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30.反杀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30.反杀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秋不二循着呼唤,在水底潜行,一路来到黑洞前。黑洞不断向外冒出气泡,一阵阵波动从洞中传出。秋不二潜水而入,下潜约有两里路,忽然感到前面一道屏障。秋不二猛地将屏障撞破,进入了一个宽广的空间。

身后的屏障缓缓收拢,湖水被隔离在屏障外,并不向空间内涌入。秋不二运转无相仙魔诀,手持宝剑,剑锋上幽光吞吐,他目不斜视,径直向前。

马驰见到湖边的人影,正是无梦,她有玄清宗宝物在身,在湖边走了一阵,找准方位,潜入水下,一样从洞口进入,撞破屏障,进入那片宽广的空间。

无梦绑的头绳散发出柔和的光,将她笼罩其中。借着光亮,无梦将看到四壁都是坚硬的岩石,洞顶和地面有根根石钟乳,如利剑一般。

石钟乳已完全干透,看来洞内曾经有水,却又彻底消失。无梦继续前行,忽然发现一根钟乳上,有淡淡的血迹。

无梦赫然发现,那是秋不二血迹,自言自语道:“秋不二这家伙皮糙肉厚,怎么会受了伤?他竟也到了葬龙窟,他如何找到了这里?”

秋不二已经受伤,若是再遇危险,难免发生不测。无梦并不停留,抽出宝剑,护在身前,在石钟乳间急速飞掠。

无梦感到波动越来越剧烈,一声娇叱道:“何方怪物,敢伤肃州周公子?”声音在石洞内传出很远,随着声音,无梦将灵力运转到极限,如一道电光,向前疾冲。

一幅诡异的画面,映入无梦眼帘。秋不二浮在空中,双目紧闭,眉心短剑仙纹疯狂转动,几缕黑气正被拉扯着进入仙纹中。

怨龙灵嘶哑的声音响起:“想不到我们没有唤醒黑龙,竟被此人吞噬掉,无相仙魔诀,这片荒天僻壤中竟有炼成。”

无梦不知道无相仙魔诀为何物,见此情景,心中大震。秋不二竟能吞噬怨龙灵?玄清宗典籍上记载,怨龙灵由千年龙气积郁而成,无形无状,善于精神攻击,极为难缠。

石洞内的怨龙灵,修炼千年,不是易于之辈,一边抗拒着秋不二发出的吞噬之力,一边显化出无尽幻境,将秋不二拉入幻境中。

秋不二双眼紧闭,一幕幕幻境清晰的印入识海中。那幻境栩栩如生,秋不二一边运转无相仙魔诀,一边运转真气,苦苦支撑。

幻境里,秋寒反出角人族,投靠了魔族。御青鸾大发神威,临阵将秋寒擒下,夫妻二人当众反目,竟将两个弟弟一人一个分了。

可怜秋不三秋不四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一人被拉入魔阵,一人被大祭司牵在手中。魔王狂笑道:“好一个良才美质,我将此子带回魔域,足以交差。”

秋不二心中大急,怒道:“放开我弟弟,他是角人,怎能成魔?”

魔王冷笑道:“哪来的人族小子,角人族与魔族之间的事,也是你能插手的吗?”

秋不二急道:“我是角人族秋不二。”

魔王问道:“你说你是角人族,你的角呢?”

秋不二黯然道:“我修习了化角诀,将两只天生而来的角化掉了。”

魔王哈哈大笑道:“愚蠢的小子,你当双角那么容易生长吗?你来看。”说着,魔王头上冒出两只角,那角弯弯的,带着道道花纹,刚一出现便散发出强烈的波动。

秋不二心中一惊,喃喃道:“魔族竟然也是有角的。莫非角人族有魔族的血统?”这念头一生成,无相仙魔诀的运转便慢了下来,怨龙灵趁机挣脱几分。

幻境里,魔王继续道:“我是古魔出身,苦苦修炼数十年才生成双角,进阶魔王后,双角才长大一寸,你这小子天生有角,却化去了,你莫非脑子坏了?”

秋不二识海一阵混乱,魔族和角人族,到底是什么关系?族的双角,与角人族的双角,有何异同?人族和角人族,到底是不是一个种族?

这些问题萦绕一起,无相仙魔诀彻底停了下来,怨龙灵立刻反噬。秋不二陡然陷入一团黑雾中,黑雾里血光闪现。

无梦大惊失色,秋不二这家伙乱七八糟,明明大占上风,为何忽然便停了功法?眼看要被怨龙灵分食掉,无梦大喝一声:“秋不二,你要抛下雪宁姐,自己去死吗?”

此话如一道闪电,重重劈在秋不二识海内。秋不二骤然惊醒,感到身上无处不痛,他一阵狂叫:“杜雪宁,你不许死,我秋不二今生定要娶你。”

随着话音,无相仙魔诀疯狂运转,短剑仙纹栩栩如生,在虚空中显化出来。短剑挥舞几下,将怨龙灵斩成数段,然后拉入仙纹中,吞噬得一丝不剩。

秋不二的嘶吼声,在石洞内传出很远。石洞深处,一道倩影听到吼声,痴痴发愣。

过了许久,一个女子声音响起:“九转炼心诀最难熬的,便是这炼心之苦。那人明明喜欢的是自己,叫的却是别人。罢了罢了,我便是她,她便是我,我又何必强作分别?”

