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28.破碎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28.破碎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股热浪涌来,将秋不二包裹其中,每进一级石阶,就变热一分。与此同时,秋不二感到丝丝缕缕的压力,缠绕在身上,拉扯着他留在原地。

秋不二知道这是葬龙窟内法阵在运转,便静气凝神,沿着石阶向前。

再走一阵,杜雪宁双目含泪,浮现在秋不二面前。秋不二关心则乱,立即被拉入幻境。杜雪宁泪水流下,竟是血红色,秋不二急道:“杜娘子,发生了什么事?”

杜雪宁道:“都是你的好兄弟勾结魔族,攻打肃州城。如今肃州全境被魔族攻占,肃州城已无人活命了。”

秋不二摇了摇头,道:“不会的,烈阳他不会勾结魔族。”

杜雪宁怒道:“你这木头疙瘩,北烈阳杀人无数,人头堆成小山。肃州百姓血肉之躯,已成魔族血食,你若不信,便自己去看。”

秋不二依旧摇头道:“不会的,北烈阳虽然一心为角人族开疆拓土,却不会无缘无故杀人,我深知他的本性,他是天生的英雄,不会放纵自己。”

杜雪宁凄然一笑道:“你就那么相信自己的兄弟?却不信我的话?”秋不二摇头不已,不再说话。

杜雪宁伸出双手,似是要拥抱秋不二。秋不二明知不妥,却又不忍将她推开,便站在那里,任由杜雪宁上前。

杜雪宁的双手马上碰到秋不二时,一双芊芊素手忽然变成两只利爪,狠狠抓向秋不二。秋不二微微后退,闪过利爪。

杜雪宁蹙眉道:“公子,你为何躲我,是嫌我嫁过人,年纪大吗?”

秋不二摇摇头,并不说话。杜雪宁再次向前,秋不二继续后退。秋不二后背陡然碰到一堵墙,他用力扛了两下,发现这堵墙异常结实,竟无法撞破。

秋不二叹息道:“杜娘子,我敬你爱你,你真的有害我之心吗?”

幻境里的杜雪宁笑起来,雪肤红唇,丽色动人。可惜杜雪宁的双唇太过红了一些,渐渐露出狰狞之色,她继续向前,张开双手,扑向秋不二。

秋不二不再躲闪,张开双臂,将杜雪宁抱在怀中。幻境里的杜雪宁,双手再次变为利爪,狠狠刺进秋不二肌肤里。利爪由白转红,沾染的都是秋不二的鲜血。

秋不二神色淡然,静静的看着怀中的佳人,柔美娇躯慢慢变化。利爪、骨刺、翅膀、尖牙,等杜雪宁的面孔开始变化,眉心的一点黛色开始变暗时,秋不二叹道:“好了,结束吧。”

秋不二陡然发力,眉心短剑仙纹快速转动,一股炽热的灵力将自身包裹起来。与此同时,秋不二体内真气运转如长江大河,奔涌不息。

失去的鲜血,迅速回流,秋不二的伤口开始愈合,怀中的杜雪宁则慢慢恢复人形。待杜雪宁重新化作柔美佳人时,已奄奄一息。

秋不二默默地看着怀里的杜雪宁,看着她脸色越发苍白,呼吸变得时有时无,身体慢慢变瘦变冷。秋不二忽然感到心里一痛,这幅场景,以后会发生吗?

杜雪宁还有十二年寿命,她生命将终时,会如幻境中一样吗?秋不二控制着全身鲜血,猛地涌向怀里的杜雪宁。

秋不二的鲜血,顺着杜雪宁的双手流入她的体内。杜雪宁的身躯慢慢开始饱满起来,脸上多了几丝殷红。

杜雪宁紧闭的眼睛慢慢睁开,她叹息一声,道:“傻瓜,为什么明知是假的,还要倾尽所有救我?”

秋不二道:“杜娘子,我敬你爱你,不愿让你在我怀里陨落。”

杜雪宁轻轻闭上双眼,感受着秋不二鲜血的温度。此时的肃州城,正是夜半更深时,杜雪宁躺在软榻上,正在熟睡。

睡梦里,杜雪宁忽然娥眉轻蹙,眉心的一点黛色,化作三色莲花。那莲花有八枚花瓣,每一枚花瓣上,都有一个娇美的面孔。面孔与杜雪宁有神似之处,细看时又模糊起来。

杜雪宁紧闭着双眼,忽然冷声道:“什么东西不知死,敢化作我的模样,伤害我的丈夫?”说完此话,杜雪宁睁开双眼,肃州城天地变色,深沉的暗夜里忽然划过一道闪电。

闪电骤然而起,划破夜空,直直击向岐兰山深处。葬龙窟内,一道闪电,击碎幻境,连石阶都被击毁了长长一段。

此时秋不二失血过多,已然陷入昏迷,杜雪宁的娇躯一僵,然后体内似有什么东西在挣扎,却又无法逃脱。

杜雪宁冷声道:“好大的胆子,我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今日便送你们离开地渊。”葬龙窟内,发出几声尖利的怒吼,里面充满了不甘。

杜雪宁猛然发力,嘴角忽然流出一缕鲜血,她摇摇头,叹道:“这个身躯太过柔弱,我若放手而为,恐怕立刻崩解。罢了罢了,还有孽缘未解,当珍惜此身。”

杜雪宁动作变得轻柔起来,她慢慢挣脱秋不二的怀抱,伸出食指,点在秋不二眉心。秋不二身体迅速复原,杜雪宁轻轻道:“好好睡一会儿,你太累了。”

秋不二感到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与杜雪宁对坐长谈。秋不二将过往的一切,讲给了杜雪宁听,堪堪讲完,杜雪宁起身道:“天色已晚,明日接着讲。”

哪里还有故事可讲?秋不二忽然惊醒,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石台上,石台是由拆下来的石阶搭成,上面还有淡淡的幽香,正是杜雪宁的味道。

秋不二慢慢起身,向四周张望,只见石阶已毁,远处似有一个大湖。秋不二叹息道:“原来还在葬龙窟里。与杜娘子见面倒是好事,不过她一直让我讲故事,太折磨人。”

同在葬龙窟内,马家修士已损失殆尽,马驰看着一具具干瘪的尸体,横陈在面前,心似滴血。这些修士是马家为数不多的积累,他们一去,马家便没有了东山再起的希望。这法阵到底是谁建成,为何如此厉害?

