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未阁 > 武侠·仙侠 > 仙魔春秋 >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69.仙露之威

仙魔春秋 第二卷 角人浮沉盼成仙 169.仙露之威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仙魔春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北烈阳再走一阵,忽然心中有感,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他扫视一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不由得眉头轻皱,莫非自己又被哪位大人物惦记上了?

距离北烈阳百里之外,魔无伤停下脚步,他以大法力在魔窟中发现了北烈阳的踪迹,追到此处,却意外地将北烈阳追丢。

魔窟之内,难道真有人族大能窥视在侧?魔无伤人老成精,不敢冒失。他盘膝坐在地上,运转魔气,慢慢搜寻周围的异常之处。

过了半个时辰,魔无伤终于起身前行,心中起疑:“搜索了这么久,一无所获,为何会有极度危险的感觉,萦绕不散?”

前行百里,魔无伤远远看到了北烈阳的身影,他正举枪肃立,不知在戒备着谁。眼看杀子仇人就在身前,魔无伤飞扑而至。

北烈阳越来越确认,有人在自己身边窥视。他寻找了一阵,并未发现人影,干脆停下脚步,持枪站在原地,静候强敌到来。

魔无伤瞬息而至,沉声问道:“你就是北烈阳?”

北烈阳微微点头,将精神幻境全力撑开。擎天大枪上扬,遥遥指向眼前的魔族强者。魔无伤叹道:“精神幻境,难怪你能杀死我儿,我是魔无伤,魔瞳是我的独子。”

原来是魔瞳的老子来了地渊,北烈阳冷笑道:“杀魔瞳根本无需精神幻境,你虽是强者,儿子却太过怂包。”

魔无伤含怒出手,北烈阳将混沌之气融入擎天,全力迎击上去。一声闷响,北烈阳被远远击飞,喷血不停,精神幻境随之崩溃。

北烈阳持枪的右臂直接折断,擎天大枪哀鸣一声,化作发簪,插回他发髻之上。北烈阳摔倒在地,挣扎着站起,右臂软软地耷拉在身体一侧。

“混沌之气,之前的消息果然没错。今日我要将你肉身碾碎,祭奠我儿魔瞳。混沌之气则由我吞噬,待我进阶魔帝后,便荡平地渊。”魔无伤对天狂叫,喜中带悲。

北烈阳知道两人修为相差太远,自己能抗下这一击,恐怕也是魔无伤想要夺取混沌之气,手下留力的缘故。北烈阳毫不犹豫,举左手直击天灵盖,当场便要自戕。

魔无伤大吃一惊,此子心硬如铁,自杀起来竟如此果断决绝。匆忙之间,魔无伤全力运转魔气,一股柔和的力量瞬间将北烈阳包裹住。

北烈阳身处这股力量中,无法动弹,他运转真气,猛地开始肆虐自身经脉。魔无伤大喝一声,魔气渗入北烈阳体内,硬生生将真气止住。

这股力量巨大无比,又细致入微,竟能渗到北烈阳坚韧的皮肤中,控制住真气运转。饶是魔无伤身为高阶魔皇,也不得不全力施为。

就在此时,魔无伤忽然感觉一滴水粘在后背上,带来一丝湿意。初时他并未在意,那滴水忽然绽放出无穷无尽的力量,猛击在自己身上。

魔无伤慌忙将禁锢北烈阳的魔气回撤,保护自身。空中响起一个女子的尖叫声:“北烈阳,不要自杀,这个老魔头马上就要完蛋。”

一阵惊天爆炸,比之前花怜九以灵符引发的爆炸,更加猛烈。北烈阳被余波击飞数里之遥,伤上加伤,浑身上下不知断了多少根骨头。

北烈阳尚在空中,忽然感到自己被人抱住,温玉暖怀,是个女子救了他。北烈阳看不到此人的身影,却能感受到她的体温。他心中无比踏实,就此昏了过去。

花怜九隐住身形,看到北烈阳走来,一眼便认出了他。北烈阳和秋不二的画像,早已摆在人族尊者大修士案头,花怜九自然也见过。

秋不二化身周旋木,在肃州城风生水起,花怜九曾助他执行虚空之吻计划。如今在魔窟内,竟然又遇到了北烈阳,花怜九决定仔细看看,这个被称为角人族少主的家伙。

花怜九看到魔无伤追踪而至,她竭力遮掩北烈阳的行踪,可惜这家伙疑神疑鬼,站在原地戒备自己,错过了逃跑的机会。

北烈阳面对强敌,悍然出手,被一击重伤后,毫不犹豫,举手便自杀,不愿被擒受辱。花怜九看在眼里,心中满是对角人族的赞赏。

花怜九暗暗叹道:“怪不得有人将北烈阳秋不二,与自己的两位师兄相提并论,此二人资质绝伦,果断英武,称得上是少年英雄。”

眼见北烈阳被擒在即,花怜九运转仙纹,青莲无声无息显化出来,青莲上面,父亲花小妖以大法力留给她的一滴晨露闪着幽光。

花怜九银牙一咬,便将这滴晨露挥了出去。晨露沾到魔无伤身上,惊天爆炸随即而起。花小妖自然不会让女儿受波及,青莲上涌起一层灵力护罩,将花怜九护在后面。

花怜九飞身纵向北烈阳,将他凌空抱住,护在身前,借着余波的力量,瞬间远去。一股巨大的蘑菇云,以魔无伤为核心,在魔窟中爆开。

爆炸声中,魔窟内猛然散逸出无穷无尽的魔气。爆炸的余波,持续了半刻钟之久。余波散去,魔无伤只剩下半爿身躯,样子极惨。

魔无伤仰天大笑道:“竟然是仙露,我魔无伤竟然扛过了仙露一击。混沌之气,于我何用?经过仙露的洗礼,我只要恢复了伤势,必定进阶魔帝。”

笑了一阵,魔无伤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黑血,叹道:“魔晶炸飞了三成,性命丢了大半条,想要恢复,恐怕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这种荒天僻壤,哪来的仙露?”

