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61.逃亡路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61.逃亡路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魔太虚见魔丁紧闭双眼,忽然起身跪在地上,口中叨叨念念不停。再听到魔丁说的话,简直是魔族的奇耻大辱,她上前一脚,将魔丁踢翻。

魔丁被魔太虚踢翻,躺在地上,兀自叫道:“主人快跑,我来为你阻挡追兵。”说完,魔丁猛地蹦起来,挡在魔太虚身前。

魔太虚顺势一脚,再次将魔丁踢倒,怒道:“看不出你还挺忠心,你这个无耻的叛逆。”

魔丁此时彻底清醒过来,知道自己的秘密已被看破,便闭目等死。等了一阵,只听魔太灵道:“魔丁,你若带我们捉住北烈阳,不仅无罪,还是大功一件,你可愿助我?”

魔丁摇头道:“我岂能做背叛主人之事?”

魔太虚手中出现一把明晃晃的宝剑,提剑上前,道:“你背叛了父母亲族,还有什么不能背叛的,你推三阻四,当我不敢杀你?”

魔太虚一剑刺出,刺破魔丁身躯,直抵在魔晶上。魔丁忙道:“为了两位魔王的修炼大业,我宁愿再做一次负义之人。”

魔太虚又是一脚,将魔丁远远踢出,广大魔域上,她从未见过如此软骨头之人。魔丁以魔气封住伤口,心中暗暗发誓道:“魔太虚,早晚有一天,我让要你跪在我面前求饶。”

魔丁心中发狠,却又感到一阵阵无力。魔太虚出身魔族名门,如今已是魔王修为,自己又如何能在修炼一道上,反超过她?

魔丁想了又想,最终还是决定站在北烈阳一边。且不说自己尚在控制之下,就看混沌之气的玄妙,魔太灵、魔太虚兄妹的魔气便远远不及。

魔丁相通此事,顿时灵活起来,他上前施礼道:“两位魔王殿下在上,魔丁愿效犬马之劳。”魔太灵不置可否,魔太虚冷哼一声,不去看他。

魔太灵盘算一阵,派魔太虚带领魔瞳、魔丁,前去追击北烈阳。魔太灵运转魔功,丝丝缕缕的讯息从魔窟内传来。

魔太灵眼看要锁定北烈阳的踪迹,忽然魔窟内的魔气一阵混乱,魔天方的声音响起:“魔太灵,你不让我得手,我岂能让你称心如意?”

魔太灵道:“魔天方,北烈阳就在魔窟中,插翅难逃。从今以后,你我各凭手段,谁先擒住他,混沌之气便归谁,你觉得如何?”

魔天方道:“你向魔帝起誓,我才信你。”魔太灵向族中魔帝起誓,魔天方则向“至暗深渊”魔洪大帝起誓。

两人起誓完毕,不再以魔气传音。魔天方派出魔天青、魔明、魔辛三人,带领魔兵魔将,追击北烈阳。自己则以魔气广塑魔兵,准备发动魔潮。

北烈阳辨清方向,直奔肃州而去。他行踪泄露,便毫无顾忌,精神幻境全力撑开,将撞上的魔兵魔将全部吞噬进去。

北烈阳一口气奔出上千里,这才收了幻境,坐在地下,直接开始修炼。北烈阳感到识海之内,魔气深潭极速扩大,真气深潭却只能一丝一缕地积累。

也许秋不二是对的,九阶炼体功法修炼起来确实艰难。角人族近万族人,能有几人能凭此功法,走完通天大道?

北烈阳叹息一声,不知肃州城如今形势如何?虚空兽吃了大亏,随之而来的报复一定酷烈无比,不知秋不二能否撑得住?

过了不知多久,北烈阳感到识海内的大枪印记闪烁不停,便停止了修炼,以混沌之气深入大枪印记。

魔丁的声音急促传来:“主人,你不赶紧逃命,怎么在魔窟中停了起来?你的行踪已被魔太虚锁定,十分危险。”

北烈阳冷笑道:“我自幼身处黑雾森林,每时每刻都充满危险。你们魔族来了地渊,那便是我北烈阳的生死大敌。我从未藏匿行踪,要来就来吧,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的擎天大枪。”

魔丁急忙传音道:“主人说的哪里话来,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是您的奴仆,早已是人族,不是魔族。”

北烈阳冷哼一声,道:“用心做事就好,不用老把这些话挂在嘴边。”说完,北烈阳断了传音,起身前行。

北烈阳忽快忽慢,时不时绕个大圈,将拦在前路的魔兵魔将一扫而空,吞噬而下。北烈阳头上的角渐渐弯曲起来,他却毫无所知。

北烈阳心中,暴戾之气日益充盈。他出手越来越狠辣,有的时候,会用大枪将魔兵魔将刺穿碾碎,看着流淌在地上的黑色液体,心里充满了快意。

魔太虚面沉似水,这个北烈阳,绝不是莽撞之辈,为何如此张扬,在魔窟内白日横行?难道这家伙要学一学花半顷?

想到花半顷,魔太虚一阵阵后怕。花半顷的灵力精纯已极、剑法中蕴含天地大道,犀利无比。花半顷曾一击重创魔明,也曾将自己击伤,不知此时他的修为如何?