话虽如此,又有哪个女子,能容忍自己的爱人,对着自己,叫出另一个名字?那道倩影愣了一阵,长叹一声,便悄然退去,留下了一个寂寞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暗里。

怨龙灵强大的力量,疯狂涌入秋不二体内。秋不二感到自己的灵力、真气猛涨一截,真气汹涌澎湃,在体内运转不休。灵力本已进无可进,却凭空猛涨三分。

无梦见秋不二的身影重新在虚空中显露出来,浑身是血,怒道:“你这家伙,为何任由怨龙灵吞噬?我就不应该救你,看你浑身是血,滚远一点。”

无梦一边怒骂,一边走上前去,手中出现一方手帕,递给秋不二。秋不二一愣,伸手接过手帕,一阵幽香随即传来。

秋不二心中感慨,只有从这些细微之处,才能意识到无梦是个花季少女,而不是战法骁勇、一往无前的人族猛士。

秋不二身上的伤口开始快速收缩,伤口附近的鲜血,已被吸回体内,沾染在衣服上的血迹,则斑驳起来。

无梦不由羡慕角人族强大的体质,角人族修士纵横地渊,数千年来一直活跃在与荒兽虚空兽的战场上,是地渊当之无愧的擎天之柱。

大湖之畔,花天童与马驰对面而立,马驰施礼道:“花师兄,重宝即将出世,我来给师兄助威,您先请。”

花天童笑道:“你这家伙,能找到这里,殊为不易,跟我一起进去吧,若有重宝,必然分润你一件半件。”

马驰再次施礼,道:“多谢花师兄,若按年龄算,我该称呼您为师祖才是。”

花天童傲然前行,带领花大花二,越过马驰,踏入湖水中。重宝竟然在湖底,马驰看准花天童前行的方向,猛然出手,一柄宝剑向花天童飞射而去。

花天童感到身后有异,冷笑一声,这种小手段,也在自己面前使用?花天童运转灵力,数道灵力护罩瞬间浮现。

马驰宝剑即将刺上灵力护罩,忽然诡异的左右横刺,将花大花二刺倒在地。花大花二倒地痛呼,花天童骤然转身,大吼道:“花大花二,快弃了肉身。”

就在此时,花大花二的身体猛然爆开,两人的魂魄也化作虚无,消散在天地间。花天童一声怒吼:“奸贼受死。”

马驰哈哈大笑道:“花天童,你被困此地太久,不知道这五百年来,人族炼气功法已天翻地覆。你的修为我早已看透。若不是让你带路寻找重宝,我早将你杀死,以祭奠我马家修士,可怜你还当我软弱可欺。”

花天童悲痛欲绝,因为他的大意,葬送了花氏兄弟的性命。花潭近年来神识混乱,已逃出葬龙窟,自己就此孑然一身。

花天童颤声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家的修士?”

马驰笑道:“花师祖,我叫马驰,是肃州马家修士。”

花天童道:“马驰,我记住你了。这笔账,我早晚和你算清楚。”

马驰狂笑一阵道:“花师祖,你不过是望天境巅峰修为,我已进阶飞天境中阶多年。你今日若能逃出生天,再说算账的事。”

马驰宝剑在手,灵力与宝剑融为一体,直取花天童。花天童曾是逆天境修士,交手几下,便知不敌。岐兰五丑的资质太差,无法承载他的力量。

花天童骤然而退,一举进入水中,潜行水底,向着黑洞方向疾奔而去。马驰乐得让花天童继续带路,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追赶。

花天童既悲又怒,暗恨自己大意。五百年来,人族修士变得更加无情、狡诈,不知是进步,还是退步?

花天童冲过屏障,奔向黑洞深处。马驰见前行再无岔路,骤然提速,运转灵力,遥遥攻击。两人一逃一追,几里路瞬息而过。

花天童忽然看到面前出现一男一女,正是秋不二和无梦。花天童不知两人是敌是友,叫道:“马驰持剑杀人,两位道友让开了。”

秋不二怒道:“马驰丧家之犬而已,岂敢再次害人,道友莫慌,看我取他性命。”说完,秋不二仗剑向前,让过花天童,迎击马驰。

无梦心中暗骂秋不二鲁莽,不知道来人是谁,为何贸然出手?秋不二刚刚吞噬掉怨龙灵,修为大进,与马驰猛烈碰撞在一处,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花天童看得心惊,此子修为未到飞天境,为何能正面硬抗马驰的攻势,甚至打得平分秋色?五百年后,人族的功法竟有如此进步?

无梦见秋不二战得酣畅淋漓,举剑遥指花天童,冷声道:“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葬龙窟?”

花天童经此一问,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是心高气傲之人,如今狼狈败退,面对修为出众的后辈修士,反而犹豫起来。

花天童想了一阵,低声道:“我叫花天童,花小妖的哥哥。”

此言一出,马驰和秋不二停下手。三人齐齐看向花天童,一时间,洞内静寂无声。花天童见此情景,知道三人必是听过幼弟的名头,不由大笑起来。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