刚刚幻境一起,便将马家修士连同马驰一道,拉入无尽的轮回中。在轮回中,他们从小到大,从生到死,然后无声无息间,便死得透彻僵硬。

幻境散去,只剩下马驰一人,他飞天境修为,灵力深厚,苦苦支撑,这才从轮回中挣脱。马驰发狠道:“马家还有我在,我若能得重宝,进阶逆天境,便能在肃州称雄。”

马驰举步而去,留下一地马家修士的遗骸,无人去管,片刻之后,那些遗骸便没了踪影,似是被葬龙窟吞噬。

花天童跟在马驰身后,不紧不慢地前行。看着马驰径直而去,花天童叹道:“地渊后辈修士,功力未见大涨,心肠却硬了许多,同族修士的遗骸都不收殓,实在无情。”

此时,无梦的短发直指天空,短发上系了一根头绳,模样极为古怪。那头绳看似普通,却时刻散发着无尽光芒,幻境还未生成,便被击碎。

无梦脸上露出欣慰又心痛的神色,再走一阵,眼看前路将尽,无梦自言自语道:“玄离师叔的宝物,果然不凡,可惜就是太贵,这么一个头绳,花了我一万灵石。玄离师叔都是逍遥境尊者了,要那么多灵石有什么用?”

秋不二来到大湖边,只见一片大水,浊浪滔天,大湖之上,云雾缭绕。识海里的呼唤声越发急促,竟要让秋不二跳到水中,在水底前行。

秋不二犹豫片刻,识海里忽然掠过杜雪宁苍白瘦削的面孔,秋不二自言自语道:“杜娘子,我会完成与你的三个约定,早日把你娶进门的。”

说完,秋不二举步跨入湖中,湖水清凉,越来越深,直到没顶。秋不二体内真气运转不休,毫无窒息之感,循着呼唤,径直向前。

大荒苑外,一片黑暗,魔太灵两只眼睛分外明显,闪着幽蓝的光。魔太灵笑道:“年轻人,切忌骄傲,略占上风,便喝酒庆祝,实在孟浪了些。”

花千树霍然起身,怒道:“啰嗦。”灵力长矛显化空中,与破军融为一体,花千树大喝一声,猛然将破军掷出。一道闪电,击在窗外的迷雾中,瞬间一阵巨响,平静下来后,迷雾淡了几分,不再厚重,变得朦胧起来。

魔太灵暗暗叫苦,这些年轻人战法灵力,修为深厚,一个个重宝傍身,什么时候人族的后辈这么厉害了?

就在此时,水朵朵的流水剑带着一汪碧水,猛击而至。殷红的流水剑,带着无尽吞噬之意,闯入迷雾中,激起一阵刺拉拉的响声。

魔太灵伸出双手,凌空捏住流水剑,笑道:“幸好你们不是一个比一个厉害,这个女娃子便弱一些。”说话间,流水剑猛然加速,直扑魔太灵,魔太灵扭头避开,一缕黑发,飘散空中。

魔太灵怒道:“打我杀我可以,为何要毁我的头发?”

众人不明就里,头发算什么?值得这个魔崽子如此看重?北烈阳大喝道:“魔王,我知道你的来意,想要擒我,你做梦去吧。”

随着话音,擎天带着雷火,直扑魔太灵,魔太灵挥出一道道魔气,向擎天缠绕而去。北烈阳眉心迷雾漩涡飞速转动,魔气被拉扯而至,瞬间便被吞噬干净。

魔气被吞噬前,魔太灵捕捉到一丝混沌之气的踪影,心里顿时火热起来,他大叫一声:“北烈阳,你乖乖的束手就擒吧,否则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话音未落,大荒苑外,又涌起一片幻境,魔太灵陡然被拉入。幻境中,魔明怒道:“魔太灵,你身为魔王,不告而别,偷偷潜入大荒城,意欲何为?”

魔太灵冷笑道:“区区幻境而已,北烈阳才多大年纪,竟敢班门弄斧,简直可笑。”幻境里,忽然响起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魔太灵举目观瞧,幻境里忽然多了一棵大树,树上伸出一根横枝。横枝上,一个女子坐在上面,两条长腿荡来荡去,那女子眉目如画,眉心一团浓重的迷雾,旋转不停。

魔太灵感到自己的精神要被拉入漩涡中,陡然一惊,道:“你是何人,为何闯入了我们的幻境中?”

那女子笑道:“我叫秋云兮,这个幻境,是你们的,也是我的。”

魔太灵一阵迷糊,不知发生了什么。大荒苑外,陡然一声巨响,幻境尽去,魔太灵衣衫褴褛,头发尽数被剃去,光头锃亮,在灯火下熠熠发光。

北山的声音在黑夜里响起:“我说你这家伙为何如此看重头发,原来,你是和尚还俗。”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