魔窟之内,远隔万里之外,花怜九眉头轻皱,喃喃自语道:“魔崽子们耍什么花样?为何追杀我的魔兵魔将,实力如此不堪?难道看不起我不成?”

花怜九在储物戒内一阵翻找,手中忽然出现一枚极为明亮的灵符。花怜九笑了笑,道:“这是大师兄送我保命的,说是此符不仅威力巨大,而且激发后极美,今日便用了吧。”

花怜九向灵符内灌注灵力,然后猛地将灵符掷出。那枚灵符在空中盘旋一周,直奔最近的一处魔族营寨而去。

一声惊天巨响,在魔窟中突然爆发。一股蘑菇云冲天而起,浮现在空中,久久不能散去。整个魔窟似乎晃了晃,连接魔窟一层二层的法阵直接崩溃,两层魔窟,慢慢合并一处。

一时间,魔窟之内的魔气混乱无比。魔天方和魔太灵正在塑造的魔兵直接化为乌有。魔天方和魔太灵面色凝重,难道有人族尊者出手?

魔天方想不到的是,这枚灵符是花半顷日日以灵力灌注,足足持续了一年之久,才炼成的。花半顷灵力深厚精纯,一年积累下来,堪比尊者一击。

不知多少魔灵被这次爆炸直接抹去,那都是塑造魔兵的基础。魔天方满脸铁青,怒道:“马上去查,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一时之间,花怜九周围魔气混乱到了极点,不知吸引了多少目光。灵符爆出的强光,将魔窟缭绕的黑气照射得朦胧起来,黑白之间,多了几分绚丽。如人族庆祝时燃放的烟花一般,别有一番滋味。

花怜九笑道:“我爹说,花家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要是天地间的焦点。若不是,那便再开一片天地出来。我花怜九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

一声巨响,将北烈阳猛然从入魔状态中惊醒。北烈阳扫视四周,寻找响声的来源,却一无所获。精神幻境已经消失,北烈阳忽然感到一丝不对,在身上检查起来。

北烈阳摸了摸头顶,赫然发现双角已出现一个明显的弧度。他心中一惊,难道自己会迷失在魔窟中?

北烈阳心中惴惴,运转九阶炼体功法,以真气探查身体状态。发现除了双角弯曲之外,似乎没有太多异常。

北烈阳忽然想到先祖北冥,于是手持擎天,将真气灌注到大枪中,用心感悟擎天的变化。

擎天内忽然传来一阵欢愉的情绪,似是有生机在酝酿,随时会勃发出来。与此同时,擎天内释放出一股凌厉杀气,瞬间灌注到北烈阳体内,他的双角慢慢变直。

北烈阳还要再探寻,识海内传来了魔丁的呼唤。北烈阳心中恼火,传音道:“你又要干什么?”

魔丁急道:“主人,大事不好,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发生爆炸,影响了魔窟的法阵。前往肃州的路,方向已变,极其危险。”

北烈阳沉思片刻,道:“你又怎么知道此事?以你的身份修为,恐怕还没资格参与到这样的绝密大事中。”

魔丁叹道:“主人,说出来你也许不信。爆炸响起后,我的脑海里便多了这样一幅图,我边走边验证了几次,丝毫不差。”

北烈阳还要再问,魔丁忽然兴奋道:“主人,你赐我的混沌之气,已全部被我磨碎吸收。如今我已突破中阶魔帅修为。”

魔丁的声音戛然而止,北烈阳暗叫不好。魔丁身边必有魔族高阶修士,他这样频繁地与自己传音,岂不是泄露了自己的行踪?

此时魔气混乱,北烈阳不再犹豫,急速前行,转瞬之间,便消失在远方。片刻之后,魔太虚、魔瞳、魔丁已抵达此处。

魔太虚此时已恢复了少女妆容,千娇百媚,眉目如画。美中不足的是,她的一头秀发还未长出,动静之间,帽子边缘,便露出一小片光头来。

魔太虚绕了一圈,便直直向北烈阳离开的方向追去。魔瞳魔丁紧随其后,魔丁心中暗暗叫苦:“这些名门之后,果然不一般,如此混乱的环境,也能追踪他人。”

北烈阳手持擎天,在混乱的魔气中穿行。是谁在魔窟中出手?竟然将前往肃州的路都扭曲了?这样的威力,恐怕是哪位人族的尊者所为。

北烈阳心中极为矛盾。魔潮将至,地渊的擎天之柱,不再是角人族,而是族运昌隆的人族。北烈阳所知的人族尊者,就有道千军、水落云、玄天和玄离四人。

想到这里,北烈阳皱起眉来,人族三大炼气门派,一直以道花派为尊。如今单看明面上的实力,却是玄清宗最为强劲。

北烈阳隐隐感到不妥,却又猜不出其中缘由。如今身处险境,这个念头不过在识海中一闪,便放到了一边。

就在此时,远处一声娇咤:“北烈阳,终于把你追上了,这次看你还往哪里逃?”

北烈阳举目望去,来人正是恢复了女子妆容的魔太虚,她带领魔瞳、魔丁,极速赶来。

北烈阳哈哈大笑道:“我与你交战几次,哪一次逃得都是你。不知你的魔王修为,是怎么修炼来的。”

魔太虚怒道:“少说废话,跟我上,生擒北烈阳。”一场大战,就此爆发。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