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40.婚约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40.婚约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魔太灵的身躯,陡然炸开,黑烟如箭,射向战场上搏杀的人族修士。花半顷、花千树以灵力阻挡,将其中数十道黑烟击碎。

惨叫声随即而起,那些未被击碎的黑烟,将数名人族修士击伤。那些修士只伤不死,瞬间皮肤青黑,眼神中充满了疯狂,开始攻击同伴。

花半顷暗叹一声,魔王的手段,果然诡异莫测。眼见这些修士已魔化,追击曾经的战友,花半顷神牙闪动,将他们一一刺倒。

战场上迷雾终于散去,修士们默默收拾着战友的遗骸。此战苑家损失惨重,数十名修士伤亡。苑秋霜挥洒着灵力,为幸存者治伤。

道花派的修士,也折损了四分之一,花半顷和花千树将师弟们的遗骸收殓好,脸上充满了哀伤。刚刚炸开身躯的魔王,明显不是他的真身,此时魔王隐于何处?

魔太灵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一片浓密的丛林里,他极为狼狈,一只胳膊消失不见。魔太灵遥遥望向大荒城,叹道:“人族修士,如此强大,看来只有传讯回魔域求援了。”

叹息几声,魔太灵在识海内仔细查验一番,自言自语道:“大荒城内还有数百魔念,便让他们暂时蛰伏,等我兵临城下,再暴起发难。”说完,魔太灵消失在丛林里。

大荒城内,花千树冷声传令道:“幽无同、石腾,你们去彻查全城,看看有哪家的飞天境修士丧命。查证之后,灭其全族,我道花派修士的鲜血,不能白流。”

苑秋霜缓步走到花千树身前,施礼道:“千树师兄,我苑家此番同样损失惨重。那些即将灭族的家族,苑家要他们一半家产作为补偿。”

花千树见苑秋霜身后,站着北烈阳等一众角人少年,点头道:“一半家产而已,你拿去便是。这些家产不能白拿,你要请我们喝一顿酒。”

苑秋霜命人在大荒苑顶楼上,摆起一桌酒席。花千树与花半顷走在前面,北烈阳稍稍落后,众人举步上楼,围坐到巨大的酒桌旁。

妖冉和妖熙想跟随上楼,却被北山拦下,北山道:“两位前辈,你们若要上楼,等化形后再说,这是人家的规矩,咱们做客人的,不得不从。”

妖冉怒道:“小山子,你这是过河拆桥,我们杀了多少魔兵魔将,难道换不到一桌酒席?”苑秋霜的声音传来:“我们楼上女子众多,菜多肉少,你们真要上去?”

妖冉本想说,区区肉食算得什么,想起那美味的烤肉,又把话咽了回去。上楼又怎样?哪里比得上在楼下喝酒吃肉来得痛快。

妖冉正要说话,花半顷道:“两位前辈,我赠你们美酒一瓶,喝酒吃肉,岂不美哉。”妖冉知道此酒大为不凡,喜道:“看在你花半顷的面子上,我们便勉强坐在楼下。苑家娘子,记得多上烤肉,刚刚一场大战,我和小狮子消耗甚大,要好好补一补。”

安排好两只大妖,花半顷取出一壶美酒。打开酒壶,一股奇香顿时飘出,楼上众人立刻便有微醺之意。花千树赞道:“大师兄,你酿酒之术又有精进,今日我尝尝你的手艺。”

众人先祭奠一番逝者,此时战场已经打扫出来,不知多少房屋被毁,被波及的百姓极多。楼上众人见此情景,一时沉默下来。

花千树奋然道:“今夜我们战退魔王,将大荒城内的隐患肃清大半,是一场胜仗,何必如此哀伤。大师兄,我们喝酒吧。”

花半顷点点头,单手一划,壶中飞出滴滴美酒,落入众人面前的酒杯里。苑青岭赞道:“好酒。”说完,一口将美酒倒入口中,只听咔嚓一声,苑青岭坐的椅子被硬生生压碎。

苑青岭满脸通红,坐在地上,功法运转不休。苑青岭进阶飞天境多年,修为深厚。他毁家入山,在大荒岭上开疆拓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美酒虽烈,苑青岭尚能扛住,十几个呼吸过去。苑青岭起身道:“好烈的酒,今日一战,我苑家死伤惨重,我却收获颇多,实在惭愧,便不再扰你们年轻人的兴致,就此告辞。”

眼见父亲修为提升,这对苑家是天大的好事,苑秋霜喜出望外,陪着父亲走下楼。苑青岭轻声道:“霜儿,花半顷出身道花派,有大宗师风范,你不考虑一下?”

苑秋霜摇摇头,道:“花半顷岂是大荒城能留下的?再说,他与花怜九纠缠不清,又沾惹上北烈阳的妹子北月,这样多情的人,我不喜欢。”

苑青岭和苑秋霜的声音虽轻,哪能逃得过花半顷和花千树的耳朵。花半顷恨不得跑下去和苑家父女解释一番,又颓然而止,只好拿起酒壶,一阵猛灌。

屋内众人忽见花半顷脸色变化,举止有异,正要发问,花千树道:“我大师兄心肠软,见不得伤亡,因此略有失态,诸位,饮酒来。”

经此一役,众人关系拉进了很多。花千树将美酒一饮而尽,脸上掠过一阵红光,便恢复正常。北烈阳见此情景,也一口饮下美酒,一股醇厚的灵力,散发到体内。

北烈阳身躯晃了晃,随即站稳,沉默片刻,开口赞道:“果然是好酒。”

北山犹豫片刻,道:“花大哥,这酒我能喝吧?”

