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53.最后一次放纵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53.最后一次放纵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一次圣泉洗礼,又让角人全族惊掉了眼球。荒雅和南浔进阶炼体二级,角人族并不意外,两人修为早已是炼体一级,这次进阶顺理成章。

北月进阶炼体三级,绝大多数族人大呼意外。北月的资质并不是这一代最顶尖的,修炼速度却极为惊人,仅次于北烈阳和秋不二。

北烈阳隐隐忧心,先天珠极为诡异,连带着北月也越发神秘起来。这次大荒城之行,与花半顷定下了四年之约,不知妹妹能否稳住心神,熬过这段悠长时光?

北山、秋不三、秋不四三人,又一次打破了角人族有史以来的修炼记录,三人不过十二岁而已,全部进阶炼体二级,比他们的大哥更加耀眼。

至于荒原和南社,他们进阶炼体一级时间本就不长,如今进阶炼体二级,难免根基不稳,后面会花很长时间去打磨修为,福祸难测。

对于苑秋霜参加圣泉洗礼,角人族内非议众多,只是碍于她与天北部落的特殊关系,以及荒碧晴的支持,才勉强接受。

如今圣泉洗礼结束,角人见苑秋霜并未突破到飞天境,便放下心来。很多角人族暗自庆幸:圣泉毕竟是角人族的圣泉,对人族修士修为提升有限。

一行人各自回到部落,美美睡上一觉。次日天明,苑秋霜命苑家修士在祖屋前收购兽皮、兽骨等物,苑秋霜则与荒木签了法契,交割了一千罐金伤散。

苑秋霜以粮食、布匹、美酒、兵刃交换,角人族极为满意。角人族九阶炼体功法,并无太多捷径可走,他们最渴望的,便是日常生活物资。

角人族不会铢锱必较,双方交易速度极快,三天时间,交易便已完成。苑秋霜放心不下大荒城,便提出告辞。

苑秋霜离开黑雾森林之日,以大祭司荒木为首,各部落按之前议定的人选,安排修士一同前往大荒城。北芒、荒迟和南天野三位六级炼体修士,将是镇守大荒城的核心力量。

北山和秋氏兄弟是必须要去大荒城的,秋寒还安排了秋桐前往。秋桐处世灵活,临事果断,经过人族试炼的洗礼,如今已是炼体一级修为。

荒原和南社一同前往大荒城,两人神情各异,荒原一脸期待,南社却极为平静。四大族长带领角人,为荒木送行。

荒木沉声道:“这是我二十年来,第一次离开黑雾森林。我便去大荒城看看,人族世界已变成何等模样?”

荒木转身登舟,北芒等人鱼贯走入北冥号。这一次北冥号所用的灵石,已是北烈阳等人从毒龙岭取出的。那些灵石品质极好,在碧水平原上也不多见。

北冥号飞舟冲天而起,荒碧晴忽然起了心思,猛然跳起,追在北冥号之后。北渊等人先是一愣,也随即飞起,四大族长,向天而行。

荒碧晴先行一步,紧紧跟着北冥号,北渊等人落在后面,苦追不舍。北冥号越飞越高,越飞越快。南天路率先不支,悬停在虚空,叹息不已。

接下来是北渊,他比南天路高飞了近百丈,无以为继,只好眼望着飞舟远去。秋寒平日少言寡语,修为却颇为深厚,他直上虚空八百丈,几乎与北冥号齐头并进。

再过一刻钟,秋寒真气不支,渐渐停了下来,迎着罡风,看着极速飞行的北冥号,以及那一道飞翔的倩影。

荒碧晴再追一阵,已将秋寒等人远远甩在身后,便傲然停在千丈虚空。此处罡风猛烈,寒气逼人,荒碧晴浑然不觉,不知在沉思什么。

过了片刻,荒碧晴身前闪现出一株娇艳的花。那株花色泽血红,艳丽无比,片片花瓣,如弯曲的针,直刺苍天,花茎修长,在罡风中微微摇摆。

荒碧晴自言自语,声音在猛烈的罡风里清晰无比:“小妖,这便是你说的彼岸花?”荒碧晴长叹一声,就此陷入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荒碧晴修眉一挑,俏脸寒霜,冷声道:“你说这是通天功法,要我修习此法,飞升天域。我是角人,偏偏要武破虚空,你拿我怎样?”

荒碧晴手起一拳,将灵力拟化出来的彼岸花击得粉碎。红艳艳的花瓣和碧绿的花茎分成无数段,星星点点,混在一处。

粉碎的残花,在罡风里弥漫开来,片刻之后,又化作灵力,涌入荒碧晴仙纹里。虚空中渐渐出现一个龙卷,席卷着高空的天地灵气,灵气包裹住荒碧晴,如一轮烈日般耀眼夺目。

四大族长一齐飞入天空,却只回来三个。南天路在其中修为最差,面沉似水,头一个离开。北渊不悲不喜,带领天北部落族人,迤逦而去。

秋寒则直接从空中掠过,招呼也没打。东岭部落修士习惯了族长的冷淡,不以为意,追随秋寒离开。

北烈阳与荒雅、南浔告别,一个人返回天北部落。荒雅担心母亲,急忙赶回树屋,南浔则满脸不高兴,跟随族人返回天南部落。

北烈阳心事重重,不知不觉走到议事厅前。他侧耳倾听,议事厅内传出父亲北渊和叔父北风的声音,两人正在议事。

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北渊道:“烈阳,你有事吗?”