此刻不是探寻仙露来历的时候,魔无伤勉强运转魔气,举步前行。别看他只剩一条腿,速度却极快,转眼之间,便消失在茫茫魔窟中。

魔无伤不知道的是,这滴花小妖留下的仙露,若是花怜九运用得当,初阶魔帝也要化作飞灰。花怜九仓促出手,才让他侥幸逃出生天。

魔天方感受着魔窟中的变化,脸色阴沉。先前的一次爆炸,有可能不是人族尊者出手。可这一次爆炸,必是尊者出手无疑。

尊者出手,为何不趁势荡平魔窟,魔气反而更加浓烈起来?魔天方心中,忽然闪过祭品二字。魔族降临地渊,需要付出大量祭品,难道尊者飞升天域,也许海量祭品?

就是不知道被当做祭品摆上供桌的,是魔物,还是地渊生灵?魔天方借助漫天魔气,运转秘法,试着寻找魔无伤的踪迹,竟然一无所获。

魔无伤是高阶魔皇修为,在魔窟中简直如皓月当空般显眼,如今为何不见了踪影?难道他已陨落在魔窟?刚刚人族尊者一击,便是魔无伤的催命曲?

想到此处,魔天方惶恐不安,恨不得立刻返回魔域。地渊如此危险,为何选定此处作为入侵之地?魔天方咬了咬牙,取出一张黑色灵符。

那灵符一经取出,便开始大量吞噬魔气。魔天方手指上浮现出滴滴精血,渗入灵符中。灵符开始闪动幽光,片刻之后,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

虽然远隔亿万里,魔天方依然恭恭敬敬地跪倒在地。磕头施礼后,那声音道:“天方,你刚到地渊,为何就耗费通界符之力?出了什么事?”

魔天方回话道:“至暗深渊陛下,魔无伤降临地渊,去报杀子之仇,与人族尊者发生战斗,多半已陨落在地渊。”

魔海略一沉吟,道:“魔无伤没有陨落,反而会因祸得福,修为再有精进。你专心筹划魔潮一事,待他恢复后,魔潮便会在地渊发动。”

说完,通界符不再闪动,魔天方忽然倒在地上,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魔天方幽幽醒转,看向悬浮空中的通界符,犹如被一只凶兽盯住。

魔天方陡然一惊,念动法咒,将通界符收起。他暗下决心,若不是发生危及自身及妹妹的大事,绝不再动用此符。

北烈阳此时深陷昏迷之中,气息越来越弱,花怜九只好停下脚步。她看着重伤的北烈阳,叹道:“我难得救人一次,不想却惹出麻烦,这家伙若是死在我怀里,可实在太糟。”

花怜九想把北烈阳扔在地上,却又狠不下心来。她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灵丹,塞到北烈阳嘴里,以灵力助他化开丹药。

丹药入口,北烈阳气息又平稳起来。花怜九单手扔下几枚阵盘,一阵迷雾陡然而起,将两人遮挡住。

花怜九将北烈阳轻轻放到地上,显露出身形,为他接骨疗伤。断骨太多,花怜九手法又差,北烈阳昏迷之中,时不时被折腾得痛呼一声。

过了不知多久,花怜九终于将北烈阳的断骨全部接好。看着此人躺在地上,昏迷不醒,花怜九突发奇想,角人族为什么会长角,他们的角,与牛角、羊角有何不同?

想到此处,花怜九伸手攥住北烈阳的角。发现这两只角一寸余长,触手温润,角中有一丝丝纹理,带着淡淡血色。

花怜九双手轻捏,本来极为坚硬的双角,用力之下,迅速弯曲。花怜九愣在当场,不知该怎么处理才好,北烈阳身上忽然涌出一个气团,将他笼罩其中。

气团之内,花怜九只听到北烈阳的骨头发出微微响声,连绵不停。过了一刻钟,气团慢慢深入北烈阳体内。

北烈阳身体已复原,慢慢睁开双眼,眼中一片赤红。他开口问道:“我在哪里?你是谁?为何在我身边?”

花怜九正要回答,只见北烈阳眼中闪过凶厉之色。她纵身跳开,怒道:“北烈阳,你发什么疯?我是花怜九,你我萍水相逢,我为了救你,连父亲留下的仙露都用掉了。”

北烈阳慢慢起身,用手轻拍着自己的头,疑道:“仙露?你父亲留下来的?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花怜九又后退几步,道:“我父亲便是纵横地渊的花小妖大人,你是谁,为何占据了北烈阳的身体?”

北烈阳不断用手拍自己的头,叫道:“北烈阳是谁?我又是谁?花小妖是谁?”

花怜九冷不丁上前,一脚将他踹翻,怒道:“不管你是谁?在姑奶奶面前,直呼我爹的名字,我也要踹你。”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