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38.谁的杀局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38.谁的杀局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妖冉横冲直撞,妖熙纵横四方,两只大妖进入战场,魔兵魔将的攻势立刻被挡了下来。魔兵魔将纷纷被击杀,一团团黑色的液体,喷洒在地面上。

魔太灵怒吼道:“诸位,到了此时此刻,还不倾尽全力吗?”数道气息厚重的身影,浮现在战场中,将妖冉和妖熙拦住,厮杀在一起。大荒苑上,苑秋霜道:“城内数得上的人物,这一战几乎都到了。既然如此,怎么少得了我苑家?”

苑秋霜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将酒杯掷下大荒苑,朗声道:“苑家修士,出战杀敌。”依然是苑青岭带队,苑家数十位修士杀出大荒苑,投入战场。一时之间,战事胶着起来。

北烈阳精神幻境随魔音无间功法而起,一举将对面的修士拉入幻境。那人不愧是飞天境修士,丝毫未乱,稳守门户,以灵力对抗幻境。

北烈阳擎天连刺,被一一接下,便知今日遇到了强敌,只得沉心静气,全力应战。北山、秋不三、秋不四三人经过毒龙岭的磨炼,修为大进,配合默契无比。三人联手,攻守兼备,与飞天境修士打了一个难分难解。

对面的飞天境修士,刚刚进阶飞天境不久。他踏过天关,意气飞扬,本以为大荒岭荒僻之地,飞天境修为足以横行。哪知道战场上遇到三个角人少年,便被缠住,一时之间,竟是平分秋色的局面。

此时天空中战事正酣,灵力纵横之下,这名修士不敢飞上天空,便在地面与北山三人缠斗。再战一阵,北山见大哥久战无功,心里起急,怒吼一声,石棒全力一击,硬生生撞破对手的灵力护罩。

北山顺势蹂身而上,全然不顾防守,石棒挥舞,又是以伤换伤的打法。那名修士不敢怠慢,灵力融入宝剑,与石棒碰撞几次,挡住了北山疯魔般的猛攻。

北山不顾自身,攻势如暴风骤雨。那名修士修为远在北山之上,拦挡之余,稳守反击。就在此时,一直在北山身后的秋氏兄弟身法陡然加快,游鱼诀全力运转之下,两人一左一右,划出诡异的弧线,直击对手。

那名修士一直提防着秋氏兄弟,见两人斜斜掠至,宝剑先左后右,各挥出一击。那名修士本以为两人会拦挡,不想秋不三径直向前,微微侧身,任由宝剑刺在肩膀上。

那名修士一愣,这才是真正的以身饲剑,待要将宝剑撤回,秋不三伸出双手,紧紧抓住剑锋。那名修士猛然用力,宝剑撤回,将秋不三的双手割伤。

宝剑终于撤了回去,秋不三以肩膀重伤,双手血流不止的代价,将对手的宝剑拖慢了一瞬。秋不四抓住机会,毒龙刺猛然而至,那名修士功法深厚,向后疾飞,被毒龙刺轻轻划出一道口子,微微露出血痕。

秋不三身受重伤,已无再战之力。以一对二,眼看就要获胜,那名修士哈哈大笑,正要发几句狂言,忽然感到伤口上一阵麻木,随即泛起一阵阵恶臭。转眼之间,毒气便已攻心,灵力根本无法防御。

那名修士叫道:“你们竟然用毒。”北山早已扑了过来,一棒将他击倒在地,怒道:“你这杂碎,以大欺小,难道我们还不能反击?”

大荒苑上,众人皆惊。谁也没有想到,竟然是三个角人少年率先破局,巧使手段,以伤换伤,毒杀飞天境初阶修士。

苑秋霜见北山手持石棒,傲然而立,剑眉虎目,身材魁梧,一身英雄之气,心里忽然一暖。这个孩子,长大之后,也许会是个好丈夫呢?

魔太灵怒道:“真是废物,怪不得要逃到大荒城来避祸。”就在此时,花千树怒起一矛,直刺对手,面前的修士竭力躲开,一道精纯灵力从身边掠过,带着丝丝灼热的气息。

那名修士心中感叹,花千树打磨灵力数年之久,果然大为不凡。这样精纯的灵力,简直闻所未闻,此子若是不死,前途不可限量。

那名修士萌生退意,未等有所动作,只见花千树刺出的那道灵力,竟在空中绕了个弯,直刺他的后背。那名修士魂飞胆丧,举剑向后迎击,灵力相撞,发出一声巨响。

堪堪挡住这一击,那名修士心中暗叫侥幸,忽然一把殷红的宝剑自空中闪现,一举穿过他的胸膛。那名修士的鲜血瞬间便被吞噬一空,死尸摔到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

花千树与水朵朵在天空中并肩而立,剩下的一名飞天境修士扭头便跑。花千树沉声道:“魔王,该你上场了。”

眼看精心策划的杀局开始崩溃,魔太灵不怒反笑:“哈哈,既然如此,我便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杀局。”

魔太灵双手指天,一阵迷雾随即而起,将战场完全笼罩其中。迷雾中,一名气息强大的修士陡然出现,他一出手便是杀招,滚滚灵力,直击花千树。

花千树以破军硬扛这一击,灵力对撞之下,抛飞出足有数十丈,一口鲜血无法压住,猛然喷出。水朵朵尖叫道:“逆天境大修士,你是谁?为何出现在大荒城?”