北烈阳恭声道:“族长,我有一事要和您商量。”

北渊听爱子说得郑重,知道此事不小,便向北风微微颔首。北风起身告辞,将议事厅留给了这对父子。

北烈阳走进议事厅,给父亲施礼,道:“族长,我想去一趟肃州。”

北渊顿时沉下脸,怒道:“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怎能离开黑雾森林,去数万里外的肃州?”

北烈阳低头不语。北渊沉默一阵,叹了口气:“你要去肃州做什么?”

北烈阳道:“送一件宝衣。”

北渊怒气又起,道:“你哪里是送宝衣,你这分明是要把自己的命送出去。你头上有角,如何到得了肃州?”

北烈阳犹豫片刻,道:“我要横穿魔窟,前往肃州。”

北渊勃然大怒,挥手启动议事厅的法阵,隔绝视听,一脚踹在爱子身上。自从北烈阳进阶先天武者,再也没有挨过父亲的打了。

北烈阳身形一晃,堪堪站住,依旧低头不语。北渊道:“如今魔王已降临魔窟,你如何能穿越数万里距离,前往肃州?”

北烈阳沉声道:“族长,我自有手段,定能到达肃州,此行若是不去,我心难安。”北烈阳慢慢抬起头,看向父亲。

北渊脸色青白,过了半晌,道:“我知道你要去肃州见不二,可是此行太过凶险,我不同意。”

北烈阳低下头,道:“族长,我若不去,更加凶险。”

北渊注视着爱子,见北烈阳身上忽然散发出一阵阵魔气,心中暗叫不好。爱子毕竟只有十六岁,一腔热血,意气难平,若真的走火入魔,则大事不妙。

北渊沉思了良久,叹道:“烈阳,我知道你不是莽撞之人,这一次,我便答应你了,望你早去早回。”

北烈阳跪在地上,给父亲磕头致谢。北渊冷哼一声,道:“北烈阳,你记住,你志向远大,身负众望,这是你今生最后一次放纵。”

北烈阳举手向天,道:“族长,我记住了,这便是我北烈阳此生,最后一次放纵。”

北渊扶起爱子,长叹一声,道:“不知不二那孩子如今怎样了?你这一番苦心,不要尽付流水。”

北烈阳便把先前在大荒城听到的秋不二的消息,禀报给了北渊。北渊一边听,一边频频点头,道:“秋家男儿,不愧为我角人皇族,无论放到哪里,都是英雄好汉。”

此时,被称为英雄好汉的秋不二,正在给黑龙细心擦拭脑袋。黑龙头上的花朵碾得稀烂,又被秋不二一顿猛抽,已成一片花泥。

黑龙毫不在意,花怜九和无凡却看不下去,催着黑龙去洗掉。黑龙从山洞里走出去一阵子,又绕了回来,把花泥洗了个满头满脸。

秋不二无奈,只好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块布,为黑龙擦拭花泥。黑龙的皮肤,坑坑洼洼,满是凸点,防御力极强,却也极难清理。

秋不二自幼孤傲,哪里给谁擦过脸?不是手轻便是手重,摸索了一阵子,才找到诀窍。黑龙先是不愿,后来被擦得极为舒服,禁不住哼出声来。

秋不二内心忽然平静下来,不知道北烈阳在黑雾森林,过得如何?黑龙见秋不二眼神凝滞,便道:“大哥,你不会看上我了吧?人龙殊族,你可不能乱想。”

秋不二狠狠抽了黑龙脑袋一下,怒道:“你不去照照镜子,自己长成什么样子?若不是为了给你擦拭花泥,我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黑龙笑道:“大哥,地渊之内,我是不是你最好的兄弟?”

秋不二摇摇头,道:“小黑,你会与我一生相伴。可是,我最好的兄弟,却不是你。”

黑龙顿时叫起来:“大哥,我对你一片赤诚,为何还不是你最好的兄弟?”

秋不二道:“小黑,你更像是我的弟弟,而不是我的兄弟。”

黑龙疑道:“弟弟和兄弟有何不同?”

秋不二想了一阵,道:“弟弟是血脉亲情,兄弟则是志同道合。”

黑龙沉默一阵,叹道:“大哥,你以为我不懂兄弟情?我曾经有几个交情过命的朋友,我落难后,他们不知去了哪里?”

秋不二只是摇头,黑龙沉默一阵,道:“大哥,你知道吗?我困在石卵里,就是受了曾经最好朋友的陷害。”

秋不二皱眉道:“既是最好的朋友,为何陷害于你?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之事吧?”

黑龙连连摇头,长叹道:“利益,天大的利益摆在面前,什么样的感情也没有用。”

秋不二刚要反驳,忽然想起杜娘子曾经问他的话,“若是我与你的好兄弟有了冲突,你要怎么办?”

秋不二识海里一阵混乱,就此陷入沉思。黑雾森林中,北烈阳已身入黑风洞,他手持擎天大枪,径直向前,眼中满是秋不二身着宝衣、威风凛凛的模样。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