城内火势扑灭,率领道花派众修士,围拢过来。一波荡漾的碧水,悬浮在空中,水朵朵手持流水剑,已蓄势待发。

花千树边战边道:“朵朵,你在一旁观阵,镇压大荒城即可,今日看我手刃此獠。”大荒城内修士百姓,有很多人出来观战,闻听此话,纷纷叫好。

北烈阳将此景看在眼里,心中大为吃惊,是魔王的修为不足,还是花千树的修为太高?刚一交战,竟让花千树占了上风?

魔太灵吐出一口精纯魔气,裂开的指甲瞬间复原,他一阵冷笑,声如夜枭:“花千树果然不凡,你的手段我领教过了,我找的是北烈阳,你若识趣,便退下吧。”

花千树连刺三矛,沉声道:“若想在大荒城内伤人,先要问问我手中的破军答不答应。”说完,蹂身而上,竟与魔王近身搏杀起来。

大荒城内观战的修士百姓,不自觉地挺起了胸膛。花千树到达大荒城后,手段酷烈无比,动辄杀人,即便犯了小错被捉住,也要戴了脚镣去清理杂草,令人既惧且恨。

今夜强敌杀到,花千树一马当先,持矛苦战在前,将全城修士百姓的安危,背负身上。修士和百姓个个赞叹,大荒城地处深山,早就该有这样的城主镇压局势。

魔太灵的声音越发冰冷:“既然如此,那就先杀了你。”说话间,一片幻境,在暗夜里陡然出现,瞬间便淹没了花千树。幻境中,一道道闪电隐隐透出,正是花千树在以神矛破局。

水朵朵大急,厉声叫道:“北烈阳,千树护佑于你,你倒要袖手旁观吗?”随着话音,悬浮空中的碧水仙纹已融入流水剑,剑锋上一片殷红。

北烈阳擎天在手,并不说话,眉心迷雾快速旋转。空气陡然波动,观战的众人一阵恍惚,清醒过来时,北烈阳已在战场之中。

北烈阳的大枪,浑厚中带着雷火,硬生生将一片幻境撕裂。一道长达三丈的幽光,在擎天枪尖上吞吐不休。

苑秋霜大声喝彩道:“好,烈阳兄不愧为角人族少主,勇烈之处,竟与千树兄相当。”一句话捧了两个人,偏偏令人信服。围观的修士暗暗赞叹,这个女子不一般。

水朵朵不再犹豫,舞动流水剑,加入战团。红色的流水、明亮的破军,加上幽光闪动的擎天,三把神兵利器,瞬间便将幻境击碎。

战场上陡然清晰起来,魔太灵在核心,十根长长的指甲,已断裂三根。在他身边,花千树、北烈阳和水朵朵品字形将他围在中间。

魔太灵忽然抚掌大笑道:“人族的后辈,真是厉害,三个年轻人而已,便将我的幻境打破,今日我初抵大荒城,此战到此为止,下次我再出手,便不会留情。”

花千树冷声道:“你全力出手又能怎样?既然出手无功而返,何必大言欺人?”魔太灵深深看了花千树一眼,双掌一击,一片浓重的迷雾陡然而起。

过了一阵,迷雾散去,战场中央,魔太灵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花千树手持破军,对空三振,大荒城内修士和百姓齐声叫道:“城主威武、城主威武。”

众人一片激昂,浑然忘了花千树以往的霸道,反而觉得,有这样的城主在,才是大荒城的福气。花千树沉声传令道:“全城戒严,搜捕魔崽子,若有隐匿不报者,杀无赦。”

幽无同、石腾慨然领命,带领道花派修士,在大荒城内四处搜索,寻找魔族之人。一时之间,大荒城内一片喧嚣,然后迅速恢复平静。

花千树在战场上向北烈阳点头致意,北烈阳以礼相还,两人联手之威,刚刚已在众人面前一览无余。观战的修士无不赞叹,早就听说花千树是人族利矛,今日一见,果然骁勇善战。

至于北烈阳,众人先前说此子与秋不二一道,击杀江海盟四磐石,令玄清宗无凡、清明铩羽而归。更与碧水扬一战,打得那位飞天境修士灰头土脸。

如今看北烈阳在战场上的手段,果然不负角人族天才之名。观战修士中消息灵通之辈,已经得知苑秋霜慷慨送出大荒苑商铺之事,不由得赞叹苑家看得准,送得狠。

花千树沉声道:“烈阳,你如何得罪了魔崽子,竟让他们潜入大荒城来找你?”北烈阳道:“我得罪魔族之处太多,不可胜数,既然魔崽子来了大荒城,便让他有去无回。”

苑秋霜道:“魔族到了大荒城,扰了诸位的好梦,不如干脆一起到大荒苑,喝杯酒,商量一下如何搜捕魔族的事。”

花千树笑道:“好,那便叨扰了。”说完,花千树与水朵朵并肩向前,直奔大荒苑而去。苑秋霜看了看北烈阳,北烈阳道:“多谢苑姑娘。”

