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58.宴会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58.宴会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大荒城内,一场盛大的宴会正拉开帷幕。苑青岭、苑秋霜父女俱着盛装,迎接宾客到来。最先到的,正是清明。

清明手中捧着一束野花,花开得绚烂,色彩搭配极妙,让人一见便喜欢。清明将花束送给苑秋霜,苑秋霜含笑接过。

清明举步进入大荒苑,一楼宽阔的大厅中,苑家的修士武士肃然而立,酒保小厮跑来跑去,将美食一样样摆到桌上。

清明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闻着诱人的香气,叹道:“只有在深山老林中,才有最好的食材,可惜歹人太多,杀人害命,唉。”

清明叹息一阵,无人搭腔,便颓然坐在木椅上,低头沉思。第二批来的,是大荒城的几家家主,魔太灵来大荒城时,两次生乱,让大荒城内实力大损。

如今这些家主,已经无力摆架子,接到苑青岭的传讯,便早早来到大荒苑。众人勉强寒暄几句,站在大荒苑前,等着荒木和花千树到来。

过了一刻钟,荒木带领角人族众人来到大荒苑。苑青岭在前,苑秋霜在侧,几位家主紧随其后,上前施礼。

荒木以礼相还,众人簇拥着荒木,进入大荒苑一层。清明见荒木等人走进来,站起身来,拱手道:“玄清宗清明,见过角人族大祭司荒木前辈。”

荒木早就听说过清明,此人在试炼场内大出风头,重伤北烈阳,击伤秋不二,着实不凡。荒木还礼道:“原来是清明小兄,你孤身到此,难道不怕角人族报仇?”

清明微笑道:“角人族杀人,从来都是在战场上,我身处宴会中,毫不担心前辈会动手。”

荒木点头道:“果然好胆色,不愧为玄天宗主的爱徒。清明,坐到我身边来,角人族交朋友,讲究以诚相待,今日我便与你酒桌上见输赢。”

清明夷然不惧,昂首走到荒木身边,一屁股坐了下来。众人见清明气魄不凡,心中暗暗称赞。

再过片刻,花半顷、花千树、水朵朵三人来到大荒苑。花千树为大荒城城主,走在中央,花半顷在左,水朵朵在右。三人并肩而入,将厅内众人的目光全部吸引过去。

花半顷紧走几步,向前施礼道:“道花派花半顷,见过大祭司。”花半顷曾与北月、北山一道,拜访过角人族,与荒木相识。

荒木还礼,正要讲话,花千树在一旁冷哼一声,将众人目光吸引过去。花千树显然对大师兄上前施礼极为不满,脸色阴沉。

花半顷正要为荒木引见花千树,花千树冷声道:“幽无同,我下的城主令,你竟敢不听命而行,该当何罪?”

幽无同知道花千树出言责备,必然事出有因,抱拳拱手道:“城主,幽无同不敢。”

花千树眉峰一挑,怒道:“我要你将所有入城之人,记录在册,你做了没有?眼前这些人,你记到了哪里?”

幽无同低头不语,花千树道:“千树,何必如此?”

花千树肃声道:“大师兄,在道花派里,我听你的,到了大荒城,你便要听我的。幽无同,还不询问这些人,从哪里来?到此何事?要留多久?何时离开?”

幽无同直直向前,走向荒木。苑秋霜怒道:“千树师兄,你这是何意?角人族诸位高士,是我苑家的客人。”

花千树冷笑道:“他们是你苑家的客人,可不是我城主府的客人。就算是我的客人,该记录也要记录。”

花半顷心中颇为无奈,他知道师弟花千树的脾气,此时硬压他肯定不行。花半顷向前几步,低声道:“千树,我来大荒城时,可没有记录,你又何必太过认真?”

花千树忽然笑道:“大师兄,这个城主令,是我今天才下的。”花千树虽是笑着说话,大荒苑内的气氛却沉重到了极点。

荒木朗声大笑道:“好,不愧为花小妖大人的徒弟。既然你要记录,那便记录吧。我是角人族大祭司荒木,到此访友,要留十日,十日后离开大荒城。”

角人族众人压着怒气,一个个报了自家姓名,依次说完。最后轮到妖冉,他清清嗓子,正要说话,花千树打断道:“我问的是来访的人,畜生便不用报了。”

妖冉勃然大怒,一股妖力纵横而出,就要暴起发难。荒木举手轻拂,无声无息间便将妖力挡住,道:“既然记录完了,那便喝酒吃肉吧。”

花千树举手一抓,一个酒壶被摄入手中。花千树将壶中美酒,一饮而尽,冷声道:“魔族侵扰不休,大荒城形势危急,从今日开始宵禁,半个时辰后,全城戒严。”

说完,花千树转身便走,花半顷轻叹一声,道:“千树,你还当我是你师兄吗?”说完,一只神鹰陡然出现在大荒苑门口,将去路挡住。

花千树与神鹰对视一阵,水朵朵连忙跑过去,抱住花千树胳膊,轻声劝道:“千树,你又何必如此?大师兄是为了你好。”