逆天境大修士在地渊已是一方巨搫,往往重任在身,不可轻动。眼前的逆天境大修士,在幻境中依然用面罩蒙住面孔,有意遮掩身份。

逆天境大修士冷笑一声:“想知道我是谁,便到地府中去问吧。今日我既然出手,就是要和魔王一道,取尔等性命。”

说完,此人挥拳猛击,灵力拟化出一只凶狼,满口獠牙,扑向花千树。花千树缓过一口气,破军上光芒大盛,如一轮烈日,在迷雾中爆开。

大荒苑上,众人只见战场忽然被迷雾笼罩,紧接着一声巨响,响彻云霄,不知道战场上发生了什么变故。

荒雅天婵双枪在手,南浔手持落雪剑,北月则取出宝剑点睛,三人纵身向前,投入那片未知的迷雾中。苑秋霜心头一阵火热,角人女子,敢爱敢恨,这样活着,才是真正的精彩。

苑秋霜手中忽然多了一根碧绿的修竹,她的眉心中竹影婆娑,美如幻境。一旁有苑家仆人劝道:“小姐,你千金之躯,在此掌握大局便是,何必到战场上冒险?”

苑秋霜摇摇头道:“筹谋策划,不够直接,只有上了战场,我才能知道自己究竟修为如何。”说完,一片竹影闪现在战场上,苑秋霜已跃入迷雾中。

迷雾一起,北烈阳心中一动,瞬间便将迷雾拉入幻境。幻境中,那名飞天境修士守得稳如磐石,打定主意要和北烈阳耗下去,直到年轻的对手力竭败退。

迷雾与幻境混在一处,那名飞天境修士刻中了招。迷雾中有丝丝魔气,无孔不入,幻境越发真实。魔太灵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他面前,笑道:“小子,这杀局足以灭掉你们这些修士,我与花千树布置得可好?”

那名修士陡然一惊,原来魔太灵与花千树勾结一处,要坑杀大荒城内的修士。此人勃然大怒,骂道:“魔太灵,你一个魔族,辗转千万里来到地渊,就是为了帮花千树杀人不成?”

幻境中的魔太灵笑道:“你们这些杂碎也算人吗?”

那名修士眼前,忽然闪现出很多面孔,都是惨死在他手下的冤魂,那些面孔对着他低声哭泣,眼中血泪横流。

那名修士心旌摇动,叫道:“你们早已死了,何必再回地渊?”那些面孔并不是说话,只是哭个不停。

那名修士心烦意乱,双手挥舞,道:“滚开,都给我滚开,我早晚进阶逆天境,成为大修士,你们死在大修士之手,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那些面孔仍旧不说话,幻境中的魔太灵信手一捻,这些面孔凝作一支大枪。大枪上雷火缭绕,那些面孔在雷火中渐渐生硬起来。

幻境中的魔太灵笑道:“小子,今日你便死了,还想进阶逆天境,痴心妄想。”说着,魔太灵挥手便是一枪,修士一边遮挡,一边身形向后飞纵。

就在此时,后背闪出一道枪影,直直刺中修士的后心。北烈阳手持大枪,收了幻境,将大枪上挣扎的修士狠狠甩出,沉声道:“心怀鬼胎,杀人无数,又与魔族勾结,罪上加罪,你们这些杂碎早就该死。”

北烈阳手持擎天,在战场上纵横无敌,将遇到的魔族兵将一一刺死。就在此时,一声声惨叫传来。北烈阳循着声音,冲了过去,发现苑家修士,横七竖八躺在迷雾里,损失惨重。

北烈阳知道形势危急,大叫一声:“北烈阳在此,魔族崽子,哪个敢当面一战。”迷雾中传来花千树的声音:“哈哈哈,好汉子,你之前不跟我喝酒的事,就此揭过。”

花千树此时浑身是血,手持利矛,大笑不停。对面的逆天境大修士衣衫破碎,目光凝重,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修士,心中叹息不已,果然后生可畏。

北烈阳撇撇嘴,没想到悍勇刚烈的花千树,竟然是个小心眼儿,这点小事还记在心上。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在天边响起:“千树、烈阳,你们喝酒,怎么少得了我?”

随着话音,剑声铮铮而起,无边灵力,将迷雾一片片撕碎。幽暗的天空中,一只飞鹰自天边疾飞而至,飞鹰上一名男子傲然挺立。那男子手中的宝剑上,杀气与灵力混在一处,隐锋锐于大道之内,神威莫测,无尽光芒,将整个战场照亮。

花千树对面的修士叹息一声,陡然不见了踪影。北月的声音在战场上响起:“花半顷,你终于来了,我身边有魔兵魔将,还有反叛的修士,你还不快来救我。”

花半顷身躯微动,叹息一声,高举神牙,向北月的方向杀去。一道剑光,撕裂迷雾,将北月身边的对手全部肃清。

花半顷在虚空中缓步而行,来到魔太灵身边,笑道:“魔王,你来到地渊,脑子坏了,不知道我人族有传讯灵符吗?我和千树早已布下杀局,专等你自投罗网。今日我既然来了,你便留下吧。”

说完,剑光暴起,一举将魔太灵笼罩其中。花千树持破军、北烈阳持擎天,一矛一枪,随即杀至。魔太灵身处险境,遮挡不及,被三把神兵,刺得浑身窟窿。

观战的众人心生疑惑,这样的魔王,似乎太弱了一点?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