花半顷笑道:“自然能喝。”

北山将酒一口喝下,闷哼一声,坐到地上,紧闭双眼。酒气入体,醇厚的力量骤然而起。北山运起功法,以真气引导着这股力量,在体内运转不停。

过了不知多久,北山睁开双眼,只见秋不三秋不四满脸通红,正在大口吃菜。北山一蹦多高,叫道:“小三,你身受重伤,酒就别喝了,不如让给我。”

秋不三撇了撇嘴唇,道:“我和不四早把已酒喝完,谁像你那么弱,一滴酒而已,消化了那么久?”北山环视四周,苑秋霜向他微微点头,显然秋不三并未说谎。

北山本来兴高采烈,发现秋不三秋不四又压过了自己,心中不爽,怒道:“你们以后不要和我留在大荒城,帮不上忙,还总是气我。”

三人你来我往,又互相损了几句,便大吃起来。荒雅和南浔早已将美酒饮下,觉得修为又有进益,已到炼体二级关口之外。北月面对美酒,发了一会儿呆,猛然站起。

北月端着酒杯,来到花半顷跟前,朗声道:“花半顷,你为何不与我说话?”

花半顷起身施礼道:“北月姑娘,我正要和你说话,还没来得及过去,你便来了。”

北月道:“那好,你我喝了这杯酒。”说完,北月一口将美酒饮下,白皙的脸庞上闪过一阵红霞。先天珠忽然一动,就此从沉睡中醒来,顷刻之间,酒气被先天珠鲸吞一空。

先天珠叫道:“小姑娘,再和他多要些美酒,这酒对我恢复修为帮助极大。”

北月识海传音,怒道:“你一声不吭,便抢了我的酒,还打算让我多要,休想。”

先天珠知道北月的脾气,忙道:“小姑娘,你帮帮我,我自有好处给你。”

北月传音道:“你身无长物,有什么好处可以给我?”

先天珠道:“我吸收了酒中的力量,炼化之后,分你一半。”

北月怒道:“不给你的话,美酒都是我的,用得着你白白做好人,分我一半?”

先天珠沉默一阵,又道:“小姑娘,你要怎样,才能为我多要一些美酒?”

北月幽幽传音道:“你让我大哥答应我留在大荒城。”

先天珠道:“这是小事,放心吧,你看我的手段。”

北月急道:“你若是伤了我大哥,要你好看。”先天珠连声允诺,催着北月索要美酒。

花半顷见北月直愣愣地看着他,不言不语,心里莫名有些担心,不知道这个敢爱敢恨的角人小姑娘,到底在想些什么?

花半顷正在犹疑不定,北月道:“花半顷,我大哥喜欢喝你酿的酒,你多给我几壶,我送给大哥。”

花半顷暗自长出了一口气,美酒虽然珍贵,但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花半顷面前,浮现出数十壶美酒,他轻咳一声道:“北月姑娘,你若喜欢,便全部拿走。”

北月摇头道:“此酒珍贵得很,倒也不用都送给我大哥。我送大祭司一壶、父亲一壶、其他三位族长各一壶、叔叔一壶,自己留一壶,再给我大哥三壶,你送我十壶酒便是。”

花半顷信手一挥,十壶美酒飞向北月。北月将美酒一一收起,北山叫道:“姐,还有我的呢?”

北月狠狠瞪了他一眼,怒道:“你自己不会要吗?”北山恍然大悟,正要向花半顷开口,北烈阳冷声道:“北山,什么时候我角人族靠向别人要东西度日了?”

北山陡然一惊,就此坐了下来。花半顷也不多说,将美酒全部收起,继续看向北月。北月道:“你来了此地,你的小师妹花怜九呢?”

花半顷皱了皱眉,道:“怜九去了肃州城,道千军派主与玄天宗主议定,以肃州交换徐州,她领命去与玄清宗无凡交接此事。”

北月嘴上说得轻松,心里其实惴惴不安。见花半顷皱眉,便知道此话问得唐突了。北月见花半顷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长出一口气,轻轻施礼道:“那么,你要在大荒城待多久?”

花半顷恨不得马上便走,又有大事未做,暗叹一口气,道:“北月姑娘,我助千树办几件事情后,便离开大荒城,在此停留十日左右。”

北月就此沉默下去,等着先天珠施法影响北烈阳。谁知等了一阵,毫无动静,北月心里起急,开始在识海中呼唤先天珠,叫了一阵,依然毫无反应。

北月一时气恼,怒骂道:“你这老东西,答应过我的事情,从来就没办到过。”

花半顷顿时瞠目结舌,自己就算比北月大了九岁,也算不上老东西吧?更何况,自己先前答应之事,还未明朗,怎么能叫没有办到?

花半顷待要解释,忽然识海里一阵混乱,开口道:“北月小姐,我对你仰慕不已,不过若要论及婚事,至少等你满十八岁再说,你看可好?”

一言既出,厅堂内众人全部惊呆。花半顷忽然感到不对,屏气凝神,要将识海中的混乱平复下来。花半顷运起破妄之眼,仔细搜寻源头在何处,一时间沉默下来。

北月白皙的脸庞上,红得几乎滴血。她暗下决心,忽然举步上前,轻吻了一下花半顷额头,迅速退后,幽幽道:“你终于肯说心里话了,四年而已,我等你。”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