花千树转身面向花半顷,道:“大师兄,你要我怎样?”花半顷暗叹一声,道:“千树,随我向荒木前辈敬一杯酒,我和你一起走。”

花千树勉强向荒木敬了一杯酒,一言不发。花半顷道:“荒木前辈,欢迎到大荒城来,还望您在此多留几日,改日我再登门拜访。”

荒木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沉默不语。花半顷转身离开,花千树紧随其后,水朵朵想说几句话,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便匆匆而去。

大荒苑一层中,气氛极为尴尬,清明忽然起身道:“千树师兄百密一疏,竟然忘了记录我的信息,我这边去找他,和他说明此事。”

随着话音,清明微微拱手,举步出门,扬长而去。南天野怒道:“我本以为,角人族久居山林,性子粗疏。今日才知道,人族炼气三大门派的人,才是真的粗鄙之人。”

角人族众人勉强喝了几杯,便告辞而去。苑青岭和苑秋霜送出大门,连连致歉。大荒城内的各位家主,见宴会不欢而散,心中窃喜,一个个放量猛喝,气氛反倒活跃起来。

苑家父女送完荒木,并未返回大荒苑,两人走在长街上,沉默无言。苑秋霜忽然叹道:“爹,我引来角人族助阵,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苑青岭很久没有见到爱女如此脆弱,心中一痛,劝道:“角人族来助阵,是大好事。花千树直来直去,是英雄不是枭雄,他火气发完,也就过去了。”

城主府内,花半顷面沉似水,花千树则满脸陪笑,道:“大师兄,何必跟小弟一般见识。我刚才是心疼你上前施礼,这才发怒,你可不要不识好人心。”

水朵朵见到花千树这般模样,几乎笑出声来,满腔怒火化作乌有,原来这家伙还有如此一面?花千树求了一阵,花半顷这才长出一口气。

花半顷道:“都是因为你,大荒苑内,那么好的酒菜都没来得及享用。”

花千树朗声道:“这算什么?来人,摆酒,准备两个大碗,我要与大师兄一醉方休。”

话音未落,门外有人喊道:“准备三个大碗,我清明也来凑个热闹。”

花半顷和花千树对望一眼,这个清明大为不凡。刚刚面对乱局,他坐在大荒苑内纹丝不动,这么短时间,又追到了城主府。

花半顷微微点头,花千树道:“原来是清明师弟,既然来了,那便进来,一起喝酒。”清明进入城主府,三人围坐在桌旁,开始喝起酒来。

美酒入腹,话便多了起来。花半顷凝视清明一阵,道:“清明师弟,你似是有很重的心事,令你开朗不起来。”

清明陡然一惊,自己百般掩饰,难道还漏了马脚?家族被灭,竟与玄清宗有关,这让清明陷入无尽矛盾中。

清明担心身在宗门内,被人看处端倪,这才领命来到大荒城。此时被花半顷一语道出,自己有心事,看来自己情绪外露,城府还不够深。

清明急中生智,道:“半顷兄,千树兄,你们有所不知,我仰慕苑秋霜日久,这才领了宗门任务,来到大荒城。到了此地才听说,她竟与毛头小子北山定下婚约,因此心中烦闷。”

花千树大笑道:“清明师弟,何必烦恼。古语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苑秋霜不过是急于拉角人族助阵,这才答应嫁给北山,他们之间,只是婚约而已,你还大有机会。”

清明举杯喝酒,将此事岔了过去。三人又喝了几杯,花半顷问道:“清明师弟,这次来城主府,不会只是找我们兄弟喝酒吧?”

清明放下酒杯,肃然道:“两位师兄,我离开玄清宗时,恩师曾有言。他老人家说道,大荒城内将有惊天动地的事发生。清明此来,是想提醒两位师兄,多加提防。”

花半顷脸色凝重下来,道:“千树,玄天尊者道破天机,不如我在大荒城多留几日。”

花千树将酒杯掷在地上,奋然起身,道:“大师兄,你进阶逆天境在即,已在此耽搁多日,岂能一拖再拖?地渊之内,哪天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花千树岂是怕事之人。”

花半顷起身道:“既然如此,我这就返回道花派闭关破境。待我踏破天关,再来大荒城,你我兄弟联手,管他乾坤倒转、天地易位,又有何惧?”

说完,花半顷身影一晃,已然到了院内,竟是说走就走。花千树和清明追出厅堂,只见神鹰唳天,一飞而起,花半顷傲然站在鹰背上,挺拔如松,不动如山。

清明心中巨浪翻滚,刚刚二十四岁的花半顷,便要进阶逆天境了。此人压制修为数年之久,细细打磨灵力,如今进阶,已是水到渠成。

数年之间,无论炼丹、炼器、符篆、阵法,花半顷均有建树,大宗师风范,尽显无疑。花千树有这样的兄弟,三生有幸。

清明又想到北烈阳和秋不二,两人兄弟情深,堪比日月,这样的兄弟,为何我清明没有?我满腹心事,讲给谁听?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