北烈阳与荒雅、南浔一道,向大荒苑走去。北三犹豫片刻,道:“秋霜姐,这次不用我付账吧?”苑秋霜瞪了他一眼,跟着北烈阳而去。

大荒苑顶楼,一桌丰盛的酒席早已摆下。上首一把大椅,花千树当仁不让,巍然稳坐。苑秋霜坐在客位上,腰肢笔直,双目如水。

花千树左首坐着水朵朵,右首坐着北山。北月坐在水朵朵旁边,双目低垂,不知在默念什么。北月对面,是大哥北烈阳。

北烈阳两侧,坐着荒雅、南浔,秋不三、秋不四留在住所,与妖冉、妖熙作伴。苑秋霜早已安排人,送去一桌酒菜,供兄弟二人和天马、林狮享用。

花千树将酒杯举起,道:“昨日未与烈阳饮酒,夜里便有魔崽子搅局,扫了兴致。先喝了这杯,然后我有话讲。”花千树一饮而尽,扫视着桌上众人。

水朵朵举杯一饮而尽,一抹红霞闪过白皙的面孔。荒雅和南浔则看着北烈阳,北烈阳举杯笑道:“这酒我已尝过,比千树兄先前的酒差得太远,不喝也罢。”

说完,北烈阳便将酒杯放在桌上。荒雅南浔见北烈阳如此,干脆酒杯都没举。北山手快,一杯酒早已喝了一半,看着大哥没喝酒,连忙将酒杯放下,一脸尴尬之色。

花千树脸色一沉,气氛就此凝重下来。苑秋霜心中暗笑,这两个人一见面便不对付,这样下去,早晚会打起来。

想到此处,苑秋霜举杯道:“酒不好是苑家的错,我自罚一杯。烈阳兄,且末见怪,千树兄,还请海涵。”

苑秋霜举杯一饮而尽。花千树盯着北烈阳,见北烈阳微笑着点头,却不动酒杯,冷哼一声,便欲发作。

北山犹豫一下,将剩余的半杯酒一饮而尽,然后看向北烈阳,见大哥未发怒,这才暗暗出了一口气。

花千树正要开口,忽听北月道:“好了好了,喝个酒也这么多火气。爱喝就喝,不喝拉倒。”说完,北月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北烈阳见北月如此,叹了口气,举起杯来,与荒雅、南浔虚碰了碰,三人一饮而尽。

花千树见是北月说话,一阵头大。过几天大师兄就到了,这个角人少女,到底会不会成为自己的嫂子?

北月面带微笑,看着花千树,花千树把发怒的话硬生生压了下去。一旁水朵朵又给他斟了一杯酒,花千树举杯致意,将酒喝了下去。

北烈阳毫无得意之感,只觉得一阵烦乱,正要告辞,忽然大荒苑外暴起一团浓雾,瞬间便将大荒苑笼罩其中。魔太灵的声音响起:“难得你们都在,魔王报仇,从不隔夜。”

众人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已被拉入了无尽的幻境里。

葬龙窟内,秋不二已经进山。刚刚踏入山中,眼前便浮现一条的石阶,一眼看不到头。秋不二踏上石阶,举步向前。

秋不二眼前,忽然出现秋不三、秋不四的身影。两人手持石棒,嘴角渗着鲜血,扶持着站在一起,对面是无尽的荒兽,咆哮着冲过来。

秋不二摇摇头,道:“这幻境太假,北烈阳在弟弟身边,怎么会有荒兽来攻?”说完,幻境一闪而变。

原本咆哮的荒兽,变为了奇形怪状的魔族,他们面貌凶恶,狂奔而来。秋不二又摇摇头,道:“还是太假,北烈阳的魔音无间,天生克制魔族,魔族避之犹恐不及,岂能自投罗网?”

幻境连续闪动,先是变为人族修士、又变成化形大妖。每一次,都被秋不二摇头说太假,幻境待要再变,秋不二冷声道:“既然唤我前来,故作玄虚,又有何用?”

此话一出,幻境彻底消失,眼前仍是一级级石阶,绵延着通向远方。花天童三人,举步踏入山中,眼前的幻境随即而起。

花天童冷笑道:“这些东西,我看了数百年,还有没有点新玩意?”就在此时,花天童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男子,只见他身高八尺,目若朗星,长发披肩,眉宇间带着一丝怅然。

花天童大叫出声:“小弟。”

那男子抬眼观瞧,寻找了一阵,一无所获。花天童大叫不停,只见小弟眉头轻皱,似是在说些什么,然后见他信手一挥,幻境顿时化作乌有。

花天童痛叫出声,小弟长大后竟是如此模样,他想将小弟的样子铭刻在识海里,忽然发现记忆竟已模糊了。

浩瀚无边的天域上,花小妖轻叹一声:“又想大哥了,他既未飞升,又怎能活得过五百年?想也没用,等我修为到了,便去六道轮回里去寻,看你们能拿我怎样?”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